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81343任何毛髮一網打盡∣ 真空除毛推薦 ~ 聖雅諾美學診所 尋找台北真空除毛|台北真空除毛推薦美學診所~網友好評

html模版陳楚生也想上春晚 成快男第一吸金手


過往歲月 那時很單純,夠生存就可以

2004到2005,陳楚生與百代唱片,曾簽約也解約。百代最終沒讓陳楚生紅起來,而他最終也沒給百代帶來什麼。在經歷瞭快樂男聲的沖天一躍後,陳楚生紅瞭。跟陳楚生在深圳有過一段同居歲月的歌手唐磊“曾忠告那些得意忘形的選秀歌手”:“除瞭陳楚生,還有誰能拿得出膾炙人口的代表作?

南都周刊:做地下歌手有時很難熬,回首過往,你是否有這種感覺?

陳楚生:怎麼說呢,就算辛苦,但能夠做到自己喜歡的行業就很開心。每個人不可能都那麼幸運,既能從事自己喜歡的行業,又能養活自己。那時自己的想法還是很單純,隻覺得說夠生存就可以瞭,也希望自己能一直做下去,沒想得太復雜,這圈子的人在一起時都很開心。

南都周刊:你怎樣看待自己的那段歷史?

陳楚生: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會有出頭的一天,當然我也希望啦。那時,可能就是說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但反過來一想,也算是一個歷練。我在深圳的六年,每年都有不一樣的變化,每年都會有機會去外地演出或比賽,對我來說是放松,也能讓自己冷靜。

南都周刊:之前跟你深圳的朋友們聊天時,他們說你並不是地下音樂圈最出類拔萃的人,音樂上還是有很多缺點,你認同這個說法嗎?

陳楚生:對。我不是科班出身,很多東西都是自己在摸索,走的彎路也比別人多很多,所以今天的自己是很幸運的。他們看到我的不足,也看到我的一些好的東西。這證明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也說明還有很大的空間。

南都周刊:簽約百代唱片的那幾年,你沒有紅起來,總結過原因嗎?

陳楚生:那時可能還不夠成熟,歷練也不夠,對生活的感悟也不夠深。也不是說我現在就已經什麼都好,隻能說我也是慢慢在成長,可能以後還要慢慢地經歷很多事情。

南都周刊:近來不時傳出百代旗下歌手討伐百代的事,你有關註呢?

陳楚生:我隻是有聽說,但沒具體去瞭解。我覺得,唱片公司都不是很好做。特別是現在唱片市場不景氣,好作品也很難得,公司推人時,可能有一定把握的才會去做。當時我簽瞭百代之後,可能也是因為自己的作品不夠成熟,公司把握性不多,所以就不敢去推。

南都周刊:所以很多不瞭解內情的人到現在還會覺得百代當初除毛- 擺脫老舊型的除毛方式,任何毛髮一網打盡∣ 真空除毛推薦 ~ 聖雅諾美學診所沒推你,是“有眼無珠”。

陳楚生:這不對,不能這麼說。

南都周刊:現在在音樂上,你認為自己有哪些地方比較薄弱?

陳楚生:就像我說自己不是一個高產的作者,因為有很多東西都是靠感性去創作,可能技巧性的東西就不會太多。還有,歌詞也需要修煉。

藝人生活 北京租房,跑遍全國,樂隊看傢

陳楚生說他其實並不內向,很開朗。他在深圳和海南的朋友也說,“熟瞭你就知道瞭。”然而,從一名酒吧歌手到明星,陳楚生的這半年走得太快瞭。縱使他有百般武功和淡定,適應且不失態,也非易事。

南都周刊:習慣藝人生活瞭嗎?

陳楚生:嗯,可能說現在在慢慢地習慣和緩沖吧。本來就喜歡呆傢裡,然而每天卻得全國跑來跑去。

南都周刊:從地下歌手到公眾人物,你得到很多,但也要犧牲很多,包括一些隱私,這個你有考慮過嗎?

陳楚生:我現在也還好。作為公眾人物,可能有些時候,比如在外面要註意自己的形象。我慢慢來,反正我也沒什麼太壞的習慣。

南都周刊:很多選秀歌手,包括快男,現在不夠紅,甚至回到瞭以前的狀態。生活可能窘迫,音樂仍無機會。對這種際遇,你的感受?

陳楚生:怎麼說,人就是這樣子,像我在這個時候,有時會懷念以前的工作、狀態。很多東西都是這樣,有得有失。你要是能在這裡邊找到快樂,你覺得值得堅持,那就繼續堅持下去。像我現在就感覺,你現在做音樂覺得開心,就繼續做;如果不開心,那就別做瞭。

南都周刊:目前你長駐北京吧?

陳楚生:畢竟工作的地方在北京,工作室也在北京。回北京的話,會跟自己的樂隊聊些音樂上的東西,有新的靈感我們馬上記錄下來。

南都周刊:你在北京買房瞭嗎?

陳楚生:自己租房子。

南都周刊:平時生活還好嗎?

陳楚生:還好。在北京的話,樂隊會過來,我們都一起吃飯。

南都周刊:你離開北京時,有人幫你打理傢嗎?除毛價格|台北除毛價格

陳楚生:他們會天天到我租的房子裡……

南都周刊:跟以前深圳、海南的朋友有聯系嗎?還常回深圳不?

陳楚生:有聯系。深圳不常回,一般有事情才回。

[下一頁] 炒作緋聞 也想上春晚,對愛情撒謊?

炒作緋聞 也想上春晚,對愛情撒謊?

