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222皮膚的黴菌傳染@醫網情深 部落格

孟加拉文翻譯翻譯社(4) 其他類──tolnaftate對皮癬菌傳染、汗斑有用,對念珠菌無效翻譯
皮癬菌感染的病人如誤用含nystatin的複方藥膏也因nystatin對皮癬菌無效,可是藥膏中的類固醇會將皮癬菌感染的病情搞得更加嚴重。青春痘也是複方藥膏也的一個忌諱,藥膏中的類固醇剛入手下手會讓芳華痘好轉,可是繼續用下去反而讓芳華痘冒得更多更難治療。
→複方藥膏也不是任何皮膚病都可以使用,如單純 疹就是一個絕對的禁忌,因為藥膏中的類固醇會讓單純 疹的病況變得更糟糕,甚至惡化到難以收拾的局面。念珠菌感染的病人如誤用含tolnaftate的複方藥膏也會因tolnaftate對念珠菌無效,但是藥膏中的類固醇會使念珠菌感染的病情加重。




最多見的皮膚、指甲、頭髮的黴菌感染為dermatophyte(皮癬菌)引發的,皮癬菌分為三大類:Trichophyton(毛癬菌)、Microsporum (小芽孢菌)、Epidermophyton(表皮癬菌)。

3、汗斑(變色糠疹、花斑癬)


Fungus(真菌、黴菌)┤

四、今朝杏輝用來治療黴菌傳染的外用藥物:

           └─ yeast(酵母菌)─念珠菌、皮屑芽胞菌引
(b)洗頭時不要讓藥用洗髮精流入小孩眼中,以避免刺激小孩的眼睛。



其實複方製劑的藥膏有其先天上的缺點:→藥膏的成分複雜,副感化泛起的機遇越大,多一種成分,病人就多一分過敏或是刺激皮膚的機遇。


→成分複雜的藥膏仿佛甚麼病都能醫,但由於其不專精,也是甚麼病都醫一點,病人病況稍微時還無所謂,病情嚴重就不可了。

               
(2) azoles──對皮癬菌傳染、念珠菌感染、汗斑都有用,是今朝用得最廣的抗黴菌藥物,屬於於此類的藥物有miconazole,clotrimazole,ketoconazole,econazole,bifonazole等翻譯Azoles 藥物雖也有抗細菌及抗發炎的感化,但並不是這些藥物的臨床主要用途。
◎念黴松乳膏(Camisone cream):miconazole「黴菌」、hydrocortisone「類固醇」

古代中醫文獻裡的「癬」並非特指一種皮膚病,而是包括很多種皮膚病:有從外形命名的癬如「牛皮癬」(指皮膚病像牛頸子的皮,又厚又堅韌)、「金錢癬」(指皮膚病的外形圓圓的似銅錢)、「濕癬」(指抓了會流湯流水的皮膚病)、「乾癬」(指皮膚病的患處乾燥、抓了有白屑)、「松皮癬」(指皮膚病的外形似松樹的皮),有依病發時間定名的癬如「奶癬」(指於小孩哺乳期間所産生的皮膚病),有依病程命名的癬如「頑癬」(指固執難醫的皮膚病),也有依感染源定名的癬如「疥癬」(由疥蟲傳染所釀成的皮膚病),這些「癬」病以現代醫學來說屬於良多不同類的疾病,並非單一的病。
良多人都有頭皮屑的問題,異位性皮膚炎的病人也有頭皮屑的問題,如頭皮同時出現發炎現象,也可歸於脂漏性皮膚炎的範疇內翻譯               
我的皮膚病是否是長「癬」

‧皮膚科/林仲醫師
頭皮屑、脂漏性皮膚炎、異位性皮膚炎
(5)複方製劑──有些藥膏的成份除了匹敵黴菌的藥物之外尚含殺菌劑、類固醇 (「散彈槍」、「沙茶火鍋」型的藥膏)。


◎含bifonazole的杏輝藥膏──必克黴乳膏(BIFONAZOLE cream)

