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311552中和枋寮老街舊事--元宵節的紙紮白鷺鷥燈籠

    吃完除夕的年夜飯,雖然天氣有點凍,但是飽足的暖意讓人不覺得冷。外面鞭炮聲一陣陣。不絕於耳的爆炸聲,響在枋寮老街的空中;一年過了。放鞭炮的歡樂有如過去每一年,只是玩鞭炮的小孩不一樣了。二戰時出生,在老街玩的小鬼,現在也垂垂老矣。民國30年代,日本人剛走,中和的建築物並不多,高樓更是沒有,放眼四處,多是綠意綿延的田地和丘陵。冬天東北季風一吹,冷冽到牙齒打顫。早晨到戶外,路旁草堆常會覆上一層白色的薄霜。

 

    我有一個哥哥,他聽不到你說的話,也不會說話,大家都叫他啞巴( ㄟ告 )。可是細心的他,對我們這群小孩非常好。每年快到元宵節,啞巴哥哥就會為我們做紮紙燈籠。看他慢慢用刀把竹子裁成能彎曲的竹條,經過精巧的編製,再小心糊上紙張;手藝高明的他,用想像力作出各種造型的燈籠,有白鷺鷥、金魚、兔子、烏龜等等。

 

    啞巴哥哥做的燈籠,數量有限,拿不到他成品的小孩,只能提一些簡陋的燈籠,像是把白蘿蔔挖空,或是把奶粉罐釘出密密麻麻的小孔,中央再點根蠟燭,這樣也可以去玩耍了! 有年紀比較大的孩子,乾脆用竹竿或木棍,點起火把拿著到處嬉戲,一下在老街沿途串門子,一下又狂奔到大廟口,然後成群結隊沿著廟仔尾溝溪,嘻嘻哈哈玩到枋寮街後的田地和菜園。剛種下的蔥這時就遭殃了,俗話說,元宵節,"偷挽,嫁好尪",女孩子的終身幸福就靠這摸黑偷採來的蔥了!!

 

      那年我七歲,正月十四。提著啞巴哥哥送的白鷺鷥燈籠,和一群同街小孩玩到大廟口的竹仔戲台。啞巴哥哥二十歲,在竹仔戲台門口當收票員。他在收票口,看著我們這些小鬼玩他做的各種燈籠,高興得一直朝我們挒嘴笑著。啞巴哥哥很可愛,他不會說話,見到我們總是笑,我們都喜歡他。

 

    大伙在廟口玩了好一陣子才離開。許久後,我到了家,進了門。令人不敢相信,大人們正議論,啞巴哥哥剛剛在戲台收票口受了重傷,已經被拖板車拉到保健館急救。那時年紀小,也不知道事情嚴重性。原來是有一個惡名昭彰的流氓,他想不買票就進去看免錢電影;但盡忠職守的啞巴哥哥說甚麼也不讓他進去,兩人在門口發生嚴重推擠。想不到那流氓,竟敢掏出手槍,朝啞巴哥哥腹部狠狠開了一槍,啞巴哥哥當場倒地。

 

      夜半時,趕去探望啞巴哥哥傷勢的爸爸回來了。也帶來令人難過的消息 : 啞巴哥哥他已經死了!!

      被送到保健館後,醫生檢查斷定無救,因為子彈從腹部進去並卡在脊椎骨上。啞巴哥哥臨死前把身上的東西都交給了我爸爸,因為他很信任爸爸。一個無辜的年輕人,只因為有人想占小便宜,便枉送了青春的生命。啞巴哥哥,你至少也要看我們在正月十五提玩燈籠再走吧?為什麼這麼突然?今天才正月十四而已,不是嗎?

 

    那天啞巴哥哥戲台票口對我們最後的笑,年復一年,每逢元宵就浮上我腦海,雖然過了60多年也沒法忘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