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02251靜電機推薦 【批踢踢分享】版主小編推薦靜電油煙處理機評測分享~~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html模版在千篇一律的漂亮裡,越來越發現章子怡的美




周末出差去瞭一趟北京,參加Dior的活動。它們最近和7位藝術傢合作,推出瞭Lady Dior Art系列。藝術傢們根據自己的想法和理解,用自己擅長的創作方式大筆一揮,給這款經典包包換上特別的衣服,每一隻的風格都很強烈。



包包們也集體列席瞭活動,我提前幫你們實地考察瞭一下。這個系列好幾款都挺美的。



我自己最喜歡的是Mart Collishaw設計的這隻,藍蝴蝶有一種神秘感,越看會越喜歡。還有右邊這個,Lady Dior原本的走線被Daniel Gordon誇大瞭,所以看上去更加活潑,配色也是經典耐看。可惜都是限量版,靜電除煙機很難買到。▼





活動現場來瞭好多明星。不過當子怡出現的時候,人群還是一陣騷動,一堆攝影記者和路人都跑過來拍照,我們瞬間被擠到瞭人群外。她現在的狀態真的非常好,瘦回瞭青春期的體重,整個人都顯得嬌俏而輕盈~她手裡拿的也是這個藝術傢聯名系列裡伊恩.達文波特的作品,小小一隻,還蠻可愛的。▼





這次在北京再見面,盡管周末不用更新(謝天謝地),但下定決心減肥的第一天就跟她去吃涮羊肉吃到半夜撐得睡不著,也是真 好胖友~▼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同感,我自己有明顯的感覺,最近這一兩年,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子怡的好瞭。前不久跟崔斯坦這麼感嘆的時候,她當場翻白眼:“還用你說,子怡因為《一代宗師》拿瞭12個影後,怎麼會有人不知道她的好?”



她的演技自然是沒有什麼人質疑的,尤其是《一代宗師》之後。但我說的好不光是這個。在此之前,尤其是在她當媽媽之前,很多人對“章子怡”的看法都是標簽式的“國際章”、“狠角色”。加上這些年不時來個這個門那個門的,盡管經過時間的檢驗,很多謠言都被數次澄清過,但很長一段時間大傢對她的態度還是很微妙。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感覺到大傢對她的態度有明顯變化的呢?大概是上次寫醒醒百日宴開始。當時後臺的讀者、群裡的貝殼們都會給出很強烈的反應,紛紛表示看到當媽媽的子怡覺得很感動。



之後每次提到她,就連在很容易招黑的微博上,也有很多人說很喜歡她,尤其是喜歡她現在的狀態。她們會告訴我覺得子怡變柔軟瞭,喜歡她最近封面的造型,覺得她是好媽媽,問醒醒好不好,當然還有期待在大銀幕上再見到她。





章子怡的好,終於從一座座抽象的獎杯和雜志大片,變成瞭具象的、多維度、有溫度的認可。



之前好多人讓我寫子怡,我怕太熟寫不好,最近因為對這一點感觸很深。不如就趁這次專門說說她吧~



有記憶點的美麗面孔



從哪說起呢,最近一次子怡刷屏我的朋友圈,是因為她素顏就去拍瞭大名鼎鼎的倍耐力。這個年歷的來頭不小,我們之前也介紹過,每次都是由最牛的攝影師,按照不同的主題,請最有影響力的人來進行拍攝。



之前倍耐力的畫風都是以性感為主,去年大姚的那組,已經很不加修飾瞭。今年更狠,直接純素顏無PS瞭。來看一下這清晰可見的小雀斑和黑眼圈,比起一些裸妝式的“素顏”,她好像素得過分有誠意瞭?▼





不要說明星瞭,我們作為普通女孩素顏都會很沒有安全感,還要把這樣沒有安全感的臉放大在鏡頭前就更加殘酷,所以我這次一見到子怡,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去之前你知道不能化妝嗎?”



