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82200《紅衣小女孩2──媽媽討厭我,她把我變成怪物》有劇透 無可怕劇照電影心得




這篇文章居然從去年五月押到現在,到底都在忙什麼=  =,整理好當時打的心得貼上來。


看完紅衣小女孩第一集之後被嚇得屁滾尿流,好幾個禮拜出去郊外運動都有陰影,很害怕有人突然叫自己名字﹝笑哭﹞,當下信誓旦旦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再看第二集,沒想到,一張沈怡君入魔的宣傳海報,當初的堅定在一秒之內瞬間被擊潰。

我愛沈怡君!!
在第一集末尾憑藉著無比勇氣擊退惡靈的沈怡君,怎麼會淪落成邪魔附體的狼狽模樣?

抱持著守護沈怡君的心情,找來第二集觀賞,沒有第一集過度壓迫的恐怖感與陰沉,更多的是值得深省的親子關係與情感共鳴,深深覺得第二集很重擊人心。


壹、三個母親:

一、李淑芬

社工李淑芬﹝楊丞琳飾演﹞與女兒李雅婷之間緊張的親子關係,由於未滿14歲的女兒懷孕變得更加劍拔弩張;淑芬平日繁忙從事社工工作,努力解決別人的家庭問題,而她自己的生活卻也是一團混亂。淑芬手上一根根點起的菸,飄送著她無人能解的無奈與困境,女兒雅婷的處境,與少女時期的自己太過相似,積極要求女兒拿掉孩子、彌補未來可能傷害的同時,直白的言語卻深深刺傷了雅婷的心──雅婷認為媽媽將自己視為毀掉人生的元兇。母女之間的衝突無法可解,終於醞釀成雅婷被引誘離家的心魔。少女時期被學長強暴懷孕的淑芬,一方面擔憂著女兒步上自己的荊棘道路,一方面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強硬語氣已對女兒造成傷害。

淑芬在面對女兒雅婷的處境時,也同步在逼迫自己正視過往的傷痛,並且試圖在痛苦回憶中重整對此時此刻的認知。自己是遭到學長的暴力脅迫,而女兒雖然年幼無知,卻是和自己所愛的俊凱在一起。自己當初不願意殘忍放棄一條小生命,此時更不應該強迫女兒殺害她的骨肉。

在李淑芬對過往與現在的掙扎中,觀影者看見一個母親對子女未來的擔憂,也看見為人母對孩子感同身受的同理心。淑芬也許不是一個盡善盡美的媽媽,卻是如此願意體諒孩子的心情與處境。

二、沈怡君

在第一集擊退惡靈的沈怡君﹝許瑋甯飾演﹞,電影末尾雖然失去了愛人阿偉,依然堅強地生活著,然而第一集結尾的紅色鬼面蛾在家中停駐,其實就是不祥的預兆,為第二集埋下伏筆──胎死腹中的孩子,令無法釋懷的她萌生頑固執念,再度成為邪魔入侵的孔隙。沈怡君獨自一人懷抱著附中死胎,到山中的廢棄醫院吃蟲安胎,直到尋找女兒雅婷的李淑芬上山,才發現無助受困於迷障的沈怡君。

沈怡君在第二集的表現依然令人驚艷與讚嘆,在她被李淑芬救回家後,她對自己數次被紅衣小女孩愚弄、利用感到非常懊惱與憤怒,當林美華﹝高慧君飾演﹞說出紅衣小女孩的身世祕密時,怡君異常激動,甚至主動提出她要跟著美華一同前往。怡君是曾經完整見識過紅衣小女孩邪佞的人,在許多令人聞風喪膽的時刻,她卻總是敢於挺身而出,這份深具認知的勇敢,更顯得難能可貴。

當林美華在濃霧瀰漫的廢棄樂園中,用力以血痕與傷口劃開身上的符咒時,善良的怡君急著勸阻她停下;當白霧阻隔了兩人之間的視線,她毫不畏懼,反而迅速循著美華痛苦的嘶吼聲找到她;當她發現紅衣小女孩殘忍殺害自己的母親,溫婉的她反應是憤恨地大聲咒罵:「幹!幹!幹!幹!」

美華死亡後,怡君立刻依照她的吩咐,到收容中心尋找年幼的小詠晴,並且帶她到符咒小屋妥善保護。當紅衣小女孩找上門,以愛人何志偉的形象出現,以溫柔親情對怡君喊話,怡君邁著步伐、擦去身上的符咒,並且打開了門。正當我以為,這份溫暖似乎即將擊潰沈怡君的防線,然而令人驚豔的沈怡君,卻第幾度大大跌破觀者的眼鏡。她眷戀地緊抱著何志偉的肩膀,悠悠卻痛心地說著:「你不要再騙我了」。

