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80049吹泡泡:論文問題的降生(1)@心之島

便宜筆譯翻譯社本身和身旁的人在剛進研究所時(特別是人文學科),多半會歷經一段試探期,要進修在茫茫大海中找文獻、找研究主題。 我小我是感覺論文主題之於小我的關係是一種奧妙的、溟溟中注定的關係,選研究主題有點像是選擇異性朋侪。大學同窗和天成翻譯公司分享到她正在念研究所的感觸感染,她提到用游泳來比方大學和研究所的差別,是個很妙的比方:大學時像在游泳池的水道裡游泳,妳永久可以腳踩獲得地,手甚至可以扶著旁邊用走的;到了碩士班,就像是一下子被丟進汪洋大海中,然後教員拼命告知翻譯公司要盡力繼續往前游,老師總說前面就有未知的、漂亮的新大陸在那等著我們,但是,在湛藍大海中失去標的目的的學生其實連個礁岩都沒瞧見,目擊就快要游不下去、載浮載沈的…
anyway,如人類所無敵鐵金剛一圖所附:耐磨、耐操、耐退件、耐放鴿子
固然泡泡有著吸惹人的透明彩虹色、輕巧卻變化的圓,但究竟裡頭裝的都還只是個入門的設法主意,許多是花而不實翻譯然則我還是會被這些可愛的泡泡所吸引…天成翻譯公司也蠻自動和先生及旁人評論辯論想做的主題,我記得一位先生還曾想介紹我去牢獄做一些精力疾病方面的研究(假如那時刻真的去牢獄,或許會發現其實本身也蠻適合的也說不定),因為去蘭嶼做研究需要大筆經費,所以指點先生也曾建議我在花蓮尋覓雷同的研究主題,所以我算是還蠻常在吹泡泡的,吹久了也會感覺淚累…其實就是因為感受太空、不紮實。我很感激我的指點教員,有一回我其實想題目想到快破頭,就跑去找先生問,「先生的研究計畫有無合適天成翻譯公司當論文主題的?」結果先生說,他感覺這些研究計畫未必是天成翻譯公司想做的,我應當還是要去本身成長自己的主題,橫豎先生就是不讓天成翻譯公司賴在他的計畫下歹活,所今後來我自費去了蘭嶼一趟,因為抱著破釜沈舟的精力,所以回來以後就大致決意了論文的主題,蘭嶼的論文主題就一向伴著我到結業,論文成了天成翻譯公司結業前最要好的朋友,因為天天相處最久的就是論文了翻譯
其他曾想過要研究的主題也包孕精神科範疇、客家義民廟與客家人認同…等等,這些幾許跟我大學時期的愛好有關,其時會感覺選這些主題絕對是對的,因為是天成翻譯公司從大學時期就開始涉略的,做這個研究必然錯不了,然後又入手下手有很多想法從腦殼裡接續冒出來,諸如,我可以找誰接見、找哪些文獻來看、這和我以往的經驗有關…,每一個想法若像是泡泡一般,那麼想研究主題就像是一堆接續冒出來,挺像是小時刻在玩「吹泡泡」呢!即便泡泡一會兒就破掉…但那一刹時照舊感覺康樂呢….只是吹完以後是一陣無力…因為每一個泡泡都僅只是中空的、懸空的泡泡,是只能在空中飛個一陣子就會破掉的懦弱番笕水薄膜罷了。但研一時,因為跟著老師、學姐等加入了花蓮南勢阿美族的sikawasay的幾場祭典,所上也辦了一場鑽研會計議了很多sikawasay的儀式,因為覺得很有愛好,也動過要研究sikawasay的腦子,一些研究偏向、設法主意會老是在空中飄來飄去的。
我原本決定要念人類學時,那時已預設研究區域是在蘭嶼,也有同夥建議我可以向原民會申請研究經費之類的,甄試研究所時也說本身要做蘭嶼的研究,總之,就是哪類仿佛打死天成翻譯公司都要做蘭嶼的那種決心。 天成翻譯公司覺得選論文題目,猶如前面提到的,這像是選擇男女同夥,對我而言,初志最主要,一開始最喜好的後來照樣最喜歡的翻譯不外我想,許多人的論文主題和他本人並非如許的組合,但是,每次碰到他人問天成翻譯公司要怎麼決定論文問題?我必然都是先問:你/妳最初最想做的是什麼?為何想做?然後「苦勸」你/妳選擇「初衷」翻譯因為和論文奮戰的時刻,是需要經常告知本身,這個論文主題跟本身的相遇到了解是多麼的銘肌镂骨,不管再苦再難都要繼續下去....

這挺像和異性朋友的相處,如果一起頭因為一些外在身分而決定在一路,像是門第、長相等,但現實上妳並不愛這個人,那麼天成翻譯公司想相處是還是可以繼續的,只是總感覺差點真實的feeling,所以碰到相處不愉快時,就有許多可以非難、指摘、找來由回避的藉口。可是我感覺論文真的是要寫好久,也就是要和論文相處很久的意思,所以如果是本身不喜好的題目,到後來就會越寫越疾苦,乃至會會商起論文來。 不外我同窗都幾乎沒有不換標題問題的,這證實換問題真的很正常。


一個學妹一入手下手是把幫教員做的研究計畫用作論文題目,然則不知為何,研究計畫完成或未完成,論文都還是生不出來,最主要的是,聚焦的論文主題一向沒有出現,中心她繼續完成很多論文以外的樂趣,一度她休學回到台北工作,她說回到台北工作最首要是可以學手語,當我認為手語是她眾多愛好中的一個,後來才知悉,她在進研究所之前就是想要做手語方面的研究,但良多她身旁的貴人、資本都希望她做跟研究計畫相關的論文主題,我記得她的研究主題曾有分歧族群的兒童教養、外籍配頭等,後來手語除了是她的樂趣和特長之外,她在學手語時碰到很多聾朋友,成果在學手語的進程就猶如是做田野一般,研究過程其實依然是艱辛的,但學妹的研究念頭卻大大提拔,比來她準備要報波波縮了。 我有同學是位公戍衛士,曾因為宗教因素而換標題問題,因為她小我的信仰,乃至於對某類的宗教儀式仍是會心存質疑,最後選擇的題目還是她要念研究所之前已心有所屬的醫療人類學的肺結核病之相幹議題。

朋侪和天成翻譯公司本身都覺得我選擇了個很棒、很酷、很合適本身的論文主題—到蘭嶼去寫論文翻譯回頭想起一些在唸研究所的伴侶會討論到論文問題,最初在揣摩研究主題時確實是一件大工程,跟著課程與閱讀涉略的主題,人的心智也隨之去擴展我們的思考,相對的,有愛好的主題範圍就變大變多了,這與決議一個論文問題時的心理狀態經常是相左右的,所以在決議研究主題的早期,換標題問題是非常正常的,而腦袋裡忽然迸出新的論文問題也是稀鬆平凡的。


引用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9052308/post/1277308161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天成翻譯公司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