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301618知識究竟能不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呢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

強梁者不得其死!

吾將以為教父。

“人之所教”是為了統治階級的利益而施行的教化,教化的內容不外乎以強勝弱、以剛勝柔、弱肉強食、自我有為等等。老子說:既然他們這樣教化,那麼,我也要正告他們:違背天理,以強暴欺壓柔弱者言語治療的人不得好死!“強梁者”,是違背道德,以強權政治或罪惡手段欺壓人民、傷害無辜的強盜。“不得其死”:不得好死、不得善終。表達了老子對“強梁者”的無比憤恨和對善良的勞動人民的深深同情。既有否定,就有肯定。老子否定了“強梁”之教,必然肯定與之相反的“柔弱”之教,也就是老子一貫宣導的貴柔貴弱思想。而貴柔貴弱思想,即是貴民思想。於是老子在詛咒之餘,高呼並斷言:我將成為貴民教育開端的人。或者說:貴民教育必將從我開始。

就治身而言,“得其死”者,功夫高深,無疾而終,坐化而去,即“有罪以免邪”;“不得其死”者,必有天災人禍,或臨終遭受疾病的折磨而死。

天下之至柔,

馳騁天下之至堅。

無有入於無間。

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

天下最柔和的莫過於氣,天清地寧之時,誰也看不到它的存在,誰也不在乎它的作用,它卻始終默默無聞地發揮著柔和者的本能。當天昏地暗之時,它一改往日的沉默和柔和,飛旋怒吼,直沖雲霄,以震天撼地之勢,折枝斷本,甚至於詩琳連根拔起;天下最軟弱的莫過於水,風平浪靜之時,它行走山谷,居低就窪,任人利用。沒有人去愛惜它,也沒有人去保護它。它始終自然無爭地發揮著軟弱者的本能。當暴風雨到來之時,它一改往日的平靜和軟弱,奔騰咆哮,一瀉千里,以排山倒海之勢,沖基倒廈,刷新世界。

水和氣是再柔弱不過的了,但是,當它們馳騁天下,摧枯拉朽,滌蕩污垢的時候,卻充分顯示了無與倫比的巨大威力。這一威力是“強梁”者永遠無法阻擋的。

如果說“馳騁天下之至堅”顯示了柔弱者的外在威力,而“無有入於無間”則顯示了柔弱著的內在威力。鋼鐵可謂堅硬,可它們都是由原子組成的,每一個原子之內無不充滿了至柔之氣;骨、木可謂堅強,可它們都是由細胞組成的,每一個細胞內無不充盈至柔之水。水和氣無堅不摧,無孔不入,從這裏我們才真正認識了柔弱者的巨大力量和作用,明白了“無為之治”即民主法治的好處。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於無間”,是老子高壓通渠貴民思想的基礎。

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

“不言之教”的科學,“無為之治”的好處,天下的統治者很少有人認識到,即他們很少有人能夠達到這一思想境界。這說明老子已經深刻洞察了統治階級的貪婪本性*。表明把施行“不言之教”和“無為之治”的治國策略完全寄託於統治者是根本不可能的。人民要想獲得民主和自由,還得依靠自己的力量。

本章通過宇宙生成論揭示了宇宙的根本規律。正告統治階級不要為了既得利益而對勞動人民實行強權統治,強與弱是可以轉化的。老子把弱者比於百姓,表達了對勞動人民的無比同情。“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明確表達了老子推翻反動統治還人民權力和自由的強烈願望。“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無間。”充分肯定了勞動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天下希及之”,則說明只有人民群眾的真正覺悟,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獲得幸福和自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