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41812第二十六章:Dubai.「杜拜」

美利堅合眾國,德克薩斯州,胡德堡軍事基地。

於華生與偉易他們專屬的住宿樓房之中,莎樂美與她的軍裝小恐龍拍檔——兵龍獸——與平時一樣,沉默的坐在大廳的灰色麻布沙發上,一言不發。突然,莎樂美緩緩轉頭看往兵龍獸。

「抱歉,兵龍獸……」莎樂美開口道。她這番話的語速很慢,顯然,她把話藏在心中良久,現在才硬擠出來。

「長官,你的意思是?」兵龍獸不明所意。

「你兩次因為我的錯誤判斷而受傷……」莎樂美說,「在洛杉磯時地獄獸從我的手提電話跑出來突襲那次也是,剛剛蘇法獸的殺手那次也是……如果我沒有把數碼裝置給了華生先生(大衛),讓他研究究極體進化的方法,那你就可以進化成封龍獸,而不會受重傷了……」的確,兩次令兵龍獸受傷的事件,都是因為莎樂美沒有完全依理性行事,正因為她對黑人牧師巴洛克夫人的感情,才讓她在對抗地獄獸時遲疑,正因為她希望受布朗森長官重新重視的渴望,才讓她違規把數碼裝置交了給大衛研究,希望他研究出讓兵龍獸進化成究極體的方法。這些事情,都源於她有了作為士兵所不必要的感情。她的手動了一下,像是想往兵龍獸摸去,但不知怎的她很快又將之縮了起來。

「不要緊的,長官。」兵龍獸還是像平時一樣一臉正氣。

「你……沒有任何不滿嗎?」莎樂美問。

「你是人,人總有錯。」兵龍獸說。

「我是人嗎?這個我……」莎樂美低下頭來,幼嫩的眼皮微微垂下,「我不是人類……」

「這不關事的,」兵龍獸說,「不管你是甚麼,我都會絕對服從你的,長官。」

「你一直都是一個好士兵,而我不是一個好長官,我不成熟……」莎樂美雖然目無表情,但她的聲音讓任何人都聽得出,她的內心很悲傷。「我不值得成為你的長官。」這句她沒說出來。對於為何自己心中會有這樣的一句話,她自己也不理解。她明明清楚知道,有軍隊的制度中,值不值得這種概念是不存在的,下屬就是上司的一件工具,不論上司的判斷是對是錯,階級與命令就是絕對的,沒有甚麼值不值得。那為何,自己居然會有「不值得」這種不合理的想法呢?

「我服從你,不是因為長官和士兵這種關係,」兵龍獸的一雙大眼直視莎樂美,「我願意為聽從你的命令,是因為你是『莎樂美.瓦勒里恩』,長官。」

「好。」莎樂美點點頭,「那請你繼續作個好下屬,被我使用吧,兵龍獸。」

「是,瓦勒里恩長官。」兵龍獸對莎樂美行了個軍禮。

「莎樂美你……」一把成年男性的聲音傳來,莎樂美和兵龍獸一看,是路過的華生的父親大衛。大衛的雙目睜大,顯然是無意中聽到了莎樂美和兵龍獸的對話,對於莎樂美會說出這樣的一堆話感到愕然。

「你…你別把我們的話…說出去……」莎樂美的臉通紅。

「是,瓦勒里恩長官。」大衛笑著,惡作劇的行了個軍禮。

莎樂美的臉更紅了。

 

 

美利堅合眾國,華盛頓DC,白宮西翼,橢圓辦公室。

現在已經是夜深時份,這間橢圓形的辦公室早已剩下林姆.鮑吉爾一人。不論是洛杉磯怪物的事,還是中國總理鄭陵的事,現在也算是告一段落。他稍微鬆開了領呔結,解開了恤衫的頸鈕,好讓自己可以鬆一口氣,同時把雙腿放了在辦公桌上。不說不知,這張手工精緻的木桌大有來頭,它叫「堅毅桌(Resolute desk)」,是維多利亞女皇於1880年送給美國總統拉瑟福德.海斯(Rutherford Hayes)的禮物,以英國皇家海軍軍艦堅毅號(HMS Resolute)的木材打造。林姆如此對待這重要的文物,也自知有點不敬,但想到前總統奧巴馬的惡習——每天不論人前人後也把腿放在上面,林姆自問也不算甚麼。

推卸責任,這不是總統應有的行為,卻總是歷任總統最常做的,林姆想到這,輕鬆笑了笑。他攤坐在辦公椅上,正把自己的黑莓手提電話放在耳邊,聽著電話的嘟嘟聲,等候著對方聽電話,同時,他把視線轉回桌上的一幅家庭合照上,上面有著他、一個女人還有一個十多歲的女孩,但那女孩並不是他的親生女兒。

「喂。」電話通了,一把年輕女性的聲音從電話傳出,「你是叔叔嗎?」

「對。」林姆微笑,點點頭。那把聲音的主人正是照片中的女孩,當然現在已長大了。林姆再道:「抱歉,摩根,很久沒有與你通電話了。現在這麼晚,不會阻到你吧?」

「怎會呢,叔叔?」摩根問道,「怪物的事我在新聞也看到,工作很辛苦吧?我每次在新聞看到你,也看到你的眼袋很深很黑,化妝也遮不了,想必你沒好好睡過吧?」

「對呢。」林姆苦笑,「你總是那麼觀人入微,和你的母親海倫一模一樣。」

「我很高興,我真的很高興。」摩根答道,聲音有點感動,「國家到了這個關頭,你到現在還沒有忘記我的母親和我。」

「我怎可能忘記她呢?」林姆答道,「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我從政的動力,從她身上,我學習到不少東西,我的政治理想都是從她而來的,因為她,我才有動力撐下去。」

雙方靜默了好一會,摩根才道:「可惜,她的生命不長,才和你結婚數年就……」

「不要緊,那是我們生命中最快樂的日子,而之前的十多年來,我們一直也是好朋友,我們都是很快樂的,啊……抱歉……」林姆突然打住了,他說的「抱歉」,是因為林姆和摩根的母親海倫是好朋友的是時期,正是摩根的生父還活著的時期。

「我不介意。」摩根說,「我知道你們的友誼一直是純潔的,知性的,我的父親也明白這點,所以才沒阻止你們的來往。」

「記得你的母親最愛讀的是瑪莉.吳爾史東克拉芙特(*)的《女權辯護》,總對我說女人也要擁有理性才算活得有價值,她真是個很有性格的人。我的成就,有一半必須歸於她的名下,可惜,她與第一夫人之位無緣。」林姆的語速很慢,在他的雙眼之中,好像他身邊總統辦公室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只看到亡妻那不存在的身影。

(*:瑪莉.吳爾史東克拉芙特(Mary Wollstonecraft17591797),18世紀的著名女性英國女權主義者,是女權主義的先驅。)

突然,砰的一聲,居然有位身穿西裝的助理衝進了這間辦公室,連門也不敲。正當林姆想責備他,他氣喘的衝到林姆的辦公桌前,大呼:「總統先生,怪物再進攻了!這次是杜拜!一群基督教魔鬼攻入了杜拜!」

「甚麼!?杜拜?耶穌基督……」林姆驚吼,左手用力打在椅子上。他連忙往電話另一端的摩根急急說道:「抱歉,摩根,看來我們的對話要到此為止了,下次才再談你的母親生前的事吧。」

「不要緊,你去吧,叔叔。」對方說,「這個國家需要你。」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杜拜酋長國,杜拜市。

杜拜酋長國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七個酋長國之一,她的首都杜拜市像其他中東大城市一樣,因石油而富庶。在酋長們的長遠目光之下,這座城市以旅遊業及商業為發展基礎,是中東最重要的旅遊勝地及貿易中心。她那些摩登新潮的建築和華麗奢豪的旅遊設施都使人難以置信,滿街奇形怪狀的玻璃大廈又圓又方又尖,使這繁華的城市足以以珍珠來形容,亦使這城素有未來之城的美譽,像是小說家筆下那美好的烏托邦般的未來,直至今天。

就在那明沙碧水的芝加哥海灘(Chicago Beach),連舉世聞名的卓美亞海灘酒店(Jumeirah Beach Hotel)也在這裡,今天它的海浪卻格外暴怒翻騰,甚至把一隻又一隻的遊艇沖翻。卓美亞酒店那形如澎湃波濤的三角弧形設計,今天竟迎來了真正的澎湃波濤——就在藍玻璃背後的富豪住客們的驚呼聲下,一個巨大無比的高瘦黑影從海面爬出。那是一隻擁有三隻血紅魔眼的漆黑人型惡魔,直至牠全身爬上海灘,人們才驚覺這隻惡魔居然如同卓美亞酒店般高,差不多上百米,而且,牠身上擁有四條墨魚般的白色觸手,分別從雙臂及破爛如肉的黑斗篷後伸出,噁心非常。接著,這隻怪物大吼一聲,把一隻白觸手一揮,輾向卓美亞酒店的玻璃,其中的富豪就再沒有慘叫的機會,幸運的是,他們的財富能為他們換來更奢華的喪禮和棺材,如果他們的屍身能被找到的話。

