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801 菁礐溪 & 內雙溪溯溪 @ 3M 四處走走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按右下角的按鈕試試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多少人在線上
  • 20060127235620040801 菁礐溪 & 內雙溪溯溪
    2004年8月1日
    陽明山 溯菁礐溪 & 內雙溪
    共9個人
     
    由於星期六去漂流,加上星期天晚上有事,所以本週請陳老師挑一條比較輕鬆的路線。當時陳老師是提議菁礐溪和內雙溪挑一條,由於我對這兩條溪完全沒概念,所以由陳老師決定,最後是由菁礐溪出線。
    可能是真的很簡單,所以選在睡到飽的九點集合,而我也預留了和以前一樣到故宮博物院前所需的時間,可能是八點多一般人也都起床了吧,所以下了重慶北路交流道後就一直塞,一直到集合時間九點,稀飯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去,當時我還塞在中影文化城的車龍當中,沒想到故宮前大約兩公里的路程開了十幾分鐘。
    遲到了一點點,看到很多人都己經到了,以為就等我一個,結果陳老師說還有一個朋友要來,於是就繼續等,而我也趁這個空檔去買一瓶運動飲料。一瓶600ml的白開水、一瓶600ml的運動飲料是我夏天爬山的策略,聽說運動飲料在運動前就要喝,所以買了運動飲料之後我都是先喝運動飲料,喝完後再喝白開水,希望能防止抽筋的發生。
    等到九點半還是沒有看到人,好奇的問陳老師有聯絡到人嗎,說是馬上就會到,只好再等下去了,沒想到過了幾分鐘之後,來的人是hido...想說他第一次參加就遲到半小時,以後應該會早點到,沒想到又遲到個半小時,看來以後活動時間要特別寫一條"hido同學請提早半個小時到"。
     
     
    昨天去南勢溪漂流時就有聽戀戀和九紀山人說,菁礐溪沿岸住了很多人,那水應該不太乾淨,不過我總是眼見為憑,所以還是聽從陳老師的意見。先將車子停在明德樂園裡,然後準備開始溯溪了,只不過第一眼看到菁礐溪時,任誰都不會認為它是一條溪,反而像是排水溝,因為水是灰色的,石頭上長滿了排水溝常見的奇怪長條物,更扯的是有人在這裡釣魚...
    陳老師說上游會好一點,所以我們就走過攔沙壩,進到別人的菜園裡,想辦法繞到上游去。
     
     
    由於右手邊都是明德樂園的範圍,起先是繞著外圍走,後來路被房子和樹給擋住了,所以就下切到明德樂園裡的菁礐溪開始起溯。
     
     
    下菁礐溪後,溪水還是灰灰的,由於是遊樂區裡面,甚至能在溪邊發現一大堆的垃圾,雖然說是溯溪可是卻沒有人敢碰水,只看到大家都像瑪莉兄弟一樣在石頭上跳來跳去。後來想說是要溯溪,所以就將鞋子換成溯溪鞋,而在換鞋的同時我請教陳老師,這"菁礐溪"的"礐"是什麼意思,陳老師說是發酵池的意思,以前這裡種很多大菁,然後用石頭堆成的"礐"來提練藍色的染料,可能是為了見證這段先人的歷史所以叫做菁礐溪,可是陳老師接著又舉了個"礐"的例子,以前的茅坑又叫作"屎礐"(台語),天呀~不說還好,一說就讓我想到這灰灰的水底下都是米田共,如果那邊碰到這裡的水一定會爛掉的。
     
     
    後來來到一處沒有石頭可以跳的溪段,只看到大家站在石頭上想辦法要怎麼不碰到水而通過,誰都沒想到溯溪會溯成這種樣子,陳老師說他上次來己經是好久己前的事了。而那灰灰的水只要深度超過五十公分就看不到下面的東西了,所以看起來一整片都灰灰的卻不知道等會要踩的地方到底多深,後來不下水好像也過不了了,於是陳老師就先下水看看,看到老師踩下水裡,我只有想到這小腿回去可能要洗很久才能夠洗乾淨,沒想到第二步跨出去突然變深,水深己經到大腿了,Oh~My GOD~己經接近跨下了,回去真的會爛掉~每個人都只能靜靜的看著這恐怖的一幕,正當陳老師也在想要不要繼續走下去時,阿亮在左邊的明德樂園園區的路上喊著"可以走上面",這才解除了爛掉危機。而這裡有幾株剛好可以採得到的野薑花苞,所以我就採了一些,等中午時加菜,看看野薑花麵的味道如何。
     
