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41845十竹齋箋譜

【十竹齋箋譜】為明朝胡正言十竹齋所作。
胡正言,字曰從,徽州休寧人,流寓金陵,能書善畫,室名曰「十竹齋」,以製箋篆印為業,除此箋譜外,尚有【十竹齋書畫譜】一書流傳,對提升中國雕板印刷藝術,貢獻極大。


【十竹齋箋譜】一般說法刊行於崇禎甲申(1644)年,因譜內李于堅撰「箋譜小引」及李克恭撰「十竹齋箋譜敘」,均署年「崇禎甲申」。但譜內「如蘭八種」中有一幅圖,上題「乙酉春日十竹齋臨周公調先生筆意」,因此可知此譜全書最快應是完成於弘光元年乙酉(1645)年。


胡正言的書畫及十竹齋的製箋在當時已頗具名氣,李于堅撰「箋譜小引」中說“余素耽繢事,在菰蘆中即聞曰從氏清秘之雅,久之宦遊白門,始相與把臂。其為人醇穆幽湛,研綜六書,若蒼籀鼎鐘之文,尤其戰勝者,故嘗作篆隸真行,簡正矯逸直邁前哲,今海內名流珍襲不翅百朋矣。”




李于堅對於十竹齋箋譜的新意尤其讚賞,他說“時秋清之霽,過其十竹齋中,綠玉沉窗,縹帙散榻,茗香靜對間,特出所鐫箋譜為玩,一展卷而目豔心賞,信非天孫七襄手曷克辦此。…蓋凡古今典制、中外新裁,以暨高逸之倫、名勝之奧、欣欣卉木、翩翩羽蟲,靡不縵爛天真,殊離刻意編摩,風韻一往深情。”他向胡正言索取一冊隨身攜帶,感覺更勝於執西子於湖上。


李克恭對十竹齋主人胡正言的人品也極為推崇,他在「十竹齋箋譜敘」裡說“自十竹齋之箋後先疊出,四方賞鑑,輕舟重馬,笥運郵傳,不獨江南紙貴而已。所以然者,非第重箋,因人以及箋也。人何人?斯齋內主人曰從氏胡次公也,次公家著清風,門無俗履,出塵標格,雅與竹宜。”


他認為餖版有三難,一是畫須大雅又入時眸,其次則鐫忌剽輕,尤嫌痴鈍易失本稿之神;又次則印拘成法,不悟心裁,恐損天然之韻。他則認為十竹齋箋譜的製作嚴謹,十竹齋主人之精神獨到,已超越此三項限制。他說“是譜也,創稿必追蹤虎頭龍眠,與夫彷彿松雪雲林之支節者,而始倩從事,至於鐫手,亦必刀頭具眼,指節靈通,一絲半髮全依削鐻之神,得手應心,曲盡斲輪之妙,乃俾從事。至於印手,更有難言,夫杉杙稯膚考工之所不載,膠清彩液巧繪之所難施,而若工也,乃能重輕匠意,開生面於薛箋,變化疑神,奪仙標於宰筆,玩茲幻相,允足亂真,拜前二美合成三絕譜成。”




【十竹齋箋譜】之刊行晚【蘿軒變古箋譜】19年,其刊印技法也都運用餖版與拱花,但在李于堅與李克恭的「小引」與「敘」中卻一點都未提及【蘿軒變古箋譜】,是文人相輕還是商人見利?或恐兩者皆是也。


【十竹齋箋譜】流傳至今已成鳳毛麟角,但不似【蘿軒變古箋譜】已成孤本,鄭振鐸在【劫中得書記】中記載王孝慈藏有一部,後歸北平圖書館;陶湘藏有一部,後售於日本文求堂;另聞上海狄氏藏有一部,但未得一見;鄭氏本身經由傳新書店徐紹樵之介購得一部。
此譜珍稀罕見,曾是鄭振鐸夢寐以求的三書之一,在他購藏之前,得知王孝慈藏有一部,即透過趙斐雲商得王之同意,於民國23年春末交付榮寶齋重刻,刻至第二卷時,孝慈卒,王家因經濟窘迫,遂將此譜售於北平圖書館,以辦理孝慈喪事。鄭氏又得趙斐雲支助,徵得館長袁守和之同意續借三、四卷,前後歷時7載,於民國30年6月重刻完成,這是【十竹齋箋譜】第一次重刻本。


