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61002心不亂隨風漫漫飄舞

冬,清寒,沒有陽光。多想,可以生一爐火,染紅了容顏,遙寄天邊。雪,在山巒,只對著風,深情款款。有惦念,將心事漲滿,肆意的彌漫,也是雪纖瘦  一種溫暖。

——題記

能否,輕撚光陰的衣角,就牽引著給我一季風的從容,讓我於紅塵萬丈的煙雨之中依舊可以俯瞰你的清秀。人世間的因果緣分,都是宿命,順境,或逆境,最終,都會在一抹微笑裏被潛移默化為平靜,能參悟透其中定律,則萬念都可靜寂成溫和。

每個人的心裏都會有一些小情緒獨自滋長,若是懂得修剪,縱然周遭的雪纖瘦境況荒涼,也可借一米陽光長成一樹蔥蘢的華美。煩惱,那是心生的桎梏,越是餵養越強大,莫不如撕裂開來,就置於陽光下暴曬,直到結痂,褪色,風化,入塵,可不發一語,只靜靜觀看,心不亂,意就會安然。

隔著歲月,清晰的聆聽到一曲清唱,淺淺的訴說,是曾經的百轉柔腸。那一段相思,還在紅塵的陌上浮動起暗香,用絕世的音律溫婉著一個相識的過往。思絮,淩空飛翔,隨風漫漫飄舞。紅顏,彈指間老去,癡了眼眸,醉了芬芳,散了情長。

胭脂淚,沾染上了灰,將露秋以南的花魂埋葬,心,在寂寞雪纖瘦以北遊蕩。誰的深情,漫過昨日清冷的眉眼,含一季霜色,款款舞在夢裏,又在流年裏沉澱,隱沒。一人,兩盞,三秋記憶,思緒,如昨,涼薄清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