在杜拜的另一方,就在三百零六米高的著名摩天大樓卡延塔(Cayan Tower),一名住客往窗外一看,竟見一個同樣高聳入雲的血紅惡魔巨人,鮮黃的魔眼正看著自己伸舌垂涎。這魔物看著又名「無限塔(Infinity Tower)」的這座白色超級高樓,這座垂直的方型建築的樓身竟扭了九十度,使它呈螺旋型。沒有理性的魔物的好奇心因此被激起了,像孩童一樣往無限塔伸出一雙長長的血爪,順著無限塔扭轉的方向再施力扭動。樁柱承受不住扭力,上千英尺高的大樓瞬間倒下,在魔物的狂笑聲和無數人的慘叫聲之下,壓跨了附近一堆摩登大廈,無數的人和那些鋼根與水泥混在一起,成為了廢墟的一部份。

而在杜拜的交通樞紐Umm Hurrair公路旁,一座形狀怪異的鐘樓迄立在那裡。它有別於一般的鐘樓,支撐它站立的並不是紅磚,而是從四方伸出的四支異形白爪,它們以爪尖合力支撐起核心的方型大鐘。它正是杜拜的地標——德伊勒鐘樓Deira Clock Tower),而現在,卻有隻長著黑蝙蝠翼的血紅骷髏蹲了在尖上。隨著他把魔杖指往公路,大吼一聲:「上!兄弟們!將軍下令,殺光那低賤的人類!」無數的基督教邪魔飛出,嚇得路上的汽車撞成一團,接著被那群邪魔統統撕裂。在絕望的慘叫聲之中,司機和乘客們的身軀也被魔爪一一貫穿,讓邪魔們嘗盡了各種國籍的人體的質感。

 

離杜拜海岸約三百公尺遠的波斯灣海中心,是一座小人工島,僅由一條彎曲的道路連結陸地,使它遠離迪拜市平時的爭奇鬥豔和現在的殺戮悲鳴。曾是世界上最高的酒店,帆船形的大廈——阿拉伯塔(Burj Al Arab)——孤傲地矗立在這裡,而站在塔頂上的那隻恐怖的魔物之首也一樣。這隻深藍色的人型龍戰士和戰鬥暴龍獸體態相近,但是,在牠那暗黑的盔甲和右肩的血袍之中,更多壯碩粗曠的肌肉露出來,更可怕的是,牠的右前臂是超海龍獸(MegaSeadramon)的尖長龍頭,而且機械化了,左前臂則是喪屍暴龍頭(SkullGreymon)的骷髏龍頭,背後的兩尾則分別為機械尾和骸骨尾。牠聽著市內的廢物們的淒厲悲鳴,看著包裹著城市的鮮烈火光,恐龍般的主頭部雙眼享受著,露出了猙獰的笑容,彷似面前那地獄般的場景是貝多芬交響樂的現場演奏一樣。然後,兩臂的龍頭也隨之笑了笑。

就在這隻三頭的龍戰士的面前,一隻粉紫色的可怕妖狐正浮在空中,牠的雙臂為鐮刀,是種叫刀片獸(Kyukimon)的完全體數碼獸。牠開口:「屠夫三頭龍獸(ButcherDeltamon*)將軍,這座城市已經完全落入了魔軍的控制之下。」

「很好。」屠夫三頭龍獸邪笑道,「給我下令弟兄們,殺,殺,殺!把這些人類男殺女姦!我要這座城市染上人間地獄的紅色,讓那些愚蠢的人類切身體會黑暗勢力的恐怖,永遠記得我屠夫三頭龍獸的名字!」

語畢,屠夫三頭龍獸右手的機械龍頭一舉,向腳下的阿拉伯塔重擊一拳,阿拉伯塔就由重擊的位置分成兩半,並開始倒塌。屠夫三頭龍獸則順著阿拉伯塔的裂痕降落到地上。阿拉伯塔的哀號,成為了這次屠城的喪鐘聲。

 

 

美利堅合眾國,德克薩斯州,胡德堡軍事基地。

就在華生的房間內,加勒哈德已經把杜拜的狀況說明清楚,而除了華生、亞古獸和加勒哈德之外,偉易、莎樂美和兵龍獸也在這裡。

「抱歉,又要請你們幫忙了。」加勒哈德說,「杜拜是阿聯酋的地方,我們不能隨便在那裡動用人造數碼獸軍隊,但是,如果是你出手的話,在人們眼中只會是怪物之間鬼打鬼而已。」

坐在床上的華生和亞古獸一聽,雙眼大睜,人造數碼獸!芳香獸說過共和國以那些東西去四處屠殺!

「我不去!」華生堅拒說,「那不關我的事,是軍隊的事!以後不要再找上我!和神使蘇法一樣,你們通通都只是想利用我!我不要被你們利用!」

「對!」亞古獸說,「你們都只想把我們當笨蛋!我們的善意被你們當作玩具!」

鄭陵和芳香獸說美國和共和國是壞人,費查上將說神使蘇法是壞人,而且還是神使蘇法派殺手來殺自己,華生和亞古獸現在已搞不清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了。但肯定的是,有人利用了自己的善意來完成他們自身的不軌企圖,而現在,這個特務加勒哈德又要來利用自己!

加勒哈德頓了一頓,變情沒有變化,只是道:「你們真的不幫忙嗎?」

「當然!」華生和亞古獸異口同聲,堅決說道。

「好吧,」加勒哈德點點頭,「我不勉強你們。」

加勒哈德說完就準備離去,沒有多言。作為一個成熟的成年人,加勒哈德很清楚這請求純屬義務性質,華生和亞古獸的確沒有義務幫忙,他尊重他們的決定,他們不幫忙就算了

然而,這時上前的,不是別人,竟是平時最溫順的那個偉易,他正色說道:「華生、亞古獸,告訴我,為甚麼不去?」

「我說了,」華生說,「那是軍隊的事,我不要再被利用!我原本以為我是為正義而戰,但到頭來,甚麼是正義還不是大人物說了算?總之我不會出動!我不想再淪為軍隊的武器!」

「沒錯!」亞古獸說,「不要做軍隊的武器!」

偉易突然右手兩揮,啪啪兩聲,華生和亞古獸各挨了一巴掌。

「怎麼打我?」華生怒吼,正當他和亞古獸想還手……

「第一掌是替正在療傷的加布獸打的。」偉易說道,使華生和亞古獸呆然。偉易續道:「第二掌是替在數碼世界死去的雲度和幹部惡魔獸打的,還有鎧皇獸、奧米加獸X、恐虎獸、黃金劍獅、新惡魔獸、巨鯨獸們,還有很多很多的人類和數碼獸!」

華生和亞古獸都張開了口,卻說不出話來。

「我不知道你們在北極和中國遇到了甚麼事,使你們自回來後就一直不妥。」偉易厲聲說,「但就算我們是被神使蘇法或是其他人利用又怎樣?救人不是最重要的嗎?你口口聲聲要為正義而戰,難道你的正義是任由他人所決定的嗎?」

「這……」華生呆然起來。

「難道任由杜拜的人們去死就是你們想要的嗎?這就是你所堅持的正義嗎?與其要淪為軍隊的武器,倒不如讓千百萬無辜的人死去,這就是正義嗎?」

「這……」亞古獸呆然起來。

「見死不救的人,不是我認識的華生和亞古獸。」偉易正色道,「是誰說有力量就要負起責任?是你們呀!」偉易深深吸了一口氣,再道:「所謂的正義,只不是由他人所定義的吧?世界上有幾十億人,就會有上千種、上萬種甚至上億種正義,而我們應該追求的是哪一種正義?哪種都不是吧。我們所堅持的,所捍衛的,就只有我們自身的正義!」

聽著偉易的話,華生和亞古獸背上的汗愈來愈多,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眼前的偉易正散發著無人能比的氣勢。眼前這個人,真的是我們平時所認識的偉易嗎?現在他們站在偉易面前,就好像站在某個偉人的面前,他的每一句話都直接打進他們的心中、腦中、思想中。每一句說話就直接喚醒他們遺忘已久,在數碼世界時的心情。

「雖然正義有很多種,但是邪惡就很簡單,讓無辜的人死去的行為就是邪惡,而對抗邪惡就是正義要做的事情!」

華生和亞古獸這才醒過來,是被利用又如何?難道這是見死不救的理由嗎?未來會怎樣,他們不知道,但重要的是,良心呼喚著他們去拯救杜拜的人民呀!難道要容忍魔軍殺人放火嗎?就如偉易所常說,不這樣做,哪對得起過去逝去的人和數碼獸們?鄭陵、芳香獸和費查上將說了甚麼,共和國、神使蘇法和美國政府做了甚麼,又如何?現在重要的,是那些正在呼救的人們,難道不是嗎?