原來,她是如此清醒。


另一頭站著妳畢生深愛的人,這扇門怎麼能不開?
又或者,寧可終身沉溺於邪靈所創造的虛幻世界裡,擁有形存實亡的愛人,卻沒有痛苦,再也毋須承受摯愛離世的痛。

沈怡君開門這一段,我太過濫情地痛哭,只因為這份勇敢,很艱難。


三、林美華

多年前的美華獨自帶著女兒詠晴,到卡多里遊樂園快樂地遊玩,殊不知,幸福的母女倆卻被從天而降的災難硬生生拆散。美華無法接受詠晴的死亡,基於自身過往對傳統咒術的理解,美華開始嘗試使用「俯身葬」令詠晴復活。她為女兒淨身、穿衣,不辭辛苦揹她到深山裡,再連續七日長途跋涉,捉來活雞取血,澆灌在女兒屍身。

第七日時,詠晴的屍體不見了。

美華滿心歡喜呼喊著妹妹,經過一陣尋找,終於在附近找到詠晴蹲踞的嬌小背影。母親溫情呼喊之下,詠晴轉過身,映入美華眼簾的,不是往日可愛的小妹妹詠晴,卻是七孔爬出黑蟲、一邊用雙手捧著蟲蟻吞吃入腹的怪物詠晴。

當下,她倉皇轉身逃跑,逃離這個令她心碎而驚嚇的結局。

看完電影好幾天,我總是不由自主想起這個橋段。如果當下美華的反應不是那麼決絕與恐懼呢?那不明所以的無辜孩子,是不是還有挽回的餘地?

對於詠晴而言,她只是在一次快樂的出遊中受到很大的驚嚇﹝雲霄飛車斷軌﹞,當她再次醒來,媽媽卻如此害怕地逃離她身邊﹝美華被復活的她嚇跑﹞。這一切,對詠晴來說,難道不是一場莫名其妙的鬧劇嗎?對應紅衣小女孩在電影尾段,對親生妹妹小詠晴說的話:「媽媽討厭我,她把我變成怪物。」這份無用的疑問,一直盤旋在我心底。

我明白為人父母,眼中的子女都是美好的小天使。但當你用不正常的方式對待孩子(用巫術使孩子復活),卻又無法接受不合你心意的現實,難道不是一種自私嗎?

美華不捨女兒小小年紀就離開人世,卻採取錯誤作法,在得到非預期的結果之後,第一時間又是拔腿就跑。在後續劇情可發現,美華在跑回家之後,又過了一陣子,因為看到新聞播報妹妹害人的新聞,才再度前往樂園用咒符金布試圖封印她。我好奇的是,如果不是這則新聞,美華難道打算將孩子的變化體一輩子放生在山林裡?

部分影評提到美華有點涉及虐兒,如果放到電影架構中去看,其實在劇中是真的為了防止小女兒被紅衣害死,倒是不完全符合現實生活中幻想犯與虐兒的定義了。


貳、人物面貌:

一、大詠晴﹝紅衣小女孩﹞:

在第一集只是個無情的殺手,第二集的紅衣小女孩難得顯露出溫情,尤其當她在與親生妹妹小詠晴對話時,更將觀者對紅衣小女孩的認知拉回到孩童,突然之間意識到,她不是自己決定要變成這樣的。年幼被迫成為惡靈的她,已經無法超生,又無依無靠,與山中精怪為伍自然而然成為她唯一出路。

凡事皆有因,心存憐憫。

二、小詠晴:

當紅衣小女孩附身在沈怡君身上,還以為小詠晴死定了,殊不知小詠晴的機智與善良救了她自己。原來美華在失去大詠晴的這些年,並沒有將姊姊視為怪物,而是一直以「姊姊」的家人概念去教育小詠晴妹妹。當妹妹小詠晴向姊姊提出疑問:「妳為什麼不保護媽媽?媽媽說過要保護弱小。」並且唱起兒時的歌,紅衣小女孩遲疑了,甚至回憶起自己生前與媽媽相處的美好回憶。

最後,紅衣小女孩在與妹妹的溫柔對話下,終於脫去一身戾氣,變回生前可愛的詠晴,並且及時救下受困的淑芬、雅婷與俊凱。

三、雅婷:

欸都,我對雅婷沒什麼特別感觸XD,請原諒我就此道別﹝毆﹞。

四、俊凱﹝虎爺乩身﹞:

雖然害雅婷未婚懷孕﹝而且人家還未滿14!﹞,照理說應該是個非常討人厭的角色,但意外地很討人喜歡。當李淑芬打開雅婷的Line對話紀錄,看到雅婷對俊凱抱怨著媽媽不關心自己,俊凱不但沒有附和雅婷,反而不斷安慰雅婷說媽媽一定是很關心她。

如果我是淑芬,看到這個對話一定會立刻把女兒嫁給他!﹝毆﹞
不是啦XD,我是覺得這麼懂事的孩子還是有可造之處的。﹝笑﹞

後來俊凱也很認真在幫忙找雅婷,非常可靠又有肩膀的樣子。

虎爺附身的橋段,如果是在兩年前看,我一定會認為非常荒唐,但由於去年四月爺爺過世時王爺到家裡幫忙的事情,真心覺得神明願意幫忙真的是超‧級‧給‧力 ~ 的。有部分影評提到虎爺的橋段有男性英雄主義的傾向,個人認為帶有傳統信仰的色彩,把性別意識攙雜進來,似乎延伸過多。虎爺在民間信仰裡也是孩童的守護神,在這部電影中安排出現的神明是虎爺,亦有深思熟慮的意涵。