結果她說,並不知道。哈哈。聽到這次掌鏡的是Peter Lindbergh,什麼都沒問就答應瞭。而且還專門把她的禦用化妝師唐毅老師帶過去,出發前還特地化瞭個妝,哈哈~到瞭現場才發現不對。拍攝團隊堅持要完全素顏,所以她又當場把妝卸瞭,“好像回到當年考中戲的時候,化妝去瞭全都得擦掉”。



最後拍攝的時候,子怡就真的隻是塗瞭護膚乳,增加一點皮膚的光澤感,塗瞭點睫毛膏,揉瞭揉頭發就上場拍瞭。▼





剛看到成片的時候,連她自己都接受不瞭,習慣性地想:“這雀斑好明顯呀!能後期修一修嗎?”花絮視頻也是,連汪峰看瞭都吐槽說:“你看看你這大腿粗的……”



但她說:“奇怪的是,多看瞭幾次之後,我一下子就理解瞭那種美。它記錄瞭那個時期的最真實的我”。



拍這張照片的時候,她正在哺乳期,臉上是初為人母所會有的蝴蝶斑,身材還沒有完全恢復,而攝影師就這樣記錄下她人生中一個很特別的階段。這種撲面而來的真實力量征服瞭她,也征服瞭後來看到這些照片的人。



攝影師Peter也說,這次是主題是“情感(Emotional)”,不單展示美妙的肉體,更關註外表以外的東西,並把它們傳遞給觀眾,因為“這種純粹的美比裸露更打動人。”▼





看到這張照片刷屏朋友圈,而且幾乎所有人都在誇的時候,我其實還蠻感動的。是啊,看多瞭千篇一律的磨皮濾鏡PS微整後完美的皮膚、臉蛋和身材,大傢終於開始懂得欣賞真實的不完美,真好。



其實不止倍耐力,從微胖模特,不再追逐過分消瘦的身材;到素顏大片,不再宣揚千篇一律的漂亮,這兩年人們對美和性感的定義都在悄悄發生轉變。





這也是我覺得子怡的好越來越多地被人發現的一個重要方面,我身邊越來越多的人,不論圈內圈外,都開始感嘆章子怡的美,是經得起時間錘煉的。



在這之前,盡管她曾三次被《People》雜志評為世界最美100人,可對於她的美,意見仍然不夠一致。▼





不喜歡她的人覺得這張臉平淡無奇,雖然眉清目秀,但驚艷不夠。



喜歡她的人,包括李安、王傢衛等一眾大導演們,覺得她是天生的上鏡臉,五官精致,360度無死角,怎麼拍都好看。李安曾經在《我的時代和我》的座談裡說過,“但章子怡就很上相,怎麼拍都好拍。”▼



美的標準有很多個。但僅僅是“能讓人記得住”這一點,已經很難得。







我記得子怡剛出道那會兒還不時興動刀,PS大法也還未占領地球,她和周迅、趙薇、徐靜蕾一起被我的老東傢南都評為“四小花旦”,四個人的風格和氣質完全不同,但各有各的美。▼





知乎上還有人專門分析過為什麼她特別上鏡,說是因為不笑的時候,蘋果肌位置比較平坦,屬於傳說中的“老天爺賞飯吃”。▼







蘋果肌平坦,對一些人是蜜糖,對另一些人則是砒霜。這幾年整容大行其道,很多曾經的美人都在反復的折騰當中模糊瞭自己的面孔。



整得好一點的美則美矣,沒有靈魂;整得不好的,戲都沒法繼續演瞭。很多女明星都是隔一段時間出來樣子又變瞭一些。有時候看到誰誰誰復出的新聞,我都有點心驚肉跳很怕看到一張陌生的臉。



但對於子怡,我們很少有這樣的擔心。





看照片就知道她小時就跟現在長得差不多,沒有大變過。▼





這是她“玉嬌龍”時期的照片▼





從上面這張照片到現在,十幾年時間過去,有些人選擇在紅毯上爭奇鬥艷,有些人把酒店的走廊變成比美的戰場,她卻好像沒怎麼變過,還是當年的樣子。▼







新出來的小花們走得更偏,不論是臉本身還是妝容,都談不上有什麼辨識度。下巴越來越尖,雙眼皮越來越寬,蘋果肌也越來越膨,在千人一面的世界裡,誰和誰都分不清楚。



也正是在這樣一個蛇精臉大行其道的世界裡,子怡的這張清冷面孔反而更顯珍貴。老天爺賞飯吃,當然是難得的禮物,但不管潮流怎麼流轉,美的標準如何重組,她都敢隻做自己,這才是更難得的。



一個意想不到的好媽媽



自從子怡當上媽媽,身邊隻要有人知道我認識她,都會馬上贊一句:真沒想到她是一個這麼好的媽媽。或是:真沒想到她變化那麼大,和全世界大部分媽媽沒什麼兩樣。▼





對於她會是一個好媽媽這件事,因為認識她很久,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為她一直都很喜歡小孩,不拍戲的時候就常常陪她哥哥的小孩玩。隻是之前外界的目光都過分關註她的“野心”,沒有留意她的這一面,她也很少刻意向公眾展示。



早在醒醒沒有出生之前,她對另外一個孩子小姆哥就寵到不行,不管去哪裡都要帶在身旁。





我記得當時她來廣東拍《一代宗師》,出發前告訴我說,她要來廣東啦。過瞭三天,她才說:我到瞭。我無比愕然問她:為什麼你從北京來廣州,要花三天時間?



