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6252059我太幸福了!

自從去了EX-亞洲劇團
我的收穫好大好大
連帶地心情特別舒暢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是EX-亞洲劇團的團員
能擁有這麼好的受訓機會
太極導引
WAKING UP
默啞劇
東印度舞蹈
體能鍛鍊
神聖舞蹈
......


天啊
這不就是我心中夢寐以求的訓練課程嗎
沒想到在EX-亞洲劇團裡都可以學習到
真是太幸福了!

謝謝Jayanta和浿安對戲劇的奉獻
也謝謝參與教學的老師們
你們的無私給予
我會銘記在心......

(繼續閱讀)

201202200312有點失落ㄟ

最近決定辭掉唯一剩下的一檔卡通-蠟筆小新
心裡有好多的不捨
會做這個決定是因為
希望自己能騰出更多的時間
也希望新人能有出頭的機會
相信意妍堂找的接棒人選一定很棒

想有更多的時間
看書
寫論文
陪媽媽散步
跟兒子聊天
看戲
接受訓練
演舞台劇 ...
真的好忙

卡通配音陪著我入行
那些日子裡
我不知有多少次
跟著劇情哭
隨著角色笑
那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但血液中的多變因子
從不管眼前的景色多美
蠢蠢欲動
左顧右盼
總帶著我四處遊蕩

自由
奔放
絕對要付出代價

充實
快樂
替代了離席的失落

(繼續閱讀)

201202010441我在舞台劇《他們的房間》裡的簡短版感想

            
在陳偉誠老師的魔鬼訓練營裡我認識了一群瘋於肢體鍛鍊的人,其中包括DOG
機緣的安排下,我又見到了他,繼續魔鬼訓練第二章。
隨著禾劇場的集訓,我被動地做了許多突破:前後滾翻、倒立、雙手撐地身體騰空…,絕對是流最多汗的半年。
不斷地分享與自己身體工作的關係,除配音之外,絕對是說最多話的半年。
每當肌肉與骨頭幾近分離時我便與自己交戰:
「我沒事跑來受苦是有病喔?」、
「自己選擇的就要硬挺下去!」、
「這簡直是送死嘛!」、
「咦?身體結實咧! 讚!」…。
交流時,我更是常敦促自己專注、感受、思考、表達,不能無感。
透過這些非常的過程,讓我清楚看到自己的各種狀態。

《他們的房間》,也是每一個人的房間,我們都在裡面,無論發生什麼事,要真的看到自己

 

(繼續閱讀)

201201072338我看柯靜采夫之電影《李爾王》的感想

這部影片《李爾王》是由前蘇聯導演格里高里.柯靜采夫(1905-1973)1970年所拍攝,黑白片,全長126分鐘。筆者看影片時一直想著:應該以40年前的電影科技水平來欣賞它?抑或是用現代電影的角度來觀看呢? 後來決定先以教授引導我們賞析的方法出發,再輔以本身所學的音樂、繪畫及戲劇表演之智識為參考,並以一名熱愛電影的觀眾的直覺來寫出這篇心得。

(繼續閱讀)

201110302258神秘的體驗

今天排練的時候
經由導演的指令
從右手 左手先後進入角色
再回歸演員的日常反應
接著加入兩腳進入角色
再恢復演員日常反應
如此反覆練習後再加入肢體和臉部表情
最後全身進入角色

在進入角色的那10秒鐘裡
我意外地接收到
"電流"從頭部 脊椎 胸腔 手臂及雙腿穿過
當時除了熱感外
還有一種心靈因為感動而進入某種神祕境界的真實體驗
那是之前表演不曾有過的感覺
但和曾演出的<晚安母親>有點相像
那天演出某段時
腦部和身體也感到被不知名的力量貫穿
使角色與周圍空氣 劇場空間及對手全然地融為一體

說起來還真妙
那種力量
你不知道什麼時後會降臨
出現的時候你又清楚知道它來了
它 不能被安排 預演或設計
好像只在心靈放鬆 身體被hold住 意志專注時才可能再訪

要謝謝禾劇場
也要謝謝羅淵德導演
創造了令演員舒適的劇場氛圍
使我今天有幸與那股 神秘的力量 再度相遇












(繼續閱讀)

201106242347閱讀文章“Devising for TIE”的想法

「教育劇場」對我來說十分陌生,第一次看見這個名詞是在去年四月準備考研究所時,
再接觸它時就已在課堂中了。而TIE這組英文字縮寫,我甚至是在第一堂課中才知道它的
意思是 Theatre in Education 。 雖然對「教育劇場」認識得很晚,但因為課程中被引導
閱讀多本相關理論的書籍,且有機會參與教育劇場的實地運作,讓我在短短的數月裡,
從擔心自己的完全不懂該怎麼辦,到現在已慢慢瞭解它、喜歡它了。 David Pammenter
於這篇文章中,認同娛樂性存在於TIE的必要性,但對設計者建議,必須考慮到整體內容
的豐富性,風格形式要融入參與者與觀眾。

Once the program aim has been decided and content chosen then it requires a rich
imagination on the part of the deviser or writer to find a structure and form, a style of
presentation and performance that will engage and involve the audience or participants. (p61)

若以同理心看待這個問題就會贊同作者的看法:大部分成人都喜歡看情節精彩的戲劇;
鮮少人熱愛閱讀文字艱深的書籍;聽演講時,若缺少互動、笑話,就容易出現恍神、
打瞌睡的人。當然,孩子們面對學習時,更需要輕鬆的氣氛或引人入勝、深入淺出的內容。
如果TIE的教案設計只為了教育的傳達、互動,卻不顧內容是否太複雜、枯燥或呆板的話,
的確會抓不住青少年的心。因此,設計出能夠提高青少年專注力的教案內容是非常重要的,
在準備過程中,亦不能輕忽道具、服裝或戲劇技巧,否則辛苦設計、執行後才發現,孩子們
無法投入學習情境而造成效果打折,那就太可惜了。 David Pammenter還提到TIE不應以它的
內容為最重要的基礎,而應聚焦於形式所引導之孩子們面對各種問題或情境時的思