魏晨被爆師生戀,蘇醒跟女助理曬牽手,吉傑最近在博客裡要抽丁薇……陳楚生比賽時也被逼著跟女模特“結婚”、“離婚”。更有傳言說陳楚生是快男裡唯一賺錢的,身價“達到瞭300萬元,30萬元一般是不接的。”

南都周刊:現在有很多選秀歌手都被質疑很會炒作,甚至雇槍手給自己炒,這種情況在你身上會發生嗎?

陳楚生:雇人我肯定不會,因為我不用雇都有很多人在“幫”我。這些東西,說真的……挖空心思去做一件事情,比如音樂,我想把它做好,但是出來之後有人說它的不是或者直接說其他的東西,你就會覺得很委屈。

南都周刊:盡量跟這些保持距離?

陳楚生:如果你炒作說我掙多少錢,那無所謂,但如果你說我的音樂是抄的,那就變成瞭偷東西,我肯定不爽。

南都周刊:之前,有記者同行曾說,快男現在就你一個人賺錢?

陳楚生:其實大傢都有賺錢啦。如果說,我想做個錄音棚或者投資買什麼設備,既然現在有條件去完成,那我覺得應該去做。對錢,我是一個沒什麼概念的人,夠用就好。

南都周刊:能不能透露最近賺得怎麼樣?大傢很關心。

陳楚生:呃,應該還可以吧。其實我都沒有去算過自己賺瞭多少錢,都是公司去幫我打理這些東西。

南都周刊:前不久春晚導演組說可能會請你,是嗎?

陳楚生:我自己還沒有收到通知。

南都周刊:如果他們聯系你呢?

陳楚生:嗯,我覺得上春晚是大傢都想的事情吧。畢竟自己也看瞭那麼多年,春晚已經成瞭一個標志性的東西。

南都周刊:前不久齊秦在成都開演唱會,你因為檔期原因,沒去成?

陳楚生:齊秦請我做嘉賓?

南都周刊:對呀,新聞有報道。齊秦他說遺憾陳楚生沒到場。

陳楚生:我真沒收到這個通知。他應該算是我的一個方向。這張新專輯,我們已經開始聯系齊秦老師瞭。

南都周刊:之前你跟父母做電視訪談時,有講到女朋友,後來又出來澄清,到底是什麼情況?

陳楚生:當時主持人問我說是不是有一首歌是寫給女朋友的,我說“是,有一首”。在比賽我都說瞭,就是有首歌是以前在深圳時寫給女朋友的,那是過去的事瞭。他們(記者)就斷章取義,又把那個拿出來寫,就這樣。

南都周刊:你現在是一個人?

陳楚生:對呀。

南都周刊:你撒謊瞭。

陳楚生:我撒謊瞭……真的?

南都周刊:呵呵,是的。

陳楚生:誰跟你說我有(女朋友)的?

南都周刊:我不能告訴你啊。

陳楚生:是嗎?(咳嗽……)

南都周刊:嗯……這事還是不想過多地跟自己的工作聯系起來,是嗎?

陳楚生:唉,什麼(笑),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該說的很多我都已經說瞭,對呀。

未來時光 不隻做民謠,父母可能來京過年

陳楚生的親友曾不約而同地說過,“弟弟”是一個自知且執著的人。快男舞臺上,他以原創民謠立命。最近發行的EP裡,他們最終還是選擇瞭《原來我一直都不孤單》作為主打歌,而非《尋找》。當然,這是一種感恩的姿態。陳楚生真正在音樂上發力,應該是他最看重的2008年的個人專輯。

南都周刊:新一年的重心就是新張專輯嗎?

陳楚生:對。我會花很多時間在新專輯上面,當然我不敢說這張專輯出來會怎樣,但是我用心做的。商業活動不能一年到頭做,而且我做的也不多。

南都周刊:聽黃亮(陳楚生經紀人)說,最近你們也有跟港臺音樂人聯系合作,比如梁翹柏、蘇打綠等?

陳楚生:對,因為我知道自己有哪些欠缺,希望能跟多一些音樂人交流。他們不太瞭解我,收歌時先認識瞭解,聽聽別人對自己的意見,瞭解別人作品到瞭怎樣的一個程度和別人的創作狀態,相互學習,以朋友的相熟感覺合作。

南都周刊:你最想跟誰合作?許巍?

陳楚生:許巍,袁惟仁,鄭均,還挺多的。因為從民謠一直做到流行做到樂隊,喜歡的音樂風格和類型蠻多。

南都周刊:就是說,不一定要把自己限定在民謠裡?

陳楚生:對,感動人的不僅僅是民謠。我不會把音樂類型分得太清楚。

南都周刊:前段問你爸媽怎麼不去北京,說太冷瞭不習慣。你呢?

陳楚生:我還好,因為我十九歲就出傢門瞭,在外面一個人也都習慣瞭。

南都周刊:想過把父母接過去嗎?

陳楚生:我有問過他們的,但他們暫時還不想來北京,因為太冷瞭。他們就希望看我春節能不能放假回去。

南都周刊:真空快速除毛價格|台北真空快速除毛價格今年春節,你有工作嗎?

陳楚生:目前我就知道有個大型活動,會去悉尼。

南都周刊:春節會放假回海南嗎?

陳楚生:我會問我父母。我想最好是讓他們上來。回去不會很安靜地過一個年。

南都周刊:你們農場會熱鬧瘋瞭。

陳楚生:對,父母來北京的可能性會大一點。

南都周刊:2008年,自己的願望是什麼?

陳楚生:我希望能繼續開心下去。畢竟音樂還能給我快樂,我會繼續做下去,希望能有一張好的唱片帶給大傢。



本文來源:南都周刊(娛樂) 作者:吳颯

責任編輯:王曉易_NE0011

除毛- 擺脫老舊型的除毛方式,任何毛髮一網打盡∣ 真空除毛推薦 ~ 聖雅諾美學診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