(1)依傳染部位定名──頭癬、臉癬、鬚癬、體癬、股癬、手癬、足癬(香港腳)、甲癬(灰指甲、臭甲)等。

傳染皮癬菌的臨床顯示:皮癬菌引發的皮膚病統稱為「tinea」或「ringworm」,西醫則翻譯為「癬」,更依下列原則進一步定名:





皮癬菌只傳染皮膚死掉的角質層,不侵犯人體的活組織,因為人類活體內有一種血清抑黴因子和其它的免疫機轉,能按捺皮癬菌向內侵犯,偶而只在免疫出缺損的病人見到皮癬菌侵犯到人體深處。◎含clotrimazole的杏輝藥膏──黴克頓乳膏(MYCOSTEN cream)
用步槍來打獵就較難了,槍法要練到很準方能打中獵物,但是熟練後碰到老虎也不用怕,照樣一槍把老虎打死!此就是使用複方與單方藥膏的區別與精髓所在。
獵物是小動物還好,萬一碰到的是老虎就慘了,負傷的老虎可能反把獵人吃了。
用散彈槍來狩獵,槍法不準沒有關係,反正一槍轟出去,彈頭涵蓋的範圍那麼廣,很容易打到獵物,但是各個彈頭太小,往往只能打傷獵物,無法打死之。

           ┌─ mold(黴菌、霉菌)─皮癬菌
◎必聯軟膏(Epidrem ointment):betamethasone「類固醇」、gentamicin「革蘭氏陰性細菌及葡萄球菌、鏈球菌」、tolnaftate「皮癬菌及汗斑」、iodochlorhydroxyquin (Vioform)「抗細菌及抗黴菌」、thymol「殺菌及殺黴菌劑」

(1) polyene──對念珠菌有用,對皮癬菌傳染及汗斑無效,屬於此類的藥物有 Nystatin,在以前為醫治念珠菌感染的首選藥物。◎含 nystatin 的杏輝藥膏──美康乳膏(MYCOMB cream)(複方)


由以上的分類可知「黴菌」的中訂婚義有狹義與廣義之分,狹義指「mold」,廣義指「fungus」翻譯是以談到皮膚的「黴菌傳染」時,一樣也有狹義及廣義之分,狹義的「皮膚黴菌感染」指的是皮癬菌傳染,廣義的「皮膚黴菌傳染」則不只皮癬菌感染,連念珠菌感染、汗斑也包括在內翻譯其實包括皮癬菌感染、念珠菌傳染、汗斑的廣義「皮膚黴菌傳染」應稱為「皮膚真菌感染」較不會引發困擾,但此名詞在台灣不風行翻譯另外也可知「fungus」應譯為「真菌」,只將「黴菌」一詞用來專指「mold」較妥。                (起汗斑的黴菌)

1、皮癬菌感染

念珠菌在人類的口腔、陰道、腸胃道為正常的群落,當病人處於濕潤溫熱的環境,吃抗生素、類固醇、避孕藥,懷孕,免疫缺損等環境下,念珠菌便可以造成疾病翻譯念珠菌常於黏膜及身體皺摺處造成皮膚病,常造成口腔的「鵝口瘡」(Thrush)、女性的外陰或陰道發炎、男性的龜頭及包皮發炎還有對磨疹、尿布疹、甲溝炎等。念珠菌(Candida)為一種酵母菌(yeast),主要由Candida albicans (白色念珠菌)致病。其臨床病灶的最主要特徵為主病灶的周圍泛起衛星灶。

偏偏西醫借用「癬」這個字來稱號黴菌傳染的皮膚病,把一個廣義的字局限於狹隘的規模,這是一個錯誤,常造成醫師及病人的誤解。如病人可能患慢性濕疹「頑癬」,但他卻自己去藥房買醫治黴菌感染的藥膏來擦,只因為這類藥膏是治「癬」的!其實這兩種「癬」風馬牛不相及也,其醫治了局可想而知!