(繼續閱讀)

201106242336閱讀“Creative gaps : the didactic and the dialogic”後的反思

作者在這篇文章的第一段引述了Iser的主張在任何文學作品中,都有所謂的「留白」(gaps)
被設計在寫作或小說中的不確定因素,以增加讀者的想像力。
我想,不只是文學,將「留白」
的觀念套用在任何藝術上都極為重要:一首美妙的樂章,因為有休止符穿插其中,才能在緊放之間觸動聽者的感受;
一幅動人的畫作,因為設計了美好的留白,才讓畫家的筆觸與想法真正被看見。生活中亦然,勞碌工作之餘,若沒有
獨處的時間,沒有省思和覺察,沒有停下來想想、看看,生命終究會因不平衡而失調。

 

(繼續閱讀)

201104252120我看《回到史坦尼斯拉夫斯基 人作為一種技藝》的想法

那天看到《回到史坦尼斯拉夫斯基 人作為一種技藝》的這段文字時我大
笑了起來,真是心有戚戚焉啊!

亞里斯多德曾在著名的《詩學》中指出: 透過觀賞,透過
移情作用,觀眾可獲致「淨化」。然而,僅僅透過觀看,
而不是親身體驗「離己而在」的狀態過程,就真的可以
獲致「淨化」嗎?(p68)

這不就和幾個月前我看完舞台劇《四世同堂》(劇作家老舍先生根據抗日
時期一群小人物所背負的種種辛酸無奈與忿恨不平所寫的故事)後的感想有關
嗎? 還記得那天,我背負著沉痛的心情走出劇場,就看見炫目刺眼的陽光,伴
隨著震耳的樂音,映照在許多跳著街舞的年輕臉龐上,交錯在沉重無比與嘈雜
歡愉的剎那間,我感到十分突兀甚至不舒服,頓時想起了亞里斯多德《詩學》
第六章悲劇中的一段話︰「時而引起哀憐與恐懼之情緒,從而使
這種情緒得到發散
。」但為何當時於胸中的鬱結揪心之痛,卻久久不能
散去呢?難道是因為時代的悲劇 (電影《辛得勒名單》也是 )來自真實的故事,
那些虐殺、奴役、血淋淋的荼毒都是真人真事,所以我們無法像拜讀《伊底帕斯》
時,一邊留著淚,還一邊大呼過癮、暢快淋漓…,不過遺憾的是,這種快感會隨
時間流逝。這就像內容深具教育意義且拍得又好的印度電影「三個傻瓜」,它留
在我心中的漣漪與向人推薦的熱情,已隨著時間變得淡薄是一樣的。於是產生了
兩個問題:真實與否的故事與發散作用的關聯性為何?又,透過觀賞,透過移情
作用,所獲致的「淨化」,時效為何如此之短呢?

還記得上學期在課堂中,大家一起欣賞北藝大製作的舞台劇-B. Brecht的
《高加索灰闌記》的錄影VCD,雖然說書人從頭至尾貫穿整齣劇,演員也不時地
做出停格的動作,期望觀眾看戲的雅緻被中斷而進入疏離的狀態,但看完後我卻
向教授說出:「我認為

(繼續閱讀)

201104060400看見《三十周年版受壓迫者教育學》和《校園生活-批判教育學》

Paulo Freire所寫的《受壓迫者教育學》是我所閱讀有關教育的第一本書;在他不厭
其詳的文字中,使我對極權主義國家施予人民的政治迫害,資本主義社會中企業菁英
之於勞工、富人之於窮人的不對等地位,兩性仍存在諸多的不平等,弱勢、兒童、老人
的人權…等等問題,不僅有較深入的認識與關心,也開啟了身為「人」的自覺。

Paulo Freire於書中一再強調「提問式教育」,如同任何革命一樣,對話是人與人之間
最重要的溝通關鍵,但深知其重要性的教育者或家長有多少?已實踐者又有多少?
回顧自己的求學過程,不就經過一次次「囤積式教育」的灌溉嗎?反倒在兩年前為期
三個月的表演訓練課程中,我體驗了生平第一次的「提問式教育」:
這位老師在課堂裡,和學生總保持著暢通的對話關係,除了讓學員做肢體表演外,他還
不停地引導同學,對彼此的呈現表達出真實的看法;在這樣的學習裡,我愛上了表演,
也變得樂於分享,並將過去在職場裡被迫戴上的拘謹面具拿掉。

這段看書的日子,常浮現出以前多位老師的嚴酷表情和刻薄話語,使我不禁想著:
如果以前聲樂老師能讓我了解練習長音有多重要,我是否就不會憑藉著天賦,以為
基礎的練習是浪費時間而怠惰呢(當然還有別的例子)? 我也反省自己在配音教學上
需要改進的地方:我同樣傳承了「囤積式教育」,以上下模式面對配音的學生們,
沒有先聽聽他們的需求,在自以為準備周全的教案裡只有「我」的存有。

自覺被喚醒,就會發現壓迫者無所不在,而被壓迫者的景況完全符合Paulo Freire
於書中所言:
受壓迫者內心的最深處根植著一種雙重人格(duality)。
他們雖然發覺到,若沒有自由的話,就不能真實地存在;但他們
雖然渴求真實的存在,卻又懼怕真實的存在。(p78)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