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904幻美的筆墨,相思的疼

一暮秋的夜,很美,也很靜,彷彿紅塵的一切,於一瞬間都已簡潔為零,淡淡的輕紗,纏繞著如鉤的弦月,一片夜雲輕輕的滑動聲,雖如落羽般輕盈,然最終,竟還是跌入了你蒙塵已久的耳孔。月光下流淌的音符,隱隱約約,潺若溪流,是誰在夜露下側耳傾聽?你不知道,那是文字記載的傳說中,千年吟誦的幻情?還是籬下那簇青菊,枕著如水的月華,沉睡的鼾聲?或許,當赤色的豆子,以化心的溫柔,染紅了所有迷醉的夢,不知是因了一種迷幻的美,還是因了今晚這恬然的靜,分不清是什麼,竟令你有了一股共攜伊人,漫步天涯的衝動。二飲一口於酒杯中靜臥的月光,輕輕閉上塵世的眼睛,或許,你只是試圖要讓一縷酡醉的晚風,去撼動詩意的魂靈,捶打出葉片般熟落的文字,去點燃你那份生命的軀幹中,久已塵封的激情。怎奈輪迴裡,太多的流年盡隨了逝水,太多的佳期剎那成空,前世的桃花塢裡,丟失了一個相守的夢,以至於今生的若干時光下,總會令你積水的腳印,於情聚愁凝的冰箋上,踩出一路淚花般的殷紅。當最最幻美的詞句,被淹沒在一泓永不乾涸的淚海之中,試問那些個滄桑的文字下,額角沉積的故事,誰又會是你忠實的聽眾?三以如蓮般潔淨的詩心,回眸於時光的夾縫,去遙望那年江南三月的桃紅,江畔月下,誰人擁書閒坐?任浪花淘盡輪轉的日月,憑扁舟載夢,徜徉於潺潺的碧水中……或許,當你攜著記憶的殘存,將前世的淚滴,盡數化作了今生文字的傷情,滴進幻美的筆墨,植入了相思的疼,縱僅是一管禿筆,也可繪得出那些個牽魂繞夢的美景。棲息在良宵的鐘擺,聲聲動情,卻終還是挽不住飄逝的春夢,嚮往的囈語,宛如那寒枝上帝魂鳥滴血的啼鳴,熱烈而焦灼的心緒,竟於這一刻間,點燃了幾多情慾的火種,令你身軀雖還在原地蹀躞,靈魂卻早已向著心在的方向遠行!四或許,你的心事,唯有伊最懂,於是,你靈魂的層冰,總只會在有她的胭脂細香裡消融,此刻,踩著凌亂的落花,你多想與伊執手呀!於滿衣花香下,與之深情相擁!太多的時候,你總渴望能夠以指尖顫動的文字,凝出一掌的溫柔,將遙望的目光,搓成兩心相繫的風箏,當伊搖曳在魂夢的天涯望你,你便成了那地上牽線奔跑的孩童……只為了紅塵之中的每一個靜夜,都能夠聆聽到那沉醉一生的心語,能夠與伊在你或長或短的生命裡,有一次傾心的相逢,你寧願擁一懷蝶翼般幻美的嚮往,朝朝暮暮,暮暮朝朝,於意念的沼澤中縱情!

(繼續閱讀)