其實西醫把「Tinea」翻譯為「癬」是個大錯誤,常引發醫護人員與病人的誤會!

(2)依外觀定名──圓癬、花斑癬(中國大陸對於汗斑的稱呼)、禿瘡癬等,別的非西醫的病名如金錢癬(古代的病名)等。




◎含butenafine的杏輝藥膏──黴可舒乳膏(Mentax cream)

(e)藥用洗髮精洗久了跟類固醇藥膏擦久了一樣,城市失效,此時就得換用另外一種含分歧藥物的洗髮精,但原先的洗髮精過一段時候後再利用照樣會有效翻譯

(c)固然藥用洗髮精的仿單寫著「每星期洗二到三次」,如果病情嚴重,一開頭大人或青少年可洗勤一點,先兩天洗一次,甚或每天洗,等洗七到十天後症狀和緩下來了,再依說明書的寫法洗,或一禮拜利用一次來預防復發。很多人洗藥用洗髮精最常犯的錯誤為沒讓洗髮精留在頭皮上一會兒再沖掉,還抱怨為何藥用洗髮精洗了沒有用。接著再用相同的洗髮精洗第二遍,但不要頓時把洗髮精沖掉,要讓洗髮精的泡沫留在頭皮上三五分鐘後再沖掉,如許結果較好,這也是利用藥用洗髮精最重要的訣竅。
(a)先用藥用洗髮精洗一次頭,把頭髮洗淨後將洗髮精沖掉。如果藥用洗髮精無法把病情壓下來,筆者才建議病人擦類固醇。所以當小孩子的頭皮屑多到令病人難堪,或是脂漏性皮膚炎癢到讓病人難以忍受,或是小孩子光說頭皮癢,但頭皮上看不到任何皮膚病變時,筆者還是會建議怙恃親讓病人利用藥用洗髮精洗頭,如病人為嬰幼兒則優先斟酌洗「仁山利舒」,等病情節制下來以後,再改用普通的洗髮精或是降低藥用洗髮精的使用頻率,一禮拜洗一次便可,「兩害相權取其輕」,如許總比持久擦類固醇好。
筆者其實不反對小孩使用藥用洗髮精,筆者的看法為:洗髮精留在頭上的時間不長,很快就被沖掉了,且洗髮精也不是大面積地利用於皮膚上,如不經常洗,只短時間且距離用之,其成份被皮膚接收的量應該有限。
市道上也有含兩種分歧藥物的藥用洗髮精,如「髮潔達」(Fongitar)即含zinc pyrithione及tar。
含藥物的洗髮精有很多種,台灣並非每種都有,現台灣市面上常見的去頭皮屑洗髮精主要有四大類:一以「海倫仙度絲」(Head and Shoulders)為代表,含zinc pyrithione(ZP);另外一以「舒聖」(Selsun)為代表,含二硫化硒(selenium disulfide);還有一種以「保麗娜液」(Polytar Liquid)為代表,含煤焦油(tar);最後一種以「仁山利舒」(Nizoralshampoo)為代表,含 Ketoconazole。
另外含抗黴菌成分及類固醇成分的複方藥膏也要準備一種,以備黴菌傳染有濕疹化時利用。如環境許可,還要準備一種allylamine或benzylamine的藥膏,萬一azole類的藥膏無效時利用。以筆者的概念,azole類的單方藥膏最少要選用一種,因為azole類的藥膏對於皮癬菌傳染、念珠菌傳染、汗斑都有用,並且大多半的藥膏價錢不貴,應擺為第一線用藥,想挑那種azole都可以,以自己熟習經常使用,價格可以忍耐的即可。
常見的皮膚黴菌傳染可分為皮癬菌感染、念珠菌感染、汗斑三大類翻譯Three categories of common skin fungal infections are:
「黴菌」是甚麼生物?




