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41739還我寧靜祥和的「緬甸歲月」

茵萊湖 Inle Lake.jpg - 遠走高飛

蒲甘航空緬甸正空姐.jpg - 遠走高飛

還我寧靜祥和的「緬甸歲月」

   猶豫許久,終究還是想發篇文談談緬甸近況,因為有別於緬甸之外的觀察家,我多年前已投資緬甸,我自信對緬甸的發展相較於絕大多數台灣人,還是有許多不一樣的感受。

   而緬甸作為台灣人少見的投資標的,其實過去也曾有年化報酬率30%的喜人戰績,無奈2020年疫情一來,經濟全面停頓,加上鄰近印度,Delta變種病毒更易入侵,已然爆發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

   雪上加霜,202121日竟發生軍事政變,民選的全國民主聯盟政府遭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來推翻,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總統溫敏旋即被捕。

令人絕望的緬甸軍事政變

   緬甸軍事政變當天,我早早收到我緬甸合夥人訊息,只有短短一句:「緬甸,完了。」我心中頓時一沉。之後有段時間緬甸斷網,還聽說要封鎖臉書等社群軟體,隨後示威頻傳,連昔日觀光勝地,遊客如織的茵萊湖都有百船齊聚湖面抗議的神奇畫面。

   我緬甸友人對軍事政變憤慨異常,尤其擔憂他年幼下一代的教育與發展,通話與訊息無不透出深深的絕望。軍政府面對抗議也並未退讓,軍方武力血腥鎮壓,民眾放置炸彈襲擊,一時風聲鶴唳。

   軍方隨即關閉多家媒體,逮捕記者,透過國家電視台不斷進行洗腦,強化政變的正當性,宣傳戰即刻開打,戰場自街頭蔓延至國際社會。我自然知道面對武裝力量,手無寸鐵的人民選擇不多,我不鼓勵暴力,但我更厭惡空談,針對當前時局,以下便是我的肺腑之言:

首先,民選政府低估民主改革的難度

   緬甸如同諸多第三世界國家,富者阡陌千里,貧無立錐之地,貧富差距相當大。此時,軍隊便成為窮苦人家的翻身寄託,包吃包住包教育包工作甚至還包權力,外加緬甸民主根基薄弱,軍隊最後自成一新「階級」。緬甸軍人往往將軍隊視為一大家庭,而非是緬甸政府的一員。

   亞非拉丁美洲等第三世界軍事政變頻仍,大環境原因不脫於此。加以緬甸軍方高級將領本身雖已有國家薪俸維持,但「副業」更多,以致軍隊內部貪腐橫行,與土地資本有盤根錯節的難解關係。

   緬甸軍方更透過憲法規定,於國會內擁有高達四分之一的保障席位,藉此分享權力掌握利益。但全民盟的民選政府因民選得勢欲行改革,卻忽視背後的風險。

   20203月全民盟提出修憲案,意欲削減軍方的議員席次,雖遭國會否決,卻已引起軍方警惕。加上大選爭議下,落敗的軍方反應益發激烈,不斷透過軍媒放話試水溫,軍事政變有跡可循。

   再想軍政府長期獨裁執政,無人監督下,貪贓枉法、以權謀私司空見慣,未來一旦失勢,權力、地位、財富瞬間歸零已難容忍,甚至連牢獄之災都不能免。民選政府低估人性的陰暗面,遭到反撲看似意料之外,其實也是情理之中。

   嚴格來說,緬甸軍隊並不善戰,對外與少數民族多年武裝衝突未能平定,但對內鎮壓仍舊綽綽有餘。只是軍政府的鎮壓越血腥,軍方懼於失去權力後的清算,就越是騎虎難下。

   緬甸民主改革失敗的主要原因正是在於民選政府從未真正掌控軍隊,又過於冒進,打草驚蛇,大大忽略了政治實務面。說直白點,要挑戰軍方的權力,終究要從內部瓦解。拉攏軍方派系只是治標,重組軍隊結構,讓「軍隊國家化」不是口號才是治本,更是包含緬甸等所有第三世界國家崛起的唯一之路。

其次,國際的譴責終究蒼白無力

   緬甸軍事政變以來,翁山蘇姬被捕後流出聲明呼籲緬甸人民進行「公民不合作運動」,從出自電影飢餓遊戲的「三指」反威權手勢示威,到全國串聯的罷工罷課,以致於「快閃」抗議。緬甸人民積極向國際發聲,尋求國際幫助,甚至還有人冀望聯合國或美國能直接出兵。

