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61408陳景蘭建樓、興學之簡介

陳景蘭建樓、興學之簡介

    文化資產個案(歷史建築類) ── 陳景蘭洋樓(陳坑大洋樓)

    修築基地之區位:位於金門縣南方,金門縣金湖鎮正義里成功街1號(定著土地之範圍:陳坑段 0887-0000 地號)  

    金門,自南宋大儒朱熹開啟教化之後,文風鼎盛,出將輔相,人才輩出,歷代先後出了四十三位進士,一百三十多位舉人;明朝的西洪村(現今之榕園〕更有「人丁不滿百,京官三十六」之說。而今,濱海的成功村中的一門三漁郎 ,搖身成「一門三博士」-- 政治學博士陳德禹、法學博士陳德昭和陳德新,其意義就非比尋常了,此地的背後藏著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金門成功村位於金門太武山的南麓,有一百多戶人家,就在二座山陵間形成的山谷裡,紅磚屋宇就建在崎嶇的花崗岩上 ,早時稱尚卿,後來叫陳坑,近來統稱成功,但是一般人仍習慣稱陳坑。「陳坑」顧名思義,陳氏人家住在山坑 裡,全村幾乎找不到一塊可供作籃球場的平地,屋屋相連,戶戶緊接,沒有晒穀場,一眼便給人十足的漁村風貌 。

    從前,陳坑村子裡的男人下海捕魚,女人在家補網,男孩子一出生,七、八歲的時候就被帶到船上,腰帶綁條繩子, 栓到船舷上,開始與海搏鬥,和父兄學習在波濤起落間隙裡討生活,任年華老去,代代相傳,無怨無悔。明、清 時代,許許多多金門人在朝廷為官,只有陳坑人自始都是打漁郎,未曾在朝廷裡謀得一官半職。鄰村的夏興、瓊林、後沙都出了大官,威赫不已,偏偏陳坑瓊林發生了 械鬥,陳蔡兩姓族人在陳仔山對過陣仗,互有傷亡,二村結為世仇,誓不通婚。 

    清光緒七年,一個叫陳景蘭( 1881 - 1943 年 )的男丁誕生在陳坑,出生地就在成功六十五號,即今日正義村公所前面,金再興商店正後方的老民宅。陳景蘭比同齡的陳坑小孩幸運,少年時期的陳景蘭立志讀書脫貧,但因陳坑沒有 學堂而受阻,所幸後來他住在後沙的母舅開設私塾,聘請後浦 許久臻 任教,他才有機會到親戚家讀書、識字,接受教育。當他飽讀詩書之後,領悟到陳坑人個個都是打漁郎,一直都不能出人頭地,最大的原因在於孩子沒有讀 書。他每一次回到陳坑村,看到同年齡的玩伴一個個搖櫓出海,無不感慨萬千。 

    他也喜歡獨自一個人坐在岩石上,面對浩瀚的大海遐思,雖然有滿腹經論,卻因義和團亂熾,八國聯軍攻打中國 ,無法進京趕考。因此,他打消學而優則仕的念頭,立志遠赴南洋求發展,誓言要賺很多錢回家鄉蓋家校,請最好的老師,讓陳坑的孩子能夠有書讀。 