    沿著路己經攤掉的溪岸走,由於路己經沒有人在走了,所以非常的難走,而且走了一陣子溪水都還是灰灰的,沒想到這時就走到溫泉飯店的景觀造景裡面,這裡的建築物很漂亮,造景又有設計過,所以視覺效果非常的好,只不過當你看到那麼美的地方,卻配上整條灰灰的溪水,就讓人完全沒有戲水的欲望。而到了這裡陳老師決定帶我們改溯內雙溪而不溯菁礐溪了,當然在離開前還去參觀了這裡的景觀造景,有一條溪流過不但景觀有加分連帶的風水也跟著旺起來,只不過看到業者竟然將幾對鴛鴦養在溪裡面,也難怪那灰灰的水我一直覺得似曾相識,原來就像是養鴨人家的水池水。
     
     
    之後改走馬路出來,回到車上,開往萬溪產業道路朝內雙溪前進,將車停妥在坪頂古圳步道口的外面,接著沿著古圳旁的小路走,走到內雙溪就開始往上溯行。
     
    這裡的溪水雖然不大,最少非常的清徹,感覺才有像是要來溯溪,而不像之前的是要去找突變的魚類。由於有樹蔭又有清涼的溪水,所以路上都有很多人在這裡玩水休閒。
     
     
    難得看到深潭,雖然旁邊的路很好走,以陳老師的觀點是一定要穿越深潭才叫溯溪的,所以有深潭就橫越、有急流就爬上去,雖然看得我手很癢,想到昨天去漂流時大雪莉差點泡湯,還是不要太常下水的好。
     
     
    內雙溪的水量不大,溪床上又多是大岩石,所以溯溪的時間反而沒有跳石頭來的多。不時可以看到褐樹娃在石頭上晒太陽,奇怪的是和加九寮的典型溪流環境不同,在這裡沒有看到石牆蝶和青帶鳳蝶,大多是三線蝶,其它的蝴蝶也不常見,當快要接近引水到坪頂古圳的攔沙壩時,看到一隻從沒見過的蝴蝶停在石頭上,為了要順利的捕捉她的倩影,所以先請當時走在我後面的稀飯和大肚魚先不要動,免得將她給嚇跑,而她也不太怕我,當我拿相機靠近時,她也會小碎步的移動她的腳步,像是隨時在保持警戒,一旦我太靠近她就可以馬上飛走,而我一直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所以她也就乖乖的讓我拍照,正當我要拍她的翅面照時,突然聽到後面一個歐巴桑叫了一聲,自然的往後看,就看到一個歐吉桑從坪頂古圳旁的小路,跌下約一樓高的內雙溪底,而且右側胸部在著地時還撞到一塊尖尖的石頭,光是用看的都覺得好痛。
     
     
    由於當時大肚魚和稀飯離那歐吉桑比較近,所以請他們先過去看,而我那時想的是有他們兩個幫忙,那我就可以繼續拍那隻還沒被嚇跑的蝴蝶,可是當我要回去拍她的時候,身後傳來"你有沒有怎麼樣"的聲音,實在是無法當作沒事發生的繼續拍那隻沒看過的蝴蝶,只好故意將她趕跑,那我就不會有想拍她的欲望,可以去看那歐吉桑有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
     
    歐吉桑跌下來後大肚魚第一個趕到幫忙,看要怎樣才能讓他覺得比較舒服,過一下子歐吉桑的伙伴歐吉桑2號也下來了,其它的三個歐巴桑則因為不想跳下約一百二十公分高的溪床而沒有下到溪床關心。由於歐吉桑掉下來時撞到右側胸部,雖然沒有明顯外傷,卻不能判斷內傷嚴不嚴重,只能讓歐吉桑以最舒服的姿勢休息,當時立足點不好站,最靠近的是大肚魚和歐吉桑2號,沒想到大肚魚在幫忙歐吉桑橋姿勢時那歐吉桑2號動也沒動的在一旁看著,這時稀飯正拿著手機打求救電話,接著大肚魚拿了一個背包給歐吉桑靠背,而在這裡的手機完全沒信號,所以打112也沒有用,只好請要出去的登山客幫忙在出去後打求救電話。接下來只好等求難人員來了,讓歐吉桑2號陪受傷的歐吉桑,而我們也要繼續前進了,這時才發現剛剛大肚魚拿給歐吉桑靠背的背包是他自己的背包,為了救人不顧一切,真是了不起的大肚魚。
     
