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 花環 部分翻譯 @ 蒼之雙月共舞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整日無所事事忙碌的傢伙

    目前延畢確認~~~~~~~~~~~~

    雖然日檢一級過了

    卻常常在一些小細節上翻錯的傢伙(="=)a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留言版

    1. 沒有新回應!
  • 看板娘 (第3個按鈕有歌可以聽)
  • 『さぽている(アルトネリコ)』
  • ガストゲームズサポーターズリンク「アルトネリコ・イリスのアトリエ〜グランファンタズム〜」公式サイトはこちらへ
    200701121739[半月] 花環 部分翻譯

    花環 部分翻譯

     

     

    這篇有本篇裡的人,但是看不到本篇裡的人名

    這篇是以新角色

    路人A:岡島的視點來看的

    主要就是岡島跟他工作上的前輩紘子玩出去所發生的事

     

     

    因為我只用了3小時翻,所以校稿,選詞什麼的我都略過

    大家就別太苛求了

    前面部份就省略了

    等我哪天想翻再說吧

     

     

     

    <略很大>

    我們在沿著河川的堤防上坐了下來

    河水流過眼前,岸邊滿開著黃色的花朵。風一吹拂,花朵們一同波浪般搖曳著。

    在那花海中,有個小孩子正站在其中。應該是三,四歲的小孩吧。穿著裙子的她似乎正在摘著花。而在她遙遠的另一端可以看見飛機雲。

     

    <>

     

    過了不久,一對年輕的情侶們到來,朝著紘子前輩她們走去。女性一跑起來,男性馬上就說了什麼。雖然因為距離而沒辦法聽的清楚,不過應該是說不要用跑的吧。被這麼說的女性露出了不高興的表情,但也不是真的生氣起來。這種事,一看就知道了。那對情侶一定是相當地信賴著對方的吧。

    在花海正中央的人數變成了四個人。

    紘子前輩、小孩、以及情侶中的女方……那三人待在花海中編織著花環。情侶中的女方正幫著小孩編織。難道是親子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年輕的母親呢。這麼說起來那男人是父親囉。嗯,的確是有那種感覺。

    就如我所懼怕的,拿著花環的紘子前輩回來了。

    「來吧,岡島

    「饒了我吧」

    好歹也要逃一下

    「難的人家做好了耶,做的很漂亮吧」

    「雖然是很漂亮」

    「真是的,不要逃啊」

    「可是——」

    「要是不聽話的話就不請你吃便當囉」

    被可愛的聲音威脅著,而無法逃避了。明明是男的卻被戴上花環。然後就這樣戴著花環,便當在我前方揭了開來。眼前的花海中,這次換成了年輕的男人在做花環。女性則是在跟小孩一起唱著歌的樣子。

    「那三個人應該是親子吧」

    便當當然很好吃,雖然是飯團和雞塊再加上沙拉的簡易菜單,但因為是紘子前輩親手做的所以感覺美味百倍。 

    「雖然沒去問,但有著這種感覺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真是年輕的夫妻呢」

    咬下雞塊,肉汁滲出

    「啊,這雞塊很好吃呢」

    紘子前輩嗯嘿嘿的笑著。為了能多看到那張笑臉,我再將一個雞塊塞入嘴中。真的是很好吃的雞塊呢。

    「在炸的時候可是有點訣竅的喲」

    將同樣的雞塊送入口中後, 個性認真的紘子前輩回到了原本的話題上。

    「真的是年輕的夫妻呢,年紀應該跟我們差不了多少吧」

    「二十歲左右就結婚了,還真是厲害呢」

    「就是啊」

    我跟紘子前輩不斷地重覆著好厲害厲害呢。雖然我喜歡紘子前輩,但若是要我馬上結婚的話,我一定會躊躇的吧。男人是一定要背負家庭的。也就是要有一輩子守護妻子及小孩活下去的覺悟。

    那傢伙,在我眼前的那個男人已經做了那個覺悟了。我還感覺距離遙遠的事物,他已經緊握手中了。

    「真是厲害呢」

    輸了。我如此想著。作為一個男人,我輸了。

    「覺得自己真像個小孩呢」

    「嘛。 岡島只要以岡島的步調前進就好啦

    紘子前輩所安慰,失落的心情稍稍復甦了一點。

    「說的也是,我要以我的作法來前進」

    「如果岡島的話沒問題的

    「真的這麼想嗎?