    就在陳景蘭廿一歲那年 (1902 年),他為了尋覓生機,拎著小包袱,搭船經廈門「落番」,孤蓬萬里征,南渡他鄉去工作。一個多月的海上航行後,終於到了人生地不熟的英國殖民地 ── 新加坡,幸好他曾讀書識字,不必去當苦力,在一家叫金福和的貿易行找到一份管帳的工作。他一方面生活節衣縮食,另一方面精研生意竅門,探討生財之道。根據新加坡方面的資料,初抵新加坡的陳景蘭,任職於「協成號」為簿記。後來,他辭職前往荷屬印尼的勿里洞 (Belitung) 島 ,創辦「南金號」九八行 ( 因抽取 2% 利潤,價格公道穩定,廣受歡迎,故當年的貿易商號多稱九八行 ),專營貿易而獲大利。後來進一步於新加坡開分店「成源號」。他善於投資,在新加坡多家工廠及公司,亦持巨股,如:新加坡芽蘢碩莪廠、逢源公司,逐步成為南洋重要的僑領與商賈。在新加坡出版的《新華歷史人物列傳》( 柯木林主編,1995 年 ) 一書中,亦收錄了陳景蘭的事蹟,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事業有成的陳景蘭,對南洋華人社會及家鄉多有貢獻。在南洋,他曾捐助五千元給予當時新加坡華人最高學府 「南洋華僑中學」(1919 年創辦)、福建鄉僑創辦的「愛同學校」(1912 年成立)、「道南學校」(1907 年),亦可見到他提供的的月捐。陳景蘭勤勉工作,加上熱心助人,開啟了他成功且豐富的一生。 幾年之後,個人開始自立門戶,由小本買賣生意作起,經過十多年的努力,他已搖身一變,成為十九世紀至二零年代,金門與新加坡最重要的僑商領袖之一;他念茲在茲,鍥而不捨,終於發了。當時,他除了進行大貿易,1922 年還在家鄉金門籌辦了「金門輪船公司」,兼營輪船運輸業務,方便鄉人往來於金廈之間。後來,他為了實現夢想,回饋桑梓,專程從新加坡返回故鄉陳坑村,進行買地建學校事宜。 


    1917 年,陳景蘭三十六歲,他有了光前裕後的願望,但是陳坑的宅地本來就不多,也找不到可以蓋幢大樓的土地; 陳景蘭尋來覓去,最後相中村郊東南邊的大山溝,那是整個陵地雨水匯聚的出海口,也是太武山花崗岩延伸入海的末稍。這裏的地理環境是亂石壘疊,斷崖峭壁,驚險萬分,要建造大樓,益添其困難。陳景蘭要興建大洋樓,他買下陳坑山溝附近的大片土地,以及下方延伸至海濱的土地,又從廈門延請廿幾個建築師傅及金門匠師和八十幾個小工施作,大師傅每天工資是一元二角銀圓,小工是七角銀圓。自 1917 年動工,每天一百多個人進行整地、填土、打樁,所有的杉木、磚瓦,完全來自閩南,由大陸內地以三桅帆船運送到陳坑海邊,再以騾車拖運上岸興建。白灰是在金門當地由蚵殼燒煉,水泥則是遠從荷蘭進口。 

    其間,經過幾次颱風肆虐,土方塌陷,基石流失,但是,師傅們仍克服困難,歷經四年餘完成,佔地廣闊的大樓 ,終於在 1921 年 (日大正年間 ) 落成,花費超過十萬元。這棟鬼斧神工的羅馬式建築,包括樓前下方的公園,花榭亨台,所費銀圓不計其數。整個村莊的男丁,幾乎都有受僱構工領薪的共同經驗。在金門一百五十多座洋樓中,陳景蘭洋樓是金門規模最大的洋樓,與鼓浪嶼華商巨賈的別莊、別墅 (mansion) 相較,不遑多讓。 

    這幢建物居高臨下,可遠眺金門南海灣,位置十分優越。其格局宏大,二層樓高,正面為七開間,其中明間、 次間為一大弧拱搭配二小圓拱,創造出類似西洋建築雙柱的入口意象,相當氣派。山頭簡潔明朗,除中央為三角形外,僅有望柱及水泥預澆欄杆。四周環以外廊,與大多數金門洋樓只有單邊外廊相比,豪華許多。建物底座抬高約五十公分的做法,呈現了磅礡壯麗的氣勢。建物左側 (龍邊),甚至還建有一長條獨棟小洋樓作為門房使用,類似傳統建築的護厝,洋樓上方山牆上面的山頭裝飾還刻塑有「1921」的字樣,說明了這幢建築的落成年代;其設計藍圖現已不可考,有可能是來自新加坡。 