真相是:她不想把小姆哥單獨丟在傢裡,又不願他受任何托運之苦,於是做瞭一個偉大的決定:開三天車從北京到廣東,全程跟小姆哥不分離~小福啊,麻麻果然對你愛得不夠。



在很多子怡的照片,都會看到這隻可愛的小狗。它的脾氣可不小,有一次因為子怡出去拍戲不帶它,它就在麻麻床上尿瞭一泡~▼





到瞭醒醒這兒就更不用說瞭。她徹底淪為“女兒奴”。還是孕婦的時候,她每天堅持走路六公裡、遊泳、上瑜伽課、曬太陽……我以為她是為瞭產後可以盡快恢復身材。結果她說:“我倒不是為瞭身材、考慮產後好恢復什麼的,而是完全為瞭讓肚子裡的醒醒能夠更健康。”



懷孕六個月的時候,肚子已經很大瞭,因為拍戲受過傷,她的肋骨每天疼得像斷瞭一樣,但又一直挨著不敢照X光,怕對寶寶不好。



醒醒百日宴時,汪峰說的一段話不知道大傢還記不記得,他說“子怡堅持順產,也堅持母乳喂養,這太不容易瞭。在醒醒媽媽吃的苦面前,我覺得我的勇敢和毅力都不算什麼。”後來聽子怡講生產哺乳的那些經歷,我才更明白峰哥為什麼會這麼說。▼







女兒奴的另一個表現是:醒醒出生以後,子怡居然幹脆把微信ID和微博的簡介都改成瞭“醒醒媽媽”。這是她自己認為最重要的身份標簽。



要知道,她以前的ID都是想到什麼就用什麼。那天我問她為什麼要改名時,她還反問我:“咦,我之前用的微信名字是哪個?”服瞭她。



頭像也換成瞭她和醒醒小手握大手的一張合影。▼

靜電機推薦



還有一點是全世界都發現瞭的:子怡溫柔得連眼神都變瞭。



以前的封面硬照,她眼神堅定的樣子,總透著一股狠勁兒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大傢說她“強悍”、說她“看上去野心勃勃”。▼





但是醒醒出生以後,子怡的大片拍出來都成瞭這樣。整個人特別溫柔,註意看眼神,變化好大。▼





她像每一個普通的母親那樣,喜歡在微博記錄醒醒的成長過程,恨不得時時刻刻和女兒膩在一起,我最近幾次跟她見面,不論是在洛杉磯拍雜志封面,還是在澳門參加電影節,還是這次Dior的活動,每一次醒醒都在。



前不久子怡去多倫多電影節當評委,因為實在舍不得跟女兒分開,也把醒醒帶去瞭。評影行程滿,她每隔兩場就要回去給寶貝女兒喂奶,等電影節結束,又開心地告訴記者她要帶醒醒一起去看大瀑佈,真的是太愛黏著女兒啦~▼





我問她是不是太過緊張女兒瞭。她說:我一直都覺得,愛就是陪伴,沒有什麼比陪伴更重要,“因為她每一天都在變,我不想錯過她成長的每一個變化。其實我發現少睡一會兒覺,少做一次美容,就能夠給孩子更多的時間。”



這話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是這一點我身邊的很多職業女性媽媽都經常表示做不到~





而對於這位“女兒奴”來說,現階段遭遇的最大的挫折應該就是:醒醒最先開口叫的是“爸爸”~哈哈。



她對大女兒熙熙也很好。



之前她在微博曬出和汪峰、大女兒熙熙一傢人手拉手過情人節的照片 ,三個人一起開心地回眸笑。那時醒醒還沒出生,還有人質疑她“秀恩愛”。▼





身邊的人就知道,熙熙和她是真的很親。上次在LA拍雜志,熙熙當時正好放假,夏令營結束後就直接到LA找她玩瞭。



最近子怡不是回歸《最強大腦》第四季瞭嘛,正好節目裡出現瞭巨型樂高道具,她還感嘆說:“道具師到底是怎麼做完這個的?我的大女兒特別喜歡玩樂高玩具,我陪她拼過,很費勁的。”