華生和亞古獸不約而同站了起來,看著加勒哈德,「好,我去。」華生說,然後看往亞古獸,說道:「你願意和我一起去嗎?」

「當然了,伙伴!」亞古獸點點頭,「我們不是一直一起戰鬥嗎?沒有了我,你又可以做甚麼呢?」

加勒哈德看著,也點一點頭。

 

走到樓房外面,華生和亞古獸一看天上,竟看到一個巨大的藍色閃電旋渦在高空旋動著,就像吞沒一切的黑洞一樣。

「這!」華生驚訝無比,他見過這種現象,「數碼大門?」不錯,這正是能通往數碼世界的通道。「為何?」

「這數碼大門是我們DMG開啟的。」加勒哈德說,「事態緊急,但往杜拜路途遙遠,所以我們在胡德堡基地上空開啟數碼通道,這樣我們便能乘飛機穿過數碼世界直通杜拜,這樣不用數分鐘就能到了。現在只需等飛機前來。」

華生聽著加勒哈德的話,只是笑一笑,接著,一陣強列的橙光射入加勒哈德的眼睛。加勒哈德驚訝一看,橙光的源頭竟是亞古獸。

「你們想做甚麼?」加勒哈德不明所以。

「不用飛機了!」華生哈哈笑道。

「難道?」如加勒哈德所料,橙光化成了高壯的龍戰士——戰鬥暴龍獸。接著,戰鬥暴龍獸蹲下身來,並伸出壯碩的左手,示意華生爬上去。

「我們直接飛去就好。」華生對加勒哈德說,並轉身往戰鬥暴龍獸走去,爬上了牠的手臂。

「這太亂來了!」加勒哈德高呼。

「你不是說事態緊急嗎?讓飛機穿過數碼通道不是更亂來嗎?」華生對加勒哈德惡作劇的眨了眨眼,接著,他看往莎樂美和兵龍獸:「你們也要去杜拜吧?上來吧!」

「但是……」莎樂美看往加勒哈德,加勒哈德才是這次任務的指揮官。

戰鬥暴龍獸已經起飛,往莎樂美和兵龍獸飛去,華生則往莎樂美伸出右手,高呼道:「快來吧!快來吧!」

莎樂美的小口像上了水的魚兒一樣,一張一合,完全不知所措,最後還是往華生伸出了手,讓自己被華生拉上戰鬥暴龍獸的臂上。與此同時,兵龍獸也自行跳上了戰鬥暴龍獸的臂上。看著人齊了,戰鬥暴龍獸就這樣往天上的數碼大門飛去。

加勒哈德抬頭看著戰鬥暴龍獸的背影在數碼大門中消失,緩緩搖頭,「唉……太亂來了!」但是,他也微微一笑,這正是阿倫.華生的作風。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杜拜酋長國,杜拜市。

曾經的中東,不,世界最美城市早已如魔軍的將軍所願,化為了一片人間煉獄,整個上空都被滲透黑暗力量的烏雲籠罩,了無光明與希望,城市到處都被火海所吞沒,樓宇倒塌,大街盡是橫飛血肉,不見了甚麼器官的屍身遍地,失去父母的孩子在哭泣哀嚎,盡是一片不堪入目的恐怖慘像。而在這種情況還笑得出來的,恐怕只有大街上那群滿手鮮血的惡魔。

一群恐怖的惡魔獸、獨眼龍獸(Cyclomon)和暗黑蜥蜴獸(DarkLizarmon)立足於滿街的死屍之間,身軀被湮沒一切生靈的火焰所照紅,其中幾隻還拿著人們的頭部或是內臟,當是戰利品甚至是把玩的玩具,囂張地哈哈大笑。

「把人類男殺女姦,這是屠夫三頭龍獸將軍的命令!」一隻領頭的高壯獸人牛人獸(Minotaurmon)大吼。

接著,牛人獸握一握手上那個還連著身軀的人頭,在一聲慘叫聲中,一團鮮血被擠了出來,然後,牠隨手將之拋往上空,讓其打穿了一座大廈的玻璃窗,飛入大廈之內,而那座大廈中隨即傳出驚恐的尖叫聲。憑此,這群滅絕「人」性的惡魔和獸人又找到了新的目標。是年輕的女聲,說不定可以……

幾隻惡魔獸張開雙翼,露出猙獰的面孔,一隻還伸出了饑渴的舌頭——他們會飛,看來能率先享用獵物了。此刻,被暗雲支配的天空卻閃了幾閃,使他們轉頭一看,只見毀滅的橙光已在往他們打來,他們都雙眼大睜,還來不及反應就已落入光芒之中,全身化為灰燼。

發著橙光的火焰不斷往地上的惡魔與獸人落下,使他們一一灰飛煙滅。領頭的牛人獸在慌亂中抬頭一看,果然,是被選中的孩子,是戰鬥暴龍獸!

戰鬥暴龍獸飛翔在天空中,而華生也上載進了其數碼核之中,一人一獸看著下方那染紅的先進大廈之海,都盛怒無比,這群魔軍到底在幹甚麼?這種血腥已不是殘酷無道能形容,而是毫無意義的嗜血暴虐了,就連之前的墮天地獄獸都沒有如此瘋狂!偉易摑他們的兩巴掌摑對了,他的話說對了,他們沒有來錯,他們非來不可。「你們這群瘋子,這樣做對你們有甚麼好處?」戰鬥暴龍獸忍無可忍,一雙爪盾之間不斷連射出小型的「蓋亞能量炮」,把一隻又一隻地獄的惡魔送到真正的地獄去。

牛人獸見勢不妙,連忙跑到了一高一矮的阿聯酋大廈(Emirates Towers)的較矮一座旁,「哞!」的牛吼一聲,並高舉牠那連接著左臂的打樁機「惡魔之臂(Demon Arm)」,一擊打往這座三角柱形的銀色新潮大廈,「黑暗大地震(Darkside Quake)!」牠那強大的黑暗力量使大廈的樁柱馬上斷裂,整座華麗的大廈瞬間倒塌,本為母子雙塔的阿聯酋大廈只剩一座,灰塵遍野。

天上的戰鬥暴龍獸眼見狀況混亂,也停下了動作。

牛人獸在灰塵中顯現身姿,牠已站到了另一座較高的阿聯酋大廈旁邊,並以「惡魔之臂」打樁機指住了它的樁柱,對戰鬥暴龍獸大吼道:「哞哞!快住手!否則我就讓這座大廈也榻下,再死無數人!」

這時,兩發炮彈卻從遠處打來,重重的轟在牛人獸身上,打穿了牠的身體,使牠血肉橫飛,粉身碎骨。

在牛人獸的所在地所看不到的遠處,坦克龍獸的左右雙炮在噴出煙霧,火藥的味道充斥著四周。牠的前方有個超巨大的顎狀巨鉗,原本是用以攻擊接近的敵人的,現在卻正關閉著,保護著身在其中的莎樂美。莎樂美的數碼裝置傳出華生的聲音:「幹得好,莎樂美、坦克龍獸!」

坦克龍獸的電腦已鎖定了附近所有的敵人,完全體的牠接二連三的轟出究極體威力的恐怖炮火,精確又強大的攻擊使牠成為了最有效率的殲滅者,甚至比戰鬥暴龍獸更有殲敵效率。

莎樂美於通訊中說道:「一般的敵人交給我們就可以了,華生和亞古獸請負責對付巨大的完全體和究極體。」

「但是……」華生說,始終莎樂美和坦克龍獸也是他的朋友,問他怎放心拋下呢?

「一般的敵人絕不是坦克龍獸的對手,加上坦克龍獸的探測器,牠們連試圖偷襲也辦不到。」莎樂美說,「還有,阿路爾准尉的千兆龍獸和路德准尉的百萬龍獸也來了增援,我們的戰力足以應付任何普通敵人。你們進攻吧,華生、亞古獸。」

「真的沒問題嗎?」華生問道,他始終聽不慣莎樂美的一堆公式用詞,但是莎樂美是他的朋友,他還是不能放心。

「沒問題的,快去吧!別輕視我們的戰力!」莎樂美感到有點不耐煩,但想真點,華生是在關心自己。她雖然不喜歡華生的性格,但是,她也知道華生是真心視自己為朋友。

「好吧!」華生於戰鬥暴龍獸的數碼核中大吼,「上吧,戰鬥暴龍獸!我們去打大的!」

「好!」戰鬥暴龍獸看著牠視線中顯示著的地圖,那些巨大的完全體和究極體全都以紅點顯示著了。就這樣,牠一股熱血往那些怪物飛去。

 

就在杜拜河(Dubai Creek)的中心,兩隻巨大無比的高瘦黑魔浮出水面,這兩隻三眼魔物都擁有兩雙白色的墨魚觸手,華生和戰鬥暴龍獸一看,他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種數碼獸,「是海魔獸(MarinDevimon)!」

他們在數碼世界遇到的首個大敵冰惡魔獸,正進化了成這種海魔獸,並且讓他們苦戰一番才勉強擊敗。可是……

「我們已經不同了!」華生和戰鬥暴龍獸於杜拜河上空齊聲道。

 

