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308蓮花荷葉

偶爾會到植物園看荷花,如果是白天,賞荷的人總是把荷花池圍得非常擁擠,生怕荷花立即就要謝去。還有一些人到荷花池畔來寫生,有的用畫筆,有的用相機,希望能找到自己心目中最美麗的一角,留下一個不會磨滅的影像,在荷花謝去之後,能回憶池畔夏日。有一次遇見一群攝影協會的攝影愛好者,到了荷花池畔,訓話一番,就地解散,然後我看見了胸前都背著幾部相機的攝影愛好者,如著魔一般地對準池中的荷花猛按快門,有時還會傳來一聲吆喝,原來有一位攝影者發現一個好的角度,呼喚同伴來觀看。霎時,十幾位攝影的人全集中在那個角度,大雷雨一樣地按下快門。約摸半小時的時間,領隊吹了一聲哨子,攝影者才紛紛收起相機集合,每個人都對剛才的荷花攝影感到十分滿意,臉上掛著微笑,移師到他們的下一站,再用鏡頭去侵蝕風景。這時我吃驚地發現,池中的荷花如同經歷一場惡夢,從惡夢中活轉過來。就在剛才攝影者吵鬧俗惡的攝影之時,荷花垂頭低眉沉默不語地抗議,當攝影者離開後,荷花抬起頭來,互相對話——誰說植物是無知無感的呢?如果我們能以微細的心去體會,就會知道植物的歡迎或憂傷。真是這樣的,白天人多的時候,我感到荷花的生命之美受到了抑制,躁亂的人聲使它們沉默了。一到夜晚,尤其是深夜,大部分人都走光,只留下三兩對情侶,這時獨自靜靜地坐在荷花池畔,就能聽見眾荷從沉寂的夜中喧嘩起來,使一個無人的荷花池,比有人的荷花池還要熱鬧。尤其是幾處開著睡蓮的地方,白日舒放的花顏,因為遊客的吵鬧累著了,紛紛閉上眼睛,輕輕睡去。睡著的睡蓮比未睡的彷彿還要安靜,包含著一些沒有人理解的寂寞。在睡蓮池邊、在荷花池畔,不論白日黑夜都有情侶在談心,他們是以賞荷為名來互相欣賞對方的荷花開放,有時我看見了,情侶自己的心裡就開著一個荷花池,在溫柔時沉靜,在激情時喧嘩,始知道,荷花是開在池中,也開在心裡。如果看見情侶在池畔爭吵,就讓人感覺他們的荷花已經開到秋天,即將留得殘荷聽雨聲了。夏天荷花盛開時,是美的。荷花未開時,何嘗不美呢?因為所有的落葉還帶著嫩稚的青春。秋季的荷花,在落雨的風中,回憶自己一季的輝煌,也有沉靜的美。到冬天的時候已經沒有荷花,還看不看得見美呢?當然!冬天的冷肅,讓我們有期待的心。期待使我們看到未來之美。一切都是美的,多好!最真實的是,不管如何開謝,我們總知道開謝的是同一池荷。看荷花開謝,與看荷畔的人,我總會想起禪宗的一則公案。有一位禪

(繼續閱讀)

