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61451轉貼-美國牛祕密登台 政府欠人民的幾個交代

儘管衛生署信誓旦旦:市場上不會出現美國牛內臟與絞肉,但十一月二日衛生署的正式公告,仍白紙黑字允許進口美國三十個月以下牛隻的帶骨牛肉,以及致病風險高的內臟、腦、脊髓等食品。到底,狂牛病對人體的健康風險、對台灣畜產業的連鎖威脅、對環境的長期影響,究竟有多大?

「巴菲特套餐登台」!十月二十三日,美國帶骨牛肉將進口新聞曝光當天,一家五星級飯店宣稱推出號稱巴菲特最愛的帶骨牛排,保證是原汁原味。陪襯在一旁的牛排照,光看都似乎能聞到陣陣香味,令人垂涎愈滴。儘管近日民眾反彈強烈,衛生署仍然於十一月二日傍晚完成公告程序。

專為美國肉品生產製造商出版的《Meat&Poultry》行業雜誌,二十七日在網路上刊載台美簽訂牛肉進口議定書的訊息。美國肉品出口協會副主席奇斯米勒說,這對美國畜產業者非常有利,「最大的利益在於內臟等肉品在亞洲有更多空間,而這些在美國卻沒有太大市場價值,」奇斯米勒說。

即使政府信誓旦旦市場上不會出現美國牛內臟與絞肉,仍無法改變台美牛肉進口議定書上記載的事實。未來仍可能從被列為狂牛病疫區的美國,陸續引進普遍認為致病風險較高的內臟、絞肉、腦和脊髓等食品。到底對台灣有什麼影響?

首先,開放的決策過程,已經引起不小的政治風暴。衛生署長楊志良的數度改口,加上台北市長郝龍斌串連籌組拒美牛內臟自主管理聯盟,逼得行政院長吳敦義在二十八日說出,「開放美國牛肉後的台灣市場,不會有內臟、絞肉。」

七成二民眾認為美國鴨霸

看得長榮大學衝突研究中心主任陳校賢直搖頭,「政府的作為才是造成衝突的關鍵,」他說,溝通能力差,又不公開資訊,令人覺得不夠光明正大。當然,更加深了民眾對美國牛肉的疑慮。

「四個月、我到現在每四個月都要去醫院檢查,」被外界形容是美國牛肉開放進口「幕後影武者」的國安會秘書長蘇起,邊說邊舉起四根手指,邊強調他從十八年前罹患肝癌,到現在仍然每四個月去追蹤檢查,表明他既重視自己健康,也不會拿國人健康當祭旗,放寬美國牛肉的進口措施,政府絕對以健康、安全為原則。

但民眾顯然不買帳。媒體民調有七成二的民眾認為美方鴨霸,超過六成聲稱會配合拒吃,一向愛吃牛肉的銀行員黃小姐說到美國牛肉,脫口而出「絕不吃,免得以後失智。」失智,正是食用罹患狂牛症病牛,可能感染的新型庫賈氏病典型症狀之一。

美國數據 誰相信?

曾任衛生署管制藥品管理局局長,高雄醫學大學藥學院院長李志恒表示,造成狂牛病的普利旺變性蛋白(Prion),污染後發病的機率至今仍沒有確切數據,都是靠推估,每一種模式算出來的風險值高低差異相當大。

也因此,前衛生署長葉金川六月以「被雷連續打到兩次」,來形容吃美國牛肉感染新型庫賈氏病的可能性時,國內庫賈氏病權威、神經外科醫師陳順勝,砲轟署長是玩數字遊戲。因為正常狀況下發生傳統庫賈氏病的機率就有百萬分之一,衛生署委託學者推估新型庫賈氏症數據卻是百億分之一,「所有資料都是美方提供,若資料不實,卻是台灣人民承受風險,」他說。

即使政府以絕大部份狂牛病牛都是成牛,牛齡三十個月以下的牛才進口,但日本卻曾發現,有二十一個月即罹病的小牛。台灣大學獸醫系教授周晉澄說,牛隻在發病前四個月,腦中的變性蛋白才會大量增加,從外表來看,根本沒有徵兆,也無從懷疑。

曾擔任衛生署庫賈氏病專家諮詢委員的周晉澄,兩度為此到美國參訪,他指出光從新型庫賈氏病的病患數字來看,「風險確實是低的。」

新型庫賈氏病出現後,疫情在不到十五年間受到「控制」。狂牛症於一九八五年在英國確認,一九九五年出現首例新型庫賈氏病,引發恐慌,由於對疾病認識有限,當時推估將造成全球五十萬人死亡,但截至九月為止的統計,感染新型庫賈氏病病例只有二百一十六人,其中一百六十九人集中在英國。去年,英國僅出現一名新病例。

管理健康與政治的風險

「雖然風險低,但問題是我們有必要接受嗎?」周晉澄提出質疑。因為主要的污染途徑雖然可能已被阻絕,但新的散播途徑卻不斷被發現。以往,牛吃了病牛屠體化製的肉骨粉,人再吃感染的牛以致罹患新型庫賈氏病。各國紛紛禁用肉骨粉後,病例開始減少。但病牛體的變性蛋白,卻可能在環境中長期潛伏。

因為找出變性蛋白致病模型而在一九九七年獲得諾貝爾生醫獎的普魯希納(Stanley Prusiner),即提出糞便為可能傳遞到土壤的污染源之一,被列為疫區的日本更發現屠宰場所排出廢水中存在風險,而一向以管理嚴格著稱的德國,在二○○○年出現第一頭狂牛病病牛後,懷疑是從脂肪乳製作的代乳粉而來。尤其是各國在二○○○年禁絕肉骨粉後,卻仍不斷傳出狂牛症,歐美科學家研判可能和牧場水源遭污染有關。