她說這話的時候特別自然,就像任何一個普通的母親在順口提及自己的女兒。▼





不隻是一起玩樂高,汪峰說,她還會“給熙熙買貼心的禮物,陪她看海爬山,給她剪指甲梳辮子,耐心地教熙熙英文單詞”,帶她去盼望瞭好久的環球影城哈利波特館。嗯,還一起背著爸爸塗指甲油~▼







上次她來廣州,閑聊時她問我:熙熙很想打耳洞戴耳環,你覺得好嗎?我說可以啊,有什麼不可以。她嘆瞭口氣說,我也覺得可以,但峰哥不答應,熙熙可失落瞭。為瞭安慰她,子怡許諾熙熙,從現在開始每年都給她買一對耳環,等到她十八歲可以打耳洞,就有很多漂亮的耳環瞭。



這位盆友,你還缺一個女兒嗎?我耳洞已經打好,隻缺漂亮的耳環瞭。





我有時候在想,很多人對她從“敬而遠之”到現在“欣然接受”的態度轉變,很大一個原因,也是因為她當瞭媽媽。



遙遠的國際巨星,看似“野心勃勃”的女演員,終於和大多數普通人一樣嫁人生子,甚至成瞭“女兒奴”,這時人們才真的相信她很久很久以前反復說的話:“我渴望結婚生子,很想當媽媽。”原來這不是說說而已。



被視作理所當然的自律



看到子怡這麼愛黏女兒,很多觀眾都擔心她會不拍電影瞭。這點倒不用多慮,她才結束瞭一部好萊塢電影的拍攝,最近馬上有一部新片《羅曼蒂克消亡史》上映,周三她還出席瞭北京的首映。▼





我更關心的反而是,子怡還能像以前一樣那麼拼麼?眾所周知,她是一個特別用功的女演員,拍起戲來完全無保留。



從她早年拍《臥虎藏龍》時起就是如此,這個故事不論是李安還是子怡都講過太多次:玉嬌龍這個角色本來不是她演,隻是因為練功太苦,之前的女演員受不瞭中途退出,才落到瞭子怡的頭上。▼





但這份別人吃不瞭的苦頭,子怡熬過來瞭。每天劍不離手地練習,即使留下永久性的傷痛。



即使拍打戲時指甲全都被打飛,她也沒事一樣,把手指伸到雪裡冰敷一會又接著拍,直到第二次打到同一個地方,才痛到忍不住哭出來。





後來拍《英雄》吊威壓,不小心摔在硬地上,當場摔暈過去,因為劇組的醫療條件太差,醒來就簡單地處理一下再接著拍,頸椎和腰椎都落下瞭病根。▼







之後拍《十面埋伏》、《一代宗師》,幾乎每部戲都有一部子怡的血淚史。我曾經很不理解她,為什麼要這麼拼?對自己這麼狠?



但是她覺得這些都再正常不過瞭。她說:“我是一個不惜力的人,拍電影是我打心眼裡願意去做的事情,我願意付出這麼多。”這是她的一種自律,是她對自己的要求。







但在那幾年,大部分人對這種自律和自我要求的態度很微妙。



一方面,很多人都認為,既然你想上位、要進軍國際,付出得比別人多當然是理應的。另外一方面,出於同情弱者反感強者的心理,他們也會覺得,既然你已經這麼成功瞭,還需要我認可你的努力麼?



於是有過這麼一段時間,人們談到章子怡的辛苦和搏命,總是混雜著很多復雜的情感。加上她不像很多話題多多的女明星一樣,擅長及時回應、借勢營銷或者自黑吸粉,她的自律和拼命,總是像我們小時候班上那些最刻苦成績最好的同學一樣,不是那麼招人待見。







但是,一個人時間花在哪裡,最後都是看得到的。



她把時間都用在瞭演戲上,現在得到的就是一部部紮實的代表作品。而把心思花在其他地方的人,則隻能在其他地方找結果。



也是到瞭最近一兩年,因為社交軟件的活躍,越來越多的演員八卦流出來,更多的人才發現:啊,原來有演員演戲是可以嚼口香糖的;有演員去片場是不記臺詞,輪到說話時就靠念數字;還有演員一直靠替身,根本不用親自上的。





而子怡在已經被公認為國際巨星、手握十幾個影後,出演《太平輪》的時候,面對那些大海求生的戲,還是跟她20歲一樣拼。



拍攝沉船戲的一周多時間裡,子怡幾乎每天都要在零下十多度的天氣裡,在冷水中泡5個多小時,為瞭讓掙紮的鏡頭更寫實,每天都喝下不少臟水。



想起我當時問她:反正拍完一場再等下一場時間那麼久,為什麼不先從水裡出來休息一下。她的回答讓我當場就要流眼淚瞭。她說:出來後暖和瞭要再泡進冷水裡,更需要勇氣,所以幹脆泡著吧。▼







