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41611不想面對的聽力障礙

這學期讀書會共讀陶曉清的新書「生命的河流」,其中提到外婆拿著硯台敲著當時小三年紀的陶曉清的頭說:「連幾個大字都寫不好,你怎麼那麼笨!」這讓陶曉清內在的自己一直被制約、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要努力做到更好;也提到原來自己一直以來都專注在照顧爸爸的情緒,卻忽略了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感受;甚至延伸到下一代,她和小兒子之間「小虎的杯子」事件......透過海文學院所受的專業訓練,回顧過往,似乎可以更理智地爬梳自己成長經驗中所受到的許多錯待對自己往後人生的影響,梳理清楚,也就比較能釋懷了!

帶領老師也分享她成長過程中曾經因為長相不得大人緣、因為乖乖個性勤儉買菜卻被親愛的大人無情的訕笑等種種錯待對自己的影響,這讓我聽得又是超有感的。誠然,在孩子成長過程中,不論是父母或是周遭親友長輩的言語舉止在在都會有很大的影響力,特別是那種也許說者無心卻讓聽者有意而在往後成長歲月中一直在心裡就有個坎過不去,很揪心哪!

就像從小到大很常聽到自己爸爸跟我說的話就是:「我們永遠比不上別人,沒用的啦!」因為總是自詡腦袋很聰明卻囿於家庭經濟因素不得不早早中斷學業外出工作幫忙家計的父親,自負與自卑的雙重極端個性二相堆疊的結果就是影響他的思考行為至深。在親戚面前他是自卑的,然後他就會很習慣不經意地就會跟我說那樣喪氣失志的話,對那時年紀小又超乖的我,當然是照單全收,一整個聽進去也內化成個性,這就讓我很長一段時間心裡一直會覺得自己永遠不如人,自己是不好的,完全沒自信,但到底是哪兒不如人?仔細想想也不見得真的有這樣的狀況,只是那時外在的課業或才藝表現即使頗獲師長同學肯定,我的心裡還是很虛,還是覺得自己不好,有時會想,如果那時父親是採用不一樣的教育方式,而後我的成長過程會少掉許多的不開心吧?!

就像從國中開始右耳聽力不佳的事,印象很深刻的是曾經有次在外婆家,媽媽和長輩們開心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我聽力不好的事,然後有長輩看著我一臉憐惜地說:「唉!長這麼漂亮的女生,怎麼會聽力有問題?」「講難聽點,以前聘金可以要到100萬(?),現在變成半殘廢可能只剩50萬(?)了!」那時我聽到也只是淺淺一笑,向來,長輩說話,晚輩也只有聽的份兒呀!時隔多年,到底當時長輩說的確切金額是多少也沒啥印象,只記得就是一個很大的比喻金額就對了,但在怎樣的空間、長輩跟我說話時的眼神中那份惋惜以及說我是半殘廢的話卻是讓我一直印象深刻難以忘卻,而這無心的一句話也著實影響我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正視自己聽力障礙一事,因為我打心裡不想與眾不同,不想讓人家認為我是殘廢,常常我是沒聽到人家跟我打招呼自然不會有任何回應,或是有時與人說話難免雞同鴨講,我情願別人誤會我傲慢不理人、情願笑臉跟人賠不是再嘻嘻哈哈岔開話題,就是無法坦蕩蕩地跟人家說清楚講明白,因為以為不說就可以假裝跟大家一樣是聽力正常的人,以為始終保持微笑或是打哈哈就可以讓大家注意不到我跟他們的不同,這樣的以為,很可笑,卻是成長過程中很長一段時間面對自己的右耳聽力障礙一貫的應對!後來年紀大了就可以稍稍跟熟悉的朋友悄聲說出箇中原由,然後得到旁人的理解與接納,也才知道沒那麼慘嘛!這樣的不同,還是可以跟別人相處很好的呀!於是,雖然現在我依然有著一些特殊習慣,比如與人同行我會習慣站右邊,因為我要用左耳聽別人說什麼;比如上課或聚餐座位我會習慣挑可以讓我用左耳聽人說話的那個角落坐,若是不得不坐人左邊時,要不就是常不小心忽略旁邊人在跟我說話而事後心裡覺得抱歉,要不就是我得整個側過頭用左耳去設法聽清楚別人在說什麼,很怪異也很辛苦;比如我接聽電話時不會使用右耳;比如我不喜歡使用耳機......但這樣的特殊習慣真的也就是時間久了習慣就好了,能心裡坦蕩跟別人說自己的這點與眾不同,還是喜歡年紀大了後的自己所擁有的這份坦蕩!至於長輩那樣的話,其實也就是無心的一句話,就如同自己父親總是習慣耽溺在他自怨自艾自憐的情緒且主觀意識強烈到子女只能乖乖順從的局面中,他不會知道這樣的教育會對自己的小孩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但於我,這是無法選擇的被對待,放下就是了,也沒那麼嚴重啦!或許在陪孩子成長過程中,我會特別容易注意到與孩子互動時的很多細節,避免一些無心的話造成不必要的困擾,這樣的特質也是來自於自己成長過程中曾有過的不愉快經驗吧!