 

遠處聳立著一座入雲的尖塔,看似由一大堆橢圓玻璃大廈堆成,可是它卻是一座大廈。這座哈里發塔(Burj Khalifa)於2010年代位居全球最高建築,高度足足有八百二十八米,但是,它雖然其高無比,外觀卻遠較杜拜其他誇張的建築低調,這正合那愛站高處又愛破壞華貴之物的魔軍將軍的心意,讓之僥倖地免受倒塌之禍,反倒成為了黑暗勢力的指揮部。

屠夫三頭龍獸將軍於哈里發塔塔頂之上,把整個杜拜市的狀況都看在眼內,而戰鬥暴龍獸現在秒殺兩隻海魔獸的情景,還有那勇氣的光芒,牠當然也在黑暗中看得一清二楚。

這時,屠夫三頭龍獸身邊的虛空冒出一團紫煙,牠那雙臂為鐮的妖獸副官刀片獸從中顯現。刀片獸道:「將軍,已經證實入侵者是被選中的人類孩子。」

「哼!」屠夫三頭龍獸悶哼,「繼可惡的共和國之後,又來……」牠看往刀片獸,吼道:「出動究極吸血魔獸(VenomVamdemon)!」

「是的。」刀片獸連忙點點頭,接著又在一團紫煙中不見身姿。

「看著吧!」屠夫三頭龍獸扭曲的發笑著,「和我屠夫三頭龍獸作對的人都得死清光!」

 

 

正當戰鬥暴龍獸想要飛回陸地的上空,不知不覺之間,牠發覺自己飛入了一團血紅色的濃霧之中,「這…這難道是?糟糕!」

「戰鬥暴龍獸,怎麼了?」華生問。

戰鬥暴龍獸來不及跟華生解釋,連忙飛開,可是這已經太遲了,血紅色的魔霧竟然發出低沉的怪笑聲,接著,魔霧聚集並實體化成了巨大的人型,是隻血紅色的恐怖惡魔巨人。這魔物那像人類的頭部已經比戰鬥暴龍獸要大,擁有瘋子般的金色亂髮,血紅眼罩下的鮮黃魔眼瞪著勝利暴龍獸,大口像精神病人般傻笑著。牠血紅色的上身赤裸,有著如同甲蟲殼一樣的膚質,還長著一雙以血紅骨架連著的漆黑蝙蝠翼,噁心無比。

「究極吸血魔獸!」戰鬥暴龍獸大吼。

「究極吸血魔獸?」華生緊張的問。

戰鬥暴龍獸實在沒有餘閑回應華生的問題,但由於華生在戰鬥暴龍獸的數碼核之中,所以他得以分享戰鬥暴龍獸的想法:這種究極吸血魔獸是種在聖魔戰爭中很有名的恐怖魔物,因此連搞不清七大魔王是誰的亞古獸也得知牠們的存在。究極吸血魔獸是吸血魔獸解放力量後的究極體型態,力量在一般的究極體中算是最上乘的,但是這種超級巨獸狂暴且沒有理性,當然沒有吸血魔獸願意變成這樣子。不過,這種強大的攻城和屠殺兵器,魔軍豈有不用之理?如果吸血魔獸在軍中被當成罪犯,則會被強行解放力量,然後變成這種怪物。

血紅色的濃霧繼續成型,究極吸血魔獸那雙長長的血爪也化成實體,而且,那巨大的雙爪打從實體化開始,雙掌就已經握緊了戰鬥暴龍獸。那血紅色的皮膚有如甲蟲的甲殼,硬度足以與數碼合金比擬。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究極吸血魔獸的怪物聲線瘋狂大笑,一陣惡臭的口氣傳入戰鬥暴龍獸的嗅覺之中。

但是,戰鬥暴龍獸是擁有「被選中的人類孩子」為拍檔的拍檔數碼獸,因而足以完全發揮出全身的潛力,又哪裡是這隻普通的究極吸血魔獸可以對抗?戰鬥暴龍獸全身放出金光,究極吸血魔獸的雙掌之力不及戰鬥暴龍獸的臂力,馬上就被撐開,可是……

此刻,居然還有只外兩雙血紅巨爪揮來,戰鬥暴龍獸馬上避開。

「甚麼回事?」華生說。

戰鬥暴龍獸轉頭一看,原來這種可怕的魔物居然共有三隻。連上次的墮天地獄獸的軍隊都不見有究極吸血魔獸,這群魔軍居然有三隻究極吸血魔獸,到底是何方神聖?

壞消息還一浪接一浪,通訊中馬上就傳出莎樂美的呼救聲:「華…華生!請求支援!我…我們這邊…呀!遇到強敵!」

莎樂美的話還未說完,她與華生之間的通話便結束了,然後只餘下陣陣大氣電波的聲音。

要救莎樂美!要救同伴們!

「戰鬥暴龍獸,」華生說,「盡快解決掉這群噁心傢伙!」

「嗯!」戰鬥暴龍獸吼道。

此時,他們的戰意燃燒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在被暗黑之力所污染的烏雲之下,就在杜拜市的中樞之一的Rigga Al Buteen區,坦克龍獸、千兆龍獸和百萬龍獸不斷後退著。在牠們的面前,那在公路上步步迫近的醜陋恐龍戰士,正是這群魔軍的三頭將軍,雙臂分別為機械龍頭和白骨龍頭的屠夫三頭龍獸。

屠夫三頭龍獸右臂的機械海龍頭咬著巨刀,指著坦克龍獸,粗蠻而恐怖的聲線邪笑道:「你們退夠了沒有呢?反正也是死,為甚麼還要那麼操勞,不死得舒服一點呢?」

坦克龍獸身前的顎狀巨鉗關閉著,但齒狀巨釘之間有些空隙,讓莎樂美得而從中窺視眼前的敵人。對方的高大身影愈來愈近了。這敵人很強大,坦克龍獸、千兆龍獸和百萬龍獸加起來也不是牠的對手。單論戰鬥力,不論其他方面的話,這隻屠夫三頭龍獸將軍比骷髏騎士獸要強大,可能比巨大古加獸和黑帝皇龍甲獸還要強,為何這樣的強者會突然出現在杜拜?

但不管牠出現的目的是甚麼也好,這和現在如何應戰沒有關係。

華生遲遲不來,恐怕他那邊也遇到麻煩了,屠夫三頭龍獸既然這麼強,想必牠的部下也不易應付。

這時,坦克龍獸把一雙炮管指住了屠夫三頭龍獸,打出兩發炮彈,可是,屠夫三頭龍獸抬起一雙巨刀,形成了像勝利暴龍獸的「勝利保護(Victory Charge)」一樣的防禦力場,但它卻是由三角形的深藍閃電所構成的。「三角保護(Delta Charge)!」牠說。「三角保護」輕易就把坦克龍獸的炮彈擋了下來。

「哈哈哈!沒用的!」屠夫三頭龍獸猙獰的笑道。

不過,那些炮彈卻爆出了大量灰煙,「煙霧彈?」屠夫三頭龍獸馬上衝出煙霧,但是坦克龍獸、千兆龍獸和百萬龍獸都已經不見了。

「哼!就看你們可以逃到哪!」屠夫三頭龍獸不爽的道。

 

 

坦克龍獸駛到那座樓頂為巨球的阿聯酋電訊大樓(Etisalat Tower)之後。牠把顎狀巨鉗打開,巨大的鋼鐵釘爪把莎樂美拿起,輕輕放到地面上,說道:「瓦勒里恩長官,請你撤退,由我來為你斷後。」

「敵人太強,我們應共同撤退。」莎樂美說。

「我拒絕,長官。」坦克龍獸說,「我要留在這裡戰鬥,瓦勒里恩長官,請你撤退。如果我們一起撤退的話,會被敵方追上的,如果只有你的話,生存率會高很多。

「你竟然拒絕長官的命令?」莎樂美大驚。

「是,長官,」巨大的坦克龍獸看著公路上的小女孩,「因為,我不想你死。」

「這……」莎樂美頓了一頓,可是她馬上不滿的問:「這有關係嗎?你個人的想法都沒有關係,總之兵龍獸上士你就要服從我的命令!」

「兵龍獸上士必須服從瓦勒里恩少尉的命令,」坦克龍獸語氣堅定,「但兵龍獸現在拒絕命令,兵龍獸決定要離開上士的崗位,因為兵龍獸想莎樂美.瓦勒里恩活下去,事後我願意接受處分。」

「你……」莎樂美說不出話來,但心中其實也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溫度,難以言喻,那是她的軍事頭腦所無法分析的。終於,她說了:「莎樂美.瓦勒里恩甚麼的都不要緊,我就只是作為瓦勒里恩少尉而在這裡,我命令你立即撤退!」

「不,你永遠都是莎樂美.瓦勒里恩,長官。」坦克龍獸說,「你永遠都是你,你永遠都不只是一個軍事單位。走吧,我會為你而戰到最後。」

「……」莎樂美無言以對。既然坦克龍獸擅離崗位,已經失控,那她也應該把牠列作逃兵,把牠排除於考慮之外,獨自撤離了。但是,她的腳沒有動。為甚麼自己的腳不動?

