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02258南港汐止健行(汐碇公路+大尖山步道) 98.11.08

這次健行活動是由梁老師規劃,她倆夫妻多年前曾經走過,到底在那裡也說不上,反正從南港舊庄經過光明寺、大尖山到達汐止,健行路線是沿道路而行,難易度適中,是一個不錯的路線。
我們一行六人約好六點半到頂溪捷運站搭車,轉板南線在忠孝復興站下車,再坐212公車到達南港舊庄總站下車,這裡也是今天健行的起點。「舊庄」昔稱「南港仔庄」日據時代以採煤,種植茶葉、桂花聞名。七點四十分我們沿著大坑溪畔的舊庄街二段(應該也稱北32號道)往北走,兩側林蔭夾道十分涼爽,生態非常豐富,樹梢常聽到五色鳥叫聲,只奈它偽裝太好,不易發現,天上大冠鷲不時發出叫聲,宣示牠的主權。這個季節野薑花、山芙蓉、芒花盛開,還有好像通草或香水樹的花,名稱說不上來,也不落人後,花叢中還隱藏著一隻黑冠麻鷺。這條路有「小5」公車通行,只要看到人,駕駛都會減緩速度問要不要搭車,很溫馨。


前行40分鐘後,我們往左過橋開始往山上走,兩側桂花飄香,好久沒有這樣慢慢走,八點半到達山腰的「雪山嚴」,這是一處道教的寺廟,環境清幽,在此做第一次的休息。順便問當地居民,結果好像走錯路了,但還是可以到光明寺,只是多繞一些路而已。在大家不願走回頭路的共識下,繼續往上走,路小彎曲而陡,終於在0915右接汐碇公路(又稱北33號道),路邊幾株「醉嬌花」開的非常茂盛,這種花第一次看到很漂亮,聽說它生長於中南美洲及西印度群島,於1967年引進台灣,因為它愈開愈紅好像喝醉酒的小花,而得名。在原產地它是蜂鳥的最愛,故又稱「蜂鳥樹」。在墨西哥它們被做成一種發酵的飲料。花期長,一年四季中,只有冬天不開花,是很好的景觀植物。


過了汐碇公路七公里處開始下坡,十點鐘接上北32道,往左到石碇、汐止,往右到南港,如果當初沒走錯路就是從這裡接上來。這裡有座「鹿窟事件紀念碑」,紀念民國41年「鹿窟事件」受難者,及對當年的國家暴力做出撫平及道歉的行動(註1)。


續行50公尺左側是光明寺的山門,一個往右的上坡就到「鹿窟事件」發生地的「光明寺」,我門沒有進去,只在前面涼亭做第二次休息。「光明寺」也就是昔日「鹿窟菜廟」所在地,主祀阿彌陀佛。此地也是登山、健行、慢跑及騎車的主要目標。從這裡到汐止「天道清修院」約有5公里,勤進路就是從右側山脊通過,再繞到對面四分尾山(641公尺)的山腰到大尖山,看起來有些遠,須要一些時間及體力。


十點半沿著道路前行,幾個緩坡後到達水源路與勤進路交岔路的景觀台,這裡視野很好,可以遠眺101大樓、汐止及基隆河。進入四分尾山山腰的勤進路山勢陡峭,沿途風景秀麗,行在樹蔭間很舒服,這段路被譽為汐止市的「小南橫公路」。途中頁岩山壁中常發現插有鋼管,山泉不斷管裡流出,很多人專程開車上來接水回去泡茶,聽說汐止市公所每月都會到此取水送驗,水質堪稱一流。途中取水、喝茶及唱卡拉OK的人很多,好像在辦園遊會一樣,很熱鬧。

看到大尖山表示整個行程只剩下1/4,「大尖山」從汐止仰望尖聳陡峭,故名「大尖」。日據時代因此山很像日本富士山,所以日本人又稱為「聖山」。十一點半經過山邊的「天道清修院」,這是一貫道的道場,主祀明明上帝,從這裡上大尖山頂(460公尺)最近,大約只要15分鐘。我們選擇沿路下山,此去一路下坡,走起來不比上坡輕鬆。還好路邊開滿無數野花,稍解行程疲憊。冇骨消、早田氏澤蘭及野牡丹,吸引無數蝴蝶前來覓食。還看到一排台灣原生芭蕉令人興奮。這種芭蕉俗稱「山芎蕉」,香蕉果實外型短胖寬厚,內有黑色種子,生澀可食,可做為野外求生食物,葉片可作為炊粿襯葉或包裹食物。


不久來到「天秀宮」,此廟位於大尖山山麓,主祀關聖帝君香火鼎盛,附近開闢為一處遊樂場遊客很多。記得十幾年前參加汐止鄉公所舉辦的「大尖山健行活動」,終點就在這裡,感覺印象有些模糊了。回首遠望山腰剛才我們就是從那裡走下來的,腳因為「煞車」過度有些發抖,真是「上山容易下山難」。從「天道清修院」到山下道路兩旁種滿了山櫻花,樹下不少半邊蓮,長得很茂盛只可惜沒開花,在這裡能看到也是難得。到汐止綜合運動場已是下午一點半,從出發到現在大約用了5個半小時,距離應該20公里左右,以健行全程區分舊庄到光明寺應該屬上坡,光明寺到天道清修院算是平路,離開天道清修院就是一路下坡也最難行,久未健行感覺還不錯,進入秋冬,離開水上活動,也應該好好到郊外走一走了。

註:鹿窟事件紀念碑文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1949年,國民政府撤退來台。政局動盪不安,厲行威權統治,肅殺氣氛瀰漫全台。1952年12月29日凌晨,軍警包圍鹿窟山區,逮捕被疑為中共支持的武裝基地成員之村民,至3月3日為止。其間因案波及,於2月26日至瑞芳圍捕,3月26日又至石碇玉桂嶺抓人。前後近四個月,牽連者二百多人。經判決死刑者35人,有期徒刑者百人,是1950年代最大的政治事件,史稱鹿窟事件。

鹿窟村民被捕之後,都移送鹿窟菜廟(今光明寺)。未經對覽查證,即以刑求逼供所得自白或他人供詞,加以定罪,造成無數冤獄折磨,以致家破人亡,傷痛欲絕。今日立碑,除追悼冤魂,緬懷往事,更要記取當時任意逮捕判刑,蹂躝人權的教訓,共同攜手為建設台灣成為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的社會而努力。台北縣政府 2000.12.29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