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不定期日記(共841篇) - 顯示所有文章
變更瀏覽模式

202205130504隨口碎唸

我有多樂觀,就有多悲觀。
這是我自己的平衡機制。

我雖然很容易從人群中分辨出心智障礙者與所謂的一般人,但在我眼中其實又看不出他們有何差別。
我的辨識機制大概是這樣的,我知道心智障礙者的顏面與行為特徵,會出現哪些「一般人」不會有的跡象。但就只有這樣的差異而已。認真觀察的話,每個人都有獨立的特徵和慣性行為,每個人都是特殊的。
更嚴謹地說,器官和四肢的健全,並不代表行為能力能夠健全。
所以我在我眼中看來,心障、肢障、精障、「一般人」,都因獨特的不一樣、需要的協助不一樣,於是平等地一樣,也都適用基本的生物相處原則。

「心智障礙者都是純真且善良的」,這句話在我耳裡聽起來就跟「原住民都很純樸」一樣,屬於歧視語。
建立這樣的刻板印象之後,就更無法相信社會黑暗面的存在了。不去相信,不去面對,就不會去處理。

種種認知落差,令我在與大眾相處的時候感到勞累、無法融入。
我不畏懼與大眾產生認知衝突,但我也有累到不想動的時候。
所以我會休息到想動的時候再動。
若是就此枯竭,那也不過是生命常態的一環罷了。

202205061017心態調適

算是日常中一些想法的碎唸。

因為知道「每個人的能力值不同」這一點,在看不慣別人的愚蠢行徑之餘,總會提醒自己「對方的思路和擅長的事就是那樣,他有他的想法和做法」。
尊重每個人有自己的一套生活模式。
每個人都是如此不同,本來就沒有必要一樣。

我那股「看不慣」的感受本就難以消弭。
能做的就是盡可能不貶損、不干涉。

然而被他人大量干涉個人自由這一點,還真讓我頻頻湧現反擊衝動。
因為知道「講不聽」、「溝通無效」而感到無奈。
反擊的行為對事情毫無幫助。
計較又能如何呢?

也許有些人就是註定了一輩子必須畏畏縮縮。
我沒義務帶他走出來。
超出我忍受限度的,就算了。
生命各有出路。

202106080210疫情心得

或許是去年看著外國各種災情,對於疫情會引發的現象有了心理準備,今年面對台灣的疫情,便覺漠然。
死亡數會持續攀高,也是可預料的。畢竟群聚案有太多件發生在高齡社交圈,實際染疫年齡層也偏高,他們就高死亡風險族群,又特別倚賴實體交際的生活模式。
我也知道自己認識的人裡面有誰凶多吉少,但我懶得去打聽消息了。

講起來殘酷,除了躲不掉的運氣不佳之外,有些找死的行為就是註定會使人步入死亡。
要說「活該」嗎?想到生命的重量,我不太願意作此評論。
就只是淡淡地看著雙北治理成那副德性,心裡評估著每日死亡數的增幅可能會走到什麼地步。

低外出頻率的生活模式,也強迫人們面對自己的家庭相處問題。
衝突和慘事必然增加,焉知非福。

破滅與重生的契機。
希望醫療體系和健保制度也能炸一炸再重建。

202104080439腦內事物記錄

最近的腦袋很忙。會擅自冒出一些畫面給我。

(繼續閱讀)

202104080252感嘆事

有時候就是會看透了一個人的人生可能一輩子就都只是這個程度而已。
似乎也不能做什麼,因為當事人就懼於改變。他不滿意這樣的生活,但不願改變。

一般人過不了一道牆的時候,會做的方法可能是找門、爬牆、造門、挖地洞、找工具爆破,或選擇繞開不穿越這道牆。
偏偏有人就是因為什麼方法都想不到,硬是用頭撞牆,一直撞一直撞一直撞,深信這是人生唯一能做的事。
這到底是一種奇才還是一種病態我也不懂了。
也可能只是個腦袋被家庭教育搞壞的可憐蟲。

啊啊,破滅得還不夠。
只要你不切斷這條路,未來還有更多苦難在等你。
你將被長照問題綁死,深信這是自己唯一的人生價值,永遠怨恨無法達成夢想這件事。
總是慣於等待別人伸出援手,你要等到什麼時候?這種坐享其成的壞習慣,真適合當個無賴。
無賴性格雖然惹人厭,但以生存法則而言十分受用,永遠都能拗到善良者提供支援。
反正這地球什麼沒有就是人口過多,一生中遇到的善良者也夠耗用了。

202103100045頭おかしいぞ

有時候作繭自縛也不錯。

不用理人,不用跟人互動。
沒有要理會這個世界想幹嘛。
什麼都不用管。

沒有邏輯,沒有思考。
專心體會腦袋炸掉的感覺。
這樣很好。

看東西不是用眼而是用腦內成像。
沒有敘述,沒有文字。
寧靜亂蹦的世界。
永遠無法預料自己下一刻浸於何處。

有點懷念的感覺。
我喜歡。

202102150520社交倦怠

經常有一種,懶得理會這個世界的感覺。
相處很累,互動很累,何必顧慮這麼多呢,有必要讓人理解我嗎?
明明使用相同的語系卻難以在對話中接上線,我的辭典不是你的辭典,同一個詞彙有不同的認知,即使在字面意思達到共識卻還有內心小劇場自製戲碼替我亂編故事。
為何要替我決定我的情緒?

