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1850桃山、喀拉業跨年!三天兩夜度假行程(下)

DSCF0802.jpg - 行動相簿

 我喜歡牌子鏤空的設計XD

 

 

桃山日出是我目前看過最美的日出,沒有之一。

 

雖然不是元旦,不過2017年的最後一個日出也是滿有意義的(事實上是我根本沒在管哪一天,只是單純想要每天拍日出增加拍到大景機率XD),我設了31號早上5:45的鬧鐘,把男友叫起來,小D和物理書留在山屋繼續睡,我們兩人摸魚了一會兒才出發。

 

從山屋往山頂的上坡有點陡,身體還沒開機時走很喘,但爬上山頂的瞬間我立刻開機完畢,不是因為冷冽的清晨寒風,而是因為此時的桃山被雲海包圍,桃山山頂與周遭的山群都成了孤立在雲海中的小島,只可惜沒有船能在島嶼間巡航。

 

志工黃大哥也在這裡看日出,他熱心地和山友們分享熱咖啡與鹹蛋糕(「三天前我生日!」他開心地說),太陽大概要六點四十才會完全升起,我趕緊架好腳架,用14mm超廣角開始拍攝。桃山拍攝有一個困難處:因為360度都可以拍,每一個方向都好美,讓人很難決定要鎖定哪個方向。最後我選擇太陽升起的方向,用草坡跟雲海當前景耐心等候。

 

太陽還沒升起前拍一張,遠方還有雲瀑

往武陵農場的方向拍一張,山頂手機有訊號喔!可以連網路

更遠方的雲海是朦朧薄紗

黃金雲將光映照於雲海上,染一抹淡淡的橘,超美

太陽升起啦~~

 

拍攝日出時最麻煩的就是反差,我個人習慣拍HDR回電腦疊圖處理。這張照片第一個版本暗部被拉得太過,雜訊都跑出來了,看起來髒髒的,進PS用筆刷才有比較滿意的效果。

大霸頭山上有彩雲!要用力看才看得出來XD

 

黃大哥和男友很可愛,當我驚嘆於眼前美景不停按快門時,他們看到大霸頭上的彩雲一直提醒大家要看向後方,幸好我來得及在彩雲消失前紀錄。

 

雪山特寫和群峰,雪山是最早亮起的山頭,剛好被一朵雲遮住了~最右邊應該是品田山。回來後有朋友跟我大力推薦品田,希望下次能找機會把品田池有一起走完。

 

拍完風景就開始拍人,這麼漂亮的光線不多留紀念怎麼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山神啊!

男友借我的羽絨外套,拍起來好胖但真的很保暖,還覺得有點過暖了XD

 

這時候保暖裝備一定要全上身,除了照片中可以看到的外套、手套和帽子,我裡面還穿了行進時的兩件排汗衣、一件中層刷毛衣和睡覺時穿的內著保暖褲,應付清晨氣溫很ok

 

 

 

 

 

 

想當然爾,這麼棒的景色不多拍幾張人像怎麼可以呢?可憐的某人就被我使喚當外拍模特兒XD

 

 

遠景

 

天亮時的雲海局部接圖,彩雲落到了大霸下方的雲堆中

 

山頂360度全景接圖請按flickr

 

 

我們大約七點半回到山屋,只見木桌經過一個晚上結滿了冰霜,志工大哥在桌上寫字,大家都不忍心破壞,盡量縮在桌角邊準備早餐XD 

 

結冰的土,踩起來硬硬的

 

從山頂走回來途中我和男友討論是否要去喀拉業。

 

我說:「其實待在這裡發呆拍照好像也滿不錯的。」聽說喀拉業上坡更陡,想到我昨天的狀況真的有點猶豫,開始自我催眠。

「嗯......雖然喀拉業很鳥,我應該還是會去啦!學長姊在這裡,不去好像有點丟臉。」

背負著社團包袱的男友還是決定要去喀拉業,順便撿完武陵四秀。我們吃完早餐後討論要幾點往喀拉業出發,看起來都沒有人要留下來跟我一起耍廢,不走好像也滿可惜的,最後還是決定跟著大家一起去喀拉業。

 

男友還是背了大背包,我的水就丟在他那邊,小D和物理書各背自己的小背包,一行人輕裝/無裝往喀拉業出發。出發前我們和志工們又聊了一會兒,黃大哥說:

「我等等要去品田山(還是池有山?)一趟,說不定會去喀拉業找你們喔!」

大哥可不可以不要說得像是去巷口的超商一樣輕鬆!!

