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406三種男人不能嫁

有三種男人不能嫁:報社編輯,每天都要稿;送報的,往門口一放就走了;抄水電錶的,每個月才來一次

(繼續閱讀)

201304120946我在等

Chapter。1我在等那麼一天,當我足夠有勇氣刪掉空間裡的所有以及記憶的全部,然後開始新的生活新的自己。Chapter。2我在等那麼一天,我還會奮不顧身的去愛一個人,用我的所有去對他好,就像從沒愛過從沒受過傷一樣。Chapter。3我在等那麼一天,當我足夠優秀足夠勇敢的時候,我能堅定的從你面前走過,且帶著一份從容,那將會是你從沒見過的我。Chapter。4我在等那麼一天,在我最美的年華,帶一架相機,去我最嚮往的地方。Chapter。5我在等那麼一天,我懂得愛惜自己,我不再用刀傷害自己的身體,不喝酒不熬夜,真正的疼愛自己。Chapter。6我在等那麼一天,真正的為自己而活,不因別人的情緒而影響自己,不為別人委屈自己,真正懂得自己的心自己疼這句話。Chapter。7我在等那麼一天,我愛憎分明,敢愛敢恨,我實在厭惡自己的優柔寡斷,心被狠狠剜過,卻還是恨不下去。Chapter。8我在等那麼一天,我完全有能力照顧好自己,即使我失去了所有人,像一個真正的獨立的女人。Chapter。9我在等那麼一天,我不說髒話,我有明亮的眼睛和明媚的心靈,我忘記憂傷忘記絕望,我對未來憧憬著期盼著且努力著。Chapter。10我在等那麼一天。親愛的自己,每個人的成長都會經歷一場蛻變,所以,在此之前,我允許你如此不完美,但是你要努力,要相信那一天很快會來到。Chapter。11我在等。等我愛你變成你愛我。我在等。等我愛自己。然後我和自己握手言和。文章來源:海迪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5041231活著就是幸福

人的一生總會經歷很多事情,這些事情有的讓你喜,有的讓你憂,有的讓你仰天大笑,有的則讓你垂頭歎息。開心的事,人們都樂於接受,而憂傷,苦惱之事襲來時,人們往往哀歎人生不幸,命運不公。其實,細細想來,在這生與死並存的世間,只要能好好地生活在這個還稱得上美好的世間裡,我們就是幸福的。有這麼一些人,他們喜歡獨處一室,或是和其他人聚集在一起,兩杯小酒下肚,就開始滿腹牢騷,指著這個世界或是自己的生活埋怨起來。咒罵更是司空見慣。有的為上司的一次批評悲觀,有的為朋友的一次誤解煩惱,有的為丈夫的一次失敗埋怨,有的不妻子的一次嘮叨憤懣,有的為男友的一次遲到生氣,有的為女友的一次猶豫感傷,有的為兒子的一次頑皮歎息,有的為父母的一次管教納悶——總之,在我們身邊,隨時隨地都能聽到諸如此類的埋怨聲。假如我是一個剛剛來到世間又能聽懂這些埋怨的嬰兒,聽到這些埋怨時,我肯定會因此認為世間只有痛苦和災難。但我不是一個剛到世間的嬰兒,我和大家一樣,已經在這世間生活了很多個年頭。所以,我知道生活的這個世間並不像他們所說的那樣讓人恐懼,讓人除了失望和悲觀外什麼也沒有。死亡與不幸隨時都會在我們身邊發生,這確實是讓人心痛的事。完好無損地活著的我們,怎麼就不想想我們的幸運呢?誰都知道,在這世間,再也沒有比生命更寶貴的東西了。既然我們依然擁有寶貴的生命。我們何不用歌聲和歡笑妝點、打扮它呢?妝點生命其實就是妝點我們自己啊!我沒有聽說過誰是在埋怨自己生命的過程中獲得解脫的。因為不斷埋怨自己的生活和命運,而把自己的一生弄得一塌糊塗的人,我倒聽說過很多。作為萬物之靈,有了生命,你就已經站在幸福的屋頂上了。所以,在這裡,我想對喜歡埋怨和自尋煩惱的人說一句:活著就是幸福。不信,你就在埋怨之前或是煩惱得要命時,摸著自己的胸口默默地說三遍:活著就是幸福!相信你會從中獲得心靈之光的照耀,重又回到你少年時就在內心深處描繪出的理想之路上。是的,除了這麼提醒自己,你還必須學會愛,學會勤奮,學會堅忍。這樣,你就會在原本幸福的屋頂上,獲得更多的幸福。