五、俊凱的阿公﹝龍劭華飾演﹞:

阿公被惡靈附身的時候超可怕的!QQ


參、電影優點:

一、劇情鋪陳細緻,重要線索前後呼應:

1.
不能喊俊凱本名:
淑芬在電影開頭,到廣福宮尋找雅婷的小男友林俊凱,當時俊凱正在起乩,淑芬呼喚林俊凱的本名,立刻被俊凱的阿公制止,並要求淑芬不能在虎爺降臨的時候喊他的本名。後來在廢棄醫院時,原本差一點就能靠虎爺真身守護成功逃離,沒想到雅婷被邪靈附身,當場呼喊著林俊凱本名,虎爺不得不離開林俊凱身體,眾人再度陷入困局。

2.
魔神仔墊腳尖:
之前在許多新聞與民俗節目就曾看過魔神仔墊腳尖行走的形象,包括現實生活中部份疑似被魔神仔牽走的民眾,在監視攝影機裡看起來也是墊著腳尖在走路。沈怡君在劇中被紅衣小女孩最後一次附身時,也是踮起腳尖,這種細微的小地方真的是害我嚇得魂飛魄散,超可怕的--!而沈怡君在第二集裡被附身後歪著頭的模樣也符合第一集紅衣小女孩的常見動作,前後一致。

3.
紅衣小女孩最初成魔的衣著款式與造型,與新聞影片一致。

二、考據用心,劇情富有地方草根性:

1.
台中卡多里遊樂園斷軌的地方傳言:
與劇中詠晴的死亡原因作成連結,也與現在鬧鬼傳聞聯想在一起,是值得事後探究的彩蛋,也許能帶動一波卡多里探訪潮。

2.
番仔園文化的俯身葬:
台中大坑地區的番仔園文化中,即有以俯身葬作為墓葬方式的傳統,當觀者再進一步去查詢劇中的詞彙,發現這層關聯時,對於恐怖片的想像與感受是深層的,十分用心。

3. 魔神仔墊腳尖﹝如前所述﹞。

4.
虎爺為孩童守護者﹝如前所述﹞。

三、人物情感真摯感人。

四、劇情高潮迭起且大多合理細膩,毫無冷場。

五、劇中帶有保護自然環境的意識:

這一點我覺得很難得,運用山老鼠盜採林木、進而釋放出邪靈的概念來開啟因果,也是十分特別的想法。對照前陣子看到山老鼠盜採樹木,結果居然離奇插入樹洞中間被綑住死亡的新聞,真的讓人毛骨悚然。壞事莫做,諸善奉行。

看劇中的沈怡君與何志偉,那麼善良熱心,亦被調皮搗蛋的山精百般折磨,更何況是作惡多端的人們?


肆、電影可改進之處:

一、紅衣小女孩受七日雞血復活的設定有點太EASY

與紅衣小女孩強大的力量相比,她復活的設定顯得容易很多,造成些微不合理。畢竟在電影末尾,小女孩身為地盤上比較特別的存在,甚至力能開天,帶給觀者的感受還是蠻震撼的;但在死屍身上澆灌七天的雞血就能復活,似乎稍嫌簡易﹝或許美華有另外作法?觀者不得而知﹞。之前曾看過一部殭屍片的講說心得,劇情是以烏鴉血煉屍七七四十九天,感覺就比較合理一些。至少要連續做七七四十九天是蠻需要毅力的XD,做七天感覺好像上班打卡一樣EASY(飛踢)

至於虎爺在卡多里被圍困的狀況,頗有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意味,猛虎難敵群猴,且畢竟不是自家地盤,力量遭到群鬼壓制。

二、雅婷見到虎爺真身時的反應不足:

個人的主觀偏好,會覺得雅婷見到虎爺真身的反應太過平淡,既沒有認出俊凱時心領神會的聰慧與討喜,也沒有見到虎爺本尊的驚奇與感嘆,就是一個空白,傻傻盯著遠方動畫的感覺,會有點可惜。對於演員而言,可能是一個很好的表演機會。當然,這很有可能是導演與編劇的要求,也不是很大的問題,純粹個人主觀的喜好。

三、劇中動畫橋段帶有些微粗糙的卡通感﹝雖然這樣已經足以讓我閃尿XD

如果可以改進這種動畫的卡通感,國片的發展水準其實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假以時日必定能夠得到很棒的成績!





後話:

小時候家裡的田地旁有一座破敗的四合院,雖然是父祖輩以前的故居
但每次在田邊拔雜草,都會聽到很多人(起碼四五個吧)訕笑講話的聲音
指指點點又一直嘻笑的那種
重點是TMD現場除了老子根本沒有別人啊

家人到附近做事幾乎每次都有這種經驗
後來乾脆任其繼續荒蕪下去

對紅衣小女孩2那種群魔盤踞的恐怖感有點能夠想像
希望光能照進所有的黑暗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此劫盡時最後一人。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野人的家
史迪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