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31118習慣了與寂寞守候


一個人麻木的走在街上,無聲、無語、無笑、無樂,只有一份空白的惆悵伴著。只是此時,寂寞又來到了我的身邊,輕輕的拉起了我的手,細細的在我的耳邊又說起了情話。

一個人獨自的坐在公園的死角,無人、無言、無音、無歌,只是冰冰涼涼,安安靜靜。只是此時,憂傷靜靜的坐在我身邊,把頭懶懶的靠在我肩上,仰著頭跟我一起數著星星。

一個人獨坐在電腦前,無歡、無答、無色、無彩,只是清清靜靜,孤燈相隨。只是此時,孤獨緊緊的摟住了我,輕吻著我的眼角,陪著我一起聽風唱歌。

忐忑的活在世上,單人,孤影,只有失望實實跟在我身後,默默的注視著我的背影,癡癡的等我轉身。

寂寞是如此的溫柔,憂傷是如此的多情,孤獨是如此的善解人意,而失望是如此的癡心……

品慣了寂寞,平淡了憂傷,習慣了孤獨,看輕了失望……所有的所有,都成為了我的一種習慣,就是。

又一夜來臨,靜坐沉思之間,感到無比的遺憾,寂寞如此之久,為何卻遲遲不與寂寞談一場戀愛呢?

或於窗外,或於屋頂,雨水潺潺地落下,雨聲在向我傳遞天氣的資訊。靜閉的房門,靜閉的窗戶,靜閉的思緒,和室內靜閉的空氣,都被這場雨給驚擾了。一切都不在安靜。

我默默地站在窗前,等待這場雨的停息,而思緒已經飄出了窗外。不知不覺地,我把窗戶打開,一陣涼風迎面吹來,一股在嚴冬夜裏所特有的寒冷侵襲入骨。

總笑紅塵多惡夢,惡夢就像今天的夜色,沒有星光,沒有月亮,只有一場擾人心緒的夜雨。雨,紛紛繁繁,點點多如我的惡夢;雨,綿綿地下著,沒有太大的強風作相伴,我似乎看見了雨中帶藏著幾分孤獨,或許雨也和我一樣,寂寞盈滿;雨,如我流向心裏的淚一般,靜溢地流淌著。靜靜地,雨聲開始從我的聽覺裏消失,我不再聽到雨聲,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的聲音,撲通,撲通……我發現,這聲音和雨是一個節奏的。我開始忘卻了寒冷,沉浸在這場心跳聲的夜雨中。

不知過了多久,我回過神來,幾縷昏黃而迷離的燈光帶著雨星柔A霸柔地撒在我的臉上和身上。這種氣氛的環境,總能讓我聞到曖昧的氣息。有些過於浪漫的感覺,卻徒然使人心酸。我眯著眼,去看那盞照明燈, 隔著夜色和雨水,弱弱的光線,並不是很耀眼,更顯得溫柔無比,帶來一種迷醉,恍惚,曖昧之中夾雜了無限的寂寞與哀愁。

漸漸眼睛被雨撒得模糊了,眼裏泛著寒光,也分不清是燈光是雨還是淚的反射。我仰起頭望向神秘黑暗的夜空,我知道我尋找不到夜空中代表希望的北極星,可我還是望向了想像中北極星的位置。

今夜,這場雨始終沒有停息。伴著雨,伴著微弱的燈光,伴著佈滿牆壁的爬山虎,我依舊孤獨。夜是寂寞滋潤的土地;寂寞,蔓延在今夜的雨中。也只有今夜的雨知曉我的內心深處那份說不清,道不明的心傷。生活在變,心情在變,惟有孤獨不變。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