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804201548回來除個草

先前長時間泡在推特,很久沒更新網誌。

這其中是有些心結在的:我的DMMd PSV版還沒破關,害怕把自己先前的遊戲筆記洗到太後面。

然而,延宕了近三年,我還是沒空玩它。
希望在Slow Damage出來之前,有朝一日我能破完。

狐穴主站和這個副站網誌的版面也該更新了,只是我想到要面對原始碼就渾身發懶('、3_ヽ)_

 

同人誌的經營狀況,目前是這樣的:

總是有各式各樣的私人問題,所以就一直沒新刊。
從去年開始,我試著盡量畫點東西,所以近期主要都在發佈免費的小漫畫。
免費漫畫將來會不會集結成冊?這是個值得考慮的方向,但未來的事我怎樣都說不準。
首先我希望能改善場次前一天才開始飆稿畫免費漫畫的壞習慣。

先前有段時期只報台北場,最近開始重新參加中南部的場。
無奈3月高雄場CWTK26生意淒慘無比,連免費漫畫都幾乎發不掉,真的嚇到我了。(只報一天但被排在第二日也有關係啦)
所以高雄場還會再觀望一陣子,今年的參場以台北FF、CWT和台中CWT為主。

就算沒報攤,我也偶爾的會去台中和高雄的CWT觀察人潮跟攤位數變化。
有點奇妙,高雄的人潮原本一直是比台中多的,去年12月CWTK25看起來卻開始下降了。
反而去年的台中CWT開始出現雙日滿攤的現象,進場人數看起來也變多了。

202001020153日常雜想

漸漸體會到,有些事情不論用什麼方式講出口,都會很具殺傷力。
有時看著看著,也就沉默不想講了。
充滿曖昧空間的人際空隙,就讓它繼續模糊不清吧。

算了,有些事,實在不必非得怎麼樣才行。

2019123105182019遊戲回顧

生平第一次玩的以粗體表示。

(繼續閱讀)

201911200616應逝而尚未亡故者

珍惜任何能夠選擇死亡的時機。

錯過這一次,可能又要再經歷漫長的等待。

等待下一個適合死亡的時機到來。

201903130817啦哩啦雜想些事情

性騷擾根本是一種會引發集體心靈創傷的事件類型。
然而這個社會依然無法可治。
結果你知道嗎,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互信基礎可言,根本是在比暴力威脅的,比誰最不在意防衛過當的隱憂。

你知道什麼叫做家長就在身邊,眼睜睜縱容自己小孩性騷擾嗎?
這世界真是爛透了。

被騷擾的事後還要被旁人激動指點180種反抗方法,超絕望的有沒有。
事發當下的心理壓力都是當事人在扛的,擔憂被報復、擔憂防衛過當、擔憂誤會、一時之間想了太多應對方案反而像當機一般無法做出行動。
想反擊的時候卻發現對方是個年逾百歲可能一打就重殘的老骨頭,你說這打得下手打不下手?想到大批家屬纏著求償的可能性就頭皮發麻。
腦子已經極力運轉了還被當作沒想到要反抗。

這個社會一邊教導你不要用暴力處理問題,一邊要求你學會暴力對抗。

然後,去他馬的,被攻擊失敗了沒有後續攻擊了,那這時候該不該反擊?
多少無法舉證無法定罪的情境,其中委屈豈是三言兩語說得清?

201901051607閒散談

或許直覺準確到連理智都沒發現其中奧妙。

正因為一直沒被當人看,才會總是無法認同自己是個人類吧。

2018123112102018遊戲回顧

生平第一次玩的以粗體表示。
同一年的較早月份就有玩過的話,之後的月份再玩會以灰色字表示。

(繼續閱讀)

201812180428作者與讀者的關係,說到底仍是人與人

雖然我能理解讀者迫不及待想看新作的心情,就算是我也可能隨口該該「好想看某作者的新書」之類的。

不過啊,直接對著作者本人講「你不出刊就是對不起讀者(我)唷」、「我都等那麼久了,你好意思繼續拖著不出刊嗎」這種話,就真的太白目啦。無異於對著作者說「我身為讀者就是比作者還要偉大,作者應該讓我爽」,是一種強調位階差距的概念。
有些任性話在背後講講還可以當渲洩或開玩笑,當面講就會變成找碴。