由於「真菌」乃日本人創的新名詞,一般民眾鮮知,是以台灣醫界及民間罕用「真菌」一詞,對於「fungus」或是「mold」都一樣使用「黴菌」這個傳統名詞,所以看到醫學文章講到「黴菌」時,應看清晰上下文來了解其事實是指「fungus」還是「mold」。為了合營常人的用法,本篇講義依然稱「fungus」為「黴菌」。
由於錯誤已鑄成了,無法改變,所以如講到「癬」,必然要知道是不是之前中醫或是一般民間所稱的「癬」,因這種「癬」無特別意義,代表許多種皮膚病,反之西醫所說的「癬」則是代表黴菌傳染。
二、念珠菌傳染
◎含econazole的杏輝藥膏──欲克黴乳膏(Econalone cream)(複方)

◎含ketoconazle的杏輝藥膏──必克多黴乳膏(KETOCONAZOLE cream)、洗髮精──凱蕾洗髮精(Ketoshine shampoo)


◎含miconazole 的杏輝藥膏──念黴菌乳膏(CAMISTEN cream)、念黴松乳膏(CAMISONE cream)(複方)


各種不同的azole的藥效都差不多,沒有希奇凸起的藥,孰優孰劣很難說,只有oxiconazole分外標榜一天擦一次便可,另外由於皮屑芽孢菌與脂漏性皮膚炎有密切關聯,ketoconazole的抗發炎及抗黴菌作用遂被使用來醫治脂漏性皮膚炎,約有八成病人有用翻譯
汗斑為一種酵母菌「皮屑芽孢菌」(Pityrosporum orbiculare)釀成的皮膚病,病灶的色彩可以由白色、淡紅色至棕色,因而有變色糠疹、花斑癬的稱號。


「皮癬菌及汗斑」、iodochlorhydroxyquin(Vioform)「抗細菌及抗黴菌」
◎杏聯親水軟膏(Sinquart cream):betamethasone「類固醇」、gentamicin「革蘭氏陰性細菌及葡萄球菌、鏈球菌、tolnaftate

◎安膚乳膏(Antifung cream):tolnaftate「皮癬菌及汗斑」、chlorhexidine「革蘭氏陽性、陰性細菌以及黴菌'酵母菌」

◎欲克黴乳膏 (Econalone cream):econazole「念珠菌」、triamcinolone acetonide「類固醇」


◎美康乳膏(Mycomb cream):nystain「念珠菌」、neomycin「革蘭氏陰性細菌」、gramicidin「革蘭氏陽性細菌」、triamcinolone acetonide「類固醇」
◎含tolnaftate的杏輝藥膏──安膚乳膏(ANTIFUNG cream)(複方)、杏輝親水軟膏(SINQUART cream)(複方)、必聯軟膏(EPIDREM ointment)(複方)
固然allylamine、benzylamine與azole的外用藥膏對於念珠菌傳染都有用,但碰到念珠菌傳染時,由於azole類藥物對於念珠菌的抑菌濃度較低,臨床上仍以azole類的藥膏為優先選擇翻譯           
所以挑藥用洗髮精不是比牌子,洗了有用最主要,還有雖然一起頭有用,洗久了沒效依然得換用不同成份的他牌來洗。是以買藥用洗髮精時,價格的貴賤其實不主要,本身合用的排第一,廉價的紛歧定比貴的差,故藥用洗髮精的告白吹噓自家的產品結果最好或是價錢最廉價是沒有意義的翻譯
(3)allylamines and benzylamines──對於皮癬菌具有「殺黴菌」(fungicidal)的效果,對於念珠菌傳染、汗斑也有用,其中最有名的藥物為terbinafine (Lamisil)翻譯眾多杏輝藥膏中,屬於此類藥物的有butenafine,butenafine除了殺黴菌的結果之外,還具長效性,擦藥後有用濃度可存留於皮膚角質層中72小時以上,故一天擦一次就夠了,而且停藥後存留於角質層中的藥物仍能繼續發揮療效翻譯
(f)藥用洗髮精前面所述的四種成分並不是對每個人都有用,仍有個人差別。(d)藥用洗髮精的結果紛歧定會馬上出來,所以要耐心地洗一段時候,不行前功盡棄。更積極的話則拿藥用洗髮精庖代洗面乳或洗臉的肥皂,天天用藥用洗髮精洗臉,若是此法有用,可降低臉上使用類固醇的機會。
臉上有脂漏性皮膚炎的患者在洗頭時,也可順便用藥用洗髮精將臉洗一洗,如斯有助於節制脂漏性皮膚炎。
頭皮屑多,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勤洗頭翻譯可是有的病人雖然勤洗頭,頭皮屑依然一樣多,而且脂漏性皮膚炎的患者光靠洗頭很難止癢翻譯那該怎麼辦呢﹖擦類固醇藥水或藥膏簡直可以解決頭皮屑及脂漏性皮膚炎的問題,但如許會不會小題高文呢﹖能否改用藥用洗髮精洗頭來解決問題呢﹖