(繼續閱讀)

201204301127煙雨楊柳

春風中,我走進楊柳。在兆河湖畔,短暫的顛簸,怎能夠抵擋楊柳的神奇誘惑?延綿數十里的兆河,那古樸的深水碼頭,獨特的河岸線一衣帶水。印象中的楊柳,萬畝水鄉大圩在藍天白雲下依次舒展開來,就像一幅江北水鄉的畫卷,那樣渾然一體。水天一色的風景,這——就是我心儀已久的楊柳!很久以前,我曾經來過這裡。也是這樣多情的春天,和朋友一道來這個僅有幾尊老柳、三兩胡楊、溝宕交錯的河邊、以及水渠邊,煙花三月,來看望這個傳說中的楊柳。儘管,沒有柳絮飛揚、柳絲如織、萬柳垂濤的壯觀景象,但是,那擱田成方的萬畝水田卻一片蔥翠。一望無際的荸薺,縱橫鄉野。這樣原始的空曠,我在田埂上踩著鬆軟的泥土,感覺如此暖昧。楊柳的神奇,就在於她不是以柳景著稱。而是以山、以水渠的脈動為其增添嫵媚與雄壯!梅山,據說南北朝時,朝廷動用萬人勞役堆土成山。作為三國文化的一個成語符號“望梅止渴”的成語典故就在這裡誕生。據盛橋鄉志記載:曹操率軍南下,幾萬先鋒部隊連續行軍至此人困馬乏。大夥兒口乾舌燥,烈日驕陽下,每個人的身體內的水分都在徐徐蒸發。正當大軍乾渴難熬之際,曹丞相揮舞馬鞭,手指前方梅山成片梅林高喊:看那大片梅林,看那上天賜給我們解渴的鮮果!”幾萬大軍聞言,群情激憤。一瞬間,大夥兒都彷彿忘卻飢渴,勢如破竹、加速度向目的地進發……窪地上矗立的這一座梅山,雖然海拔不是很高,卻為楊柳增添幾分靈氣。一般說,水鄉的山都環繞著水,山都倒影在水中。這樣,水中有山,如詩如畫才讓人沉醉。但是,楊柳除了離馬尾河稍遠一點的梅山,幾乎就找不到山的偉岸。這樣的一絲遺憾,因為有一個酸味十足的梅山,還有那殘存的漢墓讓水鄉平添一絲歷史與文化的底蘊,才彌補了她的不足。楊柳,山與水的搭配,因為那些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的襯托,才顯得魅力十足!那一日,細雨濛濛。在古碼頭的青石台階我叩聽自己的心跳,看河畔菊花刀先生翹首望河面一葉漁舟,不僅有恍如隔世的感覺。再回首,哪個青春時代的我,已經如同一頁塵封的歷史逐漸消失。吳守春先生約我到柳林看個究竟,最後,終因雨勢太大而無法成行……尋尋覓覓,楊柳時而斑駁悠久、時而溫馨暖人,時而壯懷激烈、時而奈人尋味。你看到的、也許,不全是楊柳的風景;楊柳的景觀,很大一部分需要用心靈去慢慢感受……

(繼續閱讀)