人類對變性蛋白的了解仍相當有限,稍有不慎,台灣很可能成為下一個疫區。「普利旺(Prion)在不同物種間的構造不同,雖然只有人、牛共通傳染,但從羊、豬到猴子、貂等都有可能遭侵襲,」陳順勝提出警告。對國內畜產業的威脅不言可喻。

從歐美到亞洲各國,狂牛病已不是單純的健康或經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德國在二○○○年出現狂牛病後,健康部和農業部長相繼引咎辭職,韓國去年更撼動李明博政權,逼使七位高官鞠躬下台。

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周桂田認為,台灣政府面對非傳統風險,包括氣候變遷、科技、生態甚至是災難、疫病、食品衛生等,仍堅持傳統典範思維,關門開專家學者諮詢會議,做成決策再對外公布,才會屢次讓風險釀成風暴。

類似的模式不斷重複上演。二○○四年的戴奧辛牛奶、二○○五年的戴奧辛鴨蛋、二○○六年進口美國無骨牛肉、二○○七年瘦肉精事件到二○○八年的毒奶粉,一次次遭社會質疑食品衛生把關不力,多位食品衛生處長乃至於衛生署長辭職走人。

感染與否,是零與一差距

此次簽訂議定書,歷經十七個月的祕密談判,除今年六月曾經傳出風聲之外,政府保密到家,人民一無所悉。自然再度引起社會的反彈和不信任,除了傷害衛生署的公信力,更撼動對國安會,甚至總統府的信心。

一九九三年在加拿大擔任動物疾病研究院生物病理研究室主任的陳校賢,發現北美第一例狂牛病(美國直到二○○三年出現首例)。「對一般人來說,科學數據不是百分百,感染與否,是○和一的差距。政府『百億分之一』的說法無法解決人民的恐懼,」陳校賢認為風險管理的關鍵,是政府的透明溝通。

加拿大政府面對危機開誠布公,由國會議員到各選區去說明疫情,透過媒體提供充分醫學資訊,政府也以補助降低絞肉價錢鼓勵民眾購買,「不但提高民眾對獸醫的信任度,該年有六個獸醫出身的國會議員當選,連牛肉消費量都增加,」他說。

此外,陳順勝、李志恒和周晉澄也提出日本政府的「決戰境外」模式。李志恒建議,由台灣派遣檢疫獸醫在美國當地進行肉品源頭的篩檢,並配合國內嚴密的抽檢管制措施。「否則,光聽政府說,我們看不到安全的保證在哪裡?」

小檔案 認識狂牛病

俗稱狂牛病的牛海綿樣腦症,是造成牛隻慢性、壞死的一種致命腦病。首例狂牛病於一九八五年在英國被發現。八八年傳染病獸傳染病學家研究發現,牛隻的感染可能和食用羊與牛丟棄部位屍體所製成的肉骨粉有關。

英國政府為避免牛隻和與牛相關產品外銷不利,拒絕撲殺感染病牛、施行補償措施,皇家科學院甚至宣稱不會對人造成影響。直到一九九五年一位十八歲少女死亡,英國衛生部長終於在隔年三月,宣布有十名年輕人可能因食用被狂牛病致病蛋白(普利旺變性蛋白質,Prion)污染牛肉,罹患在臨床和病理上酷似老年人才會發生的庫賈氏病,因而稱為新型庫賈氏病。

研究發現經腦組織、脊髓或神經節污染的牛肉,是新型庫賈氏病的感染源。

不管狂牛病或人類的新型庫賈氏病,潛伏期平均為七年。也就是一頭牛受到感染,預估七年內會發病,但只在最後一年才能診斷出來。因此,發現有狂牛病例的國家,必須禁止牛肉出口,要七年都沒有再發生新病例才能出口。

截至目前為止,全世界罹患新型庫賈氏病者計有二一六人,英國有一六九人,現僅存活四人。其次為法國二十五人,平均患病年齡為二十九歲。

台灣至今沒有傳出新型庫賈氏病例。

  1. 狂牛外交官  

司徒文不只惹火台灣

七月新上任的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司徒文(William Stanton),一句「吃美國牛比在台灣騎機車安全」,在台灣社會引發公憤。

司徒文失言,不是頭一遭。到台灣之前,司徒文是美國駐南韓首爾大使館副館長。同樣面對美國牛肉安全的爭議,司徒文回嗆南韓大學生說:「你怎麼保證我不會因看三星電視而瞎掉?」

司徒文在南韓引起的風波,還不只這一椿。

今年八月初,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旋風式訪問北韓,成功救出被北韓關押指控為間諜的華裔記者凌志美和韓裔李雲娜。司徒文曾對訪客爆出驚人之語,指這兩名記者「愚蠢」與「轉移焦點」,引發國務院內部與南韓輿論的非議聲浪。

美國特意栽培的「亞洲通」?

紐澤西州出生的司徒文,對亞洲並不陌生,是美國特意栽培的「亞洲通」。拿到北卡羅萊納大學英國文學博士後,一九七八年進到美國國務院,三十一年的職業外交官生涯,經歷中國北京、巴基斯坦、黎巴嫩、埃及、澳洲、韓國。他在亞洲國家屢犯眾怒,引人質疑他是否真的「通」亞洲。

http://www.cw.com.tw/article/index.jsp?page=5&id=39360

 

 

 

 

 

回應
コマーシャル

個人收藏之網文, 如有侵權請來訊, 將立馬改善, 謝謝。

留下足跡或一句話吧~

カウンター
free counters
U R HERE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