我又何必去感受他人的情緒?

太習慣幫忙構思解決問題的方法,然而並不是每個提出問題的人都打算處理問題。
過著不解決問題的人生,也是一種體驗。尊重,讓他們去吧。

不抱期望,還未放棄,但是能量枯竭的時候就不行動。

202101050020生活雜記

總是到了年末要整理已玩遊戲清單的時候才想起這個網誌的存在。

去年的感覺大抵是,上半年緊繃著防疫,下半年很多活動都解放了然後我忙翻天。
今年一開始3C產品就陸續發出抗議,要換零件和除塵什麼的。
電腦主機堆了5年沒除的塵導致風扇發出恐怖的聲音,但除完塵之後它還是很看心情出聲,我不懂它,但看起來轉速正常應該還不致有什麼大問題吧。喇叭可能有點接觸不良,左聲道偶爾無聲。

這幾天又在焦燥得想暴食,但其實吃不下,所以也沒真的暴食,算是好一點的進步吧。
末稍血液循環可能有變差,或者只是襪子磨損到失去最佳效用,才會導致穿著羊毛襪仍覺腳板冰冷。本來這羊毛襪應該是穿上就感受不到溫差才對的。

想要專心做些什麼,然後就變成專心摸魚。

等著看妄想代理人,感覺盜夢偵探將來有望上映。

202001020153日常雜想

漸漸體會到,有些事情不論用什麼方式講出口,都會很具殺傷力。
有時看著看著,也就沉默不想講了。
充滿曖昧空間的人際空隙,就讓它繼續模糊不清吧。

算了,有些事,實在不必非得怎麼樣才行。

201903130817啦哩啦雜想些事情

性騷擾根本是一種會引發集體心靈創傷的事件類型。
然而這個社會依然無法可治。
結果你知道嗎,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互信基礎可言,根本是在比暴力威脅的,比誰最不在意防衛過當的隱憂。

你知道什麼叫做家長就在身邊,眼睜睜縱容自己小孩性騷擾嗎?
這世界真是爛透了。

被騷擾的事後還要被旁人激動指點180種反抗方法,超絕望的有沒有。
事發當下的心理壓力都是當事人在扛的,擔憂被報復、擔憂防衛過當、擔憂誤會、一時之間想了太多應對方案反而像當機一般無法做出行動。
想反擊的時候卻發現對方是個年逾百歲可能一打就重殘的老骨頭,你說這打得下手打不下手?想到大批家屬纏著求償的可能性就頭皮發麻。
腦子已經極力運轉了還被當作沒想到要反抗。

這個社會一邊教導你不要用暴力處理問題,一邊要求你學會暴力對抗。

然後,去他馬的,被攻擊失敗了沒有後續攻擊了,那這時候該不該反擊?
多少無法舉證無法定罪的情境,其中委屈豈是三言兩語說得清?

201901051607閒散談

或許直覺準確到連理智都沒發現其中奧妙。

正因為一直沒被當人看,才會總是無法認同自己是個人類吧。

201811110152難以處理的交情問題

我知道當事人總有一天會看到這篇文。
我也沒有要躲起來講的意思,同時也想留個思考記錄。

這是一件困擾的事。
因為,光是要把話講開,就得面臨諸多溝通困難。
我總是得等待對方精神好、不忙碌、心情好的時候,才能開啟議題,以免對方把一大段會談時間浪費在發牢騷和怪罪我選錯時機;還會因為狀況不好而根本聽不懂我講的話,也無法建構事件邏輯,常態性給予牛頭不對馬嘴的回嗆內容。
即使選到妥當的時機,開啟議題後,對方又會焦燥不耐煩,急著用歪理下結論。
光是我這種等待談話時機的手法,就會先被認定為「記仇太久」、「翻舊帳」、「找碴」、「來吵架的」。
當事情內容涉及對方理虧的層面,又會急著搬理由講成我的錯、數落我能力差,或直接叫我停口。
這樣的經驗太多了。

這也是為什麼,接下來要講的這件事,我實在很難當面跟對方談開。

(繼續閱讀)

201809300741雜言隨寫

期許自己維持不具備任何成就的狀態。

 

辯證也只是浪費時間。
直接放棄比較快。

 

