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11839網路徵文優勝作品/好彩頭長長韭韭

網路徵文優勝作品/好彩頭長長韭韭

現代人忙於工作,熱鬧的過年氣氛隨之漸漸消失,連年菜都不用花一點心思,手指一滑或電話一通,想吃哪種菜色都可以宅配到府;若要更省時省事,不必動用家中的鍋碗瓢盆,直接去餐廳吃年夜飯就成了。只是那些年菜雖有名廚加持,味道卻很制式,少了讓人懷念的家鄉味。記得年少時,鄉下的年味特別濃厚,隱約帶有農家婦女刻苦耐勞的精神,家家戶戶年前除了忙於農事,還會精心製作各種傳統粿。童年時期,媽媽在每年過年前的一大清早,會騎著腳踏車到鎮上的粿店,請粿店幫忙將一大包在來米磨成米漿。然後把二十幾條白蘿蔔洗乾淨,再刨成細絲,肉燥用油蔥酥和八角粉炒香,與米漿及蘿蔔絲攪拌均勻後放入大蒸籠蒸熟。我總是沒耐性地纏著問媽媽:「菜頭粿熟了嗎?」媽媽會拍拍我的頭,說:「傻孩子,現在才蒸了一炷香的時間,還要三炷香才會好。慢慢蒸,香氣才會跑出來。」我只好乖乖繼續窩在她身邊等待。有時聽到蒸籠中傳來「叩叩」的聲響,她就忙著加水,我又問:「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要加水呢?」媽媽笑了,「我在下面的鍋子裡放了一個大碗公,水快沒了就會發出叩叩的聲音。」這時總覺得沒受過教育的媽媽好聰明啊!當菜頭粿蒸得差不多了,媽媽會用筷子在中央輕輕一戳,若菜頭粿沒有沾黏筷子就可以端上桌了。此時鮮甜的菜頭味飄散整間廚房,迷人極了。結婚至今二十幾年,一直過著朝八晚五的日子,做飯的手藝只能變出家常小菜,過年期間總是到傳統市場買些現成的大魚大肉,外加櫻花蝦米糕及佛跳牆充數。媽媽知道我忙著工作無暇煮食,總會在這時送來一大塊菜頭粿和嫂子家種的韭菜花,背後藏著希望我一生都有好彩頭的疼愛。韭菜花嘗起來帶有辛香的氣味,一般人只知它是韭菜長出來的花,生長在農村裡的我,知道只有冬天才能吃到這種最鮮甜清脆的蔬菜。兄嫂長年辛苦栽種韭菜花,不管天氣多麼寒冷,每天天未亮就到菜園裡彎腰摘菜。因為受到冬夜露水的滋潤,韭菜花的頭部特別白,口感也特別清脆,不需要加上肉絲或花枝,用大火快炒就能凸顯它的美味,這是我們家族團圓飯中一定要有的思鄉年菜。年節的每道菜色都有吉祥的涵義,我家的特色年菜是菜頭粿和韭菜花,祝福大家「好彩頭長長韭韭(久久)」。●評審簡評:韭菜花與菜頭粿除了諧音吉祥,搭配節氣感與滋味描述十分迷人。(私廚史達魯)

新聞出處---http://udn.com/news/story/7272/1489408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