此重刻本前有重刻牌記一頁,寫著「中華民國二十三年十二月版画叢刊會假通縣王孝慈先生藏本翻印,編者魯迅、西諦,画者王榮麟,雕者左萬川,印者崔毓生、岳海亭,經理其事者北平榮寶齋也,紙墨良好,鐫印精工,近時少見,明鑒者知之矣。」
但參考榮寶齋美術網上的資料顯示,當時雕刻者除左萬川外,還有李振懷、張啟和、張延洲等人,卻未列名。印刷則出自徐慶儒一人之手,崔毓生是徐慶儒的師傅,岳海亭是榮寶齋的印刷指導師傅,兩人都沒有參與實際的印刷工作,卻都掛名其上,反倒是實際付出勞力者沒沒無聞,幸好榮寶齋美術網根據實際情形補充了相關資料,給予留名後世。
画者王榮麟,即是已故榮寶齋木板水印藝術專家及畫家王宗光先生,直至1989年他還做【補拙齋箋譜】二百圖,在自序裡寫道「昔者,魯迅與鄭公親自選編指導兩譜之際,筆者有幸參加並任摹繪之役,忽忽半個多世紀了。」他的一生都投注於木板水印藝術,這種工作精神確實值得後人敬佩。
重刻本後有鄭振鐸於民國三十年六月二十七日所撰跋文一篇,由王劍三書寫,對此譜之重新付刻經過,敘述甚詳。


經十餘年後,此第一次重刻本也已不可得見,榮寶齋新記想要再版行世,鄭振鐸遂將之前從徐紹樵處購得胡正言刻本取出,對照之下,第一次重刻本所缺之頁一一俱在,於是加以補刻,終於1952年7月完成全帙,此為第二次重刻本,書前增刊鄭振鐸1952年5月14日於北京所撰「重印十竹齋箋譜序」。另外在函套裡貼有一張版權標誌,上書「編者:胡正言,出版者印刷者:榮寶齋新記,經售者:國際書店,1952年7月。」


有網友在部落格裡提供資料說,榮寶齋曾經出版過四次【十竹齋箋譜】,除前述兩次之外,另於1982年及1996年各再出版一次。我除1952年版之外,另收藏一部,紙張明顯較新,且函套內無任何版權標誌,無法確認是第三或第四版,文字部分,字跡不同,明顯重刻,圖版雖然也用餖版拱花技法印製,但兩相比較,可以看出新版的設色較為濃重,線條較為無力,以拱花版來看,第二版所呈現的凹凸線條較新版犀利許多。




十竹齋箋譜共四卷二百八十三幅圖:
卷一包含清供八種、華石八種、博古八種、画詩八種、奇石十種、隱逸十種、寫生十種。


卷二包含龍種九種、勝覽八種、入林十種、無華八種、鳳子八種、折贈八種、墨友十種、雅玩八種、如蘭八種。


卷三包含孺慕八種、棣華八種、應求八種、閨則八種、敏學八種、極修八種、尚志八種、偉度八種、高標八種。


卷四包含建義八種、壽徵八種、靈瑞八種、香雪八種、韻叟八種、寶素八種、文佩八種、襍稿十六種。


其中卷二無華、卷四寶素共十六幅為拱花版,只有凹凸線條,無任何設色,另外拱花餖版併用者計五十九幅,其較【蘿軒變古箋譜】更勝者是拱花圖案共計七十五幅,略勝蘿軒之六十七幅,而且多數拱花之上有深淺敷色,使畫面看起來更顯豐富。就箋譜製作風格言,兩種箋譜差異性不大,圖案都充分顯示文人風格,僅佔紙幅一小部分,典雅清新,確實讓人愛不釋手。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