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50218似是而非的漫思

悶熱的夏天,熱浪一波一波翻捲著。好想有場雨,暴風雨也罷,輕柔細語也罷,只要能驅逐頭頂的火球,都是好的。多麼希望有一片烏雲,從頭頂飄過,哪怕只是短暫的停留,深情的一瞥,也足以澆滅心中的煩躁與不安。昨天,天空來了一團烏雲,它像心中期盼已久的戀人,在我抬眸的剎那,向我的窗口走來。我激動得直奔烏雲的方向,哪怕一秒,我也等不及。當我一隻腳還在門檻內,突然,什麼也看不見了,換了人間。只見,風追著雨,雨趕著風,像盛開在海裡的風浪,一瞬間,淹沒了我的視線。隔著時空,我依然看到了唐朝詩人齊己筆下描寫的景象,“四郊雲影合,千里雨聲來。盡洗紅埃去,並將清氣回。”簡單的十六個字,若黑雲翻墨,渾然天成。那一刻,我彷彿知曉了蘇東坡為何將書齋名曰“喜雨齋”,想來,他一定對雨有著別樣的情懷,因此雨令情生,令意改,在他的詩詞裡我們尋覓到了一種酣暢淋漓的快感,感知到了“慇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的透心愜意。張潮云:雨之為物,能令晝短,能令夜長。聽雨,是一種情趣,是一種情調,是一種造境,更是一種無拘無束的精神漫旅。窗外的世界彷彿一幅大寫意的潑墨山水,恰如“雷聲千嶂落,雨色萬峰來”的豪情萬丈,觀之令人心潮澎湃。一直以來鍾情於寫意畫的點線效應,或渴筆淡墨,或焦墨勾勒,或水墨渲染,看似漫不經心的線條不留痕跡地勾出內心深處的創境。那神似形非的藝術神韻,需要一顆怎樣的玲瓏剔透心啊!不論是寫意還是寫作,我們都追求一種形簡意豐。正如明代徐渭題畫詩曰:“不求形似求生韻,根拔皆吾五指裁。”若深得其旨,我想,“敏銳”和“敏感”是並蒂的姐妹花。唯有敏銳的觀察力,才能捕捉瞬間的視覺衝擊,進而深度觀照,真切把握客體外貌實態,然而,細緻入微的觀察只能停止在對物象描摹的層面。如何昭顯外物的氣韻和神態呢?在雨的漫思裡,腦海裡浮出一對關係——思維與存在。哲學,理論化、系統化的世界觀,我找到了問題的出口。無論是我們的具體感覺還是抽像思維,正因為有了敏感的觸點,在對事物的外部現象正確反映的基礎上,對採集的信息進行一系列的能動操作,篩選、判別、排列、分類、變相、轉形、整合等。對客觀存在的再創造過程中,融合佛家的“物隨心轉,境由心造

(繼續閱讀)

