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53金字塔能

在全世界研究金字塔的浪潮中,真是一迷未解,一謎又起。說法越來越多,也愈來愈離奇,被它吸引的人也日益增加。近三十年來,忽然又冒出一項所謂「新發現」,在西方接連出版了幾十本洋洋灑灑的專著,上百篇的論文,成千上萬人在試驗、探討,它的熱潮正方興未艾。這項「新發現」就是當前響應歐美各國的「金字塔能」。它說的是金字塔形的構造物,其內部產生著一種無形的、特殊的能量,故稱之為「金字塔能」。據說,這種能量有著許多用途和奇特的功效。  故事還得從頭講起。  20世紀40年代,一位名叫布菲的法國人來到埃及,進入胡夫金字塔內參觀。在胡夫墓室內,他發現一些乾癟的小動物的屍體。看樣子它們自己跑進來,已死去很久。室內雖然並不乾燥,但屍體一點也不腐爛發臭。布菲十分納悶,沉思了一會,突然靈機一動,他想可能是金字塔形的建築使它們變成了木乃伊。回國後,他按胡夫金字塔千分之一的比例,用木板製作了一個缺底的小金字塔模型。他把模型按南北方向放置,在中軸線據塔底三分之一高的地方,即胡夫殯室的位置上安放了一隻剛死的貓。奇怪的現象發生了。過了一些日子,死貓成了一具木乃伊。布菲又對其他的有機物進行試驗,也得到了同樣的結果。此後,捷克無線電工程師卡裡爾-杜拜爾偶然翻閱布菲的論文集時,讀到布菲用馬糞製作胡夫金字塔模型試驗情況。杜拜爾心想,這種實驗太容易了,不妨自己也來試試。於是,他用三毫米厚的馬糞紙,按胡夫金字塔的比例,做了幾個30釐米高的模型,進行第一次實驗。結果他吃驚地發現,放在模型內的牛肉、羊肉、雞蛋、花朵、死青蛙、壁虎等果然變幹而不腐。實驗獲得初步成功後,他就與布菲通信,兩人保持著經常地聯繫。  杜拜爾不斷地試驗,探討模型內究竟存在什麼能量。有一次,他將一把刮鬍子刀片放在模型內,滿以為它將變鈍,但結果卻相反,刀片變得更鋒利,他用這把刀片刮了50次鬍子。這樣,他就開始研究金字塔模型對刀片的影響。他做了一個15釐米高的模型,把刀片平放在塔內據塔底三分之一高的地方,刀片的兩端對準南北方向,模型本身也按南北放置。幾次試驗,結果雷同。一種極其簡單而又神奇的磨刀片器——馬糞紙的胡夫金字塔模型就這樣發明瞭。  1949年,杜拜爾正式向捷克首都布拉格有關部門申請註冊「法老磨刀片器」的發明權。在捷克,一般專利發明權至多3年即可批准,但這項編號為91304的發明經過了整整10年的周折,直到1959年才批

(繼續閱讀)

201205010653藥物發生不良反應後的處理辦法

1、出現嚴重的不良反應:如尿量明顯減少、黃疸、乏力等,可能是藥物引起了肝腎功能損害、血細胞減少等,患者應立即停藥,並及時就醫,醫生會給予必要的保肝、升高血細胞治療。對危及生命的不良反應,如急性腎功能衰竭、暴發性肝炎等,醫生會採取有力的措施積極搶救。  2、對藥物產生過敏反應,或由於遺傳因素造成的特異性反應:如過敏性休克、過敏性藥疹、磺胺藥引起的溶血性黃疸等,一經發現,應立即停藥。因為這一類不良反應與用藥的劑量無關,而且反應的嚴重程度難以預料。  3、不良反應的產生與服藥劑量有關,而且反應較重,難以耐受:需減量或改用其他藥物。例如,一種抗高血壓藥物服用劑量較大時,可以出現明顯不良反應,若改成聯合用藥控制血壓,則每一種藥物劑量都不大,可使不良反應降到最低程度。  4、藥物不良反應較輕,按病情不允許停藥:可繼續用藥,同時作對症處理。例如,為了避免藥物的胃腸道反應,可改在飯後服藥;服用容易在尿中形成結晶的藥物(如磺胺類藥物等)時,應多飲水以增加尿量,可以減少藥物對腎臟的損害。Reality TV |New Mexico Science | 黎明船長之塔羅手札 |MAGGIE.小蕊 』s 彩妝冊 | 悅然的blog |遙遠的路BLOG | Apple Cup Countdown |小胖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1133那一朵灼烈的愛情花

有那麼一些人口中言辭灼灼,而實則最終卻絢爛後凋零。如同愛情這枚毒藥,甜蜜時如絲如扣,緊緊纏繞,落幕後只剩殘花被風席捲著飄落不知名的遠方,是夢而已,只是夢而已。夢裡的你也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摸樣了,不再有生動的臉和表情,不再有真正貼心溫暖的手掌。嗯,是的,說過的永遠風吹雲散了吧。恩,說過一直,說過永遠,說過愛,然後靜悄悄的退卻了,像海潮汐退去。然後我還是原來的我,那你呢。說過的愛,我們最後還是無力達成,軟弱的丟棄,身不由己。應該算是同時放手的吧,不像世人所言的我將你丟棄,沒有先一步,也沒有晚一步,為著各自不同的原因,嗯,是的,很多原因,然後愛情變質了。每段發霉的感情都是有原因的,每段修成正果的愛情也都有缺憾,是的,所以不必驚慌,不必感傷,如你最後虛脫的那一句想開點,可是你又何曾想得開了呢,我又如何了呢?不要抱怨我,也無需對我有格外的猜測,更不需要誹謗,我已對愛盡了力,有些結局不是我們所能掌控的吧,有些輪迴是宿命的。12月是寒冷的季節,打算去到小店,讓冰冷的鐵槍穿越我的耳朵,生生劃出一道將口子,生命到現在應該要有烙印了,多少光陰就呢麼念過,有人說穿過耳洞的紅顏下輩子還會是女人。也許素面朝天,平底帆布鞋,扎簡單的馬尾辮不該是我永遠的模樣,涅盤亦可重生,我有什麼不能?我想當那冰冷的鐵器從我耳朵穿過時,當我的頭髮從馬尾辮到去霓虹閃爍的美發店拉燙拉直以後我真的可以不一樣,從心靈到模樣的不同。路人甲乙丙丁,終究匆匆掠過這個南方潮濕的城市。請相信我的傷從未比你的少,而我的情也從來沒有少給過,曾經有那麼一段時光你一直在我世界裡,這份情並沒有荒蕪亦沒有白費。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