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608087net 輕芥末胖胖酥(150g)

輕芥末胖胖酥(150g)









嗨!

您正在找輕芥末胖胖酥(150g)嗎?

底下是 輕芥末胖胖酥(150g) 的內容簡介





大口濃郁金黃玉米酥扎實爽7net

商品網址: 輕芥末胖胖酥(150g)



歡迎入內選購

綜觀80年來的風雲變幻,國共兩黨二度合作、二度交惡,時為友黨、時為敵手。但是,面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暴行,卻自始至終,表現出高度的一致和共識。此乃共同的歷史情結與民族情結所使然。



面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暴行,當時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這兩個有合有分、有打有和、政治觀點異多同少的政黨,各自抱有何種看法?這一問題,一直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事實證明,國共兩黨在抗戰期間及戰後,雖有摩擦,甚至發展為彼此血戰,但在關係民族榮辱的南京大屠殺問題上,卻有著驚人的一致與共識。

共同揭露屠殺暴行

身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的國民黨和共產黨,從團結民眾、抗日御侮的大局出發,都運用了各種手段,廣造輿論,嚴厲譴責日軍暴行,深刻揭露其罪惡事。

國民黨的中央通訊社及時報導了發生在南京的慘劇。1938年1月剛剛創刊的中共機關報《新華日報》,多次以醒目標題報導了侵華日軍在南京的血腥暴行。在1月23日、25日分別以「恐怖的南京城/大火39日未熄」、「南京紫金山下殺人競賽/寇軍暴行慘絕人寰」為題,詳細報導了南京大屠殺的真實情景。

國共兩黨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暴行的早期揭露,反映了其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對民族敵人的共同聲討和撻伐。面對日軍的血腥暴行,共同都採取了有組織的、持久的頑強抗爭。他們都把針鋒相對地打擊日軍和日偽政權,作為為在南京大屠殺中死難的30萬軍民討還血債、報仇雪恥的重要手段。

南京淪陷後,國民黨與國民政府繼續採取各種形式,在南京地區開展旨在對付日偽政權及其軍隊的軍事行動與暗殺行動。1938年1月2日,正值日軍瘋狂進行南京大屠殺的恐怖時期,根據中蘇兩國空軍共同商定的計畫,蘇聯志願航空隊轟炸機大隊從漢口起飛,空襲ibon mart日軍控制下的南京機場,炸毀日機20餘架。1939年6月10日,日本駐南京總領事館的員工詹長麟、詹長炳兄弟,受軍統指令,利用總領事館舉行宴會的機會,放置毒酒,致2名日人斃命,日外務省政務次長清水和日本駐南京總領事堀公一也昏迷不醒,使日本侵略者震驚不已。

此外,國民黨、三青團等組織,還在南京陸續建立了地下組織,祕密開展抗日活動。軍統還專門設立了南京站,下設若干潛伏組,從事蒐集情報、瓦解汪偽政權的工作。

在南京淪陷和南京大屠殺暴行發生後,中共江蘇省委和活躍在蘇浙皖地區的新四軍,十分重視在南京建立祕密黨組織,開展各項發動群眾、打擊敵人的工作。1939年,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附中學生朱為娟、王秀琪等組織了祕密抗日團體「七人團」,此後又發展為「十三人團」及「青年互助會」等組織。這些在中共領導下的祕密抗日團體,在學生、工人和偽軍中積極開展工作,團結群眾,運送物資,傳送情報,策反偽軍,把矛頭直指日偽反動統治。

在開展密工作的同時,中共領導的新四軍也深入蘇南敵後,活躍在金陵城下,發動群眾,宣傳抗日,打擊日本侵略者。新四軍在南京周圍的武裝鬥爭,貫穿整個抗戰期間,並愈演愈烈,橫跨大江南北,使日軍聞風喪膽,受到沉重打擊。

國共兩黨對日本侵略軍的頑強抗爭,表現了中華民族對於入侵的民族敵人同仇敵愾、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事實證明,對於南京大屠殺暴行,國共兩黨都採取了針鋒相對、堅決抗爭的策略。

隨著1945年抗日戰爭的勝利,對日本戰犯的審判提到了中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的議事日程上。由國民黨執政的國民政府,將南京大屠殺暴行作為日本戰犯的重要罪行,進行了認真的調查。進入80年代後,隨著日本右翼勢力的抬頭,為了駁斥否定南京大屠殺的謊言,國民黨黨史委員會在其編輯出版的《革命文獻》等資料叢書中,又系統刊載了包括認定有「30萬人以上」在南京大屠殺中遇難內容的各種文獻資料。

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將民國時期的一切舊法律統一予以廢除,但是,在對南京大屠殺暴行及其規模的認定上,中共官方卻基本上接受了國民政府的有關法律裁決。

民族大義兩黨共識

自1983年底起,建立了「南京大屠殺」編史、建館、立碑領導小組和「南京大屠殺」史料編輯委員會,發現、調查了1700餘名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和目擊者,建成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先後設立了19處南京大屠殺遺址及叢葬地紀念碑,出版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稿》等配套書籍。這一巨大的系統工程,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國官方、公眾和學術界經過認真、深入調查和研究,所形成的一個具有全新內涵的共識,即:南京大屠殺遇難人數在30萬人以上。

綜觀80年來的風雲變幻,國共兩黨二度合作、二度交惡,時為友黨、時為敵手。但是,面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暴行,卻自始至終,表現出高度的一致和共識。此乃共同的歷史情結與民族情結所使然。(系列完)

(作者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會副會長)

(旺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