 

請黃大哥幫我們合照後,我們就踏上了往傳說中的鳥山喀拉業路途。往喀拉業要再度經過桃山山頂,陡下切進森林。前一公里都是坡度較陡的上下坡,過了詩崙山後路就變得平緩,但這也意味著回程時過了詩崙山就是痛苦的開始。

 

喀拉業之所以被稱做鳥山是因為路途不好走,沿途與終點也沒有展望,不過對於熱愛森林的人來說這條路或許是很不錯的健行路線。往喀拉業的林相比上桃山更豐富,高山箭竹和杉樹林其實滿美的。

 

回首桃山下來的坡度.....

轉進樹林

 

詩崙山合影

往喀拉業倒是比我想像得還要順利,可能是因為休息一晚體力恢復加上無裝很輕鬆,來回在標準時間5小時內。我們在終點處恰好遇到也來喀拉業的盧大姊,大家一起聊天吃午餐。陸續有登山客來到喀拉業,她就一一詢問瞭解狀況。回程在桃山山坡上遇到要去喀拉業的黃大哥,他還嫌我們走很慢XD

 

 

這天晚上因為是跨年夜山屋全滿,有一個商業跨年團也進駐山屋。人多難免會有一些問題,現場目睹商業團出包跟一些床位爭執也是滿囧的.......只能說辛苦雪山志工了,還要幫忙協調很多事情。

我覺得商業團的行程安排滿奇妙的,我們在回程(大約下午一兩點吧?)遇到團員正要去喀拉業,看他們的狀況讓人有點擔心,果然在天黑後才一一摸黑回到山屋,晚上八九點才用餐完畢。嗯.....喀拉業回程陡上摸黑也不是很安全,幸好人都平安無事。

山屋內,我們的床在二樓

 

隔天大家都要看日出,我依舊輾轉難眠熬到天亮。可惜元旦的日出大槓龜XDDD

  

 為大家鄭重奉上元旦日出

 

 因為前一天已經拍到日出雲海很滿足,所以元旦日出我毫無懸念地下山回到山屋XD 最後一天天氣不算好,山在雲霧中,望出去盡是白牆。因為沒有在山頂多留時間看日出,我們的行程整整提早一個多小時,約莫八點多就打包好下山。對比上山的慘狀,下山真的是輕鬆太多了T__T沿途只有小休息幾次,大概花三個小時回到武陵山莊,不過腳也很痛就是了。為什麼其他人看起來走得這麼悠閒,速度卻這麼快呢orz 我用盡九分力才能勉強追上他們速度,後來也是分成前後兩批(小D和物理書在前,我和男友在後)到達山腳。

 

對了,回程推薦在南山村全家對面的雜貨店買一顆茶葉蛋,一顆十元,有濃濃的中藥味,滿好吃的~

心得

 

禦寒衣服

 

這次我們行進間的天氣分別是大晴天與陰天,沒有下雨,因此沒機會測試裝備防水效果。

行進間

上桃山時是大晴天,天剛亮的武陵氣溫約4度,晴天的桃山未知。三天我所有行進間的衣服都一樣:長袖排汗衣外套一件短袖排汗衣,下半身只穿薄長褲。我試過行進間穿排汗貼身長褲,但有點熱,很快就脫掉了XD 晴天時這樣穿很剛好。如果在陰天行走身體不夠熱會有點涼,休息五分鐘就會開始覺得冷。

 

休息

外面套上防風外套就可以了,除非真的很冷再加羽絨外套。

睡眠

我睡覺時只套一件中層衣,第二天晚上山屋有開窗戶,為了頭部保暖我用羽絨外套罩著頭頂睡覺。

 

Day0在武陵公車站過夜,因為沒有搭帳棚避風體感特別冷,所以那天晚上我戴著保暖帽並拉起面罩睡覺。我滿喜歡八號公路的保暖帽設計,他們的帽子不是單純的毛帽,而是結合帽子、面罩和護頸三種設計,可以取代魔術頭巾的圍脖與口罩效果。因為是一體成形的,耳朵與脖子間無縫隙,保暖效果比魔術頭巾+帽子的組合更好。更令我驚艷的是當成面罩不會感到悶,直接蓋在鼻子上不會覺得呼吸困難,透氣效果比我想的更好。

 

有點可惜的是如果要當成單純的帽子戴,帽子與面罩不容易密合,假如有黏合裝置可以把帽子與面罩固定在一起會更方便。 

 

