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40032簽名

這兩份簽名是小犬剛從台北帶回來的戰利品,張乾琦還問了他這兩本攝影集的來歷……

下午小犬在工廠打工下班後就帶著張乾琦兩本早期的作品上台北參加講座。工廠的打工對倍受呵護的他來說是辛苦的工作(傳統產業的生產線),但我覺得對他是很好的體驗。猶記得他第一天下班後打開我房門的眼神,我真心疼了,但轉瞬間我發覺他眼神有了變化,我知道他會撐下去,他已經是個男人了。在工作整天的疲勞狀態下,他仍興味盎然地獨自上台北參加座談會,看來對攝影的瘋魔程度比當年的我有過之而無不及,風花雪月早已無法滿足他對影像的好奇,他渴望吸收關於影像的知識。

不知怎地我想起「只要社會存在不公不義的一天,報導攝影就有它的意義」這句話,好在他個性沉穩,雖然思想浪漫富同情心,還不至於讓我放不下心。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