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11757監察院王建煊院長要李復甸監委不要辦謝啟大女士的陳訴案,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又想「抗衡當道」的李復甸監委為何不敢向王建煊院長說︰NO ?

李復甸監委為何不敢對王建煊院長說︰NO
李復甸監委為何要乖乖聽王建煊院長的話?
李復甸監委
衛護人權、改革司法的理想何在?

2008年王建煊先生被馬英九總統欽點提名為監察院長後,各界一致看好(當然民進黨除外),而王建煊在上任前也是到處拜會、聽取建言,並在聯合報上公開表示「監督法官是監察院的核心工作」,王建煊上任監察院長後,還在他的監察院長辦公室,掛上了「公義使邦國高舉」的漂亮書法掛軸,當時社會上真是充滿了「公義可以彰顯、邦國可以高舉」的氣氛,按照陳訴人謝啟大的說法,她覺得她是充滿了希望,萬萬沒想到,後來王建煊院長卻面告李復甸監委「不可辦謝啟大的陳訴案!」謝啟大女士的陳訴案也就慘被吃案謝啟大因而氣得想要拆掉監察院的招牌,王建煊院長要李復甸監委不要辦謝啟大女士的陳訴案,這是否也是一種形式的關說、或施壓?


前立委謝啟大氣得想拆的就是監察院這塊招牌

監委諸公是否要辦理人民陳訴案件,應是要看陳訴人的陳訴是否有理由,不但要有理由,而且要非常有理由,讓被陳訴人無話可說、無可辯解,監委諸公不應該以是否有人來關說、施壓來決定是否要辦理人民陳訴案件,此外,按照憲法增修條文第七條第五項明文規定:「監察委員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既然監察委員是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這就奇怪了,王建煊院長要李復甸監委不要辦謝啟大的陳訴案,為何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的李復甸監委要乖乖聽從王建煊院長的話,就不辦謝啟大的陳訴案?請問《抗衡當道》一書的作者李復甸監委,謝啟大的人權何在?謝啟大追求公平司法的權力何在?而李復甸監委在《抗衡當道》一書中所說的追求「司法改革」、「司法人權」的理想,都是說假的嗎?李復甸監委你為何不敢理直氣壯地、大聲地對王建煊院長說︰NO

李復甸監委曾經在 2012 年 1 月 2 日出版了一本書︰《抗衡當道》,好威風的書名啊,「當道」的意思應該是指當權者,特別是指最大的當權者,現今,最大的當權者也就是馬英九總統,王建煊院長是當道所提名任命的,現在李復甸監委都不敢對「當道」所提名任命的王建煊院長說NO實在是不知道李復甸監委要如何「抗衡當道」?請教李復甸監委。

後記︰

謝啟大是知名人士,她的案子雖然被吃案,她到底還是把她的陳訴書,送上到監委的辦公桌,其他數以萬計的小百姓陳訴人,他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把他們的陳訴書送上監委的辦公桌(監委也根本不會對這些人民陳訴案件有興趣),監委諸公是讓這些陳訴案件任由監察業務處第二組匿名的簽辦秘書,在「黑箱」裡面,玩那不會有結果的「參處逕復」遊戲,即使是簽辦秘書胡搞瞎搞放水吃案,監委諸公也是睜隻眼、閉隻眼裝作沒看到,所以監察院處理人民陳訴案件的彈劾率僅有萬分之一,這是一點都不奇怪的,王建煊院長還自封監察院為「愛心人權院」,這是欺世盜名的,監察院根本就不是「愛心人權院」,近六年從監察院處理人民陳訴案件績效幾乎掛零的成績來看(謝啟大陳訴案被吃案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案例,而這只是冰山一角的一個案例而已),監察院是「踐踏人權院」。

至於監委諸公為何會對匿名簽辦秘書放水吃案睜隻眼、閉隻眼裝作沒看到?試想被陳訴人如果真有違法失職的情事,他不早就透過管道」,打點妥當了?監委諸公不願扮黑臉、得罪「管道」,所以只好睜隻眼、閉隻眼裝作沒看到,反正簽辦秘書是匿名的,陳訴人也根本找不到他來理論,這就是目前監察院的生態︰「當道」就別提了,現在連「管道」也無法抗衡,以致處理人民陳訴案件績效幾乎掛零(以上「透過管道」之說法,是取材自林國正立委於《立法院第八屆第一會期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質詢監察院秘書長陳豐義之質詢內容,請問林國正委員,你這「管道」,是意指「關說監委」嗎?因為只有「關說監委」才能查得到匿名的簽辦秘書是誰),個人很納悶,不願扮黑臉不願得罪人,「當道」、「管道都抗衡不了還要幹什麼監委? 

(歡迎再點閱監察院這隻「烤熟的公雞」如何叫?》一文)


李復甸監委,你不敢向王建煊院長說︰NO
那你要如何「抗衡當道」?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時鐘

金價走勢圖

金價走勢圖

熱帶魚水族箱

年年有餘

101煙火秀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