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好 ~ 刻苦在菊島 @ greenpeace land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200806241222當兵好 ~ 刻苦在菊島

     

    時間被關在流動的空氣中
    風聲鑽過窗縫牽成一條圈圓的旋渦
    冰冷畏寒無色彩的光束 盒子內縮成一團形體

    (林強/盒子裡的時間)

    --------------------------------------



    Life is difficult.....

    大抵來說,澎湖並非一處適宜人居的所在;當然,躺在光鮮亮麗、空調冰飲唾手可得的民宿中,或者乘著香蕉船、風浪板,浸淫海天風光之中,那顯然就無法體悟了

    澎湖島為火山玄武岩構造,地勢平夷,島上植被大多低矮,少能找到屏蔽處;人言台灣寶島、四季如春,那麼將澎湖列島譬喻為「四季無春」,可說一點也不為過。天空如果不是掛上毒辣炙熱的豔陽,那麼就肯定有凜冽寒徹心扉的狂風;無時無刻,氣候在此無情肆虐萬物,一旦脫離文明的輔助,那麼命在旦夕恐怕不是危言聳聽。

    說也好笑,澎湖防衛部深知弟兄們的艱苦,特別安排每位士兵們在抵澎的第一週,住入擁有先進現代營舍的「幹訓班」好好「調適教育」一番,同袍弟兄吮著沁涼逆滲透水、口咬雞腿餐配西瓜水果,手執漫畫象棋,在乾淨舒適的床墊上左翻右滾,人人臉上浮現詭譎笑容,「志願役簽下去」呼聲不絕於耳,當時大伙無不深信一定是祖上積德,才有福報望著這碧海藍天的琉璃之島...

     


    澎湖裝假兵驍勇善戰,實質戰力就好比這具古砲一般,深不可測,無法量化

     

    所以,不會有其他人能瞭解,在我們抱著對大有為國防部的綺麗暇想,走入各自所屬的連隊營區,發現未來生活之所在,居然是一處處廢墟,那種瞬間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內心衝擊而來的失落與絕望。

    (廢墟定義:
    天雨漏水、天晴烤箱、
    蚊蚤肆虐、蟑鼠四竄、
    伙食如ㄆㄨㄣ、盥洗沒水、
    碗筷乾洗、飲水配給、
    被帳腐破、電器失靈、
    人謀不臧、狗官橫行)

     

    在澎湖生活,很快就能深刻體認水與熱量是維生所需的必要條件,在這段挑戰生命的關口,好在馬公市的X聯福利中心,買得到許多如上帝恩賜般的美味食物,每當體力與意志力瀕臨極限的時刻,能在我們的內心,重新點燃熊熊火炬。

    對每位獲派實戰單位的弟兄來說,nature valley燕麥餅是我強力推薦的必備品,口味遠勝國軍過期口糧自不用說,其中含有各種穀、麥類以及蜂蜜成份,能在短時間提供飽足感與精神力,也不會有上火脹氣的問題;看!這軍綠色的包裝,不正表示它是專為國軍設計的嗎? XD


    這包小玩意叫做「仙豆」,看起來是有幾分奇妙,吃起來則是十分微妙,即使哪天基因改造工程讓每顆豆子吃起來像牛排一樣可口,我也不會忘記那天在裝甲兵學校,接獲好友小喬分享的八顆仙豆是多麼地美味.....

    仙豆之所以在國軍各大營站中,占有不可抹滅的重要地位,得歸功於其經典、精巧、無與倫比的產品設計,容量剛好可以不著痕跡藏在迷彩服與摸魚包中,那膠袋包裝是多麼地穠纖合度,你絕不會在撕開包裝時,為了使出蠻力讓豆子爆開撒落滿地;漂亮的軍綠色塗裝也說明It's born for army.  哪怕是上哨、公差、加班、打茫,仙豆在部隊裡的威力就如同毒品一般難以抵擋。