    1925 年,他贊助「金門商業學校」及「金門公學」,籌募基金;1933 年,他也在陳坑海濱興建一座東亭,供漁民風雨時棲息。為了確保村里鄉親的安全,他還以興建洋樓所剩餘的建築材料,在海邊高地出資興建了銃樓, 那就是今日的「尚卿碉樓」(尚卿之名,與陳坑原名「上坑」閩南語音接近,且較為典雅,又與陳坑陳氏宗族的發源地「圍頭陳卿村」有一字相同,故陳景蘭取名為尚卿),以戍守阻止海上的強盜。這些事蹟,足見其熱心公益及教育事業。 


    所謂「南洋錢,唐山福」,金門原有的房舍,都屬紅磚屋瓦的閩南式傳統建築,若有洋房,準是衣錦還鄉南洋客的傑作。然而放眼金門,論架構,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棟可以相比擬,就以今天的環境而言,要建這麼一棟高樓和公園,也要超級大手筆才能做得到。論格局,帶有歐洲風味的西洋建築,就以三面走廊欄杆上的每一座拱門,都用磚塊疊砌,其結構就令人驚嘆不已! 

    大樓落成之後,陳景蘭為了實現諾言,一部分作為家眷居住,一部分作為學校使用 ( 陳坑小學 ),教室不足時,還利用陳氏宗祠來上課,好為家鄉的教育盡心盡力。他特以高薪從鼓浪嶼將最有名的老師都請來任教,以陳文溫當校長,老師還包括曾任同安縣長的 陳天奉,完全免費供陳坑的孩子讀書,有教無類;一時,整個漁村書聲朗朗,弦歌不輟。今天成功村「一門三博士」的父親 陳維藩,知書達禮, 學富五車,就是當年的高材生;今天,他的三個公子成了「一門三博士」。 

    金門四面環海,海盜出沒無常,打家劫舍,南洋客更是土匪眼中的肥羊。當然,陳景蘭自是不例外,尤其,以當時的情況而言,他該是全島數一數二的有錢人,早已令賊頭們垂涎不已!白天,紛紛打扮成賣荔枝的、收破布的、走江湖雜耍的、賣膏藥的小販,前來打探虛實。夜間,賊船更是不斷挑釁騷攪。幸好,陳景蘭在海邊的高地建有槍樓,扼控整個陳坑海面的動靜,僱用十多名村中壯丁,輪流值更巡邏,使海盜始終無法逾雷池一步。今天, 成功村許多上了年紀的阿婆仍是記憶猶新,對當年丈夫守夜,在家裡煮宵夜的情景津津樂道。 

    1936 年 9 月 23 日晚上,日本軍隊登岸,壯丁們紛紛避禍於南洋,故鄉的家產多有損失。 1937 到 1945 年日本軍佔期間,這幢大洋樓被日軍看上、佔據而接管大樓,門禁森嚴,充做大隊部指揮所和醫院,常常有車輛和駿馬出入。日本人戰敗後,1949 年國軍部隊退守金門,也徵用大洋樓當成野戰醫院,尤其是古寧頭大戰一役,傷兵終日進出,直到尚義醫院落成,大樓才結束當作醫院。 

    然而,歲月悠悠,陳景蘭在六十二歲那年 (1943 年 ) 逝世於新加坡,因為戰亂,未能返金遷葬。不幸的是,和許多他這一代的華僑一樣,由於國家的災難,他們多數人沒有機會在自己親手創建的洋樓裡安享晚年。陳景蘭生前曾立遺囑,言明大樓及公園不能變賣,將留給陳坑陳氏子孫共同享用!  
 

    國共戰爭與對峙,讓這棟洋樓有了截然不同的命運。在1949 年戰地政務時期,先是國軍防砲部隊駐紮,建立國軍觀測所,後為「 陸軍第五十三醫院」及,作為門診、病房之用,連醫護人員也住在裡面。國軍也在陳景蘭洋樓的前方坡地,興建了一座「金湯公園」,使得建物與園林之間有了很好的呼應,園中並立有仿自由女神的雕像( http://tw.myblog.yahoo.com/km-natac/article?mid=-2&next=19627 ),令人印象深刻。1954 年的「九三砲戰」,金門高中三位老師中彈身亡,因此,高中部和初中部數百師生舉校暫遷陳坑,就以大樓為校本部,作為師生教學及學生宿舍,大樓左側則加蓋覺民堂一座,做為師生集會和用餐的場 所。金門島上四面八方的學子聚集陳坑,使大洋樓成金門最高學府。許多金門名人都曾在這裡唸書、生活過。他們的回憶即是歷史的一部份。

