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52117畢勤的艾爾加第一號交響曲

蔣捷的虞美人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人生的經歷在各階段自會有不同的體認,年輕時不懂裝懂或是因不懂而排斥的事物在時間到了之後就豁然開朗了。

 

以前不太喜歡英國作曲家的曲目,總覺得無聊平淡,這幾年才略能品味一二。關於艾爾加的音樂我想沒有比焦元溥寫的更棒的了:「在艾爾加最深刻的作品中,回首每一步都是榮華與蒼涼相伴。宛嫻幻化出的絢爛虹彩照得人目眩神迷,一定神才知夕陽早在地平線徘徊。那是難以撐持卻又必須前行的旅程,日不落國榮耀沒去後的鄉愁與眷戀。」(樂之本事)

 

Lyrita的錄音品質沒話說,弦樂纖細動人,替鮑爾特與倫敦愛樂的演出加分不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