    前面既然介紹了仙豆,那麼接下來出現神餅也就不足為奇了。各位可以看到包裝所示巨大的「fabulous」字眼,就知道滋味肯定不由分說、有口皆碑,重點是價位合理、方便保存的封口袋包裝、以及充份的飽足感,簡直可說是上天賜給國軍的禮物。

    -                       -                      -


    在澎湖,義務役(不願役)弟兄約有二分之一的假期要在島上渡過,
    這獨特的地方光景可以說是島上居民經濟來源的主要支柱,
    由於島休時不管食、衣、住、行、育、樂費用都要自付,光是從部隊到馬公市單程車資就高達200元,
    餐飲價位又比照台北市辦理,使得抽到菊島簽的弟兄們,絕大多數在經濟上都呈現高度赤字狀態 。

    (老爸:「OOXX,你當兵還要跟家裡拿錢,是在衝啥米蚊?(搞什麼鬼).....」 )

    面對島休這種扭曲的休假型態,弟兄們總還是需要一處棲身之地休養生息,因此民宿業者提供的變相房屋租賃,就變成大家秘而不宣的內幕,在澎湖島上,陸軍同梯間常以「小屋」為暗語稱之。(因為曾有不肖弟兄在「小屋」大開轟趴被爆料,從此「小屋」就被視為敗壞軍紀的象徵,不得在長官面前提起XD)

    這是散亂的小屋一景,離開人心事物一概潰散的軍營,回到小屋只想放空減壓,也就無力去收拾了...

    滿地的礦泉水罐是生命維繫所需,CD PLAYER和小型喇叭則是在澎湖唯一能訓練日文聽力的方法,當然成效自然是...慘 XD

    軍綠色的大背包雖然看起來醜陋,卻是洽公必備聖品,以行話來說,就是「摸魚袋」:p  只要身為各連隊的參辦、行政人員,就肯定人手一只。其看似裝滿各種軍需文件,實際上不是放滿乾糧食物,就是閒書雜誌.....

    在確定必須把一年青春投入國家前線後,自己下定決心苦讀日文,以待未來台日共同保安條約實施後,可以同日本海上自衛隊切磋較量一番(誤 XD)。話說回來,部隊環境就好比裝著一群螃蟹的木桶,想要猛爬亂跑自是行不通,所以這類低調的口袋書,搭配軍中萬用的成功筆記本,可謂是部隊裡自我充實首選利器。

    多虧祖上有保庇,在我把成功筆記本寫滿上百成千條日文單詞、文法後,幸運地在退伍之前通過日文二級檢定,算是沒有對不起腐朽空洞中的腦袋。

     


    「明天的氣力」在軍中也是頗受底層官兵歡迎的飲品。

    天真如我等小生,竟還曾經以為阿比 (維士比) 是同康貝特、蠻牛一樣的機能飲品,早期出去洽公時,常受同梯、學長所託,順道帶個幾瓶回來。直到某天晚上加班完畢準備盥洗睡覺,熊熊發現連長在我背後,他非常火!!!對著一票疑似聚眾喝阿比的弟兄暴跳如雷,雙眼噴出炙熱龍燄、張牙舞爪,咆哮吼道:「有沒有喝?說啊!不說是不是?...看我敢不敢送你們進緊閉室!!」

    這才明白阿比原來是種含酒精的違禁品.....Orz

    身為一個正義魔人,自是不能繼續運送毒物、戕害弟兄身心,偏偏連上某些白目士官對阿比依賴成癮,百般刁難企圖逼我重為馮婦 -__-#  當時一度肝火上身,想說來個徹底踢爆求個痛快,然而身為一位精實的預算財務士官,終究要有悲天憫人、以和為貴的胸懷,經過艱難的低調不合作運動,最終總算讓他們明白我的煞費苦心,不再為難。
    (唉....我可憐的徒弟,這條「阿比宅配物流線」只好交給你經營了 -__-||  )

    一代名將麥克阿瑟在退役後,留下這般名句:

    「如果有人出一百萬要我重回軍旅,我不幹;
    但如果有人出一百萬要拿掉我在軍旅中的記憶,我也不幹。」

    真是中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