這部戲的結果最終不盡如人意,她也覺得很遺憾。但對於自己曾經的付出,她倒是沒有後悔。“我作為演員肯定是會拼勁我的全力的,以前是這樣以後也是這樣,所以我接的戲很少很少,就希望每一部都能完全投入。”



但她也嘆瞭一口氣,如果付出很多最終呈現出來的卻讓她失望,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她接戲接得更謹慎瞭。





令人欣慰的是,十幾年的時間過去,在看過這麼多娛樂圈的怪現狀之後,她身上的自律和敬業終於不再被籠統地概括為“野心”,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和贊賞瞭。



所以你才會看到,這兩年每當有人說起女演員的演技,就會拿子怡舉例。難怪有網友說,她出jpg都能秒殺某些小花們的gif。▼











回到剛才那個問題,子怡還能像以前一樣那麼拼麼?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你們沒有看到她的身材嗎?已經瘦成瞭一道閃電,瘦回瞭她19歲的體型!(沒錯,人傢那時候已經跟張藝謀導演拍瞭第一部電影《我的父親母親》)





還記得上周三我說因為跟朋友敘舊,開心到連推送都沒來得及寫完嗎(咦,昨天也是周三,最近周三跟我過不去啊),當天的“罪魁禍首”就是她。因為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見瞭,去看她之前,我記得她愛吃菠蘿包,特意問她要不要打包,她都沒猶豫就回復瞭:不要。



這次Dior的活動是晚上,因為我們出發前聊瞭很久的天,聊著聊著她覺得很餓,大聲嚷嚷著想吃小餅幹,但是又怕熱量太高,最後小餅幹送到手,隻吃瞭水果。(沒錯,小餅幹被我吃掉瞭,我是最胖的。微笑)



後來到Dior的活動現場,看到她脫下外套,隻穿裙子,露出小蠻腰時,我就很後悔自己吃瞭那袋小餅幹!她當天穿的時Dior2017早春系列碎花連衣裙。▼





感受一下吃瞭小餅幹的胖臉蛋和巴掌小臉的對比吧。微博上很多人說:卡卡我以為你的臉已經很小瞭,跟她一比顯得好大!不然怎麼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呢……▼





不得不說,有些人的自律真的是骨子裡的。沒有人要求過她瘦,她之前也並不胖,作為一個新手媽媽,她的身材可以說窈窕,但她就是沒有辦法停下來對自己高要求。



左邊是2007年Dior 60華誕,右邊是這次的Dior活動,看這小細腰,根本沒什麼變化好嗎?▼







這是2011年她穿Dior天藍色抹胸蓬裙亮相羅馬電影節。▼







這是2013年5月,她去看Dior2014度假系列摩納哥發佈秀,穿得也是Dior。▼







她說:“人一定要對自己有要求。再說我現在沒有新的工作,算是一個“無業遊民”吧哈哈,對自己的唯一要求就是保持在很好的狀態裡”。



黎貝卡的話:



這段時間因為年歷和新片,很多人寫子怡,有一個細節也被反復提及。



拍《臥虎藏龍》的時候,李安導演每天收工都會跟周潤發、楊紫瓊、以及其他工作人員擁抱。但他從來沒有擁抱過子怡,哪怕子怡每天結束後都會特意等上十幾分鐘。一直到整個拍攝結束,一直發狠拍戲的她才終於盼到瞭遲來的擁抱。



故事總在重復上演。這兩年子怡的好終於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就像這個遲來的擁抱。在她生完醒醒之後拍的很多大片裡,我最喜廚房油煙處理歡的就是這一張,很溫柔,但又有隱藏的力量。▼





認識她這麼多年,子怡幾乎沒怎麼改變過自己,哪怕是在最低谷的時候,外面的流言蜚語鋪天蓋地,她沒有躲起來自憐自艾舔傷口,而是待在劇組裡按照王傢衛的要求,一天又一天地練字練武,最後成就瞭又一個經典角色“宮二”。



我想,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能每次都在最後贏得那個擁抱。不僅得到擁抱,而且強大到成為一個可以給別人擁抱的人。



今天就寫到這裡,擁抱你們。明天見:)



編輯助理:鐵甲小令


17460

周末出差去瞭一趟北京,參加Dior的活動。它們最近和7位藝術傢合作,推出瞭LadyDiorArt系列。藝術傢們根據自己的想法和理解,用自己擅長的創作方式大筆一揮

5BB20A7F76B587DC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