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48彼切爾洞窟修道院

概述  彼切爾洞窟修道院是基輔著名古跡之一,佔地28公頃,內有許多教堂及博物館(包括古代珍寶博物館、圖書和圖書印刷博物館、烏克蘭民族裝飾藝術博物館等),其中洞窟教堂歷史最為悠久。它建於1051年,由二條洞穴(高2米、寬1.2米)組成,相距400米,分別向第聶伯河延伸,總長500餘米。洞穴兩壁各向裡挖出高1米、長2米、深0.5米的淺穴,最早作為修道室,而後安葬各個時代的名人和著名修道士。這裡保存了11位教士的乾屍。教士死後屍體保存在洞穴內,由於洞穴內特殊的氣候環境,這些屍體自然風乾成木乃伊。木乃伊被認為是奇跡,是神的力量的體現,修道院因此聲名遠播,現在洞窟內保存有125具木乃伊。相關名人  在基輔羅斯時期,基輔彼切爾洞窟修道院的修士涅斯托爾是個非常有才華的文學家,他寫了一部《編年故事》非常有價值。修士涅斯托爾的《編年故事》內容十分豐富,其中有關於天氣變化的記載,也有關於政治事件的筆錄,有外交和法律方面的檔,也有民間的傳說和故事,有外來文獻的譯文,也有獨立成篇的文字作品(如聖徒傳記、歷史故事、神學訓誡等等)。這是一個中世紀文獻綜合性的集成。《編年故事》決不是有關材料機械的推積,主題和思想內容的一致,使這部文學作品得以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作者在編年史的開頭寫道:「此往年故事,系敘述俄羅斯土地自何處而起,基輔最初的王公是何許人,俄羅斯國家如何建立。」由此可見,《編年故事》的作者是將基輔羅斯的歷史和整個俄羅斯民族的歷史聯繫起來考察的。彼切爾洞窟修道院的修士涅斯托爾的《編年故事》帶有明顯的時代特色。首先,它體現的是封建主階級的思想意識,作者將關注的目光集中在王公階級的作為上,在評價歷史事件時,也是以王公階級的利益為出發點的,對人民群眾的日常生活和社會的經濟活動則反映較少。其次,作者對歷史的記述,帶有濃重的宗教色彩,神的力量,被描繪成一切歷史事件和人的行為的原動力。然而,富有文獻價值的史料,細緻優美的文字和渴望俄羅斯民族統一昌盛的進步思想,卻使這部作品超越了時代,成為一尊不朽的紀念碑。成書於1113年的《編年故事》,不是第一部編年史,也不是最後一部。  在基輔羅斯的之前和之後,存在過許多大小公國,而每一個公國幾乎都有過自己的編年史。有學者認為,最早的編年史出現在十世紀左右,如基輔的彼切爾洞窟修道院的編年史。後來的一些考古發掘,發現了一些刻有文字的樺皮,一些古老教堂牆壁上遺留

(繼續閱讀)

201205050304讓記憶封存

前一段時間在一本雜誌上讀到一篇文章,說的是一位台灣富商的故事:這位68歲的富商至今未娶,只因18歲那年的一次邂逅。50年前這位老者還是18歲的翩翩少年,他有幸邂逅了一位絕色的女子,並深深地愛上了她。可命運弄人,小伙子隨父母離開大陸到了美國,後輾轉到了台灣。此後那女子便成了小伙子一生的夢,小伙子無心也不願看別的女人一眼,即便那女子貌若天仙。小伙子就這樣為心上人守身如玉50載。鳳凰衛視瞭解到這個情況,就將老者請到電視台,計劃圓老者的重逢夢。皇天不負有心人,經衛視記者多方打探,還真找到了那女子。於是記者將那女子的生活場景拍成短片,放給老者看。短片中,一老婦蓬頭垢面、眼睛昏花,說話間不時挖挖鼻孔,掏掏耳朵,還用粗話責罵她那淘氣的孫子,甚至拿起鞋來追打她的孫子,接著她用掃過地的髒手切肉,又把手上的油隨意地擦在自己的衣服上……短片放完,記者問老者,還願意見見她嗎?老者搖搖頭。過了一段時間,鳳凰衛視再次回訪,得知老者回台後,立即交了女朋友,開始他人生暮年的最後一段情感。有人認為鳳凰衛視不該如此殘忍,把老者50年的夢擊打得粉碎。而衛視記者辯解說,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否則老者一直生活在夢裡,走不出來。現在趁機讓他醒來,在餘下的時間裡還能享受一下人生的樂趣,豈不是善舉?我覺得鳳凰衛視此舉貌似善舉,實則惡行。說是為了老者開啟晚年的另一種生活,可老者是怎樣的一種開啟?是一種對美好已逝、純真不再的絕望後的開始。或許那位老者能開始一段婚姻,但已很難還有一段美好純真的愛情記憶。這種為了收視率,不惜將歲月殘酷的一面如此直白地展現在老者面前,最終擊碎老者最美好最純真的夢的做法,怎能算善舉?大凡男女從相知相愛到相守相伴,從風華正茂到風燭殘年,是經過一段漫長的漸進過程,如一幅簇新光鮮的畫,在歲月風塵的侵蝕下慢慢變黃變舊。而鳳凰衛視明知結局是殘酷的,卻將50年歲月抽去留下的不堪呈現於老者面前,讓老者目睹由純真美好變為醜陋粗俗的可悲,品嚐因巨大落差帶來的巨大痛苦,不是惡行又是什麼?鑒於此,我真誠地奉勸那些心存牽掛、希望找尋當年美好的男女,千萬別做傻事,做了肯定後悔。正確的方法是,讓記憶封存,讓生活繼續。

