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21919轉載於《中和游火金》【析世鑒】《混亂年代的臺北縣參議會(1946—1950)》(臺北縣板橋市: 臺北縣立文化中心)

中和游火金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中和游火金

 

 

受訪者:游火金、游詩源(游火金子)

 

 

訪問者:張炎憲、高淑媛

 

 

時 間:1996.3.4

 

 

地 點:中和市游宅

 

 

家族發展

    游火金:我們家族來臺灣兩百多年了。祖籍是福建省汀州府永定縣,和李登輝總統同故鄉,中和江姓和板橋胡姓也都來自永定。汀州是半客、半河洛的地方,阿伯拜神明時還用客語,但我們日常已使用閩南語。到臺灣後首先落腳深坑做山,第十四代時搬來南勢角開荒。姓游及姓江的可能是最早到南勢角墾荒的家族。

    在大陸時。游家的歷代祖先,出了很多秀才,也有當過宰相的,如陸游,他姓游。來臺之後,虎頭厝游家也出過秀才。

    祖先來南勢角後,以做穡爲主,漸漸富有。父親游厚生曾到宜蘭縣境羅東冬山買土地。阿伯和父親一年大概要到羅東冬山收租兩、三遍,有些是族人公有的田的租,有些是我家私有的田租。去時,提早煮午餐,吃飽之後,布袋背著,走路,經過深坑到石碇時,天色差不多暗了,在石碇借民厝過一夜,隔天繼續走路,翻過三貂嶺再過一夜,然後才走到羅東,那時鐵路尚未開通。父親抽鴉片菸,他領有牌照,是合法的,鴉片貨源來自宜蘭。

中和庄助役

    我是民前六年(一九○六)出生,漳和公學校畢業,考上臺北商工學校,就是現在的開南商工。

    開南商工畢業之後,進入中和庄役場當職員,後來升爲助役。昭和九年(一九三四)開始表揚優頁街庄。第一屆表彰的是李登輝總統的故鄉三芝庄,第二年表彰中和,第三年表彰羅東。三芝庄長盧根德原來是國民學校的教員,工作認眞,將三芝鄉建設得很漂亮。中和也很優秀,那時我是助役。

    中正橋是日本時代所建。當時州知事金川淵,建橋的意願不高,那時我才二十多歲,當中和庄助役,去向州知事爭取。金川淵說這條路丈二寬,在一個月內完成的話,州廳再編預算補助。我們三個星期就將路開拓完成,報紙上卻報導這項預算被議會財政會議删掉,我們一大羣人又到總督府陳情,並打電話給郡守,積極爭取。

    我的副手何先生過年時,提了一盒蘋果來,提起往事,很感謝我當助役時對他完全信用。我們一起合作,他管財務,戰爭中板橋、樹林、土城、鶯歌、三峡五街庄都發生問题,如麵粉、豬肉被偷拿去賣等等。只有我主持下的中和庄沒出事。

中和庄長兼縣參議員

    戰爭期間,庄長是日本人。日本喊降伏之後,九月十六日,有派令來,任命我爲中和庄長,日本庄長被免職。街庄長是臺北州知事任免的,當時日本政府尚未回去。在此之前,更早出現撤換日本人街長而由臺灣人擔任的是板橋和大溪。

    十月二十五日中國來接收,派了人來,州知事換成連震東。那一天連戰爲了總統選舉來地方時,說他父親和我曾是同事。其實差很多啦,連震東是州知事,我只是鄉長而已。接收之後,大家召集開會,討論誰來當接收委員。那時社會情勢已經開始要混亂了,我正慶幸正好可以移交給接收委員呢,誰知,不久接收委員來中和看一看,筆拿起來,仍然批我當中和鄉長,變成中國時代的鄉長。那時,中和鱸鰻亂槽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底,鄉長改由鄉民代表選舉,那時,一保有兩位鄉民代表,中和有二十保,有四十位代表(按:實際上一保只有一位鄉民代表),代表們又選我爲鄉長。故我一共當了三年多的鄉長。