    直到 1958 年的八二三砲戰爆發後,學生在註冊前被通知前往碼頭集合,全校師生遷避台灣,分到台灣所有省立中學就讀,包括偏遠的花蓮和屏東,每校大約十多人。金門高中師生遷台後,大洋樓並沒有閒著,1959 年金防部在大洋樓成立「金門官兵休假中心」,提供戰地官兵前來休假,每期一百多人,軍方也大興土木,加蓋許多宿舍和康樂活動場所。每年寒暑假,島上官兵則是停止休假,改辦「金門戰鬥營」,供全國菁英學子聚集。也因此,附近商家應運而生,商店櫛比鱗次。 

    金防部相當重視這個新單位,首任主任為陸軍少將戴海容,副主任為上校職,洋樓內外有飲食部、理髮部、百貨部、醫療部、洗衣部、澡堂、點券部、撞球室、茶室、小型圖書館及定期播放電影的康樂廳;在部隊有榮譽事蹟者才能進入休假,通常不超過十天。當時,戰地金門非常嚴肅,娛樂很少,對防務繁重的官兵來說,這裡簡直是個天堂。 

    後來,隨著兩岸關係的緩和,台金交通改善,官兵大都返台休假,「官兵休假中心」的角色不再,直到 1992 年 底戰地政務結束以後,軍方交還民眾管理。「官兵休假中心」人聲鼎沸的場面早已不存,人去樓空的大洋樓也風華不再。日漸殘破的休假中心房舍回到陳坑人的懷抱後,陳景蘭的宅邸前方,庭園綠樹成蔭,前簷樓板已倒塌,側間牆壁半倒半露底磚,完全不復宏偉舊觀。1999 年,丹恩颱風襲金時,建物左前方的五腳基外廊坍塌了一大半,成為斷垣殘壁的危樓。 

    大洋樓已老,樓頂屋瓦曾經翻修,「雕樓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只可惜,二樓東南屋角曾因砲擊,修補水泥已龜裂,隨時有傾圯之虞,現場拉起禁止入內警戒線,蔓草逐漸雜生!想當年,「登樓遠眺天空海闊,遊目騁懷心矌神怡」,陳景蘭建樓興學的目的,僅供陳坑陳氏族人讀書,豈料,還曾是金門最高學府,更曾是台灣無數青年學子及有功官兵的休憩地。從蔣介石、宋美齡,到後來的鄧麗君造訪金門時,都是住在這裡,金湯公園林蔭蔽天,蟬聲鳥叫,濤聲迴盪,是絕佳天然觀光景點。


    金門是一座尚未被現代化及都市化所破壞的島嶼;歷史風貌的傳統聚落、中西合璧的洋樓建築、神秘氛圍的軍事地景、生態多樣的自然環境、閒適人性的生活品質,加上百餘年前海外華僑辛苦奮鬥、回饋鄉里的事蹟,以及近半世紀兩岸對峙、世界冷戰的戰地經驗,讓這裡充滿了動人的故事及魅力。

    因為軍事管制,大洋樓幾乎是原封不動地保存下來,蔓草雜生,若是放任其功成身退而荒廢,卻未能修建成紀念館,供後人追思,實在令人遺憾,亦感可惜!不當的地方建設,會讓傳統聚落失去了風貌,對現代化的盲目追求,更讓不少人認為傳統建築一無價值。這是極為重要的歷史建築,有建築史上優越之價值,也具有再利用之潛力,若能再現風采,對金門下一代別是具意義的延續與傳承。

