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21959中和枋寮街阿嬤說過去

    我今年八十七歲,爸爸因為打金子的行業,被人們稱做打金仔建。家裡面我是排行最大的長女,從小媽媽就訓練我熟練各種女人應該要懂的家務活;中和枋寮街,在過去是屬於鄉下地區,很自然的,除了爸爸的生意和洗衣煮飯,一些鄉下農事我也很熟悉。
    受到傳統觀念的影響,讀完小學後,我也和當時大部份的女孩子一樣,沒有繼續往上讀書。媽媽認為,女孩子不用讀那麼多書,把家事學好,將來嫁個好丈夫才是幸福的保障。日本時代,我受的是日文教育,所以日文懂得一些。
    日本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爸媽開始為我緊張。媽媽積極幫我物色結婚的對象;因為據說,如果不結婚的話,就算我是女孩子,也還是會被徵調去支援戰爭。年紀輕輕的我就這樣和我丈夫結了婚,戰爭的年代,我還是坐傳統的轎子出嫁的。我先生通曉日文,不久就在日本公家單位謀得職位,不料時局變化速度飛快,日本在各地的戰事逐漸吃緊,終於導致戰敗的結果。我先生在日本人離開台灣後,繼續留在公家單位為國民政府服務,但是做沒多久就離職了!!國民政府來台後,公家單位內風氣丕變,不再是日本時代那種清廉自持的處事態度,我先生有感於理念不合,遂離開穩定的職務另謀他就。
    枋寮街的居民們,過去世世代代的飲水來源就是那條廟仔尾溝;天剛亮,家家戶戶就提著水桶去河邊取水,大夥趁著還沒人洗衣服的大清早,水還是非常清澈的時候,先把河水提回家。小時候,枋寮街的日本台車已經是主要交通工具,廟仔尾溝的舢板竹筏變的很少載運乘客出入,水流豐沛的河水在我那個年紀大多是運載貨物的管道,船夫撐篙的景象,有如現在日本九州的柳川。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