    那時鄉長很不好當,要建設沒錢,連發薪水都有困難,必須向各保拜託:「拜託稅金先拿一些出來啦,沒錢用了。」鱸鰻打架,警察當不下去,需要我去保護,和日本時代相反。日本時代警察要保護鄉鎮長的。連學校校長也要鄉長保護,眞的是上煎下逼。我覺得與其當鄉長這麼艱苦,不如辭掉算了。鄉民說那要由誰來當鄉長呢?一位住在員山仔一帶,和板橋林本源家高來高去的黄智武,對當鄉長有興趣。消息傅開後,五、六個人到鄉公所,交代裏面職員,「游鄉長若要再來辭職,不能讓他辭哦。」他們不歡迎黄智武。我覺得畢竟是一種緣,繼續當到任期滿。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底改選時,我無論如何不選了,由我叔輩兄游建池當選鄉長。

    當鄉長時,二二八事件發生。當時縣和區署的大陸人都要鄉長保護。曾當過國大代表的謝文程,長得胖胖的,二二八事件發生時,在新莊當衆跪人!要求大家要和平,不要打架。

    二二八事件發生的隔天,中和的棉被兵仔先打人,後來換百姓打他們,中和員山仔、溪洲方面也有地方角頭計畫打大陸人。我是鄉長,召集各地角頭開會,溪洲的人說:「噯,臺北在出陣,我們也要到臺北和他們打呀。」我說:「不行!這邊到中正橋下,那邊到萬尾寮,在這個區域間巡視,保持境內安定就好了,咱中和庄沒有能人,不能參與,也不能過河到臺北市。」同時,我將每個地方角頭編組一個委員會,有事發生交由委員會討論解决,反對遇到事情以打人方式解決。

    有一天我去板橋觀音媽廟,該廟和中和共有,我去廟裹參加會議,回來走到員山仔,板橋輕便車夫和中和輕便車夫在打架,打得頭破血流。我想,昨天才開會決定不要以打人解決問題,怎麼現在又在打架,要上前勸架。旁邊一位當地老先生拉住我,他說,這是「黑道」恩怨,不能當公親,當公親也會被打,不要理他們。幸好當時我阻止中和人去臺北參加打人,也幸好他們願意聽我的意見,以後在捉人時,中和庄沒有發生事情。我能一直順順利利,是這些人愛護我,在有危險時,會來告訴我,勸我不要參與。二二八事件前後,我都沒有逃跑,在有人打人的時候,我路白天也走,晚上也走,一點也不擔心。

    我當鄉長時,也兼縣參議員,是十六票當選,江貴元只有三票,是「副點」。縣參議員們很愛提建議,尤其是二二八事件以前,建議東建議西的,好像做戲。新店周廷乾,和我是同一學校畢業,擔任新店鄉長兼參議員,我們交情很好。二二八事件之後,我遇到他,他說:「有本事愛說話再繼續說啊。」其實那時參議員們爭取的是地方建設方面應興應革事項,大家都有很多建議,但是二二八事件之後,縣參議員們就不怎麼願意提建議了。

    那時的縣參議員,要有才能讓地方安靖,地方百姓願意聽他講話,喊得動地方人的人,才會當選。像我在公所會議時一句:「我們沒有大政治家,不能參與。」大家都聽從守住地方,沒有去臺北。我是認爲大事我們做不到,不如不要參與,地方安靜就好。那個時代當參議員、鄉長很艱苦,不像現在,競選有錢就可以了。那時也沒人想靠做鄉長賺錢,都是有資產的人在當鄉鎮長較多。三角湧(三峽)姓陳是最有勢力的,陳炳俊長得很胖,他任鎮長也要拿錢幫讚。所以我當到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底任滿後,就不做鄉長了。