Fungus(真菌、黴菌)是微生物中的一個大類,具有真正細胞核,產生胞子,不含葉綠素,以寄生或腐生體例攝取養分維生,目前已知的真菌種類有十萬種至二十五萬種,我們常聽到的黴菌、酵母菌、食用菇類(香菇、草菇、洋菇、木耳、金針菇)、靈芝、冬蟲夏草等皆屬於fungus。
Fungus依其所構成的菌落形態分為黴菌(霉菌)(mold)及酵母菌(yeast)兩大類,黴菌的體細胞為多細胞構成的絲狀體,稱為「菌絲體」,酵母菌的體細胞為單細胞,這是二者之間最大的區別翻譯但有些酵母菌也可產生假菌絲及真菌絲,有些黴菌則在自然界腐生或25℃培育時長出菌絲體,在活體內或37℃培育時呈酵母菌狀存在翻譯

使用藥用洗髮精 (即去頭皮屑洗髮精) 時,須注意以下事項:



→複方藥膏並不是一無可取,如黴菌傳染的病人因為忍受不住癢用手拼命去抓病灶,致使病灶呈現濕疹化的現象,使抱病人更癢,此時如用只含抗黴菌成分的單方藥膏去擦並無法救急,病人一定不滿意,因為藥膏無法立即讓病人止癢;反之如用只含類固醇的單方藥膏去擦,止癢效果當然很好,可是病灶怎麼越擦越大了?這種情況用同時含抗黴菌成份及類固醇成份的複方藥膏去擦結果就很好翻譯
對於皮膚病不善于的醫師要挑複方製劑時,選內含azole複方藥膏較為有益,因為azole對皮癬菌傳染、念珠菌傳染、汗斑都有效。這些醫師也要領會複方藥膏的利用有其極限,並不是所有的皮膚病都可以塗抹複方藥膏的!

散彈槍型的藥膏似乎很好用,是除皮膚科醫師之外的其他科醫師所喜好開的藥膏,藥房也愛賣這種藥膏,乃至路邊攤也有人賣。歸正皮膚病看不懂沒有關係,藥膏的成分那麼多種,總有一種會碰上吧!



醫師看病時該準備甚麼樣的癬藥膏呢?
有的怙恃就開始著急了:「我的小孩這麼小,可以使用藥用洗髮精來洗頭嗎?」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如小孩夠大,已唸國小或邁入青春期,跟大人一樣利用藥用洗髮精固然沒有問題,可是很小的小孩或是嬰幼兒可使用藥用洗髮精來洗頭嗎?這些藥用洗髮精的說明書都沒特別提及「可用於嬰幼兒」,舒聖的仿單則模稜兩可地寫著「safety for use on infants has not been established」但很新鮮的是這些藥用洗髮精的說明書也一樣沒有提到「不克不及用於嬰幼兒」,教科書對於這方面更是避而不談,連個模糊的答案都沒有,目前的資料只提到治療嬰幼兒的脂漏性皮膚炎時,用「仁山利舒」平安並且有用翻譯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mypaper.pchome.com.tw/cmccm28/post/1282653693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碩翻譯公司02-23690932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