     陳景蘭洋樓之本體牆身為磚砌抹灰,屋身構造為硬山 擱檁,立面柱頭簷帶有多層裝飾,外廊拱圈造形典雅,面向大海,並有大面積階梯、花園平台、假山亭榭及門房建築。這棟建物歷盡滄桑,經七、八十載歲月的風霜侵蝕,這座在八二三砲戰時期,二樓東南屋角曾經遭過砲彈轟擊,又以克難方式修繕過的洋樓 ( 2005/11/15 動土,至 2007/8/28 為止 );當初整棟建物成半危樓:建築物已有水泥龜裂,隨時有傾倒之虞,正面外廊損毀 ,部份牆體及結構已破壞,植物蔓生於建築本體,二樓屋頂走廊上還被榕樹包纏、攀附,造成栱形外牆傾倒及走廊傾斜,牆面抹灰多處剝落。 

    經過一年又十個月的整修,洋樓的硬體部分已經以嶄新的面貌呈現;與當日典雅堂皇的感覺,相去不遠。這座洋 樓的正面,一樓、二樓各有七座拱門;左側、右側,上下樓層各有九座拱門;三面共有四十個拱門;建築內有天井,上可透光,下可排水。建築物表面的磚石是立體的幾合圖形。有:正方形、長方形和梯形;有的是圈內有環, 環內有圓,圓內有六角星;有的長方框內有長方形,長方形內有長圓狀。隨著物換星移,一座自由女神豎立在草木扶疏的園林中。沿著小徑往海邊,則有軍事據點、地下坑道、軍隊營舍與戰車掩體等,富含自然、人文之僑鄉風貌。因此,不論從自然、歷史、人文、教育的角度來看,均蘊含著深度的資源,具有做為金門環境景觀再生的示範性功能。 

     戰地文化是金門觀光產業中最有力(利)的資產與本錢。金門,從南明的敗退到國軍的退守;由反清的基地到反共的跳板,這樣往復的史績決定了金門身為戰地的殊榮。遍佈島上的軍營、碉堡、砲陣地、坑道、洋樓,乃至於明鄭時期屯兵練武、反攻台灣的遺址,都是不可多得的歷史瑰寶,關鍵只在於我們能否開啟它們涵蘊的潛能。

    金門因為有這段因為遭受戰爭,國、共二岸對峙等身不由己的命運,因而被重視、經營;但如果沒有這段歷程,在 1949 年,離大陸如此之近的金門,肯定難逃共軍占領的結局,那麼金門將和福建沿海眾多小島一樣 ── 無人知曉,也不會有太多的建設。全世界的任何一個城市,只要有錢,隨時都能創造出另一個杜拜奇蹟!可是全世界只有一個羅馬城,只有一個威尼斯,也只有一個中國的長安城;若是洋樓消失了,金門就失去了其獨特性和無可取代性!    


註:洋樓再現

    金湖鎮公所以「僑鄉與戰地之再生:一個關於時間與記憶的地景保存設計」為名,推動陳景蘭洋樓及周邊環境的整建,並獲得內政部及金門縣政府的支持;由營建署補八千萬元「創造台灣城鄉風貌示範計畫」,金門縣政府補助三千萬元。陳景蘭洋樓的重修,耗資一億一千萬元;這是金門縣政府對單一建物修繕所做的最大投資。陳景蘭洋樓的歷史正是一部金門近代史的縮影,樓雖非屬古蹟建築,不適用「文化資產保存法」,唯因其為現存金門洋樓面積及形制最大者,因此本案修護工程仍以遵循文資法相關立法精神為原則。 

    金湖鎮公所提出的「僑鄉與戰地之再生」計畫,是要以「生活環境博物館」(Eco Museum)的概念,對鎮上之地域 風貌進行資源的保全、轉化及創造。被提出來的課題包括:空間規劃課題(修復面臨毀損之陳景蘭洋樓)、實質開 發(先期以陳景蘭洋樓及金湯公園為優先開發範圍)、人文史蹟(在陳景蘭洋樓的修繕過程中,傳承工匠技藝,期能 藉此整合金門傳統工匠的相關技藝,並引入有興趣的社區民眾及相關科系的學生,做為培養金門傳統建築修復的 生力軍;希望陳景蘭洋樓的修繕,可以為金門洋樓的修繕工作,樹立典範) ;計畫的內容有三大訴求主題如下: 

