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11808回憶日本時代的中和國小----校門口的二宮金次郎

背柴苦讀向上的日本政治家「二宮金次郎」

......................................................................................................................................

是在和南勢角長大的;日本時代,南勢角是一個很偏僻的地區,除了散居山腳的少數民家,南勢角這裡不是廣袤的稻田,就是林木蓊鬱的森林。從小因為要撿拾家中燒材用的樹枝,常常要獨自一人走入南勢角密林遍佈的山區,那裡就是現在烘爐地和華夏工專一帶,的工作是沿途收集小徑上掉落的枯木和竹枝。竹簍背在小學女生的背上,本來是空空如也,隨著越撿越多,等下山返家時,枯木和樹枝已經是滿滿的裝了一大簍。那個重量啊!一個大男生都不見得背的起來。今天回想起來,一個打赤腳的小女生竟有這樣的體力,有辦法背負這樣的重量,還連續走上數公里的山路,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

自小因為這樣不斷的體力勞動,很自然練就比一般小孩更好的體力。在公學校(現在的和國小)讀書時,只要有運動會,賽跑方面,幾乎都是跑最前頭,第一名總非莫屬,學校裡的日本老師也很誇讚這雙飛毛腿,殊不知這是在山裡辛苦撿柴所鍛鍊出的成果。

..............................................................................

想到運動會,想起了一段記憶。當時有ㄧ次學校辦的是校際運動會,除了我們學校的學生以外,還邀請了溪州(現在的永和)的學生來參加比賽。誰知道,兩邊的小學生在比賽的操場上,ㄧ見面就對罵了起來,運動會都還沒開始,氣氛就很火爆。我們和的小孩罵他們是「溪洲龜」(溪州顧名思義就是河邊的低地),他們溪州回敬我們「枋寮猴」(枋寮乃和舊名,)。其實我們只是互不認識的兩群小孩,竟然也可以互相罵的很起勁,想來是蠻可笑的。

............................................................................................

原來,會吵架互槓的原因是因為這樣 : 枋寮人多是原籍漳州的後代,溪州人多是泉州同安的後人,兩邊居民的祖上在清朝時代就不太和睦,常常有利益上的爭執,在漳泉械鬥盛行的年代,兩邊甚至大打出手,放火殺人都做過。雖然日本人來了以後,漳泉不再械鬥,開始和平相處;但是我們孩子受了上ㄧ輩大人的影響,被灌輸了鄙夷對方的錯誤觀念,在運動場這種競爭場合見了面,小孩子那種毫不掩飾的鄙夷就流露了出來。

......................................................................................

公學校,我們從日本的五十音開始學起,a、i、wu、ei、o,全班同學跟著日本老師每天反覆朗誦,由淺而深,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們的日語也越來越流利。課堂上,我們也學會了許多日本歌,有童謠也有軍歌,我們在學校每天上課前必唱的是「君之代」;大家筆直站在清晨的操場上,前面樂隊奏起莊嚴的「君之代」曲調,我們跟著音樂緩緩唱出一字一句,眼裡望著飄洋的太陽旗,一股感動不自覺油然而生。這個當下,時常會看到平時英挺嚴肅的日本老師們,在唱「君之代」時唱到眼眶泛淚。當時的根本不知道國家為何物?為什麼也會感動呢?永遠難忘當年老師男兒的眼淚。那時候日本已經陷入戰爭的泥沼不可自拔,老師聽著國歌的心情想必是五味雜陳的。

..........................................................................................................................

每一天一睡醒,天剛剛亮,就先忙著挑水、劈柴、餵雞鴨和豬,然後趕快升火作早飯。等到該做的家事都忙完了,才拿起裝書本的布包往門口出去,順著路把鄰居小朋友叫出來一起去上學。我們赤著雙腳,拎著寶貝布鞋,從南勢角沿著看不到盡頭的田埂小路,邊玩邊笑的走到枋寮街的公學校上課。

.........................................................................................................

走過了南山橋,就已經到了枋寮街,我們這時才慢慢把布鞋穿上,這布鞋只屬於學校,它太珍貴了,我們捨不得平時穿它,怕把它穿壞。因為幾乎都沒穿,所以我們的布鞋都保持的很乾淨,像新的一樣。穿好鞋,進了學校大門,我們對著矗立在校門口的二宮金次郎雕像,懷著敬意深深的一鞠躬,「ohiyo!二宮先生,你知道嗎?和你ㄧ樣,也常常在山上揹著重重的柴,一邊走在山路上,一邊大聲讀著課本來溫習功課。」

.....................................................................................................................

隨著升上高年級,美國戰機從空中呼嘯飛過的次數越加頻繁了,它們飛的很低,而且常是成群結隊,ㄧ次來都是好幾架。因為他們飛的不高,連飛機上的編號,我們從地面上都可以讀的出來,大人說那是美國的轟炸機,專門要來對付大日本帝國的。聽說它們是從海上飛來的,這些轟炸機的目標是飛往台北城去丟炸彈。

.....................................

美國轟炸機來轟炸台北的時後,雖然遠在南勢角,也可以聽到遙遠的台北被轟炸時,炸彈掉落爆破的聲音;市區竄起的濃濃黑煙,在視野良好的山上也看的很清楚,覺得很可怕,如果我家被炸了,不知道要住哪裡?那些受害者真是不幸,被沒人性的美國人無情摧殘。等到第二天,報紙就會刊出昨天台北被美國轟炸後傷亡慘重的報導;建築物被炸成斷垣殘壁,還有傷心欲絕的人們。

....................................................................................

和只是鄉下小地方,轟炸機都不太會浪費炸彈在這裡,因為地廣人稀,絕大多數土地都是農田,丟炸彈在和,還不知道能炸的到什麼,因此我們這裡很少被美國戰機轟炸。不過我們在公學校還是常常有躲防空警報的時候。

.........................................................................................

好幾次正在上課時,我們剛好就遇到轟炸機群飛來;空襲警報會先大聲響起,因為大家幾乎每次都來不及躲防空洞,所以就聽到日本老師緊張的催促學生haiakuhaiaku」,因為正上課,小朋友們就乖乖的放下課本,笨手笨腳地趕緊躲在桌子,低著頭用雙手摀耳矇眼,懷著又怕又好玩的心情多警報,等聲音巨大,隆隆作響的轟炸機群快速飛過;確定警報解除之後,我們笑嘻嘻地爬出桌底,好像玩完了一場捉迷藏遊戲,坐回椅子上,繼續剛剛上一半被打斷的課。



�X�B: 我在日本統治下的中和庄長大 - woigoldenx 的部落格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woigoldenx/4687353#ixzz2PCau0WpT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