「長官?」坦克龍獸看著莎樂美不動,也有點愕然。

莎樂美還是沒動,明明應撤離了,為甚麼自己動起不來,為甚麼?這些就是華生和偉易那群人常說的友情嗎?不,我莎樂美只是一個軍事單位,我只為布朗森長官而活,不應該擁有友情,也不應該擁有其他感情。

最後,莎樂美還是沒動。

不錯,她無法再欺騙自己了,她無法不理兵龍獸,獨自離開。

「長官?」坦克龍獸問。

莎樂美看著坦克龍獸的雙眼,「我和你共同作戰。」

「呃……這樣……」這下子倒是坦克龍獸不知所措,牠的目的是要盡力增加莎樂美成功撤退的機會,現在反倒使莎樂美也留下來?

正當坦克龍獸想要回應,不妙,牠的雷達有所反應,是那隻屠夫三頭龍獸!牠追來了!

「哈哈哈哈哈!找到你們了!」

粗曠的怪物聲線從正上方傳來,莎樂美和坦克龍獸抬頭一看,只見阿聯酋電訊大樓的巨球樓頂上,屠夫三頭龍獸已站了在那裡。

「不妙!」坦克龍獸說。這下子,之前的爭論都變得毫無意義了,不論是莎樂美還是牠都逃不了。

「來,乖乖的受死吧!」屠夫三頭龍獸拿起巨刀。牠一看便看到公路上的莎樂美,口腔中的濕氣被邪笑滲出大氣,「哈!被選中的孩子!」牠當然不知道莎樂美不是「被選中的孩子」,但的確,牠沒有必要知道「被選中的孩子」和「馴獸師(Tamers)」的分別,如牠所想,總之解決掉人類拍檔,那數碼獸拍檔自然會失去進化之力,打回原型。牠的目光已經鎖定了莎樂美,並且躍下公路,巨刀往莎樂美斬下。

莎樂美眼看著屠夫三頭龍獸的巨刀愈來愈近,屠夫三頭龍獸也眼看著自己的巨刀愈來愈接近莎樂美,「得手了!」屠夫三頭龍獸心中歡呼。轟的一聲,屠夫三頭龍獸的巨刀已經擊中公路,碎石四濺。屠夫三頭龍獸一看,牠居然沒有打中,「避開了?」不止如此,屠夫三頭龍獸還受到了槍彈的掃射,當然這些武器對牠可沒有用。

莎樂美在被屠夫三頭龍獸斬中之前,在千鈞一髮之間躍開了,更藉由刀鋒打中地面之時所捲起的狂風,落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反過來以衝鋒槍掃射屠夫三頭龍獸。

「厲害!」屠夫三頭龍獸心中暗讚對手,區區一個人類竟能避過牠的刀,還可以反擊?就在牠震驚的這瞬間,一隻粗壯的鋼爪直迫屠夫三頭龍獸,使牠反應不及,正是坦克龍獸的釘爪。屠夫三頭龍獸僅僅以肩甲擋住致命一擊,卻被擊飛,撞到阿聯酋電訊大樓的外牆上,陷入了岩石之中。

「可惡!」屠夫三頭龍獸馬上就從大廈外牆飛出,盛怒無比,再次直飛往莎樂美。「廢物就乖乖被我斬吧!」隨著屠夫三頭龍獸的怒氣,牠的巨刀佈滿深藍色的閃電,強大的能量與空氣中的電子產生反應,發出了尖銳的聲音,聲音與刀鋒劃過一切,向著莎樂美迎面斬去。

莎樂美眼睜睜看著,這下子避不了,但是,坦克龍獸已把她擋了在身後,交叉一雙鋼臂撐住了屠夫三頭龍獸的斬擊。對方力度之強令坦克龍獸退後了數吋,但一想到莎樂美正在自己的背後,坦克龍獸就用盡全力,試圖把屠夫三頭龍獸的斬擊壓回去。

「哈!」屠夫三頭龍獸大笑一聲,「堂堂完全體竟為卑賤的人類當肉盾?可是肉盾終究是用爛肉造的!」牠的巨刀繼續放出深藍的能量閃電,使巨刀慢慢陷入坦克龍獸的臂甲。

坦克龍獸除了臂甲慢慢地龜裂外,牠雙肩承受著巨大的力量,亦開始發出令人不安的金屬扭曲聲。雖然如此,牠依然奮力把屠夫三頭龍獸的斬擊擋回去,不讓半步。

「兵龍獸!為何你要為我做這麼多?」莎樂美高聲問道,她的聲線罕有的顯露出她的激動。

「因…因為……」坦克龍獸說,「我知道我的前生角龍獸殺死了你的父親……還…令你變得不像普通人類……對不起……」

「你……」莎樂美說不出話來。

「哈哈哈!」屠夫三頭龍獸猙獰大笑,「真是感人呢!那我屠夫三頭龍獸就成全你們,賞你們做一對鬼鴛鴦!

坦克龍獸汗顏看著,心叫不妙。剛才的一擊沒對屠夫三頭龍獸造成甚麼創傷,反而只是使牠更怒而已,本來就已是打不過的對手,現在牠發怒起來更是危險。不過,坦克龍獸早已作好了心理準備,就算這雙手被斬下,也不能退後一步!

此刻,銀光一閃,屠夫三頭龍獸一瞄,馬上收起巨刀,擋住一把直刺往牠咽喉的巨劍。但是,牠也因此被巨劍打退了。牠一看對手,連忙飛起,又再次飛到牠最愛的大廈頂樓,居高臨下,看著身於公路上的幾個對手,包括銀劍的主人。

「是你!勝利暴龍獸!」屠夫三頭龍獸驚訝的道,「短短數分鐘,居然可以打倒三隻究極吸血魔獸?」

「對!」勝利暴龍獸和華生齊聲大哮,「因為我們是被選中的孩子和拍檔數碼獸!」

「好呀!」屠夫三頭龍獸笑道,「那我屠夫三頭龍獸就把你們也賞做一對鬼鴛鴦,好讓你們兩對鴛鴦可以作伴!誰是伴郎伴娘就由你們自己決定吧!哈哈哈哈哈哈!

勝利暴龍獸先不理屠夫三頭龍獸這疑似躁狂症患者,看往坦克龍獸和莎樂美,「你們沒事嗎?」牠問。

「我只有輕傷。」坦克龍獸以牠的公式語言答道,但旁人一看到牠那破開的臂甲與流著血的雙手,就知道雖然雙手未廢,但已經難以繼續戰鬥了。「至於長官……」牠也看往莎樂美,不敢代她回應。

莎樂美只是低著頭,沒有答話。

「莎樂美,怎麼了?」華生也問。

莎樂美還是低頭不語,還有些嬌喘,難道說,她在哭泣?

「呃……」這下子,華生、勝利暴龍獸和坦克龍獸都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應對。

「可惡!」站在樓頂的屠夫三頭龍獸大吼,「你們這群賤種,居然把我屠夫三頭龍獸將軍當成不存在!你們一起去死吧!變了死屍就不會再哭了!」牠的三個頭分別發出紅、黃、藍的能源,而三股能源則在牠身前聚集,合成了一個深藍色的巨大能源球,像是個藍太陽般,看起來有點像戰鬥暴龍獸的「蓋亞能量炮」,但遠遠更要強大。

「吼!三角以太炮(Delta Aether)!」屠夫三頭龍獸馬上把那強力的能源球射出,轟往地上眾人。

但是,勝利暴龍獸已早有準備,雙手也早已聚集了一個橙黃色的巨大能源球,進而將之拋出,「三叉戟蓋亞!」

橙黃的蓋亞能量與深藍的以太能量相沖,引起了強力的爆炸,有如超新星般耀眼,使附近的大廈的玻璃窗都要粉碎。坦克龍獸連忙駛到莎樂美之前,把她擋在懷裡,讓她免受衝擊波及玻璃碎所傷。同時,坦克龍獸也張開了前方的顎狀巨鉗,「長官,快進來!」莎樂美雖然一直低頭不語,但她畢竟是眾人中最有理性和判斷力的,即使在這種感情狀態下也不失分寸,馬上躍進坦克龍獸之中,坦克龍獸則關上巨鉗。

爆炸的能量散開,勝利暴龍獸早已進攻,但屠夫三頭龍獸也一樣,巨劍與巨刀於空中相撞,火花四起。勝利暴龍獸的力量雖然遠比一般究極體要強,而且是拍檔數碼獸,但屠夫三頭龍獸只是把刀一推,勝利暴龍獸竟被對方的驚人怪力彈飛至地面,踩裂大地,轟然一聲巨響。

「好強!」華生驚呼。

「小心!」坦克龍獸叫道,「這敵人不尋常!」

勝利暴龍獸被屠夫三頭龍獸擊至地面,只見屠夫三頭龍獸以巨刀追擊而來,雙方劍刃再次角力。就在這零距離之下,屠夫三頭龍獸的三個龍頭居然能同時噴出能源,聚集深藍的能源球,「三角以太炮!」

