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530搞點幽默短信小笑話看看

1、外資銀行簡稱:1、花旗CitiBank(CB,吃吧!); 2、東亞銀行Bank of East Asia(BEA,不餓啊!) ; 3、恒生銀行Hang Seng Bank(HSB,還算飽。); 4、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SCB,上菜吧); 5、永亨銀行Wing Hang Bank(WHB我還飽)!2、趣味新解:1、神話片,整天就知道打怪;2、喜劇片,整天就知道打趣;3、警匪片,整天就知道打劫;4、愛情片,整天就知道打啵;5、科幻片,整天就知道打鬥;6、戰爭片,整天就知道打槍!3、電視上出現了接吻鏡頭,爸爸讓兒子去倒杯水。不久,電視上又有接吻的場面,爸爸讓兒子再去倒杯水,兒子問:爸爸,是不是一看到有人親嘴你就口渴啊?4、經濟崩潰,火山噴發,冰島困境重重,仍不忘黑色幽默,當地一個笑話說:“當冰島的經濟死亡時,它的最後願望就是,將骨灰撒到全歐洲”。5、某大領導做報告:“當今社會男女平等,婦女同志站起來。。。”語頓,在場的女同志全部起立等待指示,領導翻了一頁繼續念:“了”6、王先生是個樂善好施的好人,每天下班碰到樓下的乞丐,都要接濟100元錢。這天,又碰到乞丐,他掏了50元。乞丐問:為什麼不是100?王先生:你不知道,最近我父親下崗了,我要拿出一部分錢給他。乞丐:豈有此理,原來你把我的錢拿去孝敬你爹了!

(繼續閱讀)

201205050305追憶似水年華……

她想起他,在二十一年後的今天。那年她初二,17歲,花一般的年紀。高一年級的學長瘋狂追求她,那個學長,就是他們初三班的班長,學生會主席,一個儒雅的,笑起來靦腆的男生。那時候的孩子有青春的衝動狂野,卻終究是隱晦的,能流傳的,就是情書,一封封疊得好看又香香的情書。那一群初三學業負重的男生,在樓道裡成群結隊地堵她,看到她,一陣哄笑。口哨聲響亮。她嘲笑他像頭狼。他反過來喊她:狼人。這個綽號,跟了她5年。在幾十年後的今天,那個追求她的學長已經面目模糊,而他,仍然清晰可辨。他長得很俊朗,是一種率性的俊朗,寫一手好字,畫一手好畫,有一手好文筆。這些,是她上了高中漸漸認識到的。很巧,他們進了同一所高中。高二的樓在高一樓對面,她就坐在窗口,常常在早自習的時候看到他背個包剛進教室,夏天的時候他戴過漁夫帽,穿過木屐,踢踏踢踏的聲音整個樓道都聽見,都不知道門口保安怎麼放人進來的。這,是她這麼多年後對他印象最深的樣子,彷彿他就是應該長這樣,有點搞笑,有點帥氣。後來她進了校報當記者,她的文章幾乎期期見報,他的也是,看到他寫評論跟人鬥嘴論韓寒,難掩欣賞。他教她如何寫文章,是他告訴她,要寫內心的東西,言為心聲。她一直記得。他也給她看他的心聲,不同的女主角,不同的心聲。他說被他瞭解的女生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多麼狂妄。他說饒了她吧。中午的時候她騎車回家吃飯。有一次他搶過來,強硬地帶她回去。他不知道,那是她第一次,坐在男生後車座。有點難為情,有點不知所措。臨畢業的時候他送了她一副油畫,他自己畫的。是一盆白色的花。她很喜歡。但是後來被媽媽整理丟掉了。但是她記得那幅畫。這就夠了。後來他們就斷了聯繫。聽說他結婚了。他的妻子比他大一歲。前天看到他孩子了,是後來才知道那個就是他的兒子,她忘了看一眼,他的孩子,是不是跟他老爸一樣,那麼帥氣,那麼不羈。她又想起他,在二十一年後的今天。一個,沒產生過任何愛戀戀愛的卻讓她欣賞又覺得溫暖的大男生。

(繼續閱讀)

