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27當我們無路可走時

時間飛逝,轉眼之間已經高三了,回味過去在所難免充滿了心酸與苦楚。畢竟現在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不管前方道路遇到了什麼,必須跨過這道坎。哪怕前方是懸崖,正在走向死胡同。路是自己選的,必須自己一個人走完這段路途。永遠不要想以後誰能夠幫助你,一切都必須靠自己。沒人能夠幫你,除了你自己。現在自己已不再是一個懵懂的少年了,確實懂得了一些,明白了一些了雖說知道以現在自己的性格無法在這個社會上立足,社會會排斥這個與眾不同的異類的。已經過了好幾年了,但還是沒改變。也許還是做原來的自己最好吧!我不願做昧著良心的事,“雖說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但還是做不到。現在的社會什麼都變了,不管是何物,變得更加的庸俗,讓你不想留在這。真的不敢想像,當過完今年,走進大學,走進社會會怎樣 也許這時能夠真正體會到社會的本質吧! 也許還是像以前一樣孤孤單單一個人。不管每次多忙總願花點時間寫點什麼,但又不知從何說起。好像這都已經成了一種習慣了。好像自己對音樂與書法的酷愛一樣。每次寫日記時本想給自己一點鼓勵,但事實相反,反而再次陷入絕望之中了。也許我只能做一個悲觀者,我的性格決定了這一切。永遠也改變不了的事實,只能在遺憾與悲傷之中走完這段旅途了 。哎,人生道路曲曲折折,充滿了各種變數。其實究竟自己能走多遠,誰也說不清楚。如同你不知何時會離開這個世界一樣。走一步算一步吧!相信天無絕人之路,豈會沒有悲觀者容身之處。最終還是可以孤單走完這段旅途的。

(繼續閱讀)

201204302248人民

我向來是個後知後覺的人,什麼事情等到自己差不多想清楚,別人們幾乎就要忘卻了。也不知道是孤絕的素性造成了我的迂遲,還是這樣的反應不敏使我少與人交通,總之,一件事情傳到我這裡早成了舊聞,而等我以為差不多將這事想清楚,轉而要來表明的時候,別人早沒了興味。這就好像與人聊天,幽默之談總在即時的機警,即是偶爾突兀的怪語,往往也能使人捧腹。等到人家的說話已然過去半天,你才想起一句笑料,縱使再怎樣可笑,對手也大抵以為是無味,因為那興頭早過了。現在,我想要說的一些話,便是因了先前日本的所謂的地震以及之後我們民眾的搶鹽行為所想到。這些當然早成舊事,本來,“帶露折花,色香自然要好得遠,然而我卻不能夠。”於是每有言說,就只能是舊事重提,而聽者總寥寥,本也是無足怪的。擺出這樣的一個大題目,其實也並沒有什麼深意。不過當日本地震之後,輿論就很有些異樣,並連“幸災樂禍”也很不少。我倒以為不算大錯,因為有著宿仇。當看到自己的怨敵遭了災禍,人心是總會有些快意的。這當然會為高潔之士所不齒,但是,當爭競的對手平白的有了傷損,對我們是總有些益利的,因為我們也似乎跟著平白的前進了一些。當在競爭中間,能奮力而前行的超越對手固然是好,否則,暗地裡的要使對手遭殃,也實在是人心裡常有的事。但是,“幸災樂禍”實在不是好的反應法,雖或懷著一些不算錯的憎意,但於當事者無害,於觀者也無益,不但無益,或許還會招來罵聲。這時候,人道主義者就要來教訓“劣民”們了,最起碼是“無知”,甚至於被判成殘忍也不為過。因為:“災區的人民是無辜的”。倘使這一回全然的是一些同情聲,我以為未必就是人道主義的光大,因為,我們還沒有弄清楚對手是誰。西方的《伊索寓言》裡,不是早有一則“農夫和蛇”麼?墨家的兼愛,誠然是極難得的一片好意,但東郭先生救狼反被狼害,就是“兼愛”錯了對象,於是終為老丈人笑話,所謂“禽獸負恩如是,而猶不忍殺,子固仁者,然愚亦甚矣!從井以救人,解衣以活友,於彼計則得,其如就死地何!先生其此類乎?仁陷於愚,固君子之所不與也”。但“幸災樂禍”也可以不必了,對於日本人在先在後的行動,人們自然十之九是

(繼續閱讀)

201204230707再說一次我愛你

清晨醒來的時候,陣陣虛空席捲而來,拿起牙杯發呆,抬頭看了看天,陰天了。我慢慢刷著牙,跟放慢速電影一樣,遍遍回放。我時不時看看開起的Q,我知道我想看到你的身影亮一下,不過沒有。我猜你在睡著,或者,已經醒了。只剩幾天了,其實我格外清醒,離開的時間在飛速流逝。每次想起,心就如被刀剜了一般,漸漸滴血。我才發現,這一去折磨的不只是你,還有我。曾經很多次憎恨我怎麼不是福州人,那樣起碼不用這樣一次次地離去。我想這也許就叫依戀了。如果人要死了,那他對人世的眷戀之情會像我對你的愛戀一樣這麼深嗎?我們都知道,不該等失去了之後才明白要珍惜。我看到你紮起了馬尾,在我離開之前,我又看到了你的馬尾。有種很清新的感覺。讓我覺得很美好。我把小新留下,希望你不會孤單,看到他就像看到我,我們的眉毛是一樣的。許巍唱:“要我怎麼說,我不知道,太多的語言,消失在胸口,頭頂的藍天,沉默高遠,有你在身邊,讓我感到安詳。”如果有人能讓你感到安詳,那麼我想,她注定是這一世可以安撫你所有悲傷刺痛的人。她必定是可以讓你感悟幸福真諦的人。她注定是你的唯一。如你所說,你可以找到比我漂亮的人,比我可愛的人,可你能找到比我和你更有默契的人嗎?我想了想,回答:不能。“當心中的歡樂,在一瞬間開啟,我想有你在身邊,與你一起分享……”不論我走到了何方,當我享受到我的成功與歡樂時,我最希望一起分享的人,除了你,還有誰呢?我常想,要是可以把你打包帶走多好,這樣,我們就可以不用分離了。我想起我小時候跟我爸的一個事。那時候我拿了個梨,想切開分他一半。他說不能切,“分梨,分離”,不吉利。不過我們連西瓜都是整個一起吃的,呵呵,所以我不怕了。越是想念,越是覺得心中的煎熬。翻來覆去,像把我的心當做了雞蛋,在鍋裡煎著。我聽著許巍的聲音,想讓自己平靜下來,才發現,有些事刻意不了,如思念。在我騎車回來的時候,我看著街上來來回回的小車,我想有天我能買的起,只為了可以去接你上下班,讓你覺得不用那麼累了。我還想有一輛小電驢,可以載著你在江濱路上迎風而過。然後再有一輛自行車,在我老的時候載著你慢慢悠悠地遊蕩在安靜的夜路上,聽你在我背後靜謐的輕語。雖然我們常去的那家涮涮鍋倒閉了,不過我很開心的發現它的一家連鎖店卻還很紅火地開著。我希望我每次回來都可以陪你去那,那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