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拯救世界 下 @ 無責任漫話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關鍵字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0705302345少女拯救世界 下

    ■張約翰

    經由劇情簡介,可以發現《銃夢》的敘事重點為:

    1.失憶而殘破的陽子被依德發現、賦予新身體與新名字「凱麗」。

    2.為追求存在價值,成為賞金獵人。

    3.初戀對象尤浩為理想而死。

    4.為追求存在價值,加入死亡球,挑戰冠軍傑秀皇,傑秀皇死亡。

    5.為拯救廢鐵鎮,消滅沙勇,自己也負重傷。

    6.被沙雷姆賦予新身體、新身份(Tuned)與新任務。

    7.認識愛人侯磯亞,因侯磯亞返鄉暫別。

    8.打倒沙雷姆用以取代的量產型Tuned,爭得認同,魯烏被捕。

    9.打倒鐵士代諾。

    10.被備份的鐵士代諾炸毀、重建,為救魯烏,共同對抗沙雷姆的統治者。

    11.為拯救沙雷姆與廢鐵鎮的人民,捨身。

    12.侯磯亞找到被重建的凱麗。

     《銃夢GUNNM》第9集(完),木城幸人,東立出版。

    毗鄰軸分析

    在大結構裡,女主角凱麗的原始身份(陽子,火星機甲術戰士)只是遙遠模糊的記憶,偶爾浮現卻難以與現實連結。凱麗的名字、身體、任務都由別人賦予。行動的目的都是為了達成任務與追尋自我存在的價值,手段是戰鬥。

    值得注意的是,當凱麗行動的目的是追尋自我價值時,週遭的人也總會付出代價。例如她為追尋自我價值當賞金獵人追捕馬卡克,使她的朋友們聚集的康撒斯酒吧被毀;她追尋愛情,使情人尤浩被嫉妒她的沙勇盯上,尤浩自殺,沙勇重傷;她再度追求我價值加入死亡球,死的人更多,包括照顧她的技師耶鐸,與她共同挑戰傑秀皇的伙伴鐵傑爾,以及被她視為導師的傑秀皇;為了打倒量產型Tuned證明自身存在的價值,好友魯烏被醫療監察局逮捕。

    這一類的事件結構,可歸納為:

    1.主動追尋目標(存在價值、愛情)。

    2.戰鬥。

    3.了解並能感受(或同情)戰鬥對手的處境。

    4.身邊的朋友、同伴為她而付出代價。

    5.勝利。

    但是,當凱麗的目的是達成被賦予的任務時,後果總是由自己承受:拯救廢鐵鎮,被沙勇打成重傷,並幾乎被工廠處死;逮捕鐵士代諾,被鐵士代諾消滅;挽救整個天鉤系統,付出生命。

    這一類的事件結構,可歸納為:

    1.凱麗獲得新生命(身體、身份)。

    2.被賦予任務(拯救、搜捕)。

    3.戰鬥。

    4.了解並能感受(或同情)戰鬥對手的處境。

    5.勝利,並付出幾乎死亡的代價。

    不論整個文本的大結構或事件結構,都是以戰鬥為手段達成目標,只是目的不一,代價也不一。

     

    系譜軸分析

    《銃夢》的幾組二元對立結構如下。按照敘事,大致是左優於右,最後一組例外。

    天空 地上

    統治 反抗

    肉身 機械

    大腦 身體

    強 弱

    執行任務 自我追尋

    男 女

    首先,故事的背景是以地面上的廢鐵鎮為中心舞台,空中城市沙雷姆統治著地面,而大氣層外神秘的耶路統治沙雷姆。沙雷姆乾淨、明亮、有秩序,市民都是肉身,外表優雅俊美,活得不耐煩了可以進入「終極喜械」自殺機;廢鐵鎮骯髒、混亂、是罪惡淵藪,合成人滿街都是,外表奇特,隨時處於死亡威脅中。這種「天空/地面」的上下之分,具體化「統治/反抗」的階級差異。