   但國際社會自有其結構,緬甸是中國大陸通往印度洋的重要鄰國,端看我國國民政府對日抗戰,戰局膠著之際,仍舊出兵打通滇緬公路,就知道緬甸戰略地位特殊,國際出兵動輒得咎,機率甚微。

   至於東協,其中泰國本身就是軍政府,新加坡身為緬甸最大投資國也不便制裁,其他各國同樣不太願意干涉內政。權力錯綜複雜的聯合國只有譴責,而美國等西方國家最多也僅能譴責並採取經濟制裁。

   只是緬甸軍政府並非首次遭到制裁,根本難以牽制軍方,緬甸軍警還不是照樣荷槍實彈血腥鎮壓,近來更是魚肉鄉民,局勢越發不可收拾。

   目前狀態則略有變化,反緬甸軍方人士已組成民族團結政府(NUG),並聲明自身為緬甸合法政府,隨後宣布成立人民防衛部隊(PDF),「一國兩府」姿態日趨顯著。

   不過本身並無武裝部隊的民族團結政府,看似有意結合與軍方不合的邊區少數民族武裝對抗軍方。但緬甸人民的心情相當矛盾,既盼望邊區少數民族武裝加入反抗軍政府,又擔心未來緬甸聯邦反而因此分崩離析。

   此外,我本以為緬甸青年人尚未認清「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的道理,但目前已有緬甸藝人、網紅等奔赴緬北加入游擊隊,試圖長期抗戰,與緬甸軍隊周旋到底,卻也使緬甸陷入爆發大規模內戰邊緣,這樣進退兩難同樣使緬甸軍事政變和平解決難度倍增。

其三,緬甸華人與台商的困境與反響

   緬甸華人的來源多樣,有從中國東南沿海渡海而來,定居緬甸仰光臨海一帶,也有出自雲貴,隨南明永曆帝,甚至國民政府「孤軍」落腳於東北撣邦曼德勒臘戌一帶。也如同海外華人一般,同樣有對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認同之爭。

   而緬甸當前輿論,無不因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緬甸軍事政變的曖昧態度,對中國極為反感,緬甸年輕世代反中的情緒高漲,甚至轉嫁至緬甸華人與中資、台資企業。先前還風傳中國大陸派出一群專家,駐緬甸軍政府協助進行網路管制,謠言傳得沸沸揚揚,可見緬甸民間對中國大陸的敵意之深。

   由於緬甸華人如同其他東南亞華人,多半經商,甚至掌握產業命脈,過去「沉默是金」,於政治方面力求穩定是基本原則,但軍政府多年施政不力,緬甸華人早已深惡痛絕。

   緬甸華人青年協會早於24日便公開表態反對軍政府,海外如在台的緬甸華人也在26日進行示威遊行,反對緬甸軍事政變,並要求立即釋放翁山蘇姬。只是緬甸民間對華人的雜音仍多。

   仰光的萊達雅區(Hlaing Tharyar)多間中資工廠更於314日遭人縱火,台資企業亦遭祝融(民間亦有傳言是軍方刻意縱火栽贓給民眾)。緬甸華人與台商身處夾縫,陷於池魚之殃的困境。

   我國官方之立法院發表聲明呼籲和平,但還是希望駐緬甸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一同設法消弭排華情緒,防患於未然。

還我寧靜祥和的「緬甸歲月」

   總而言之,因新冠疫情與軍事政變的雙重打擊,原就基礎不牢固的緬甸經濟舉步維艱,尤其銀行等金融體系停擺影響最大,ATM不是領不到錢,就是限制領錢數額,致使市場上緬幣現金稀缺,匯兌無門,外資更開始逐步撤離。

   加上醫護人員響應罷工,又癱瘓了公立醫療體系,使緬甸醫療體系瀕臨崩潰,新冠疫情確診率暴增,連緊鄰緬甸邊境城市木姐雲南瑞麗都病毒入侵封城。還傳出軍方藉疫情搜捕異己消息,軍事戒嚴與疫情封城下,人人自危。

   詭譎的是,疫情影響層面擴大,不分軍民,或許衝突現狀反而因此暫停,只是最終能夠決定緬甸未來的,必定還是緬甸人民。我更盼望緬甸人民竭盡全力,捍衛脆弱新生的民主嫩芽,否極方能泰來,團結在此一舉!

   最後,我一方面感謝身處台灣好地方,這裡永永遠遠是我的家,一方面又憶起緬甸的好山好水,懷念東枝「天燈節」的絢爛耀眼、茵萊湖的湖光山色,期望再繼續那寧靜祥和的「緬甸歲月」。

回應
Blogger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