    一、以陳景蘭洋樓為核心博物館(Core):以陳景蘭洋樓作為歷史建築修護的典範,並規劃出以華僑與戰地為中心的地方展示館。修復後之洋樓,配合周邊環境景觀及優美的海岸地形,登高遠眺,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天成的美景,提供當遊憩者一個緬懷歷史及絕佳的休憩環境。  

    二、以洋樓外的金湯公園及其海灘做為史詩公園:保存及再利用原軍事地景,並引入戰地文學(例如楊牧、洛夫 、朱西甯 ... 等人對金門的書寫);藉由對詩文意境的咀嚼,藉由眺望料羅灣所產生的趣味與視覺,希望能塑造新的歷史場景,並由此去反思「戰爭與和平」。另外,位於洋樓左側的正氣中華報舊址 (現為金門日報社),民國三十八年由郭堯齡、曹一帆等人著手在金門創刊事宜,民國五十一年正式遷入金門縣金湖鎮成功村,直至民國五十四年十月三十日,金門日報創刊為止,正氣中華報結束了發行在金門民間歷時十六年的歷史任務,目前正氣中華報的遺址還留於此,而屬於金門的戰地文學,也在此萌芽。
 
    三、確立成功聚落的生活價值(聚落生活價值的確立):彌縫陳坑(成功)聚落中,已被道路穿越或切割過的聚落紋理 ,並豐富生活空間的活動主題及功能,且改造無趣的街道建築,在日漸蕭條與人口外流中,著力於聚落生活價值 的確立,嘗試重塑「新金門厝」的可能性。成功村裡的居民以陳姓為主,是典型的單姓村,過去以捕魚為生。聚落開基五百多年的歷史過程中,蘊含了許多的文化資源,成為別於金門其他聚落的空間結構型態。 

    金湖鎮的戰地地景保存計畫,是以成功為基地。成功位在金門中部,是金門眺望料羅灣的最佳的地點。彎弧形的的黃金沙灘,綿長又美麗;聚落中的陳氏宗族依著地勢建村,其文化意義足以作為時代之表徵;自明代以來, 村中的巡檢司城,宗祠、傳統民居、異國洋樓林立,巷弄也饒富趣味,能表現民間藝術之特色。在這一個基地上 ,結合了「僑鄉與戰地」雙重主題;不論從自然、歷史、人文、教育...,從各個角度來看,這裡都蘊含著可貴的 資源,可以做為金門環境景觀再生的示範,也宛如世外桃花源。 

    目前,以成功聚落為基地的「僑鄉與戰地之再生」,其執行團隊包括:金門縣政府、金門縣環境景觀總顧問、金 門縣金湖鎮公所、建築師事務所與營建體系、正義里里辦公室、正義社區發展協會、正義國小。整個計畫中,最 引人著目的焦點,還是陳景蘭洋樓的重修。陳景蘭洋樓的硬體修繕工程完成之後,改稱「景蘭山莊」,並開始內部的裝潢。巍峨的建築中,拱門、廊柱、幾何造就了視覺之美。拱門一弧又一弧,廊柱一楹又一楹;牆面幾何套幾何,景蘭山莊復原形! 


    今年(2008年) 1月初,陳景蘭洋樓部分整修之工程已完竣,效果很好,展示館工程目前正進行中,整修後不僅主建 築內部、周邊整體環境(成功地下坑道、軍事營區之燈光、設備)都很美;如何塑造僑鄉特色,同時也活化利用做為觀光景點,是重要的課題;內部裝修預計五月底完成,由鎮公所持續來推動,也期待有更多的人潮進來,希望這幢陳景蘭洋樓能讓戰地活起來,帶動觀光熱潮,活絡周邊觀光人氣。 

    重修洋樓,斥資不菲,其接續之管理費用基於使用者付費的觀念,五月份試營運將收取部份清潔費用,接著將配 合金湖鎮年度觀光大戲 ── 花蛤季開幕,推出行銷活動,結合兩者並正式對金門以及台灣觀光客做全面推廣,讓 大家知道這麼好的觀光景點,屆時也歡迎大家多多來參觀。按原始的計畫,這棟洋樓將以「金門近代歷史館」做 為規劃的主題,未來將是相當有看頭的;另外,外部也規劃餐飲區,將會委外經營,希望所有好朋友前來參觀新景點,五月之後就可以見分曉了。 

