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81738追憶篇:勇征世紀奇峰:大霸尖山【請瀏覽我的對應相簿】

聖稜線,北起大霸尖山、小霸尖山,南至大雪山,是登山客的夢幻路線。雖然我無法一氣呵成地縱走,欣賞它的真與美,但是跟隨登山隊走一趟大霸尖山、小霸尖山、伊澤山、加利山的行程,卻也足夠我回味無窮!在熱心山友奔走下,勇征世紀奇峰迅速成軍,迅速行前訓練,永和登山隊更在羅弘安先生領軍之下,迅速踏上征途。

20031128                                 九九山莊

車抵竹東,開始飄雨。想起登武陵四秀,碰到傾盆大雨,緊急撤退的狼狽樣;想起登玉山,一夜大雨,鎩羽而歸的失望樣,內心忐忑不安!行至大鹿林道,遇見雲封霧鎖,能見度甚低。小巴愈行愈慢,我們的心跳卻越來越快。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一個轉彎,陽光乍現,觀霧到了,全車歡聲雷動!正午,抵馬達拉溪登山口,旋即重裝順石階而上。坡度甚陡,喘著氣往上爬,排汗內衣濕了又乾,乾了又溼。林間小憩,便覺莫大享受。更享受的是和林正水先生率領的登山隊不期而遇。平常在市區難得一見,竟然在高山碰面。兩隊人馬興奮地寒暄著,熱絡地「請客」著。忽有來自南部的登山隊登頂歸來,向我們得意嚷嚷:「快到了!加油!」天曉得!還有多遠?我們亦回報以「好幸福!」三隊人馬相視大笑!如此對話,好像是高山登山隊的通關密語。目睹此景,教國文的紀良對我説:「阿文!山是大霸壯,情是山客濃。」我點點頭,表示同意。越過稜脊,進入緩坡的箭竹林,背包似乎減輕了,腳步似乎輕快了!下午四時,順利抵達九九山莊。寬闊的山坳矗立幾座狀如蒙古包的成功堡,幾座木造房屋,更有新建的龍門客棧。這是我登百岳以來,規模最大的避難山屋。望著滿天星斗,看著鐵皮製的蒙古包,想起1997年遊內蒙古住的蒙古包。一樣滿天星斗,一樣蒙古包,不一樣心境:一則以悠遊,一則以征服。情不自禁輕輕哼起馬兆駿的「發光如星」:滿天星星都在對我微笑,為我每個夜空閃耀‧‧‧我不害怕,無論路多崎嶇,知道不遠,夢要實現‧‧‧‧

20031129                                 大霸群峰

凌晨二時,整個山莊恰似發生一場輕微的小地震,開始騷動起來。有的整理裝備,有的囫圇早餐,有的暖身運動,每一個人都很忙碌!凌晨三時,人人戴上頭燈,一隊隊魚貫輕裝出發。六時抵達中霸坪,望著朱曦輻射下的雲海,望著氣勢磅礡、狀如覆蓋酒桶的大霸尖山,我想起一位作家的詩句:「山登絕頂我為峰,海到盡處天是岸。」眼前美景,不也是如此嗎?行行復行行,開始逐坡下降到大霸風口。前方大霸尖山更顯得威武雄壯,更體會到「險絕方知山勢妙」。熱心的領隊,頂著強風,站在窄小的稜脊上,為22位隊員逐一拍出「登頂」英姿!如此服務,真服了他。寒風依然咆哮著,小徑兩旁是萬丈深谷,岩頂石塊隨時會重力加速度墜落,前進十分危險!但為了征服,只好牙一咬,腳一蹬,小心翼翼走著,繞過大霸峭壁便算是「登頂成功」 小霸尖山離此不遠, 望之像人的頭部。一時心血來潮,我提出問題:「墾丁的船帆石像尼克森,那小霸尖山像什麼人的頭?」言畢,你看我,我看你,怔住了!難題遇上佳鴻,馬上迎刃而解:「像原始人類中的北京人!」大家有一種意外的驚喜。回程順登伊澤山、加利山,便覺苦盡甘來、易如反掌,輕輕鬆鬆手到擒來。為我的百岳史再增添光彩的一頁。

自忖:聖稜線,我窮畢生之力無法完成,但聖稜線北端的大霸尖山,南方的雪山主峰我是征服過了,覺得還算差強人意,還算滿足!【本文根據紀錄相片追憶而成】

            

 

回應

 

我熱愛山林,大台北地區無數郊山我走過,百岳也征服近五分之一,曾以山林之子自我期許!我更熱愛攝影,大至百岳郊山小至蟲鳥花卉,皆捕捉入鏡,為美麗的大自然做見證,與大家一起分享。

 

2015優質大賞:旅遊類
2016優質大賞
佈告欄
「阿文山林遊蹤」日誌11篇圖文,自2013年11月30日起搬移到「阿文山林」日誌,與阿文在奇摩部落格360篇圖文合而為一。 「阿文山林遊蹤」日誌已於2013年11月30日移除。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