201205010415每天和你散散步

長路漫浩,隔不斷望穿秋水的明眸;時空渺渺,阻不了日思夜想的心情。每天,都想和你一起散散步。誠然,這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夢想。守望的心路有多長,我的夢就有多長,我會耗盡一生的氣力向你走去,不停歇,不止步,一往無前,執著不悔,繼續自己恬美的心情。因為你是我心靈的家園,靈魂憩息的枝柯。那裡,我將放下所有的戒備,將心底柔弱得不可觸碰的部分都呈給你,讓你看到鮮紅的怦怦跳躍的心房。每次都是因你而律動。我想,每天和你一起散散步,在陽光下。溫暖的光線在我的眼簾輕輕地跳躍抖動,眼前的一切霎那間變得生意而靈動。心靈如一朵嬌艷柔嫩的花蕾漸次舒展開放,層層疊疊,芳馥千里。陽光如母親的手溫暖而柔情,靈魂在那一刻愈加純潔,閃耀著灩灩的暈澤,沉默中顫顫的感動在心潮中泉湧。    我想,每天和你一起散散步,在清風裡。薄如蟬翼的風牽著雲的手,偷偷地從藍天上走過。拂過臉頰、嘴角,想著你溫情地愛憐地注視著我,喚起我內心不可觸摸的柔弱。無論前路是怎樣的一種宿命,我仍會在風中不停地向你呼喚,心中隱藏的種種願望如身邊股股不斷湧來的暖風。河流可以乾涸,歲月可以荒蕪,風卻不會止息,風中的想念也不會停歇。我想,每天和你一起散散步,在雨幕裡。牽著你的手一起漫步在雨裡,默默的走成一道雨中的風景。飄動的心緒,一份寧靜,一份浪漫,這茫茫的煙雨裡,是怎樣的一幅畫卷?走在雨中久久的望著,讓雨絲敲擊淡淡的思緒,默默感受這份真實溫馨的眷顧,心在這瞬間變的透明。……沒有應和的世界裡,我惟能細數自己的心跳,傾聽無意中偶爾跌落的一兩聲長噓短歎。做一個喋喋不休的緘默者。當我們一起散步的時候,我喜歡與你在如詩如夢的意境中流連,和你說著那些詩句。我說著:“吾將奮翼手,寥廓之宇;翱翔乎,淡漠之區。窮八方,歷九州,薄四海,騁千秋。”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你會怎麼樣?我說著:“花堪折時直須折,莫待花落空折枝。”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你會怎麼樣?我說著:“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唯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你又會怎麼樣?當一縷祥和的日光穿越我的眼簾,誰也不能阻遏陽光般的心情在我的身體裡滋長升騰。一種色彩融入另一種色彩,一個生命融入另一個生命。無數的意念隨季節的明媚漸次開放。你從我心魂深處走來,純淨,安靜。朝聖的心情又一次扣響。

(繼續閱讀)

201204231040尋夢園

幾年前,草長鶯飛,初相見。桃花紅,李花白,一眼望不到頭的粉白兩色世界中,洋溢著醉人的春光,一派旖旎景象。藍色的油紙鋪在泛青的土地上,和煦的風捲起一角,如不甘心被大人限制行動的兒童,拉扯著不放春風的手。遠處,朵雲遊弋,黛山一抹,空中浮動的嵐氣模糊了天與山的界限,極目的同時,微酸的眼睛被光波、被飛鳥、被流雲、被無數的生動刺激著,繚亂著,沁出了點點淚花。隨意坐著、躺著,閉上有些疲倦的眼,看不到的濕潤漸漸爬近了你。漸漸,這濕潤的內容豐富起來,充分發揮你嗅覺並不靈敏的鼻子的功能,或者可以辨別出土的鹹、草的酸,還有新葉的青澀……春風的手不停摩挲你的衣服、頭髮,甚至你每寸肌膚,有如魔術師玩弄的催眠術,再加上幾縷溫暖的陽光,你靜靜躺著,甚至連自己也不知道是醒了還是睡著。陽光穿過緊閉的眼簾,把斑斕的色彩直接投影到你心中,伴著落花的餘香,你的臉上、露在衣領外的脖子和胸口,有了點點涼意,下意識地輕輕一摸,呀,帶著濕氣、極柔軟細膩的花瓣吸附在你溫熱的肌膚上,微微有些癢,要用手去抓,又不忍心,就這麼暗暗憋著,任由這種輕癢心顫的情緒纏繞自己。真的憋不住了,睜開眼,恰逢一陣風過,吹落的花瓣裊裊娜娜,在空中舞蹈,千姿百態,千嬌百媚,可又弱質柔骨、楚楚可憐,叫人好不痛惜。古詩說“落紅成陣”、“點點猩紅小”、“梨花雪”,美則美矣,只是總叫人憑添輕愁,暗生幽恨,輕快不起來。幾年後,春去秋來,重相逢。落木森森,黃草萎地,寒冷的山風中幾隻小鳥亮著並不清脆的嗓子鳴叫著,田野上悠閒的牛,人家屋頂的炊煙,還有水井旁洗菜的農人,陪著洗菜人的大黃狗,我的眼中滿是閒適的愜意。不再去那桃李樹下靜坐,雖然經過一夏的土地已經乾燥;不再眺望天山相接的遠景,雖然秋天更適宜登高望遠,不再追逐落花驚夢的輕愁淡恨,雖然人生還有漫長的征程。蹲在水井旁,聽來往農人的招呼、笑聲,主動同他們交談,在他們訝異熱情的眼光中跟他們回家。坐在他們屋簷下的長凳上,欣賞曬穀坪上金黃的玉米、火紅的辣椒,還有旁邊隨意種著的幾兜菊花、海棠和雞冠花,而那株剛過人頭的橘樹已經是碩果纍纍了。“要知道你們來我早上就不放雞。”滿院滿坡追著黑母雞的女主人自然而淳樸,彷彿我們是她遠歸的親人或多年的老友似的。人有時候真是很奇怪的,天天相見、相處的人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