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721432015.05.15 英雄 NSO/赫比希

最近流行感冒吧,昨晚參加音樂會的觀眾有很多氣管感染的(上半場:唐懷瑟序曲、布魯赫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下半場: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我也吃了兩個循環的藥仍止不住咳嗽,但為了這場期待已久的音樂會我還是厚著臉皮進去了,想辦法忍耐儘量趁著掌聲時咳……走進會場看到多位戴著口罩的觀眾讓我忐忑的心情輕鬆不少:)

瑟吉.哈查特楊的演出是這場音樂會的亮點,琴藝精湛,魅力四射。布魯赫小提琴協奏曲三個樂章連貫的演出,這麼長的時間大家都忘了咳嗽,真的沒人咳出聲,像著魔似的,我的氣管也出奇的沒有感覺^^ 抑或是會前導聆者打趣地提示布小協的精華在於第二樂章的慢板,若是有人在此時咳嗽或是拆喉糖的包裝將會非常掃興的緣故,總之大家都沉溺於樂聲中,直到演出完畢爆滿的聽眾立即回報熱烈的掌聲與此起彼落的Brovo聲。瑟吉.哈查特楊也不吝嗇的奉上故鄉亞美尼亞的民謠作為安可曲,這曲子不禁讓我想起當年離鄉背井的卡薩爾斯懷念祖國而做的「白鳥之歌」,深沉悠揚的旋律感動了全場觀眾。

中場畢我就走到大廳想找瑟吉.哈查特楊的出版品,才知道上揚唱片已為他出了三張CD,若不是我已經沒有CDplayer,不然我會節衣縮食都買齊。

 

上圖是我為了音樂會預習找出的布魯赫小提琴協奏曲唱片,我並沒有刻意地蒐集,沒想到竟還找出19張唱片,扣除重複或是mono/stereo的也還有15種不同的錄音。我想沒有印象是因為每當我想聽布魯赫時總是挑大歐的唱片的緣故,因此此番聆聽是由較沒印象的聽起^^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