勝利暴龍獸見狀連忙跳開,以巨劍為盾,放出力場護罩「勝利保護」擋住「三角以太炮」,但還是被擊退數十米,直撞到那座形狀像桌子般的杜拜市政廳(Dubai Municipality Building)。

「這…這傢伙是怪物嗎?」勝利暴龍獸從杜拜市政廳外牆的凹洞中走出。

「太強了!」華生說,「黑帝皇龍甲獸戰士模式與墮天地獄獸都沒有這個威力!怎麼會這樣?」不錯,華生見過的數碼獸中,可和這隻三頭龍戰士的威力相比的,恐怕只有黑帝皇龍甲獸君臨模式、奧米加獸X和頂點龍獸。

「哈哈哈!」屠夫三頭龍獸哈哈大笑,同時慢慢走近,「知道嗎?我這把巨刀叫『暴龍屠殺者(Greymon Genocider)』,是專剋暴龍獸(Greymon)種的!拿來切你這塊大豬肉就剛剛好了!斬斬斬!」

「嘿!」勝利暴龍獸笑了笑,「你打得中我才算吧!」話畢再往屠夫三頭龍獸攻去。勝利暴龍獸和華生已留意到了,屠夫三頭龍獸沒有手掌,雙臂上只有龍頭,是以右臂的海龍口咬住巨刀,換而言之,牠揮刀必有死角。

兩龍戰士刀劍交鋒,巨刀巨劍於短短數秒間已相交十多回合,勝利暴龍獸不斷往屠夫三頭龍獸的死角攻去,可是還是被牠的巨刀架開了。反之,屠夫三頭龍獸的巨刀冷鋒不斷劃過勝利暴龍獸的喉前胸前,招招殺著,都是以一擊斬殺為目標,勝利暴龍獸與華生雖經過多場大戰,亦不禁心寒起來。

「為甚麼會這樣的?」勝利暴龍獸不解,再進攻屠夫三頭龍獸右前方的死角,還是被巨刀架開了巨劍。這時,勝利暴龍獸一看,只見屠夫三頭龍獸左臂的骨龍頭已指住自己,骨龍張口一發雷光,勝利暴龍獸僅僅以厚重的左臂硬接,退了十步。

屠夫三頭龍獸的骨龍口滲出煙霧。牠將之關上,笑道:「像你這種耍小聰明的蠢蛋太多了,沒用的!」

「沒理由的……」勝利暴龍獸心道,「我明明專攻牠死角……」

華生看看屠夫三頭龍獸那咬刀的海龍口,留意到裡面有條紅色的異物在動。「原來如此!」他對勝利暴龍獸說:「牠能以舌頭調整巨刀的指向!」

「竟然還能這樣做……」勝利暴龍獸答華生道。

對方的破壞力極大,刀法也不差,這次不妙。

 

這時,通訊中竟傳出莎樂美的聲音:「華生,聽我說!」

「莎樂美?」華生與勝利暴龍獸心道,她剛剛不是還在哭泣嗎?

「我發現了,敵人如此強大的原因,還有牠的弱點!」

「甚麼?」華生與勝利暴龍獸道。對於屠夫三頭龍獸那不尋常的力量,他們早已覺得有古怪,果然是有秘密嗎?但更令他們驚奇的是,莎樂美竟然能那麼快控制情緒,把注意力放回戰況中,華生從未遇過有任何女孩子——不,男孩子也是——可以做到這點。太厲害了,莎樂美。

「牠那三個頭應是各有生命和意志的。」莎樂美說,「牠是三隻數碼獸的合成型,只是很配合和團結才不易被發現。因為是三合一,所以牠直線蠻攻的力量很強,但無論牠們的協調有多好,靈活與技巧也會是弱點。」

原來如此!華生與勝利暴龍獸心道,難怪屠夫三頭龍獸和自己一樣喜歡蠻攻。勝利暴龍獸是因為擁有拍檔數碼獸的強大力量,卻在經驗和戰技方面有所不足,而這屠夫三頭龍獸,則是隻蠻力大卻不靈巧的數碼獸。

要用靈活與技巧戰勝牠嗎?應該怎樣做?對了,多個月來在軍營的特訓是不應白費的,而且……

勝利暴龍獸突然把「龍獸破碎者」巨劍拆成兩把較小的長劍,然後,牠好像變成了另一隻數碼獸一樣,雙手都以自身為中心,分別慢慢擺動著銀劍,彷彿那兩把放出寒光的雙劍都化為了幽影似的。雙劍擺動的速度明明緩慢無比,但兩劍刃只消劃過戰場上的烈風,就已使一陣陣短暫而尖銳的金屬哄聲傳入屠夫三頭龍獸耳中。這種金屬哄聲使得屠夫三頭龍獸手上的「暴龍屠殺者」也有種共嗚般的震動,像是發現了真正的劍客一樣。

屠夫三頭龍獸面對這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殺氣,不禁退了一步,說道:「這套劍法,不可能!『斬無敵』鎧皇獸!?」

勝利暴龍獸沒有立即回應屠夫三頭龍獸,而是先在心中請求華生答允,在華生首肯之後,牠才正色吼道:「不錯!我正是鎧皇獸的弟子!不過,師父牠不喜歡別人稱牠做『斬無敵』!」那些招式,都是鎧皇獸與勝利暴龍獸為敵的時候,為了使勝利暴龍獸足以成為自己的「強敵」,而強行「教導」予牠的,所以勝利暴龍獸一直不屑使用,但在勝利暴龍獸與華生對鎧皇獸只有敬意的現在,被鎧皇獸教導的一段經歷則是純粹的光榮。

「別以為亂認師父就能嚇到我屠夫三頭龍獸!」屠夫三頭龍獸把巨刀刀尖直指勝利暴龍獸,往之奔去,勝利暴龍獸則準備迎擊。在兩者快達短兵之距時,屠夫三頭龍獸突然停下,把左臂的骨龍頭指往勝利暴龍獸的頭部,原來射擊才是牠的真意。

勝利暴龍獸一個後空翻,讓屠夫三頭龍獸射出的能源波於正上方掠過,同時,就在這上身朝天的狀能下,以飛行能力迫近屠夫三頭龍獸,然後,藉著後空翻的力量,雙腳直撞屠夫三頭龍獸的下巴。「哇啊!」屠夫三頭龍獸叫道,不過,屠夫三頭龍獸的三頭各有意志,雙臂的頭當然不會理會主頭部的痛楚,打算再度攻擊。可是,勝利暴龍獸踢中之後,再利用踢中的反作用力,把身體停留在半空,雙腳同時向屠夫三頭龍獸的胸口狠狠一撐,瞬間,屠夫三頭龍獸被擊後數十米。

屠夫三頭龍獸呆然了,這種擅於利用各種力量並計算得準確細緻的攻擊,的確像是斬無敵的武術。

勝利暴龍獸馬上持雙劍乘勝追擊,而屠夫三頭龍獸也不服氣再度進攻。屠夫三頭龍獸再以巨刀往勝利暴龍獸揮去,勝利暴龍獸以右劍迎擊,把屠夫三頭龍獸的巨刀架往自己的左方,然後,突然改以左劍壓下了左方的巨刀,右劍則往屠夫三頭龍獸那毫無防備的首級直斬過去。

屠夫三頭龍獸面對致命一擊,被壓下的巨刀一時之間難以回防,只得以左臂的骨龍頭勉強擋住銀劍,可是,骨龍頭也因而微裂。屠夫三頭龍獸的三頭各有意志,一直只憑長年的合作發揮戰力,而現在,屠夫三頭龍獸竟以「同伴」作肉盾,使雙臂的兩個頭瞬間暴怒起來,三頭協調出現混亂。不放過這機會,勝利暴龍獸發出雙劍以外的第三擊:牠的腳猛力一起,把屠夫三頭龍獸踢退數步,然後馬上跳起,高舉雙劍直斬下去。屠夫三頭龍獸還未站穩就受到攻擊,連忙想要招架,但是,雙臂兩龍頭唯恐再被當成肉盾,竟然拒絕動彈。屠夫三頭龍獸這才打算後退,但已經太遲了,勝利暴龍獸的雙劍銀光掠過,切開了屠夫三頭龍獸的盔甲和肌肉,染上了這三頭龍的鮮血。屠夫三頭龍獸多年未受過大傷,胸前竟被劃下了兩道重重的劍傷,除了痛苦之外就是屈辱。

眼見勝利暴龍獸再次架起舞劍架式,屠夫三頭龍獸現在確認了,那肯定是「斬無敵」鎧皇獸的精妙劍法,牠絕不可能招架得了。牠見勢不妙,馬上退後,把左臂的骨頭指往身後的一座大廈。那座白色的大廈在工整的主軀幹外,向著杜拜河的一方有著一塊銀色的大玻璃弧面,正是迪拜國民銀行大樓(National Bank of Dubai)。屠夫三頭龍獸對勝利暴龍獸大吼:「停手!大廈中躲藏著的人類都是人質!」

勝利暴龍獸與華生看著,又是這招,果然上樑不正下樑歪。「卑鄙!」華生罵道。

坦克龍獸也在對手的視線範圍內,要突施冷箭是不可能的。更何況,屠夫三頭龍獸比之前那隻牛人獸強多了,就算能在牠看不見的地方施冷箭,也很大可能會被牠避開。

「怎麼辦……」

難道,真的沒辦法?