有些事情看清了,覺得大頭症這種東西在各處都很相似。
理所當然的認為其他人應該跟自己心意相通、知道在想什麼。
猜猜樂猜錯了,就爆炸了,有機會訓人一頓了。

 

即便你希望讓過去的事留在過去,但是未解決的事就是會一直杵在那邊。
然後越積越多。

201809231421散記隨言

尚處於對網誌換行間距設定感到抓狂的狀態中。
這語法不好好整頓一番我會受不了。

 

人生矛盾。
總是介於處處顧慮與毫不顧忌之間,動彈不得。
催動我又能如何?催不動我又能如何?
大眾潮流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某個價值觀的大方向,逼迫各種願意與不願意的人朝同一個方向前進。
或許該做的是練習享受渾沌,並讓它更渾沌吧。

201805040250活著的目標?

曾經被問了人生有什麼目標。

沒有。

我就如此漫無目的的活著。
沒有死亡的理由,所以活著。

也沒有人生中的什麼熱血志向。
有想做的事,但不積極。
因為我累了。走一步算一步則已。

有的人會催促著,說我該強迫自己投入什麼樣的環境,才能有所改變。
但,我的本質就是衝突啊。走到哪炸到哪。
什麼社會適應,這個社會才是那個能力不足以適應他人的傢伙吧。

我嘗試過很多,然後累了。
只能默默看著人類緩慢的推進歷史軌跡,發掘那些我十幾年前就期望過的思想革新。
走太快的,大眾還跟不上。所以沒辦法走太快。
慢慢的磨啊磨啊磨的。

201503060837極權之下

看看你,極力維護權力集於一人的下場,就是在歲月流經之後,他再也放不開權力,甚至更為貪婪。

你得到當時期望的和平了嗎?

201502100311總在教導人不要做自己

「合群才會有和平。」

這邊的合群=不要跟別人不一樣
我看還是直接把這腦袋打爛比較快。

2014123123452014最末

這是一個,出了聲就會被當耙子攻擊的世界。
每天每天,都要學著不講話。

這是一個,死了也不會有人管的地方。
因為總是有人想用滿滿的愛和關心把別人弄死,再推說不知道、不是自己的錯。

這是一個,乖乖聽從就會確實死亡的地方。
生活中滿坑滿谷的陷阱,我可不是玩假的。
本年度最經典:馬鈴薯都已經冒綠葉了,依然沒意識到有發芽,煮出滿滿一鍋端上桌。 

轟轟轟,好偉大的傢伙,不讓他順心就嚷著要殺人。殺這個殺那個,殺殺殺殺殺。
因為過去的心靈傷害,每天都要踐踏別人,才能撫平情緒,踩踩踩踩踩。不給踩的話就只能去殺人。

毫無長進的環境,毫無變化的環境。
很膩。

我沒死。
不是因為你們值得我活著。
而是你們不值得我去死。

明年。
我只期望自己的腦袋裡可以永遠記不住這些事,遇到了也當沒有。

201412230321臥在生死界上高歌

再怎麼懂得與人對談,遇上根本不聽人講話的類型,我的思辯和邏輯就派不上用場。

這是潛行,是戰爭。

因為受過創傷,所以無法自制情緒、傷害別人,都該是理所當然的?
他馬的誰沒受過傷。難道每個人都要拿這理由傷害無關事由的第三者嗎?

求人同情也要有個技巧,為了不值錢的面子在那邊瘋狗咬人該該該超難看。

201412200434日常觀察&腦內思想

果然很容易對嘰嘰歪歪反覆說這也不行那也不要的類型感到煩燥。
我可以忍受嘰嘰歪歪一陣之後有了定案或下個「會再多想想」的結論。
但如果是嘰嘰歪歪太久,甚至維持這種狀態沒變化,我就超想揍下去。
不是要說這種人不該存在,只是體認到我跟這種類型很難處得好。

-------------

我改變,並且對改變後得到的結果覺得可以接受。所以我改變成那樣。
並不是為了別人的要求而變。
我是說,我願意嘗試改變,但別因此認為誰都可以要求我配合他而變。那並不是個定律。
因為變來變去,結果就是父子騎驢之論。
我懶得為一個人的順不順眼而變,如果真有實質權益損害問題再來跟我進一步的談吧。

-------------

逐漸瞭解到,有些人的思維方式是非得靠自己想通不可的,旁人來講的話其實聽不進去。
還有所謂的,時候未到的話講了也聽不進去。因為在那個當下,他聽不懂。

-------------

「你覺得我是什麼樣的人」跟「你覺得我應該要是個什麼樣的人」,絕對完全不同。

-------------

最近,時而察覺,自己講出口的句法其實是有語病的,難怪別人的回應會變得怪異。因為會錯意了。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中狐狸=藏紫
--------
活著的同時是為了替已逝的人延續下去,這也是生命的其中一項意義。
笨蛋阿乾。

推特常駐中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統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