    統治者都是高高在上的、神秘的,如梅爾姬戴克之於沙雷姆市民,沙雷姆之於廢鐵鎮。反抗者則是只能在地面上活動,無法越雷池一步,即便強如巴傑客的奮力一斬,也只能落得刀毀人亡。

    高高在上的沙雷姆市民優越感來自肉身,認為人之所以為人,就因為擁有溫熱的肉體,因此一旦發覺自己的腦部居然是晶片就崩潰了;地面人則重視腦,因為不知腦可用晶片取代,也沒有那種科技水平,身體只要有錢就可替換,腦部毀了就等於死亡。

    凱麗這個主角的特別之處就在此處:沙雷姆人是人工腦、肉身;地面人是肉體腦、人工身體,但她卻是以聚合物組成腦部又具備人工身體的合成人,雖然擁有記憶、感情、思想與個性,以物質成份來定義的話,她不是「人」。但到底是什麼決定人之所以為人?具象的身體?還是抽象的人格?顯然作者真正的答案是後者。

    然而,在戰鬥中,機械與肉身誰強呢?肉身的侯磯亞打敗許多合成人,但終究敵不過凱麗(註1)。合成人凱麗是「地面最強的戰士」(註2)。

    在執行任務,也就是被動達成他人賦予的目標,例如拯救他人時,凱麗必須以自己為代價;而凱麗追尋自我時,犧牲的總是他人。

    鐵士代諾揭破肉身與機械之間的界限,沙雷姆人因而瘋狂。摘自《銃夢》第9集。

    重要成規或符碼的比較

    無疑的,作為一部科幻格鬥漫畫,「戰鬥」是最重要的符碼。不論是實現自我、追求所愛、拯救世界,戰鬥是唯一的手段。唯有戰鬥能使凱麗的身體與心靈獲得超越,也唯有戰鬥能實現自我、拯救世界。

    另外一個符碼是「犧牲」。女主角必須為拯救人群而犧牲追尋自我的目標。

    作為「戰鬥少女漫畫」的一部,《銃夢》與少年/少女漫畫的成規有何異同之處?

    首先,《銃夢》的主角是少女,擁有跨界(肉身/機械;沙雷姆/廢鐵鎮)特質,在事業與感情上都非常主動,這些成規同於少女漫畫。

    但她不是冒險團隊的弱點,告白、愛情的波折與真愛也都不是文本的重點,男主角也不是女主角追求的對象(以出場篇幅來看,鐵士代諾才是男主角)。故事焦點也不在日常生活的現實性;完全沒有少女漫畫的美形背景。

    以類型成規而言,《銃夢》是較接近少年漫畫的。主角擁有跨界特質。雖然不同階段有所變動,但的確有跟班存在(死亡球隊友與技師、地上監察局聯絡員魯烏)。對友情著墨不多,但戰鬥與勝利仍是重要符碼。主角經過重重的考驗,最後得到勝利。和少女漫畫相比,比較脫離日常生活的現實性。以事件為主,人物性格發展比較少。

    異於少年漫畫處是女性角色非常重要,也不曾出現和劇情沒有重大關聯的女性裸露畫面。

    建構迷思

    在《銃夢》中,以少女凱麗為主角,將她描繪成強者,而且是幾乎與生俱來的強者。但這表示我們可以為此文本畫上「女性=強者」的等式嗎?

    首先,凱麗的原始身份與姓名都被忽視,名字被隱藏,相當於少女的自我消失(註3)。借用Jo-Jo對《神隱少女》的分析策略,以日本社會女性的處境比喻,就如同嫁入夫家後冠了夫姓;《銃夢》中給予凱麗名字或身體者,都是男性。以自我為出發點的媳婦,會使家人不幸;而為家庭或丈夫的目標犧牲,才是媳婦該作的事。

    凱麗由男性賜名,為男性賣命時,得到的結果對週遭的人都是好的,只有自己犧牲;為自己奮鬥時,得到的結果卻是身旁的人遭殃。

    這裡建構出的迷思,其實就是:女性不論本質為何(原來的名字、身份),存在的形式由男性認定(陽子被命名為凱麗、擔任Tuned),行動的目的由男性決定(殺人或救人),為男性而犧牲才是好的(犧牲自己拯救世界);即便能力再強(地面最強的戰士),最後還是等待男人的解救(由侯磯亞解救)。