    另一方面,這也促成了幾棟年久失修,乏人管理的洋樓古厝,在修復後,加以利用成為展示館及民宿。金門絕非僅是走過戰火歲月後,被人們逐漸遺忘的邊陲小島,或只是戍守著台灣的戰地前線,而是滿布人文歷史及經典建築的文化殿堂。金門縣政府以陳景蘭洋樓整修為主軸,擴大原有單點建物(金門最大的洋樓 ── 陳景蘭故居)的整修範圍,納入成功(陳坑)海灘(含海岸據點)及傳統聚落,使之成為一個完整的生活圈,以及擁有豐富戰役、人文與生態資源的園區。

    金門有著非常豐富的歷史建築,數量之密集、歷史之悠久,在台澎金馬首屈一指,即使在中國大陸的整個閩南地區,也有著相當重要的地位。除了分布在各個聚落的傳統民居,還有從二十世紀初開始興起的洋樓建築。金門至少有超過一百三十棟的洋樓,金門洋樓是一種結合傳統閩式建築及南洋殖民樣式的中西合璧建築,由當時在南洋地區經商致富的華僑返鄉所興建。這些風格獨特、雕工細緻的洋樓,就在八十年前的金門陸續建了起來。 

    自從十九世紀中期,廈門開放為通商口岸,許多為了生計的金門人,便輾轉透過廈門前往南洋發展。當時為了出洋打工而擠上小船的華人被稱做「豬仔」,若是航海途中染上疾病,其命運往往是被扔下海,而在異鄉做苦力的生涯,更是不易擺脫鴉片與賭博。在眾多華人中能夠出人頭地的是少之又少;而少數能夠熬出頭、事業有成的人,回到家鄉便蓋起充滿南洋風味的洋樓建築,以示光宗耀祖。而傳統的閩式建築,局部加入南洋風格造型的民居,則有上千棟,分布在金門各個聚落。

圖片參考1:http://tw.myblog.yahoo.com/jw!4RRHjvrHRkFcJcuHfgg-/article?mid=19627

圖片參考2:http://tw.myblog.yahoo.com/jw!qx9WWRaLBRnelnnGiWInsm2P/article?mid=355


回應

降世時,客店借祂一把乾草;

耶穌基督沒有自己的墳墓,
離世時,財主借祂一個石洞,最後耶穌復活了。

耶穌基督沒有存款,
行神蹟用的餅魚,是小孩子獻的;

耶穌基督沒有動產,
當講壇用的漁船,是小村民借的。

耶穌基督沒有車子,
進耶路撒冷時借了驢駒一頭;

耶穌基督沒有房子,
告別的晚宴擺在別人的樓房。

一無所有是耶穌基督:
沒有高帽和金冠,只有荊棘在頭上,
沒有戒指和手套,只有釘子在手上。

一無所留更是耶穌基督:
身外的全是借的,身內的全數盡傾;

借─是祂的記號:給─卻是祂的人生!

朋友,平安!
  當你(妳)徬徨時,是否覺得無人了解你(妳);當你(妳)無助時,是否感受到沒有人幫助你(妳),當你(妳)一無所有,對生命灰心、不再抱持盼望時,是否想說為何這個世界容不下你(妳)。

  親愛的朋友,請別輕看自己,耶穌深知道你(妳),了解你(妳),是比任何人都愛你(妳),祂是超乎人所求所想的一切,若你(妳)願意讓耶穌成為你(妳)的救主,讓耶穌改變你(妳)的命運,你(妳)可以這樣禱告:
「親愛的耶穌,求祢赦免我的罪,接納我做祢的兒女,引導我走永生之路,使我的內心歡喜,使我不在處於黑暗,徬徨無助,讓我有盼望,對這世界有愛。這樣的禱告乃奉我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