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101701爽弟取出記

#哥哥有的弟弟也要有#

生完爽弟兩個多月了

才終於又開始寫日誌

突然覺得堅持寫的原因是什麼

忘記不就算了嗎

(畢竟這一胎生的過程及恢復並不如第一胎來的愉悅)

好像只是不想以後被二寶埋怨

為什魔哥哥有..他沒有..

就像爽哥對弟弟的超音波照片比他清楚而介意一樣


言歸正傳...

2019/12/20(五)

這一天是爽爸自己看農民曆決定讓爽弟出生的日子

一早6點50分踏入產房

而爽哥則是請外公幫忙送學校

(話說我生第一胎時,老爸沒來,老爸說看了我寫的日誌,覺得應該要來陪我開刀的,沒想到時隔七年,我覺得他忘了,開刀前幾天還不確定到底來不來)

填寫了一堆單張後

開始驗尿然後換上衣服

護理師幫忙剃毛後打上點滴

(這次沒灌腸耶...)

人生中第三次打點滴~依舊很痛

然後裝上監測宮縮及胎心音的機器


又填了一堆自費同意書

然後就是倒數計時中~

跟醫師約9-11點的時辰還沒到

於是待產室就在護理站前面的我

一邊緊張,一邊聽著門外的交班

是,是我,你們說的就是我

原來我8點半會進開刀房...

對我而言~那不是產房..是開刀房

時間一到,我脫下眼鏡

霧茫茫的我被護理人員攙扶到開刀房

躺在手術台上的我

竟意外沒有發抖耶

是因為這刀房比較溫暖

還是二胎的關係

我只想著..會不會自費的溫毯多餘了

(管他的..我舒服最重要..)

由於離九點還有一段時間

所以並沒有馬上麻醉

我看著頭頂那兩盞大大的手術燈倒數

看著刀房越來越多的人加入~

還有看熱鬧的實習生(想當初我也是這樣..)

麻醉醫師開始下指令做動作

其實背上這一針並沒有手上點滴痛

隨著慢慢深呼吸..我的下半身開始沒有痛覺

但我一直有感覺麻醉醫師來回捏著我的肚皮做測試

這時主治醫師來了...

我問醫師~可以讓我不要有感覺嗎

醫師說~不行

(我疑惑著,有感覺的開真的不痛嗎)

我好想爬起來逃走喔

但我只能深呼吸深呼吸還是深呼吸...

直到聽到下刀了~(還好..真的不痛)

回想第一胎比較沒感覺

只覺得下半身一直晃而已

我一心惦記著我自費的溫毯...

哈哈..有感覺到了

有一種像是灌暖氣在衣服裡的感覺

(事後回到病房還在疑惑這雙襪子哪來的,是穿錯人了嗎?看到襪子上的網址查詢,原來跟溫毯是一套的,是要證明有幫我用溫毯嗎?)

又離題了!回來繼續...

一邊聽主治醫師在教住院醫師

一邊不斷深呼吸

小孩出來後...醫師說要讓你睡一下嗎

我心想等縫合的時間也挺難熬的

更不想再聽主治教住院醫師的聲音

於是等小孩在一旁做簡單的評估及擦拭後

護理人員將爽弟的頭不斷貼著我的臉磨蹭

雖然我心裡覺得他長得很帥

但那充滿血液及羊水的頭貼著我的臉

我還是覺得很髒

(啊!回病房竟然忘了洗臉了)

我只問了一句~四肢都正常嗎

爽弟9點零三分出生

高52公分,體重3190公克

baby抱走後,他們讓我睡了

醒來已是在恢復室

沒多久就被推回原本待產的房間休息了

然後家人一批一批的輪流進來看我

一輪過後傷口開始痛了

想打止痛針~

啥...又是自費同意書一張

術後止痛不是簽過了嗎

總之...一堆自費同意書

不管...重點是等領藥上來打又要很久很久

又不知過了多久

進了產後病房後

大家看我一副痛得要死的臉

就趕快落荒而逃..哈哈

開刀完的第一天到第二天真是很想死

後來我明白應該不是傷口痛

而是宮縮痛

點滴一邊打著促進子宮收縮的藥

一邊打著止痛藥

最好是有用啦

誰說找這醫師接生不痛的

我心裡不斷吶喊著...

我好想念第一胎什麼都很好的感覺喔

誰說要來大醫院生的...該死

半夜聽著其他三人輪流打呼(老公,另一床產婦及老公)

於是乎隔天一有單人病房

又是最貴的那一種...

轉~當然要轉

話說隔壁也二胎

也沒聽她喊痛..甚至晚上打呼

而且她不想在月子中心過年

她的醫生願意37週就幫她剖了...

我滿腦子......

算了,健康就好....

(但他姓何又不姓林,痛的是我耶!)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什麼時候我才能擁有自己的家~可以好好佈置,所有東西都能有自己的位置~連小白都有自己的家呢

 

你把我灌醉~黃大煒
還是愛著你..
傘下..張宇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夏天協奏曲
就是愛捐血
關鍵字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