201204290204記憶深處的那悠遠鈴聲

從家坐公交到學校大約40分鐘,漫長的臨泉路加上好幾個叉路口,車廂的污濁與沿途的阻塞讓我覺得上下班都是一次煉獄的煎熬。家距離學校總共14站路,每一站的停與走都是讓我覺得路漫漫,人昏昏。所以之後的N次坐車都是我斜靠在靠窗的座位上,要麼欣賞已經熟悉地讓我麻木的風景,要麼就側著頭小憩片刻。經常坐車的我,尤為羨慕那些騎單車的人們,他們在城市路燈的照耀下,悠遊自在地瞪著踏板,哼著小調,帶著一天勞碌後的疲憊以及回家的美好想望,在馬路上縱橫馳騁。什麼時候,我也能向他們一樣?我經常默默地想……上週五得知九年級週六要開會,我便有了晚上騎車回家的衝動。雖然家距離學校較遠,但在這條路上騎自行車已不止一次。在閒暇之時,我也喜歡蹬著我的自行車,漫無目的的穿梭在合肥的大街小巷。一路上,我迎著風,唱著歌,感受柏油馬路的平整,還有尚未被現代高樓所覆蓋的小城默片,老屋,灰黑色是瓦片,深紅的磚牆,屋前粗壯的榆錢樹和樹下籐椅上靜默的老人……猶記得前年春天,週末,我陪著父親騎單車,從北二環繞道南二環,最終回家。我們從上午9點出發,一直到下午3點才到家,幾乎把合肥繞了個遍。那天,陽光明媚,父親蹬著他的老式自行車,我騎的也是一輛二手自行車,我們就這麼吱吱呀呀地開始了我們環城之旅。一路上,父親在前,我在後,我們慢慢悠悠地在馬路上行駛著。那是父親退休後的第一個春天,或許是忙碌了幾十年突然歇下來不習慣,所以總喜歡往外跑,每次出門總是拉著母親陪他一起,他總是有很多奇妙的旅行計劃。“我們去大蜀山可好?”“聽說植物園在搞梅花展?”“博物館在搞文物展出,免費的,我們坐2路車一車到,不要多走路。”父親讀報很草率,但總是對報紙上報道的關於在合肥開展的活動報以非常熱情。所以當我提出和他騎車出遊時,他非常爽快地答應了,而且騎起車來勁頭十足,儼然不想一位年近花甲的老頭。看著他的斑白的雙鬢,稀疏的頭髮,微微佝僂的身軀,我樂了,但樂中又帶著些許酸楚,畢竟我關注他太少了。忙了一輩子,突然離開了工作崗位,他的孤獨與寂寞是我和母親所無法體味的。父親,在我的腦海裡,總是對生活充滿著熱情,他總是我們家氣氛的活躍分子。沒想到,時間悄悄的流逝,皺紋也慢慢爬上了你的額頭。你老了,也有孤獨的時候,現在的你更像一個小孩,需要我

(繼續閱讀)

201204231924天冷了,心也感染了

也許是最近學校的事情很多,學生會的事情,班上的事情,黨校的事情,再加上自己的私事。最近一段時間心情也不是很好,想找個人傾訴下,尋思下也沒有,只能自己忍受。其實,應該有個人會很在乎我,也許是我們兩個都變了,也許是距離讓我們變成這樣。還記得原來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很快樂。基本是天天見面,每次聽你向我傾訴,你邊說我邊安慰你,開導你,最後我卻得到你的一句話:“你不是一個好的聽眾!”最近沒時間上網,我就很少上QQ了,昨天上QQ,看到一些似乎不該看到的東西,MD,TMD也說了出來,看到這個,此時的我不知道該些說什麼。也許一語不發最好,生怕再說,反正我說什麼你都有理由反駁,似乎我在你那也是這樣,呵呵,也似乎我們還年輕,什麼都不懂,不懂得珍惜,一切似乎只是紙上談兵,一紙空文而已。也許我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而已!那天,你對我說,我對你的要求太多,叫你改的地方太多。你說:“如果喜歡一個人,就要喜歡他她的優點和缺點”,我說:“缺點也要慢慢注意,慢慢的改,改了對你以後在社會上是有好處的”,最後得到你的回答是:“我是XXX,我幹嘛要改,改了就不是我自己了”,我聽到這句,我無語了,也許你不知道我心痛的感受,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做,該說什麼。也許是我在不知不覺中傷到了你,讓你這樣反感我。今天突然又多出一個詞來形容我“計謀”,在你那也許我就是個老謀深算的傢伙吧!呵呵,我的道行不淺啊,我是耍計謀的,似乎我在你眼裡一直在耍計謀。怪不得你看我不舒服,罵我MD,TMD。算了,我也認了,不追究了,也不想說什麼了。過去的就過去吧,不用再糾結了。我一直抱有幻想,希望我們能回到以前,我給你說過,我很懷念以前的日子,你說以前有什麼可以懷念的?但我還是很懷念,只少那時很天真、很無邪、很快樂,而你卻說,你不喜歡回憶以前。但我真的很想像以前那樣,快樂,幸福。但現在不知道能不能回到以前了。可能是我的思維簡單,想不到更深的一步,把這個社會想得太簡單,一直認為只要將心比心,人人都會對你好,似乎不是這樣的。也許就像我說的,我生活在我的小小世界裡,經不起大風大浪的摧殘,生活在一個幻想的世界裡。也許這不是你希望的,不是你喜歡的,但思維簡單的我,也只能這樣了。有時候還是多看下星座,說得蠻準的,我一直都蠻信星座的,我是牡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