(繼續閱讀)

201205010413校園裡的果樹

校園裡的核桃樹開花了,一嘟嚕一嘟嚕的綠色花穗,雜亂地落在濕潤的泥土地上,跟丈母蟲一樣,偶爾會被大膽的女生拿來嚇唬人。如今,也只有在那些有一定歷史的老校園裡,還能看到這樣的果樹。許多新建的學校裡,生硬的水泥縫隙裡,要麼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名貴花木,要麼是些很沒有特色的桐樹、楊樹。栽種果樹的確實沒有了。我印象中的校園裡應該是有果樹的。小學四年級時,教室門前左邊有一棵高高大大的皂角樹,幾乎籠罩了半拉教室。黑黑長長的皂角被大人們打下來洗衣用,我們並不關心它。右邊另有一棵同樣高高大大的軟棗樹。(我至今懷疑它是不是叫這個名字)枝繁葉茂,灰黑色的樹幹要三、四個小學生才能合抱。春夏時節,樹上開滿白色的小花朵。風起時,撲簌簌落在乾乾淨淨的地面上。細心的小姑娘往往會撿了去,穿綴成項鏈。那花是酒盅樣的,很適合穿連。似乎有一些淡雅的香氣,卻從來沒有見它結過哪怕是一個小小的果實。對它的記憶,只有那一地細碎的小花。在老師們的辦公室前,倒是有兩棵高大的杏樹,高大到我們只能望杏垂涎,觸手難及。兒時的記憶直接將開花的過程省略,只保留了杏子發黃的部分。杏子黃時,學校將摘下的杏子分給各班。班主任老師就會用竹籃子盛了提到教室裡分給大家,一臉的豐收喜悅。大家也都異乎尋常地老實,彷彿進行一種莊重的儀式。一個學生也就分三、四個。雖然曾經望眼欲穿,拿到手裡卻捨不得吃了。看一看,摸一摸,聞一聞,互相比比大小、青黃、圓方。揣回家裡向父母炫耀一番,小心眼裡全是快樂。當然最終還是進了“牙門”,但杏核兒卻還是不肯丟掉的。我的高中在鄉下,教室前一溜四棵梨樹。春暖花開,一樹雪白。除了白,還香。那種香不濃不膩,不俗不妖,是一種純正的清香。老師並不限制我們在樹下讀書。陽光、青草、鳥語、花香。那不是畫,是真實的經歷,是我至今揮之不去的記憶。雖然被女生們折得枝殘花敗,夏末秋初,還是結出了不少秤砣大小的青梨。這時男生們便不會再客氣了。他們會抱著樹幹一通猛搖,希望能抖落幾個下來。或者乾脆用半截磚頭去砸。亂石穿空,驚心動魄。那梨很脆,掉在地上摔得稀巴爛,又粘有泥土,也擋不住大家爭先恐後往嘴裡塞。花一季,果一季,就這樣一年被摧殘兩次,那買幾棵梨樹依舊生機勃勃,花香果碩。我的大學生活只有花花草草沒有果樹。工作之後,在這個歷經滄桑的校園裡,終於又難得地遇到了核桃樹,在不大的校園裡並不張揚地散居著。它的花不招人,甚至有些嚇

(繼續閱讀)

201204231039寂寞抵達靈魂深處的溫暖

秋天的夜晚,最是適合沐風感懷。思念,讓我在安靜的氛圍裡,不由自主鋪開生命的紙張,借用飛揚的淡墨,描摹動容瞬間。寂寞的是我,雖然有文字和檯燈為伴,卻沒有抵達靈魂深處的暖。窗外的秋蟲從不懂什麼叫落寞,只是自顧自憂傷在風中竊竊私語,不知是笑我的形影相吊,還是笑秋蟲的小曲跑了調,這樣想著的時候,我寂然的笑了。立秋後的第一場清雨,掠過夜色中的荷塘,夏天就老了。夏天蒼老在閒置的蒲扇旁,剛咳嗽了兩聲,泛黃的樹葉,便如一小隊流浪者,驚慌失措地逃向了秋的最深處。我靜倚在向南的窗邊,不經意,看到這生動的一幕,禁不住委婉一笑。笑過之後,卻不由得落下淚來。或許,只有路過髮梢的風兒才知道,我又在想他了。 那些飄零的葉子,流浪到最終,定然是圓夢了茫然無際的等待。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