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10848逍遙家的鳥人筆記

「鳥人」是我兩個孩子選出的除夕守歲電影,雖然片商的簡介、宣傳片或網路影評幾乎都將此片導為一個阿北東山再起的勵志故事。但由這個角度來看就無法理解男主角雷根獲得肯定後為何跳樓?若他在乎的是名利的話,也不會在盛名時放棄名利了。兩個純真的孩子雖然有時跟不上電影的節奏,仍受音樂的暗示而興味盎然地看完全片。雷根的身死是必然的,由本片配樂的六段古典音樂即可知了,只是十幾歲的孩子受到「勵志片」先入為主的影響,雖然感受到配樂的陰鬱,仍對於男主角之死感到不解。  

 

第一個出現的曲子是拉威爾的「逝公主孔雀舞」,這是片頭男主角跟女友對戲後走向舞台的段落,隨著旋律出現刻意拖慢鏡頭,產生飄忽的感覺,讓人頗有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恍惚,揭示本片類戲劇演員們經常混淆現實與舞台的戲中戲。  

 

第二段是馬勒第九號交響曲第一樂章慢板,這曲子真是「視死如歸」,厭世的開頭到「像死一般的結束」(第四樂章馬勒草稿)。馬勒特徵的慢板出現在雷根在舞台上「論愛情」段,溫馨的獨白搭配低迴的旋律竟然變得真摯動人,同樣場景先後出現兩次,沒有重複的異質感只有更深的認同。

 

第三段是以自殺結束生命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的慢板,對雷根最重要的女兒歇斯底里地指責他失敗的人生後,他沮喪卻異常安靜的表情反而讓女兒感到歉仄。法國號緩緩響起,接著帶到他女友在舞台上的獨白……第五號交響曲在聖彼得堡首演的時候受到聽眾的熱烈喜愛,但是卻受到樂評們一面倒的批評,使得柴可夫斯基相當沮喪,還好他之後在莫斯科的演出皆受到好評而恢復自信。個人以為選擇此曲除了配樂的需求外,或許跟後頭男主角與藝評發生的激烈爭執的劇情的推展有關。

 

第四段是本片的核心「我與世界失去了聯繫」,選自馬勒「呂克特之歌」。男主角成功的預演後想取消正式首演,在經紀人的勸說與一位夢想成為百老匯演員的女演員的真誠感謝時出現,蒼涼的英國管前奏後女低音幽幽地唱出「我與世界失去了聯繫 為它我曾耗費多少時光……」

 

第五段讓人恍忽的拉威爾又來了,男主角在酒吧與樂評激烈爭執後,搖晃的走在街頭,拉威爾的鋼琴三重奏第三樂章絕望的奏出……直到男主角醉臥街頭。

 

最後男主角在拉赫曼尼諾夫灰暗的第二號交響曲第一樂章進行中跨出病房窗台……

 

雷根已經到達過人生的最高階段,然而他更希望生命昇華到更高更美的境界。對生命的熱愛與絕望是一體兩面,只有熱愛生命的人才會覺察生命的矛盾,才譜得出人生美麗與哀愁。尼采在「悲劇的誕生」將美的價值提到最高的境界「只有作為一種審美的現象,人生和世界才顯得有充分的關聯」成為他持續生命的理由,然而世界的疏離成為他存在的障礙,他不惜代價的排除障礙,追求內心深處的價值,雖然努力以赴卻怎麼就是得不到。即使他「成功」了,仍無法達到他對美的渴望,唯有一死才能得到救贖與性靈的昇華。

影片連結是「我與世界失去了聯繫」,這兩天我腦袋都是此曲的旋律,影片已有英文對譯,底下是金慶雲的譯文(NSO出版的「發現馬勒」文集,呂克特之歌)

 

我與世界失去了聯繫
為它我曾耗費多少時光
它如此長久沒我消息
可能以為我已經死亡
我也毫不在意
它是否當我已死
對此我也無從抗議
因對世界我的確已死
我死了,對於世界的紛冗
安息在一靜寂之地
獨自活在我的天空
在我愛裡,在我歌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77JoONFX8U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