「哇哈哈哈哈哈!」屠夫三頭龍獸猙獰大笑,「軟弱的人類!消失吧!」牠的主頭部口中已亮起了光芒,準備單方面攻擊勝利暴龍獸與坦克龍獸。

屠夫三頭龍獸才剛話畢,眾人只聽見天上轟聲連連,一大堆鯊魚形的生物飛彈如雨落下,直擊屠夫三頭龍獸和迪拜國民銀行大樓。

「甚麼!?」屠夫三頭龍獸的龍口都張得大大。一瞬間,屠夫三頭龍獸和迪拜國民銀行大樓一起被飛彈雨炸中,迪拜國民銀行大樓瞬間粉身碎骨,而屠夫三頭龍獸也只得慘叫。

勝利暴龍獸一看,下手者身在高空,當然是千兆龍獸及百萬龍獸兩條半機械飛龍,而下令者呢?當然是身在某處的阿莉亞和斯蒂拉兩軍人女孩。

甚麼軟弱的人類,人質這招對勝利暴龍獸和華生有作用,卻不代表對阿莉亞和斯蒂拉以及她們的拍檔有絲毫意義,屠夫三頭龍獸不過是給自己開了個大大的玩笑,而且,還乖乖的呆站在大廈之前,當了個活靶。

勝利暴龍獸汗顏無奈,雖然對千兆龍獸及百萬龍獸的這種做法深感憤慨,但現在打倒屠夫三頭龍獸要緊,不管得千兆龍獸及百萬龍獸那麼多了。乘著屠夫三頭龍獸在大廈殘骸中悲慘地四腳朝天,勝利暴龍獸馬上衝前,雙劍往屠夫三頭龍獸的雙肩斬去,精確的斬傷了牠雙手的肌肉,令牠的雙手暫時難以活動。

「嗚哇哇哇哇!」屠夫三頭龍獸只得慘叫。

贏了!勝利暴龍獸以劍指住屠夫三頭龍獸的頸。屠夫三頭龍獸身受重傷,肯定無力作戰。

「完結了!」華生和勝利暴龍獸齊聲道。

屠夫三頭龍獸見狀,自知大勢已去,居然放下巨刀,跪了下來,高呼:「等等!等等!大俠饒命呀!我投降……我屠夫三頭龍獸投降!」

「先屠城然後才叫人饒命,」勝利暴龍獸不屑道,「你也挺無恥!」

「下流!不知所謂!」華生也怒道。見高拜,見低踩,這種敵人並不鮮見,但誇張至如斯地步的,就很少見了。

「我…承認……」屠夫三頭龍獸叩頭道,「我屠夫三頭龍獸是個真小人,可是屠城也不是我想的,我可是走投無路才屠城呀!大俠,你們想把我怎樣可以!要我吃屎飲尿也可以,你們別殺我就可以了!」

「甚麼呀?」勝利暴龍獸實在不想聽下去,這隻屠夫三頭龍獸即使投降還是如此猙獰。

「從你那正直的劍路,我屠夫三頭龍獸看出你是個君子!」屠夫三頭龍獸說,「我只希望你給我一條生路,我只想投降!我只想存活!放我的話……我真的肯吃屎的!我和我的部下真的是走投無路才屠城呀!」

「一派胡言!」華生怒罵道,「突地跑來現實世界屠城,然後說是求存?你這畜牲!我去你的,這種假話也敢說!」

「我也是沒辦法呀!」屠夫三頭龍獸趴在地上,「我這種敗軍之將,只得四處落跑!」

「敗軍之將?」華生問。

「呃…你不知道嗎?」屠夫三頭龍獸愕然,「魔軍和共和國軍的戰爭。」

勝利暴龍獸的身軀猛抖了一下,共和國!而且,竟然是和魔軍打?

「共和國怎麼了?」華生焦急問。

「共和國的大家沒事嗎?」勝利暴龍獸焦急問。

「共和國安全嗎?」華生焦急問。

屠夫三頭龍獸抬起頭來,一臉無奈,說道:「甚麼?你們真的甚麼都不知道嗎?我們魔軍完敗了。」

勝利暴龍獸和華生都怔了一怔,共和國軍完敗魔軍?這怎可能?慢著,難道芳香獸說的……

屠夫三頭龍獸續道:「墮天地獄獸戰敗和黑暗領域內戰之後,魔王議會認為黑暗勢力急需一場勝利,便下令我帶兵向共和國旗下的一個傀儡國宣戰,但是……」

「接下來…怎了?」華生問。他其實不想再聽下去——他不敢聽,但是,卻不得不搞清楚事實。

「我手下的魔軍還未見到敵軍,就被對方用超視距轟炸殲滅了……剩下的也被人造數碼獸以數據刪除兵器掃蕩……我們不到五分鐘就全軍覆沒了……」

「甚麼!?」勝利暴龍獸和華生再次愕然,共和國在五分鐘內擊敗魔軍,這當然值得慶祝,但那種驚人的戰力是哪來的?這隊魔軍連究極吸血魔獸也有三隻啊!還有,共和國軍真的有人造數碼獸?慢著……共和國還有傀儡國?不是征討才會有傀儡國嗎?這些這些……不是全都確確實實證明了芳香獸的說法嗎?

「呃……」華生已說不出話來了。

倒是,勝利暴龍獸的腦筋比華生還要差,所以概念還是很糢糊,還能再問道:「那你又跑來人類世界幹嗎?」

「就說了我們走投無路呀!」屠夫三頭龍獸嘆道,「我是敗軍之將,變成帶罪之身,不能回到黑暗領域,而強大的共和國不需要我們,我們便只好來這現實世界,找個人類國家投靠。」

甚麼?屠夫三頭龍獸的魔軍部隊不是來侵略,而是在數碼世界無路可逃,跑來現實世界投靠人類?

「那你為甚麼四處殺人放火?」華生問,「你瘋了嗎?」

「我也不想呀!這樣做對我們有甚麼好處?」屠夫三頭龍獸無奈反問,「我們一來到這個叫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國家,便遭他們的特種部隊攻擊,他們還亮出了比共和國更先進的『紫球』……呀,是人造數碼獸的意思。我們一來到就被攻擊,唯有用屠城威嚇他們,希望他們肯和我們講條件……」

「呃……」華生一時混亂起來。阿聯酋竟先下手為強,這不合常理吧?他們哪有動機和實力這樣做?還搞得自己的城市被屠城?慢著……「紫球」、人造數碼獸……紫球般的人造數碼獸,那不是之前見過的美國新兵器?對了!如果是美國特種部隊假扮阿聯酋軍隊,攻擊屠夫三頭龍獸的部隊,引發牠們和阿聯酋衝突,那一切就能說通了。畢竟,美國政府還不想數碼世界的事被世人知道,也想獨佔數碼世界的技術。

呃……那麼,自己真的是被利用了!美國政府暗中挑起屠夫三頭龍獸和阿聯酋的衝突後,再找自己來殺光屠夫三頭龍獸的部隊……

「甚麼甚麼?」勝利暴龍獸於心中對華生暗道,完全搞不清狀況。

華生便把他的想法傳達給勝利暴龍獸:

屠夫三頭龍獸負責為七大魔王帶兵,攻打共和國,但共和國軍備先進,屠夫三頭龍獸完全不是對手。屠夫三頭龍獸戰敗,不能回到魔軍,又不能投靠共和國,只好來現實世界投靠人類國家,但美國政府不希望這事發生,所以她暗中派人攻擊屠夫三頭龍獸的部隊,讓屠夫三頭龍獸以為自己受阿聯酋敵視。屠夫三頭龍獸便屠城向阿聯酋施加壓力,希望阿聯酋接受自己的要求,其實是中了美國政府的計。美國政府最後便大條道理找華生他們「拯救杜拜人民」,殺光屠夫三頭龍獸的勢力。

「這是甚麼意思?」勝利暴龍獸還不是很明白。

華生再整理一下思緒,得出了數個重點:

首先,共和國兵力和勢力都已強大無比,擁有了美國的人造數碼獸。其次,美國政府是幕後黑手,控制一切,把人類和數碼獸的生命當是雜草,根本真正的屠殺者是她。第三,這屠夫三頭龍獸和黑暗勢力,其實根本再沒有力量與共和國和美國政府對抗,不過是被耍著玩而已。最後,我們現在是被美國政府當棋子來害人和數碼獸了!

 

噢老天!芳香獸和鄭陵說的全都證據確鑿!