反過來講,難道作者就能理所當然地對讀者說「你不回覆心得就是對不起我」、「我畫得這麼用心,你好意思不買個十本支持我嗎」?
創作並不會讓人有資格指使其他人,同理,閱讀作品也不會讓人具有這種資格。

每個人都有權力決定自己的人生要不要做哪些事,更何況作者與讀者這種沒簽約沒鎖死的關係,何必硬要勉強用心情綁在一起、要求這要求那的?

如果作者與讀者原本就是朋友關係,更不該拿朋友交情這樣威逼對方。那個叫作賠交情。
已經是朋友了,還在那邊宣揚讀者比作者偉大的觀念,本該對等的關係硬要被拉成上與下,挾友情之名行情感綁架之實。

如果是要把人逼到噁心反胃放棄創作,那還真是個好方法呢。

何必呢?

201811110355Xuite留言系統已改成只准有登入平台者留言

剛才注意到的系統公告。
沒辦法,大致知道他們也沒經費加強程式和後台工程這一塊,應該也被機器人攻擊得很慘。雖然我並不喜歡這種必須登入才能留言的系統。
BLOG式微,連這招都祭出來的話,這個平台何時會收掉,我都不會太意外。

《公告》取消匿名留言的功能,即日起需登入才能在日誌文章中留言

201811110152難以處理的交情問題

我知道當事人總有一天會看到這篇文。
我也沒有要躲起來講的意思,同時也想留個思考記錄。

這是一件困擾的事。
因為,光是要把話講開,就得面臨諸多溝通困難。
我總是得等待對方精神好、不忙碌、心情好的時候,才能開啟議題,以免對方把一大段會談時間浪費在發牢騷和怪罪我選錯時機;還會因為狀況不好而根本聽不懂我講的話,也無法建構事件邏輯,常態性給予牛頭不對馬嘴的回嗆內容。
即使選到妥當的時機,開啟議題後,對方又會焦燥不耐煩,急著用歪理下結論。
光是我這種等待談話時機的手法,就會先被認定為「記仇太久」、「翻舊帳」、「找碴」、「來吵架的」。
當事情內容涉及對方理虧的層面,又會急著搬理由講成我的錯、數落我能力差,或直接叫我停口。
這樣的經驗太多了。

這也是為什麼,接下來要講的這件事,我實在很難當面跟對方談開。

(繼續閱讀)

201810060524不勝唏噓

有些事情是這樣的。

 

單看一個人在一件事的應對上,未必能看出這個人懂不懂得做某些事。
有時候不是能力夠不夠,而是要不要選擇那麼做。
也許有好幾個人在同一種處境下的行為都是一樣的,但中間經歷的抉擇與考量可能不同。

 

不爭。
有可能是天性懦弱不敢爭。
有可能是想爭卻不知道怎麼爭。
有可能是敢爭,但是故意不爭。

 

傻理傻氣。
有可能是原本就不懂看場面。
有可能是根本誤解現場狀況。
有可能是看懂場面了,卻尷尬得不知如何反應。
有可能是看懂場面了,但不想讓人覺得他懂。

 

太多了,除非當事人願意私下聊開,才有機會知曉每個行動背後挾帶的思維脈絡。
真不是一句嫌人沒能力處事就能論定的事。

 

有去做的,不一定真的會。
沒去做的,也不一定真的不會啊。

 

永遠要記得,即使是表面上看起來有著相同行為的人們,各自的目的仍未必相同,而且隨時都可能產生轉變。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中狐狸=藏紫
--------
活著的同時是為了替已逝的人延續下去,這也是生命的其中一項意義。
笨蛋阿乾。

推特常駐中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Re:[【夢遊亞馬遜...],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6-05-14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5-24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3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2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5-02-21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4-12-21
Re:[【DMMd PSV】遊戲...],By 狐穴副站--札記亂記 於2014-12-03





Powered by Xuite
統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