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好 - 心‧海天一色 @ greenpeace land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200810252000當兵好 - 心‧海天一色

    生真是奇妙
    無論所處環境優渥或坎坷,生活潮起潮落依舊牽動著七情六慾,客觀條件再怎麼艱苦,若說走這一遭中沒有欣喜與感動,倒也不至如此。

    夏天的菊島,靛藍覆蓋海平面的兩面,恰和四面八方襲來的赤外線成強烈對比,僅管視覺降溫無助於身體散熱,不過多少能讓焦躁的心回歸平靜。
    我時常想,好在這裡有取之不盡的水藍與天藍, 如果頂上的顏色是一片死灰,或者是熾燄緋紅,
    那走在這塊火山玄武岩島嶼上,不就恍若置身置身煉獄?所以別再說「憂鬱的藍」,實際上是「治癒的藍」才對吧?

     

     

     

    總說「患難見真情」、「遠親不如近鄰」,偉大的國軍體制下,提供找到知己摯交的絕佳環境。
    照理說,憲兵(Military Police, MP)有著較一般部隊位高一等的管制權,長年來刁難蠻橫、荼毒義務役陸軍的事蹟時有耳聞,
    可是在這敵我不兩立的關係之下,
    入伍前素未謀面、隸屬憲兵連的阿賢
    卻能成為我在菊島上最親切的軍友 - 就憑著共乘同一艘台華輪抵澎(同舟共濟?)的緣份與志同道合的革命情感。

     

     

    老家位在澎湖的阿賢,在休假的日子提供我落腳之處,親切的伯父伯母不僅常請我享用在地的漁人風味餐,
    更安排讓我體驗一般遊客、外人接觸不到的「傳統潮間帶採集」工作。
    說起這「潮間帶採集」,標的物包括了珠螺、蚌貝、蟹類等海鮮時珍,還記得一開始自己興高采烈想好好搜括一番,
    在地人看似簡單的彎腰採集,想不到自己依樣畫葫蘆半晌,竟然變成「瞎子摸象」,摸不到兩隻貝.....
    在我看來一成不變的礫石灘,伯父卻彷彿裝了X光探測器,從灘面細微的蛛絲馬跡,一一把晚上的珍餚挖進採集桶。

    「哇靠....這還真難...#$%^」

    我和阿賢兩位年輕人相視而笑,只能一旁乾瞪眼、踩水曬太陽,好個名符其實的「汗顏」!

     

     

    望著這透射感滿點的藍天白雲,咱們卻好像遇到隆冬寒流,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這奇妙的違和是怎一回事呢?
    事實上,採集的過程可不是10分鐘的下課活動,而是在烈日下苦撐一下午的勞動,要對抗熱情菊島豔陽,
    別說是穿長袖外套,穿上輻射防護衣也不為過啦!若沒有「不怕渴、不怕曬、不怕熱」的決心,只能一旁玩沙去了。

     

     

    雖摸蜆不著只能洗褲,不過對現役軍人來說,抓抓小螃蟹還不算太困難 XD
    這種遍佈澎湖沿岸的蟹種,體積不大食用價值不高,然而在5月繁殖期時會大量出沒,
    此時尚未排卵的母蟹,就有美味蟹黃可以食用,其滋味道鮮美無比,遠超乎常理想像,
    堪稱「菊島紅蟳」!這也是只有在地內行人才懂得品味的珍饈。

    而這次的海邊採集,已是九月入秋,古有明訓「斧斤以時入山林」,螃蟹不可勝捉也...
    既然不是品蟹的時節,就請牠上上鏡頭亮相一下吧!

     

    如今回想起來,在澎湖的日子,竟是一生中最樂於抬頭挺胸的時光!
    並非迷彩服與臂章帶來的驕傲,只是想單純地,想提高視野之中,天色的比例罷了...
    滿瞳藍彩或許是一面穹頂,或許是無垠空間,
    彷彿停滯的歲月,是水深,還是火熱?是密不透風,還是海闊天空?

     

    那天,離營洽公完畢,躲回小屋暫歇的我,聽著中森明菜「歌姬」系列名曲,隨興翻著日文老歌歌詞,那一段深觸心絃的文句,我不住怔著望向窗外 -

    「小さな窓から見える  この世界が僕の全て

          空の青さはわかるけど  空の広さがわからない」

     

    (狹小的窗口所能見到的世界,正是我的全部

                                  雖然知曉天空的藍彩,卻不明白天空的遼闊........窗  松山千春)

     

     

    在這生命中難以忘懷的歷練中,我的心海天一色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