長輩曾說過的那句話真的也就是沒有惡意,也只是她表達關心晚輩的一種方式,但我婆婆知道我右耳聽力障礙後的反應就真的只能說讓人一整個很切心很心酸哪!多年前的一個晚上,我鼻子過敏很嚴重地一直流鼻水眼睛癢頭痛鼻子不舒服卻又堅持要把家事做完才要去休息,那時公婆在客廳看電視,老公在洗澡,小孩在樓上,我忍耐著身體的不舒服在洗好碗後就蹲在地上整理那天傍晚去黃昏市場買回來的菜,然後婆婆突然從客廳走到廚房來站在櫥櫃前叫我名字,我邊低頭忙手邊事邊回應問說有什麼事?婆婆不說原由只是又叫一次我的名字,我抬起頭來望著一手放桌上一手插腰際的婆婆,還是問她說有什麼事?此時婆婆要我站到流理台前,我問原因,她不說,只說妳就站過去啦!我滿心問號放下手邊的菜撐著身體不適站起來走到她指定的位子看著她,然後她又要求說妳把臉轉過去,我問原因,依然不說,只好強忍著不舒服照她說的話做,然後就聽到她在一旁連叫我幾次名字,我耐著性子問說要幹嘛?她說:「我這樣叫妳,妳聽得到嗎?」我說:「聽得到呀!是怎樣嗎?」婆婆提出疑問說那為什麼我老公跟她說我一個耳朵聽不到,所以有時候會沒聽到她在叫我自然也不會有所回應......天啊!至此我才大概了解整件事是什麼狀況,我跟婆婆說:「對,我一個耳朵聽不到,所以有時候人家講話我會沒聽到自然不會有回應,現在妳就站在我旁邊跟我說話,周圍又很安靜沒有什麼噪音,我可以聽清楚妳在叫我,沒有問題,但如果是旁邊有人在說話,我就不見得能聽到了,比如坐在一個大圓桌,對面人跟我說話我是會聽不到的。」聽完解釋後,婆婆明顯不以為然的表情,然後慣性地頭一撇鼻子一聲出氣「哼!聽不到喔!」接著就是悻悻然地走回客廳繼續跟我公公看她們每晚必看的鄉土劇,我那時鼻水流不停,整個腦袋一直專注在妄想止住它卻徒勞無功,婆婆轉身離開,我繼續趕緊把菜整理好後衝上樓洗個熱水澡,就把自己丟到被窩裡蓋著厚厚棉被保暖地窩著睡覺,一直睡到半夜醒來上廁所,人的精神好多了,果然保暖加睡眠是可以解決身體不適的良方,然後我無意識地轉著手中的遙控器,突然想到晚上婆婆跟我說的話,這時我才後知後覺地對她居然如此這般的反應而傷心難過哭了起來,她這不是擺明就是不相信她兒子說的話,所以要來實際測試我一下的嗎?是怎樣的心態會做這樣的事啊?如果我是她,我聽到媳婦這樣的狀況會怎樣呢?我怕是要心疼死了,怎麼年紀輕輕就聽力障礙,那生活上會多不方便?以後老了要是再重聽的話,怎麼辦?就算我不喜歡這個媳婦的話,我也是會覺得心疼難過,也會口頭安慰秀秀一番吧!怎麼樣都不會想到要去實地推演的測試她一下看看是不是假裝的?天啊!怎麼會有這種人?她又是怎樣的不喜歡我呀?怎麼會有人口口聲聲說媳婦是自己人,媳婦跟女兒是一樣疼的,可是行為上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我的天啊!真是要昏倒了!記得那晚哭很久,因為無法理解怎麼有人可以這樣對待別人?太怪異了!哭很久以後,累了就睡覺了,醒來生活如常,這樣離譜的對待也讓我擺一邊去,直到很多年後很多讓人心酸難過地對待全部累積起來到負荷不住崩潰大哭時才又再跟老公提起。說到底,我婆婆對媳婦不好的程度也真的不是那麼一般般,而我這從小被教導要逆來順受不可有自己意見更不可拂逆長輩心意的乖小孩,其忍耐程度也匪夷所思到真的是忍人所不能忍了,但忍耐就會有好回應嗎?當然不,這樣的委曲求全只是助長婆婆氣焰更囂張更頤指氣使地把媳婦踩到底踐踏蹂躪外加吐幾口口水吧!多年之後,生活教會我公婆不等同爸媽,媳婦也永遠不會是女兒,做得再多都ㄧ樣,是我太天真無知到不懂這些人情世故,把人想得太單純美好了!以前覺得,為朋友可以情義相挺拔刀相助,對家人當然更可以,公婆是老公的爸媽,理所當然就是當作自己爸媽ㄧ樣伺候囉!事實證明,事情往往不是憨人想得那麼簡單,對人的無私無我掏心掏肺的設想照顧換來的只是被踐踏在地的傷心罷了!這事看清也就好了,怪別人為何這樣傷害自己,是否也要問問自己你為何會讓自己這樣被傷害呢?所以,想通看開就都好了!

年輕時看這部「悲憐上帝的女兒」深深被震撼住,因為那是我看的第一部身體障礙的電影,特別是片中真的找來21歲的聾啞女孩演出片中聾啞的女主角,男女主角常常是靠手語在溝通,這讓當時的我很驚訝!而瑪麗.麥特琳也因為此片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奧斯卡女主角獎的得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園區人工湖‧荷花開
明德水庫半日遊
台東渡假-day2
台東渡假-day3
台東渡假-day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