    戰鬥少女的宿命

    經由以符號學檢視《銃夢》,我們可以對這類以不斷戰鬥、拯救世界的少女為主角的漫畫文本有進一步的了解,包括戰鬥少女漫畫的成規或符碼到底與少年漫畫相近,還是少女漫畫?戰鬥少女到底面對怎樣的宿命?

    首先,經由毗鄰軸分析,可以發現戰鬥少女漫畫的敘事結構,是一個女主角被賦予生命、確定行動目標(任務/追尋自我)、戰鬥、犧牲(自我/他人)的過程。

    其次,系譜軸的分析則指出,當行動目標是主角主動追尋自我時,被犧牲的是他人;目標是執行被交付的任務時,犧牲的是女主角自己。賦予女主角生命者是男性,拯救女主角的也是男性。

    女主角不斷戰鬥的結果,不是因為實現自我而遭旁人排擠,就是為成全大群體而犧牲,並等待男性的救援。

    藉由符碼與成規的比較,發現戰鬥少女漫畫《銃夢》本質上仍較近於少年漫畫,最大的相異處在於:它以少女為主角,所以女性的角色非常重要。但異於少年漫畫「友情、努力、勝利」的符碼,戰鬥少女漫畫最重要的符碼,就是戰鬥與犧牲。它不強調友情至上,事實上凱麗的跟班不斷在變動(下場也很淒慘),甚至多半時間她沒有跟班;它不強調女主角獲得能力的過程(努力),因為女主角的能力與生俱來;它肯定的勝利是大群體的獲救,而不是女主角為自己而戰的勝利。

    經由分析,可得到戰鬥少女漫畫中對女主角的描繪如下:

    1.女主角的身分由男人給予。

    2.女主角無法經由努力獲得能力,能力是與生俱來的。

    3.女主角沒有長久的朋友。

    4.女主角若是純為自己而行動,會累及旁人。

    5.女主角應該為大群體而犧牲。

    6.女主角最後仍有賴男性救援。

    因此戰鬥少女的宿命,就是不斷為別人的目標而戰鬥,直到犧牲自己為止。她能得到的最大報償,就是被男性拯救。

    分析的侷限與感想

    本文採取符號學文本分析法,在樣本選擇時僅挑選了《銃夢》一部,但無法確證《銃夢》即為戰鬥少女漫畫的典型,這樣的樣本選擇策略有值得批評之處。

    在符號學分析過程中,筆者對《銃夢》這一文本的愛好可由大篇幅的文本介紹看出來。雖然被選擇的文本是科幻作品,欲對其敘事進行分析,免不了要對故事的架空背景(時空、政經、經濟)做一番解釋,才能使讀者了解敘事如何進行;但這樣的解釋要到什麼程度才算合適?筆者基於對文本的熱愛,盡可能作到詳盡,但或許會造成讀者閱讀的失焦。期待自己未來再對漫畫進行研究時,不會淪於自言自語,自我陶醉。

    最後,符號學的分析結果,並不代表每一個讀者都有同樣的感受。讀者基於不同的文化背景,對同一符號可能有不同的解釋,這是符號學分析的限制,無所謂對錯之分。

     

     

    1:在《銃夢LO》中,則出現了凱麗無法戰勝的肉身強者,阿卡‧牧巴帝。

     

    2:鐵士代諾在《銃夢LO》所言。

     

    3:Jo-Jo(2006):〈神隱去的何止少女的名字〉,傻呼嚕同盟著《日本動畫五天王》。台北:大塊文化。

     

     

     

    本文刊登於2007/5/31台灣立報8、9版

     

     

     

     

     

     

     

    少女拯救世界 中|日誌首頁|歧視無所不在上一篇少女拯救世界 中下一篇歧視無所不在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