201205010315古堡晚韻

古堡晚韻記得年少時,在老師的帶領下拖曳著長長的學生腔吟誦著“……四面邊聲連角起。千障裡,長煙落日孤城閉……”的詞句時,腦海裡浮現的圖景便是這裡“大漠邊關淒清的冷月”,許多年後,當在山西師大文學院重新研讀范仲淹這首大手筆的邊塞詩詞時,翩然飄入思緒的更是故鄉的這道原風景了。這些年,工作使然,幾乎日日與古堡擦肩而過,卻無暇真正走近古堡去觸摸歷史的雲煙,感覺總有些缺憾。終於得閒在這靜謐的黃昏裡獨自行走在古驛道——敞路坡上,和著蒼頭河潺潺流水的輕音,去靜靜地凝望被戰爭和歲月剝蝕的斑駁殘缺的古堡——殺虎堡了……太陽沿著天際徐徐滑向西邊的山巔,“猶抱琵琶半遮面”時,用夕陽的最後一抹絢爛給綿延的遠山和蜿蜒起伏的萬里長城勾了一道金邊,落日的餘暉透過長城垛口將金橘色的光芒灑向長城內外,暈染了長城腳下的原野和村莊,也暈染了這座歷經蕭殺、繁榮、落寞,而今又從容的古堡。日暮中,古堡似一位滄桑的老人靜謐安詳地端坐在長城腳下,青石板鋪就的通順橋鏈接著歷史的滄桑和現代的繁榮,廣義橋下的歪脖子老柳沙沙作響,似乎還在訴說著飽經風霜的歷史,裊裊炊煙在牧人的青青柳笛清韻中扶搖而上,破壁殘垣間比鄰的青磚黛瓦在朦朧煙霧中依稀而現,老屋飛翹廊簷下鑽出的棵棵枯瘦的蒿草,竭盡全力搖曳在夕陽下的晚風中,捲簾的老嫗拄著拐迎回牧歸的老翁,老翁牽著的黃犍牛“哞”出了長長的低音……古堡晚韻,安靜祥和。任憑我怎地撫著古橋的獸頭雕花憑欄望,也再難覓“兩堡一關”“犄角互援”的英姿雄風和馬市互貿的熙來攘往,古堡只獨坐在歷史的遺跡上淡看著歲月紅塵。驚異於古堡繁華落幕之後的冷清退場和退場後的安然從容,不禁撩起歲月的青衣、輕觸著思想的靈光遙想……莫不是累年征伐的兵卒之戰、蒼頭鬚眉的沙場廝殺和背井離鄉的悵然淒涼讓它學會了看淡紅塵?遊走在古堡的小街,我想循著拱門石橋、破廟殘垣、老瓦碎礫、努力去找尋答案。然而,遁入眼簾的卻是另一番景象——殘破的舊堡已種了莊稼,紫的胡麻花、黃的油菜花和那紅根

(繼續閱讀)

201204230944父 親

下班了,決定回娘家去看崽崽。我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回家了。最後一次回家,也是送崽崽回家。於是習慣性的撥通爸的電話,“爸,我今天回來,你什麼時候收工,可以來接我不?”“可以,可以”,我能明顯感覺電話那頭爸的欣喜,“我就收工,你先到了就等等我。”下車了,遠遠就看見爸蹲在公路邊上,旁邊停著他那輛騎了十個年頭的摩托車。在我印象中,爸每次來接我,都是先到的。每次我看到他時,他都是這樣一個人蹲在路邊,旁若無人的。爸已經看到我了,我走到爸的跟前時,他的眼睛在我的臉上停了一下,“妹子,怎麼你瘦成這樣了?”我無語。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心頭肉,女兒的一丁點變化都會牽動父親那顆牽掛的心吧!我坐在爸的摩托後面,安靜地享受著與父親的獨處,我不得不說,很多時候我的幸福感都來自於父親,那是一種讓我內心很踏實的愛,從來都無所謂付出與回報,從來都只是在傳遞溫暖與安全感。坐在車上,想著腳下的這條路,它現在已經是水泥大道了,可在我小時候,這只是一條毛坯路,一到下雨天,就成了一條泥巴路。可父親那時候晴天都要做事,到了雨天才有時間陪我和哥。所以每個學期開學初,特別重視教育的父親會選擇一個下雨天,給我和哥穿上雨鞋戴著雨具,到鎮上的新華書店去買一次書。一路上,我們興致很高,說些新近發生的事,全然不管下雨天帶來的不便,也全然不理腳下的泥水已把整個褲腳點綴得斑駁。那樣的日子,對於我和哥來說,就像過兒童節可以穿上白襯衣一樣高興。長大了,成家了,自己也做了女兒的媽媽,可我還是特別的依戀父親。心裡有不痛快時,會打個電話給爸,雖不會向他訴說心事,可就是聊聊家常內心也會平靜很多。我很感謝父親,在別人眼裡,可能他只是一個老實的農夫,一生碌碌無為,可他讓子女感受到了最真摯最簡單最純靜的愛。世界上還有什麼會比愛更讓人溫暖呢?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