晚上

*夜晚與清晨是防寒重頭戲,因為這時已經沒在走動,入夜&清晨的桃山山屋溫度大約在零度至零下五度徘徊,這時就是保暖衣物全上!!保暖帽、羽絨外套、手套缺一不可,魔術頭巾可以拿來加強你想保暖的區域,如口鼻、頭部或堵住袖口。手指暴露在空氣中幾秒鐘就很冷,這時超級慶幸有帶手套上來,我本來還覺得手套不一定會用到,事實上非常需要它。如果沒有戶外用品專用的保暖手套,至少也買一雙兩百元有加厚內刷毛的一般手套,絕對要帶。

 

*多帶一雙毛襪子,因為行進間腳難免會流汗,汗水遇到冷就變成凍死腳指的寒冷!回到山屋後趕快換上乾燥的厚毛襪,我只有帶一般厚度的襪子備用,兩天晚上腳指都冷到痛。

 

*帶一件衛生褲,第一晚入夜後只穿薄長褲真的很冷,趕快躲回去換內刷毛排汗長褲就好很多了,不然每次移動褲子冰涼的布料都會刺激雙腿,真的很想當殭屍站在原地不動。一件保暖內著可以讓你從殭屍變回人類,何樂而不為?

 

 

攝影器材

 

有長焦的話的確有更多創作空間,不過這次用超廣+標準焦段拍起來也還可以,基本的畫面記錄都能囊括。

日出我比較滿意的照片都用14mm定焦拍的,一般行進間記錄標準焦段非常輕巧好用!如果體力可負荷,建議超廣~長焦都帶;退而求其次就是超廣+標準焦段,最後的選擇是只帶標準焦段。

腳架會不會用到真的是憑運氣,要有好天氣才有漂亮的星空或日出/日落能拍,這就是個人事前評估的問題了。
 

關於人

高山很美,也可以很危險,在山上大家互相幫忙對彼此都好。我想大多山友還是很熱心助人的,不過這次住山屋過程中目睹了一些爭執,有點感嘆:有必要這樣嗎?人與人之間互相禮讓一下、尊重彼此權益不難。

第二天不知道是誰沒脫登山鞋就直接爬上梯子放行李,弄得都是泥土也不清理善後,這種事情我就滿賭爛的==後來還是志工拿抹布擦掉。其他的就不多說啦~

 

突破過去的人生體驗

 

確定行程後我滿心期待跨年的來臨,去桃山前我進行了三次負重訓練,但直到在武陵山莊背起沈重的大包包、拿起登山杖,看到那遙遠又近的桃山山頭,我才真正地踏入人生中第一次的重裝高山過夜行程,還是在冷颼颼的冬季。其他三人已經有豐富的爬山經驗,對此早就習以為常,但對我來說這卻是人生嶄新的體驗,也代表突破過去的極限。

 

親近山的渴望一直潛伏在我心中,但總是缺少機緣和引路人帶我更接近它們。

「天啊,要背十幾公斤耶!我背器材5公斤就覺得好重,十幾公斤怎麼可能?」→後來才知道登山背包背負系統之強大

「兩三天不能洗澡、在野外上廁所?我不行。」

這些都是我過去的想法,剛上大學時我曾考慮加入登山社,但光想到以上幾點就讓人頭痛,最後還是和登山失之交臂,繼續用我的步調緩慢而愉快地漫步在郊山山林間。

 

兩年前,我聽一位朋友分享參加玉山主峰商業團的心得,他看到我羨慕的表情,說道:「玉山其實不難啊!我們團裡還有女生只爬過郊山就來報名了,也成功走完了。」

聽他講我才發現台灣最高峰與我的距離遠比想像的更近,心中開始醞釀登上玉山主峰的小夢想,但當時我的想法仍停留在:「玉山有排雲可以過夜嘛,也不用重裝上山,我應該這輩子爬完玉山不會再爬任何高山了吧哈哈哈。」

 

我報了某家商業團的玉山行程,無奈抽了八個月完全沒有消息,都以為旅行社遺忘我了。剛好玉山年底有些路況受損,心灰意冷下我決定取消報名,玉山就跟願望清單上的其他夢想一樣安靜地躺著,等待適當的時機再被喚醒,也不知道會不會真的實現。「我跟高山的緣分大概就這樣了吧」我想,嘉明湖什麼的更是遙不可及。

 

沒想到認識男友後,高山不再只是夢想中的一個模糊輪廓,而是更真切的實體目標。他帶著我走入中級山和高山,當我第一次在合歡北過夜,發現兩天一夜露營還在我的接受範圍內,登山地圖的迷霧無形中又消解了一塊。現在居然背著重裝在高山度過三天兩夜!這一切都是兩年前的我完全料想不到的,用這樣的體驗揮別過去,展開新的一年對我來說非常有意義。

 

謝謝你開啟我另一個視野:)

回應
Frobography
Flickr

Created with flickr slideshow.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Anobii
訪客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