平安是福

    辭掉鄉長後。我經營製茶工廠。後來地方人士希望我再出來當中和鄉民代表會主席,又當了一屆代表會主席。在當代表會主席時,我建議建造華中橋,建議了很久才建設。

    游建池是師範學校畢業,向來當教員,沒有行政經驗。要訂定收稅金的方式時,財政局王局長都來問我和三峽的陳炳俊。頭先規定稅金未繳,要罰100%,我認爲行不通,會更加收不到,只能加收一點點,如加20%才可以。我在製茶時,江貴元當縣參議員,也來叫我再當鄉長,我堅持不要。

    時間很快,轉眼又經過五十年了,我還能活著,是神的保佑。政治,就像李登輝說的,要爲人民啦,人民大家都能平安,可以過日子是最要緊的事,不要只想賺錢,那是沒有用的,也不一定能得到。

    游詩源:中和姓游的有三族。一族是我們和游任和、前立法委員游明才;我們是頂、下厝的關係。另一族是虎頭厝游;游輝廷他們是「才游」,所謂的「奴才仔游」,住在華夏工專附近。中和姓游的人口那麼多,分爲三支不同宗的游姓來中和,我們是最早的,虎頭厝游和我們一樣是「方游」,但較晚來中和。游的中間寫成「才」(□【析世鑒:□字,即「游」字中间「方」字改为「才」。】)的就是「奴才仔游」,原本在大陸時是游家的長工,很孝順,分財產時給他們一份,爲了感恩,也改姓游,但中間的方改爲才。以前區別很嚴,但現在已經淡化了。三支都是永定來的,山邊有來自漳州的游姓族人。

我眼中的父親

    父親今年已經九十一歲,在這種年紀,能夠讀開南畢業很不得了。日本時代一方面大家生活不是很好,沒錢讀書,一方面讀書也被限制,以醫科、商科等技術性學校較多,沒有很多學校可以報考。所以只有家庭經濟不錯的人才可以讀到像父親的程度。父親的很多朋友都沒讀過書。

    祖先到南勢角墾荒後,歷代都擔任自耕農,自己經營。父親手中也買了不少土地。土地改革時,我們家的土地沒有被放領,因爲我們是自耕農,父親很多地是土地改革之後才買的。

    父親的主要事業是從政與製茶。我們自己有製茶工廠,日本時代開始經營,一直經營到我中學時收起來,那時我的哥哥們都已經入社會了。較無負擔。父親不管政治之後,投入房地產,主要是土地事業的買賣,較少蓋房子。

    中和大地主較少,大部分是自耕農,受土地改革的影響不大,有些佃農得到土地則很高興。永和有一些大地主,如蔡榮隆(曾任縣議員)、蔡正儀等較有影響,他們家以前是大地主,被佃農拿走一些土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應該施行三七五減租才是對的,因爲古早以前的地主,他們不會管佃農收成好壞,收取固定數目生產的稻穀。老實的佃農,在年收成不好時,只得擧債付給地主,當然年收成好時可能有得賺。他們曾經吃過的虧,政府實施的政策讓他們得到應該得的。加上社會轉變爲工商業社會時,土地漲價,他們守住這些土地,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目前,我常幫忙處理三七五減租的事,因爲有些地主,三七五減租之後,搬到臺北住了,現在土地漲價,他們要回來處理土地,但是在土地上鄉公所登記資料仍有三七五減租佃農在,要出售時必須得到佃農的同意,政府並規定以公告地價的三分之一分給佃農,但是實際上行不通,都要再加成,否則佃農不同意,因爲公告地價很低,大概是市價的十分之一。

◆ ◆ ◆ 【以上全文完】 ◆ ◆ ◆

 

 

    以上《中和游火金》,是以中華民國八十五年初版之《混亂年代的臺北縣參議會(1946—1950)》(臺北縣板橋市: 臺北縣立文化中心)同名内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網際網路首發【析世鑒】。

◆ 【彰往可以考來·後顧亦能前瞻】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鑒】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鑒】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中和游火金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