201204272151聽聽這秋雨

這秋雨,像極了一個怨婦,連笑聲也掩飾不了苦澀。走在校園裡,匆匆的步伐裡又小心翼翼地避開水窪,生怕鞋子淋濕了,褲腳弄髒了,眼睛還得注意馳過身旁的車子,提防被濺一身污水,心中難免有些浮躁。我對這秋雨充滿了厭倦和埋怨。路途中偶然瞥見兩個孩子,一臉的笑,相互打鬧著,傘在他們手中旋轉,這頓時讓我想到兒時玩過的竹蜻蜓,捧在雙手中輕輕一旋,就飛出去了。再想想,我年輕時(如此表述似乎顯得自己不再年輕,其實人生剛過兩個十年,可這已經是個習慣的表達語)並不厭倦連綿的秋雨,反而極愛秋雨。秋雨很靜很溫柔地親吻著山川大地,不似春雨般羞澀,不像夏雨似的霸氣,也不如冬雨一樣的淒厲哀婉,記憶中的秋雨渾身散發著書香,她會帶來思和詩,帶來靜的心境,有時她也傷感卻絕不哀怨。如今的秋雨為何會讓我厭倦甚至有些憎恨呢?兩個孩子的笑聲漸漸消融在點點滴滴的雨聲中,我的步伐漸漸緩下來了。久久地凝視著雨滴落在地面隨即失去原本形狀的一個個鏡頭,可我的肉眼實在捕捉不到兩種事物相觸的那一瞬間所發生過的變化,我只是在大腦裡相信那一瞬有震撼人心的畫面,甚至聲音。近來我對“聲音”一詞饒有興趣。海德格爾的《詩人哲學家》裡有一言:“一旦我們擁有眼前之物,和心中對語詞的聽覺,思想便會成功。”在他看來,思之成功之前是存在一種聲音的,我暫時只是隱隱約約地懂。真正對聲音的關注是今年的中秋節我有幸去參加屈原故里中秋詩會,其中一位叫毛子的詩人的“朗誦”(其實按照他的觀點不應該叫“朗誦”,朗誦的聲情並茂在他眼裡有太多表演性,他認為詩需要的是有聲形式的“讀”,“讀”與“朗誦”的區別還是很大的)讓我從聲音角度去體驗詩有很大感觸。他寫的那一首《持續的旅行:從宜都到查灣》在朗誦會前我只感覺到一小部分,可他用聲音傳達出來後我感覺到詩中更多的語言和情感力量。回校後,我去旁聽了一節彭老師的課。曾經和他相處過兩個學期,很喜愛他的課,但我說不出很明確的原因。這一次我懂了。他的課不僅僅是因為內容,更在於與內容相配合的聲音,若這聲音是一種形式,那麼彭老師的聲音是一種有意味的形式。我開始靜靜地聽著秋雨落在樹葉上的聲音,滴在傘上的聲音,碎在地面的聲音。靜靜地聽,慢慢地走上台階。這是一條由圖書館通向文科

(繼續閱讀)

201204222352夜訪日月潭

日月潭的名字對我來說並不默生,在小學課本上讀過,在歌裡唱過,可就沒有一賭她的芳容。幾十年裡,日月潭像夢中的情人一樣扣動我的心靈。那年的深秋,我像去會見多年的情人一樣,狂熱地擁抱日月潭。那是個傍晚,夕陽的餘輝照在萬頃碧波上,波光粼粼,霞光閃閃;湖水四周,群山環繞,群嵐疊翠,猶如置身仙景一般。站在湖邊,我想起了新疆的天池,可天池又太冷峻;我想起了杭州的西湖,這個“濃妝淡抹總相宜”的西湖啊,又太匠氣。而日月潭卻有自然、大方、素面朝天的韻致。我正在瑕想,同伴們催我上船,我這才匆匆登上旅遊船。船老大是位快言快語的漢子。他聽說我們來自青島,而他的女兒正在海洋大學讀書,立馬拉近了距離。他介紹說,日月潭坐落在台灣中部地帶,潭東高山重疊,潭西為平原,是台灣第一大湖,海拔748公尺,面積8·27平方公里。日月潭東南是青龍山脈,龍頭伸向湖中心;西北方的涵碧半島向湖中心延伸,兩個半島之間恰有一個小島,叫拉魯島,所以,這拉魯島就有“二龍吐珠”之稱。以拉魯島為街,東面的湖像太陽,就叫日潭;西面的湖像月亮,就叫月潭,統稱日月潭。同行的朋友忙於照相,我就獨享這份大餐。我正聽得入神,不知誰喊了一句:“拉魯島到了!”我們急忙下了船,走過一段浮橋,登上拉魯島的東邊。向西一望,拉魯島小得很,面積約有千八平方米,在萬頃碧波簇擁下恰像沙漠裡的綠州。夕陽已收盡最後一片餘輝,拉魯島浸在蒼茫朦朧的暮靄中,愈顯得神秘。島上僅有的一座建築掩映在綠樹叢中,欲隱欲現。船老大說,正在修整,不能過去。我們只好望而興歎了。此時,日月潭湖水變得昏暗、幽靜。回望湖邊,青山重重,綠樹綽綽,點點燈燈火構成燈火帶,像珍珠項鏈把日月潭打扮得分外饒嬈。日月潭美極了!我捨不得離開,但又不得不離開。在船老大的指引下,我們又匆匆登上青龍山上的玄光寺。這裡沒有燈火,只能在黑暗中感受佛教文化的傳播。在回來的船上,我對拉魯島仍有一種解不開的神秘和好奇。我問船老大。船老大來了興趣。他說,拉魯島本來沒有這麼小,他原來是邵族的祖先發祥地。清朝光緒年間台灣總兵吳光亮在島上建了“正心書院”,以教化邵族。你們望見島上那座建築就“正心書院”。上個世紀30年代,日本佔領當局在下游建大壩發電,使湖水水位上升了20餘米,拉魯島才淹成今天

