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021720東京鐵塔 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為了生計,在小吃店併命工作,除了為兒子外,從不為自己買東西的老媽。
從來不叫兒子念書,也從不對兒子的成績單發表意見的老媽。
即使只有兒子一個人吃飯,也會做好幾道菜的老媽。

為了讓兒子早上可以吃到好吃的醃醬菜,總要讓鬧鐘半夜叫她起床攪拌米糠的老媽。
明明手頭拮据,卻豪氣的一次付出十幾萬現金買機車給兒子的老媽。

昏迷中不斷說冰箱裡有鯛魚沙西米,鍋子裡有茄子味噌湯,你去把它熱一熱喝了的老媽。

臨終還不放心的拚命用快不能動的嘴唇,想在最後留一點什麼給兒子的老媽。
怕死後還要麻煩別人,預先為了自己的葬禮每月存3000塊錢的老媽。

這是就是「東京鐵塔  我和老媽  有時還有老爸」一書裡的老媽。

雅也三歲時,老媽帶著他離開了酗酒鬧事的老爸,回到家鄉獨立生活,為了把雅也撫養大,老媽拼命工作賺錢。十五歲雅也離家到別府讀高中,之後到東京讀大學,在外生活,雅也開始任性墮落,明知老媽賺錢辛苦,除了偶而感到愧疚,大部分時間過著渾渾噩噩日子,以致留級一年才畢業、畢業後也不積極找工作,打工的日子有一餐没一餐,繳不出房租到處搬家,茫然沒有人生目標,等到情況好轉,「併命工作然後跟橡皮擦一樣越變越小老的老媽」罹患癌症,才搬來東京同住。每天有廚房傳來的味噌湯和米糠醬菜香味叫他起牀,雅也神奇的改掉早上爬不起來而不斷遲到爽約的惡習,開始認真的生活,工作也變得順利很多,那是一段永遠都嫌太短的快樂回憶,老媽的開朗個性與精湛廚藝,總能為雅也的小公寓招來一大群朋友,擠得暖烘烘的。但「快樂的時光就掉落在坡上的鈴噹,一面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一面飛速的滾落」,死神已然悄悄逼近。

老媽犠牲自己的幸福,用愛養大兒子,用寬容、期望喚回一度墮落荒唐的兒子,而兒子也在老媽罹癌開刀後,每天為老媽清除積痰與血塊,胃癌化療期間陪著老媽一起對抗病魔,雖然連老媽最想上去的東京鐵塔也沒能帶她去,不夠已盡心盡力陪老媽走完人生最難熬的一程,也算是最大的回饋,人生可以因此没有太大的遺憾。

這本Lily Franky自傳體小說,剛開始讀的時候覺得瑣碎沈悶,但也就在這些冗長細膩的描述中,一層一層推疊出一個平凡堅毅的老媽形象,在老媽長老媽短的敘述中,一筆一筆刻劃出兒子對老媽的依戀。寫時代的變遷,人生的無奈,寫母親對兒子無盡的愛與關懷,有歡樂有悲傷,寫兒子對老媽的依賴與虧欠,有不捨有懷念,細膩的描寫感動無數讀者的,自2005年出版後即在日本大為熱賣,改編成電影更是賺人熱淚,扣人心弦。

由於成長階段老爸的缺席,書中對家庭、親子關係、幸福等有其獨到的觀察與體會,在現今價值多元,人際疏離的社會,團體與個人都身處高度競爭的環境,家庭、親人的支援系統更顯得重要,書中的描述也格外發人深省。

「家庭的關係建立在生活這塊令人窒息的土壤上,需要慢慢花時間累積努力,有時還必須犠牲自己來灌溉土壤」。

「老媽一個人把我養大,老爸雖然有時候會照顧我,可是並没有為我花費時間,有些重要的東西是無法用嘴巴或金錢來表達的,只能用時間和行動來表達」。

「我從來不覺得老爸是我的家人」。

「老爸的人生看起來好像很宏大,老媽的人生連十八歲的我看來都覺得微小,那是因為她把自己的人生切下來分給我」。

「再怎麼在事業上追求成功,都比不上讓一個家庭幸福來得困難」。

「人們為了試探自己的能力和潛力,離家向外發展,進入社會,徘徊飄零」。

「即使能力可以帶來成功,也不見得一定能召喚到幸福」。

「終究青鳥就在自己家的鳥籠,幸福也在家庭裡。但是就算家裡的鳥籠裡有青鳥,也不是光憑此就能獲得幸福,如果每個家人都尋找青鳥,需要青鳥的話,可能幸福就會親自造訪,可是只要有一個家人,有一個想要追求火鳥的男人在,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男人覺得那隻青鳥嘰嘰喳喳的叫聲很煩,覺得喜歡青鳥的女人和小孩很無聊,為了捉住火鳥,男人認為必須拔掉青鳥的羽毛,然後把它烤來吃,可是卻招來了一群烏鴉」。

「人出生後最初認識的人際關係就是親子關係,因為相信還有比這更令人響往的事物,人們離開了家去經驗世界,結果在心上滿是傷痕之後才終於了解,那一生下來就已存在,自己視為理所當然,並不特別在意的親子關係,才是世界唯一強而有力,並且永遠不會改變的關係」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嗨!大家好, 歡迎來到「Julia的田園夢」。為了實現田園生活的夢想,我在退休後買了一塊農地,晴耕雨讀,從此餐桌上總有自己種植的新鮮蔬果,耕種雖然辛苦,但看著自己種的東西一天一天長大却樂趣無窮,為了不辜負這些辛苦種植的蔬果,我努力精進自己的廚藝,讓新鮮食材充分發揮它的天然味道。

同時這一畒田也保留一小部分空間種植自己喜歡的花卉,所以除了分享自己的家常菜之外,也會分享一些園藝方面的手作,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種自給自足、自得其樂的退休生活方式。

歡迎點此訂閱「瑞星的一畝田」Youtube頻道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