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290114親愛的你會不會將我忘記

其實這個題目想了很久,寫的時候心情很不好,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無望,曾經停筆,為了所謂的愛情,兩年,本想用兩年的時間來成全一段愛情,本以為兩年的時間可以走入婚姻的殿堂,可是後來才知道停筆不是因為放棄文字,而是因為無愛。這麼說未免殘忍,無緣無故的在傷害著別人,但是生命中的那個人如果沒有走到你的心裡,寫不出文字是的的確確的痛。走到今天,每走一步我都開始小心翼翼,小心的不去傷害別人,小心的成全著你的全部,如今我成全了你,卻放棄了我自己。我看著繁星閃爍的天空,我用食指滑出那段圓弧,我拾起你丟棄的昨天悄然的話語,我體會這刻骨的別離,你從不曾留意我的絕望,你從不曾看到我為你衰老的妝容。知道麼?我瘦了十斤,在你離開的短短的數日,知道麼我不再害怕夜晚,我甚至不希望自己看到朝陽緩然的升起。我只想在夜中敲擊著文字,我只想在夜中幻想你熟悉卻模糊的面孔。我告訴自己堅強起來,悄然的作回從前的自己,做成直髮恢復那張陽光的臉,可是我作不到,愁容已經刻到了臉上,如同打上了深深的烙印。當愛情經過的時候,你會知道什麼是刻骨銘心,當愛情經過的時候,你會知道什麼是痛不欲生。生命在無緣無故的消逝,消逝於曾經美好的短暫瞬間,消逝於六道輪迴中不變的宿命。不是我非要停到原地傻傻的看著你,不是我一定要讓你給我一個交代,只是我捨不的,你知道麼?前世的兒女情究竟欠了你多少,前世的兒女情究竟要讓我還多久?如果有來世我請你早早的就靠近我,我請你把我放到你愛的先頭,我請你身邊只有一個我。是誰在沉默中衰老孤寂,是誰在沉默中憂鬱徘徊,本以為我們會躲過萬難癡癡的相視而笑,本以為我們會傻傻的就這麼不顧一切的在一起,可是如今才知道萬難竟然才剛剛開始。我說,如果我們不能在一起我會削髮為尼,你說,如果你削髮為尼我會剃度為僧。這就是我們的愛情麼?這就是我們絕望中宿命的安排麼?這就是我們走上的那條不歸路麼?親愛的你會不會時時的將我記起?我把淚滴珍藏到心尖,我讓哭泣隨著風聲遠離你敏銳的雙耳,我不想讓你為難,我只是遠遠的觀望你,觀望我們萬難的愛情。其實到了今天我更多的看到的是你的憂傷,其實到了今天我更該懂的是如何作回我自己,我問你愛你愛的那麼深我該怎麼辦,我問你依戀了你那麼久我該怎麼辦?你告訴我作回我自己,你告訴我讓我們作回從前。我把自己放到了喜瑪拉雅的山頂,任寒風肆虐我柔軟的肌膚,我把自己放到冰冷的南極任寒冷冰封我脆弱的心臟。就這麼死去

(繼續閱讀)

201204231845尷尬的稱呼

我發現我白天跟深夜是兩個不同的狀態,白天是天使,夜間是惡魔。為什麼這樣說的,人,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腦子裡翻來覆去的想過去,現在和未來,那種不平衡讓人無法入睡,有種莫名的毀滅衝動。夜裡心裡面那個惡魔就閃現在腦海裡,告訴自己,不能忘記過去,過去是忘不掉的,想起過去的種種…心裡面擰巴、衝動、矛盾、憋屈著。直到入睡…白天,那個天使出現了。看,多麼美麗的藍天和白雲,太陽依然每天都升起,永遠不會為世間的人而落幕。多麼美好,充滿著希望。那一刻,真的想的特開,特別釋然與淡定。天使與惡魔一直在辯論著,衝擊著,不知如何是好。過去是過去了。忘了吧。如果人真的能擺脫過去的陰影,那真的都能成佛了。還用悲傷嗎?!還有那麼多人想不開嗎?!…我現在明白了,只要你是人,你就永遠擺脫不了誘惑、慾望、快樂與悲傷。除非你像王朔說的那樣,你對這個世間無所求了,只剩報答了。那我覺得在這個狀態下,那你只有出家了真的。已經超速脫俗了。當然,人享受不了,誘惑慾望快樂悲傷,那簡直是蒼白的。就像回不去的感情,那在回憶裡永遠都是唯一的。就像我們的童年,那永遠都是值得懷念的。就像我們的學生時代,那是永遠都回不去的想念。我承上了一大推,其實就為了說一件事。呵呵。剛剛收到一條祝福的信息,我當然會有禮貌回復一聲謝謝。但是我怎麼稱呼,卻是一個很尷尬的問題。最後,我回復了一句謝謝您。事情就不闡述了,因為有過去,也有現在,所以我不知道怎樣去稱呼了,稱呼ay自己卻感覺疏遠 因為心裡已經把她當親人了稱呼mm 可又沒到那一刻 總之我覺得很尷尬可能這些都是因為過去的陰影吧每天晚上都輾轉反側 到現在還沒有結論只是順其自然的走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