     
    正當我們在傷腦筋怎麼將大肚魚的背包給拿出來的同時,陳老師得知我們這裡有人受傷了,所以趕來幫忙,看到陳老師先確定患者受傷的部位之後,就說要先換到平坦的地方休息,而當陳老師要扶歐吉桑移動時,歐吉桑扭曲的表情說明了一切,後來陳老師就說要背那個歐吉桑,馬上打量了陳老師和歐吉桑的體型,論高度是歐吉桑略勝一籌,論寬度則是陳老師多長了點肉,所以兩人的體重應該差不多,不過在這不好著力的大石頭溪床應該很難背吧,當陳老師跑到歐吉桑的前面,一邊哄著他趴在陳老師的背上時,我突然想到朱自清他老爸的"背影",其實國中讀的"背影"是寫什麼,是不是朱自清寫的我都不記得了,只是在那一個時候"背影"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裡。而這時歐吉桑2號還是站在一旁看,看來這歐吉桑的人緣不太好。
     
     
    我們中午打算在攔沙壩的上方開伙,由於很多中午要吃的東西在稀飯身上,所以我和稀飯就到攔沙壩的上方去幫忙,一些人和陳老師繼續幫歐吉桑。路上我一直在想如果今天受傷的人是我們的人那該怎麼辦,才驚覺我們一直從事著風險很高的運動,大家都要特別的小心才好。沒多久陳老師他們處理完後也回來一起準備午餐了。
     
     
    中午開了三個爐,除了煮麵還泡咖啡和補充白開水,等麵煮快好時我將早上採的野薑花給放進去,沒想到後來又滾了一陣子,所以野薑花有點太爛了,莉莉今天沒來,她想了很久的野薑花麵只好我先幫她試吃了。由於採的都是花苞,所以加了野薑花後並沒有為麵本身增加任何的滋味,接著嘗嘗看野薑花的味道,咬下去之後淡淡的野薑花香會從鼻子升上來,雖然外面看起來爛爛的,不過裡面的口感還不錯,我在想拿來生吃應該會更香吧,改天找機會再試試。
     
     
    吃麵的時候hido和陳老師還坐在水裡,享受涼快到底的感覺,飯後水果則有小蕃茄、水蜜桃和一直是那麼大的西瓜,只吃了一半大家就撐,只好將另一半送給別人了。
     
     
    吃飽了之後繼續上路,接下來的路和下游都差不多,很多大石頭,水量並不大,卻也都有水潭可以讓我們消暑。後來想到今天都還沒有拍到合照,於是在過了一座從溪岸垂到溪底的不鏽鋼梯後,看到這裡有深潭又有急流就在這裡拍合照了。而溯溪的大合照像是在考驗我的手腳靈活度,因為只有十秒的自拍時間,卻必跑到困難重重的定點,所以當我按下快門的那一刻,大家就"十、九、八、七..."的幫我計時,而我就要以最快的速度爬石頭或是涉水到預定拍照的地方,真的是有夠累人,在跑了兩次後,在一旁看笑話的一位先生好心的來幫我按快門,真是感動到不行。
     
     
    接著繼續往上溯,聽說可以和內雙溪古道交叉,到時再走古道回去,那真的是非常完美了。由於大肚魚、稀飯和我都有帶相機去,所以看到陳老師他們一直往水裡衝我們卻只能跳石頭。後來陳老師發現他的手機忘記放到防水袋裡了,結果還一直涉水爬急流...
     
     
    走到內雙溪和古道交叉處,大家就換回登山鞋走古道回去,說也奇怪,剛走山路不久就開始下雨了,這種現像和昨天去漂流差不多,真是奇怪。
     
     
    內雙溪古道沿著內雙溪平行進行,而走沒多久就上到了稜線,從溪谷底下吹上來的風真的是非常的舒服,讓人覺得夏天就是要走這種山路,爬山才會是種享受。
     
     
    走出內雙溪古道就會接到坪頂古道的涼亭,所以就順著坪頂古道回停車處,而先是沿著坪頂古圳走,接著下切經過坪頂新圳和登峰圳,也算是對於坪頂古圳有個簡單的瀏覽。
     
     
    過了三條圳之後來到一座桃仔腳橋,橋頭的另一端長了顆大樹,看起來非常的漂湸,所以又在這裡拍一張我可以慢慢的走去坐在橋上的大合照。
     
     
    過了桃仔腳橋就是一路的上坡,陳老師因為背包裡有繩子吸水,所以變得特別重,步伐變得很慢,第一次聽到他說"好累",這個時候"背影"又浮上我腦海了。
     
     
    晚上和家人到永安漁港吃飯,想說星期天的晚上人應該會比較少,沒想到人超多的,要吃個飯竟然用搶的,看到位置就趕緊坐下去,沒想到卻坐到一間比較貴的餐廳。吃完飯為打燈的美麗觀海橋拍個照片,再到橋上去吹吹海風,真的是非常的舒服,又沒有鹹味,不過人那麼多,情侶來這裡就沒有羅曼蒂克可言了吧。
    20040808 溯八連溪右股...|日誌首頁|20040822 荷蘭古道上一篇20040808 溯八連溪右股,竿尾崙古道回...下一篇20040822 荷蘭古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