    「對不起。只是想幫你打個氣而已」

    以帶有玩笑的語氣詢問,果然紘子前輩也是以帶有玩笑的語氣回答。但想法應該稍稍有傳達到吧。雖然繼續著認真的話題也不錯,但是像這樣相互敷衍也有它的輕鬆的地方在。抱持著如此的曖昧,我倆笑著。

    「那母親有著好漂亮的頭髮呢。明明留的那麼長,卻相當的柔順。小孩子也很可愛。父親雖然看起來不太可靠,但很溫柔呢。總是留心著妻子的事情。真好呢,那種家庭

    紘子前輩露出了憧憬的表情。

    「就是啊」

    不經意的點頭時,我想起了禮人所給的建議。只要稍微有點氣氛的話,就絕對不要放過——。

    紘子前輩想結婚嗎

    「該怎麼說呢。倒也沒想到那種地步啦,只是看到了那種場面,就開始羨慕起來了。父親個性溫柔,母親是個美人,小孩子又那麼可愛。啊啊,那母親還真的是個美人呢。而且有位溫柔的老公還真是令人羨慕呢」

    紘子前輩也是位毫不遜色的美人

    「才不會呢。那母親比——」

    「對我而言絕對是這樣的」

    不小心一口氣說了出來。似乎稍微嚇了一跳,紘子前輩轉頭看著我。糟糕了。一不小心就說過頭了嗎。在車裡我也說過類似的話。但我是真的如此認為的。的確那位母親也是位美女,但對我來說紘子前輩是數倍的美麗。

    「真沒想到岡島這麼會哄騙女人呢

    將視線轉開, 紘子前輩望著青空說著

    咦,在害羞嗎?

    我高興地慌忙地快速說著

    「不,才不是這樣呢,我才不是那種哄騙女人的人呢。我不知道要如何與女性交往。 也不知道要如何陪女性遊玩。」

    說的顛三倒四。

    混蛋。

    要是是禮人的話,這個時候一定也能說的一口好話的吧。但我做不到,只能就這樣慌張的不知是好。

    紘子前輩這麼說著

    「我知道啊」

    「咦——」

    「因為是在一起工作,我知道岡島你很認真卻很笨拙呢

    認為紘子前輩的臉變紅了不知是因為我的錯覺還是因為日照的關係呢。

    不知如何是好而呆站著,但是在花海中的那位年輕父親給了我答案。他將自己所做的花環輕輕地放在那母親的頭上。雖然不是那麼的接近而無法看的很清楚,但我知道那母親正笑著。嗯,打從心底開心地笑著。

    謝謝啦——

    在心中,我對那位年輕的父親道謝。我模仿他的舉止,將我頭上的花環拿下,放在紘子前輩的頭上

    「適合嗎?

    害羞地問著的紘子前輩實在是太漂亮了。真的真的很漂亮呢。

    「嗯,很適合呢」

    非常適合呢,我重複著。

    年輕夫婦攜手走出。父親在右邊,母親在左邊,而正中央是小孩。兩手被父親及母親所握住的小孩非常高興的樣子大大地甩著雙手。越過小孩相互望著的父親及母親,似乎快樂地在交談著。

    到底是偶然呢,還是必然呢,我不知道。

    不經意的,放在旁邊的手碰到了紘子前輩的手指。兩人的食指稍稍重疊在一起。雖然我慌忙的道歉了,但紘子前輩並沒有生氣,只是以非常溫柔的表情看著我。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自己也不太明白。等到我發覺的時候,我們的手以重疊在一起了。我輕輕的握著,紘子前輩也輕輕的回握著。

    那麼,要說出來嗎?

    就這樣一口氣告白嗎。還是說個笑話就這樣笑過去呢。到底該選擇哪一個呢。值得信賴的禮人並不在這裡,只能靠我自己了。

    一再思考的最後,我開口了。

    end

    (這張圖還真是閃啊)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