201204302232仙人洞

燕子說要帶我去看仙人洞,我很好奇,心裡也充滿了諸多的疑問:我們這裡有仙人住過的洞嗎?仙人住過的洞會是什麼樣的洞呢?仙人在人間嗎,或者說曾在人間過?其實,對於石頭小鎮,我只是個匆匆過客。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也沒聽說過石頭小鎮的仙人洞,是燕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要去看看仙人洞!燕子說要做我的嚮導。三月的小仙溪春意盈然,花香搖曳。小仙山下,小仙溪旁,在方格子似的稻田里,綠油油的禾苗探出薄薄的水面,微風輕送,細紋如笑,禾苗曼舞,青黛色的小仙山在碧綠色的波影裡如夢境般溫柔的蕩漾。傳說中的仙人洞就在小仙山下,旁依綠水盈盈的小仙溪。山是堅硬的石頭山,溪是清涼的甘泉。沒人知道小仙山的山齡,就像沒人知道仙人洞的洞齡一樣。最早發現仙人洞的是上小仙山捕捉石蛙的村民。石蛙是一種穴居的蛙,身上長毛,個頭比一般的青蛙大,肉質細膩鮮美,並具清涼滋補等功效。我有一個舅舅是捕蛙高手,有一年夏天,我去他家玩,就吃到了舅母做的辣椒炒石蛙。怪了,大熱天的,那時舅舅家又沒冰箱,已出鍋的辣椒石蛙,冷卻後表面浮有一層油膏,湯水已結凍,是為不解。那次吃過石蛙後才知道什麼叫山珍,齒留餘香,回味多年。仙人洞仙人已去,捕蛙者善入仙人洞。這大概算是一種緣分吧,使隱逸萬年的仙人洞得見人間。我們來到仙人洞的時候,距仙人洞被現代人發現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此時的仙人洞依然沒有引起各方面多大的關注,她的神秘面紗還待考古學家的揭秘、發現和發掘。燕子借了她二哥的單車載著我從石頭小鎮出發。出發前,燕子問我會踩單車啵,我說我不會。我騙了單純的燕子。好在那時我身子骨還很瘦弱,不足百斤的體重,燕子竟能載著我在小鎮子的石頭土路上飛。單車有些顛簸,我試著攬住了燕子的纖纖細腰,她竟然沒有反對。春暖花開的鄉村土路上,一個妙齡女孩用單車載著一個相識不久的少年去踏青,那是一幅多麼詩情畫意的情景呀!坐在燕子的身後,攬著她偎依她,那是我有生第一次與異性的親密靠近,那一刻,我白紙一樣白的十七歲的心裡被觸手可及的甜蜜脹滿。燕子是個單純活潑的女孩,大概比我大一兩歲,通過關係在一家縣辦企業做臨時工,她有一天沒一天的上著班點個到,有大把的業餘時間無處打發。我在暫居親戚家的時候與來我親戚家串門的燕子認識的。那時我正低頭看一本書,猛然一片芳香的陰影擋住了視線。看什麼書呢?她說,像老熟人般翻過我手中書的封面,“哇呀”,她極誇張的感歎。原來書的作

(繼續閱讀)

201204230659觴了誰那人那事那傢伙

很多時候,我想上帝賜給我的也許我,應該學會感激,可是縱使我把一切都當做手心的寶,結果在我捨不得丟棄的時候,又狠心的將之收回!多麼殘忍啊!天氣也變涼了,什麼都好像又變了,唯一不變的,我發現我還是一樣站在原地,我沒有失去方向吧,只是轉了一個圈又回到原地,還是在我自己的世界裡徘徊,其實在我的世界裡,什麼都沒有變的。突然發現又被天上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耍了,習慣就是這樣把人當做玩遊戲來對待的。我是不是不應該有這麼多的習慣,才會在最後落的一敗塗地!那個傢伙看了也會笑吧!那個被稱做上帝的傢伙,那個光明的代表,他老是在天上看著下面發生的一切,然後當做看笑話一樣自己在那裡笑。因為他沒有感情,他以為有天使是他的僕人,他是最偉大的。其實不然,他說惡魔是有愛的天使演變來的,結果有愛心的天使就成了那個傢伙口中的惡魔,所以他把地上的很多傢伙都當成了惡魔,他沒有資格得到地上那些人的朝拜,真的,他沒有那個資格!是冷血了吧!對一切都無所謂了,都那麼地冷淡了,在好多人的面前我不再是那個對什麼都充滿熱情的小孩了,即使我再怎麼地掩飾,卻始終還是會被那個傢伙愚弄!所以我說他真的沒有資格得到人們的朝拜!心裡的酸再也不知道和誰訴說的時候,就會越埋越深,到最後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了,只是還會偶爾地用沉默來告訴自己那是一個傷痛!從前的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我也不想改變,有人說:你現在是怎樣的就是怎樣,即使是裝你也要裝成那樣!這句話其實有點難,因為我發現自己裝不出來,也許是我不適合吧!雖然我很會裝!遺忘最好的方法不是不去想,而是多想幾遍,或者多和別人說幾遍,說多了,想多了就會沒有感覺了!所以不要把那些事埋在記憶深處,那樣只會讓記憶更加深刻。雖然這麼說,可結果我發現我還是那樣,不習慣和別人談到我的不開心,只是會和別人分享我的快樂,雖然每天我都笑得很開心,可是隱藏的另一面照樣使我不能灑脫地面對自己,我還是站在原地沒有變!我以為不再因為某個人或者某件事而歎息,可是當我總是自以為是的時候,我發現時習慣讓我再一次糾結!我不知道其實我並不是的對一切都冷淡的,其實我真的沒有變吧!只是我不願意承認罷了,突然莫名奇妙地感覺很失落!只是說了最後一句話,就把我的弱點暴露了!哈哈~我不夠成熟!還是和小孩子一樣~那個,我是不是很幼稚!汗!我怎麼覺得我無家可歸的樣子!太多的事用習慣來解釋,本來不是習慣的習慣,到最後就真的成了改不了的習慣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