 

想通之後,不但勝利暴龍獸驚訝無比,連華生自己也驚訝無比。

 

「大俠……」屠夫三頭龍獸的聲線把華生和勝利暴龍獸拉回現實,屠夫三頭龍獸續道:「大俠……請問可以饒命嗎?我真的沒有惡意!我屠夫三頭龍獸只是個小人!我卑鄙!我無恥!我下流!但我真沒有惡意!放我生路好嗎?」

對了,這隻屠夫三頭龍獸無恥下流,真的是在說真話嗎?但牠說的不可能是假話,除非這魔軍將軍和皇家騎士與中國總理聯手撒謊,但這比甚麼也更不可能,那麼說,牠的話只可能是真話了?

勝利暴龍獸的劍抖動著,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勝利暴龍獸和華生內心混亂的這瞬間,屠夫三頭龍獸的胸口竟被一道幼紅光從後貫穿,數碼核破碎。「嗚啊!」屠夫三頭龍獸淒厲的慘叫了一聲,便倒了在地上,「呃呃呃……」牠全身劇痛扭動著,伸出一隻龍頭手臂,抓住了往勝利暴龍獸的腿,「救救我……我求你…救救…我……」此情景之淒慘,使勝利暴龍獸和華生都不忍看下去。突然,屠夫三頭龍獸全身瞬間變得像發霉般灰黑,不一會就全部化成了數據塵。

「是數據刪除兵器!」華生和勝利暴龍獸驚呼。

勝利暴龍獸抬頭往攻擊源頭一看,就在前方那座綠藍色的三角柱體大廈——杜拜商工總會(Dubai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之上,一個像是機械人般的人型東西站著。它很高很瘦,瘦削的四肢都是一堆綠色喉管聚集而成的,主體是個巨大的紫球……那不是機械人,那是……

 

「是美國政府的人造數碼獸!」

 

雖然和在洛杉磯看到的有點不同,但肯定是同系列的東西,恐怕是新型號!

 

勝利暴龍獸連忙飛起,往之飛去,卻驚訝的發現,就在那隻人造數碼獸身後的杜拜商工總會天台,有一個藍色的閃電旋渦旋動著,「數碼大門?」那隻人造數碼獸的方型頭部面對勝利暴龍獸,上面的鏡頭眨著燈。沒有感情和思想的它當然一言不發,馬上就退後,進入了數碼大門,身姿消失不見,接著,那數碼大門也消散了。

勝利暴龍獸呆看著,「它特地跑來……就為了往屠夫三頭龍獸開一槍?」牠愕然無比。

「對……」華生茫然的說,「因為……屠夫三頭龍獸說得太多了……」

那隻人造數碼獸的出現,反倒證明了華生的猜想是對的,一切都是美國政府的安排。

勝利暴龍獸回看屠夫三頭龍獸喪生的地方,那裡的塵土因牠的倒下而凹陷,而牠那三個龍頭的印記尚在,一些數據塵在上面浮動,牠最後的一句話彷佛再在耳邊響起:「救救我……我求你…救救…我……」想到牠流落異世界,直到最後一刻也只希望有家可歸,也只是在求救,卻完全不知自己中了美國政府的陷阱,華生和勝利暴龍獸的內心總感到,好像在牠身上看到某個影子,因而有個說不出的結被綁住了。不知為何,自己已經無法再怒視這個屠城的魔頭了,就算再百般否定牠的所作所為,情感上總覺得對牠有了幾分同情。

莎樂美與兵龍獸在旁看著,他們都默不作聲。作為特務部門的兩件零件,他們早就知道,這就是美國政府的做法。

 

 

美利堅合眾國,華盛頓DC,白宮西翼,橢圓辦公室。

現在是深夜,這辦公室也沒有亮燈,只憑窗外的燈光使之還有微弱的光線,美國總統林姆.鮑吉爾坐在他的辦公椅上,而他的雙手正放在辦公桌上,托著自己低下的額頭,不斷的深呼吸。

DMG總長官阿歷.布朗森正站在桌前,把一份封面印著CIA鷹頭徽章的報告放了在桌上。「杜拜的一切事態都在受控範圍,如我的計劃般發展。」布朗森目無表情,輕描淡寫的說。

「老天……」林姆看著自己與亡妻海倫及繼女摩根的合照,雙手正在抖動。「合眾國在我的領導下,居然又再犯了如此不道德的罪惡……杜拜市的數十萬條人命……這到底?我到底都做了甚麼……?」林姆的亡妻海倫是公共行政系教授,她相信從政者必須少講理念,多講現實,但現在這……還是對是錯?比起柬埔寨那被稱爲「自我屠殺」,消滅了國家兩成人口的魔頭波爾布特,現在的自己到底和他有甚麼分別?自己在做的事,是人可以做得出來的嗎?

布朗森聽著林姆的話,卻沒有回應,只是道:「數碼世界的居民不斷於現實世界出現,我建議NSA進一步強化『稜鏡計劃』(*),對全世界的公共及私人網絡資訊進行全面監視,並與CIA加強合作,給予DMG共享資源的權限,以確保情況受控。我亦建議,讓DMGCIANSA派遣電腦技術顧問,將人造數碼獸投入於對電腦保安系統的攻擊,以加強『稜鏡計劃』的效用。」

(*:SIGAD US-984XN,代號「稜鏡計劃(PRISM)」,是一項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機密監控計劃,對私人電子數據進行暗中監控,許可的監控對象包括任何與國外人士通信的美國公民,而且,若有使用參與該計劃的電子公司的服務,即使不是在美國公民,身於美國以外地區,也可成為監視對象。)

他沒看過布朗森那份報告一眼,只是抬頭看往布朗森那鐵一段的臉,沉聲問道:「阿歷斯,我想問一下,你對這件事的個人想法是怎樣?不是官式的論調,而是你個人內心的想法。」

「總統先生,」布朗森答道,「我認為,嚴格意義來講,真正的民主從未出現,也將不會出現,多數管理少數是有違常理的。如果有一種神明般的人民,那他們就能用民主的方法來治理,但這種十全十美的政府是不適合人類的。」布朗森的話出自十八世紀的法國大政治思想家盧梭,說話時的語調還是往常的刻板無情。

「天殺的!你他媽的!你事到如今還在說這種他媽的狗屎!」林姆站起身來,往布朗森罵道:「你給我滾出去!」

布朗森頓了頓,再道:「總統先生,我明白你內心的掙扎,但我們還要處理善後工作。」

「我叫你他媽的滾!」林姆大喝,揮動雙手,「滾!滾!滾!」

布朗森沒有太大反應,點點頭就轉身而去,步速如常。

林姆的身軀掉落回皮椅上,沒有看布朗森的背影一眼,只是看著自己的一家合照,一臉茫然。他不是布朗森長官,林姆.鮑吉爾始終是個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新華門,國務院總理辦公室。

中國國務院總理鄭陵蹺腿坐在一張淺紅色的小沙發上,看著小茶几上的一台手提電腦,上面播著BBC電視台有關杜拜被怪物屠城的國際新聞,看完便脫下自己的老花眼鏡,將之放到小茶几上,並喝了一口清茶,接著便看往蹺腿坐在對面的貴賓。那位貴賓不是人,而是來自異世界的皇家騎士——芳香獸。

「想不到會搞成這個樣子,你的同類太過份了。」鄭陵的聲音嚴厲,卻沒有指責的意味,他知道這不關芳香獸的事,但站在人類的立場,有些事情還是要說清楚。

芳香獸端莊的站起身來,深深的鞠了個躬,說道:「我的同類所作的事,我感到很抱歉。但是,我認為屠夫三頭龍獸沒有必要胡亂破壞,他所需要的,應該是和阿聯酋合作,那麼,事情為何會弄至如斯境地,就不難推測了。」

「你的意思是,」鄭陵正色道,「是華府幹的?」

「抱歉。」芳香獸道,「我並非想把責任推卸回鄭先生的同類身上,但從客觀的資料來看,我不認為事情有其他的解釋。」

鄭陵點點頭,「插贓嫁禍,的確是美國人的做法。」他站起身來,說道:「是非對錯,歷史自有公論。我們現在應該想的,是如何能阻止這種悲劇再次發生,和如何能阻止霸權主義無止境擴張。」他那深邃的棕眼看著芳香獸,暗示著:他答應芳香獸的請求,認為這是北京政府和皇家騎士正式聯手行動的時候了。

芳香獸輕輕點頭。

 

 

美利堅合眾國,德克薩斯州,胡德堡軍事基地,被選中的孩子專屬樓房。

華生的父親大衛、偉易、莎樂美、兵龍獸還有偉易的父母都坐了在大廳的沙發上,看著大廳中心站著的華生和亞古獸。華生手中早已拿著芳香獸給他的記憶卡,那是來自另一皇家騎士——公爵獸——的請柬。

阿倫.華生的雙眼似有火焰在燃燒,他環視眾人,正色開口:

「我和亞古獸,想再去一次數碼世界。」

(第二十六章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