(繼續閱讀)

201204101100回憶我的舅舅

 這些日子因舅舅的去世,心中總纏繞著一股模糊而複雜的情緒。  我與舅舅相處的時日不多。童年時不懂事,似乎也未見親愛。少年讀書,青年工作,數年未謀一面。只是近些年,見慣了世情冷暖,才益發珍惜親情。舅舅一生鍾情文學,風聞我有些筆下功夫,頗感欣幸,似乎有寄希望於我的意思。每每問起我的情況,盼望我能多去他家,喝酒談說,通暢舅甥之情。而我囿於瑣事,又拘泥於庸常,更因性情疏懶,行事寡斷,三五年中不得見他數面。這次病重,大去之限已知不遠。據母親說,他數次問起我的情況,拳拳摯愛中流露出一份期望。而我雖有不得已的原因,仍可以擠出一天半天,以圓心願的。雖然,親人們都說他已不能進食了,而精神還頗振作,言談也還清楚,料想可以拖過農曆七月中旬;我也計劃過了「七月半」後前去探望。哪知道七月十二下午,他竟猝然離世,把莫大悲痛留給家人、親友,籠罩著原本可以推杯換盞的歡樂節日!母親電話叮嚀,讓我週末回程中一定去拜望舅舅,等我趕到時,母親給我的第一句話是:舅舅歸西了。咫尺之遙,我不肯跨越,一朝相見,而竟成永訣。悲啊?痛啊?抑或悔啊?恨啊?  舅舅臥病在床,已有十多年了。年輕時一場大病,三年臥床,針灸湯劑不斷,耳聞目濡,竟成了一方名醫。於是不再是教師、公社文書、下鄉工作隊長。曾幾何時,目光癡迷於紅樓水滸西遊三國,拓廣而涉獵經史子集,唐詩宋詞。愛讀古書,增長學問,修養性情,也就罷了,最多不過沾些古董氣、窮酸氣,大概無傷大體。不幸又進而喜愛新書,樂於讀報,每有機緣,定要購書閱報,偏又愛精讀細品,將他人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扯上自家心頭,而後便生出幾分感慨,多了幾許愁緒,於是借酒澆愁,率性慷慨而言,常常得罪他人,自然不見容於世風人情,行程之坎坷也就可以想見了。心中鬱鬱皆傾瀉於酒中,日漸成癮,終於淘垮了身子。然而胸中塊壘不除,仍然一股勃然之氣,不肯顧惜身子而戒酒。偌大體架,早已削去許多肌肉,揮發走大量精血,嶙峋瘦骨,蒼白膚色,蹣跚步態,與年齡、職業構成強烈反差,讓人不禁心頭酸痛。  病,大概是舅舅一生中最為主要而持久的敵人了。年輕時因病成醫,他似乎贏得了勝利。晚年,有一二十年間,他因酒而衰,進而成病,及至足不能出戶,仍然以飲酒為樂,似乎有憑著心愛之物與病魔抗衡的勇氣。窮鄉僻壤,他以文學為心曲,有誰能知?偶然見到一涉染文學的人,便異常歡欣。八九年前,一次,約上一文友上他家,文友口舌伶俐,其時正熱衷於文學。舅舅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