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61050Taiwan Connection 2014 音樂節 12/5

這是昨晚國家音樂廳節目開演時的照片,柴科夫斯基:C大調弦樂小夜曲第一樂章結束放進來,到第二樂章進行中還在找位置的人……我拍的是「狀況」不是音樂會,應無違反音樂會不得拍照的規定之虞。 我習慣在音樂會前二十分鐘進場,將節目單閱讀一遍了解演出者的心思,並讓自己靜下來迎接節目的演出。昨天我一如往常提早入場但沒多久就發覺不妙了,好多小孩,我擔心這些孩子們待會兒會坐不住,只是再過一會兒的事情讓我知道我錯了,音樂一起孩子們都靜下來了,可怕的是「大人」……

 

我對胡乃元的印象源自於十八年前在中壢藝術館的音樂會……在昨晚之前音樂會的干擾場面我最多是遇到拍錯手的情形,除了在國家音樂廳我沒遇到過之外,在其他的地方我都遇見過。拍錯手的情況正好也考驗演奏者的修養,有的演奏者看在拍錯手的人很認真鼓掌的份上,看一眼也就繼續下去,有的則不理會。我見過最惡劣的是澳洲青年交響樂團,由於是在鄉下的音樂廳,許多人只是熱愛古典音樂,不清楚在樂章之間不需要鼓掌,所以在每個樂章之間都報以熱烈的掌聲希望給這些青年鼓勵,可是我留意到一位女的大提琴手,一直以鄙夷的眼神瞪視觀眾,雖然我對這種拍錯手的情形感到無奈,可是那位大提琴手的態度才讓我氣憤。

胡乃元十八年前的那一場音樂不但是有拍錯手的場面,甚至有位館方人員大喇喇的拿出單眼相機搭配閃光燈於上半場音樂會時拍攝,快門聲與頻閃的燈光讓我不安且憤怒。但胡乃元並沒有不悅的表情,在整首曲目結束後,很和藹的對觀眾說明在古典音樂會中,樂章之間不需要拍手的,整齣樂曲演奏完畢後才需要鼓掌。後來可能是與觀眾互動良好,他竟然在每個曲子結束後,跟我們聊起曲子與他詮釋的方式還有一些瑣事,這是我參加過最特別的音樂會,以後偶爾聽到胡乃元的CD都會讓我想起這場溫馨的音樂會。

 

基於上述原因昨晚Taiwan Connection 2014 音樂節最後一場音樂會便成我非去不可的理由,本期待這可能的最後一場音樂會應會是感情滿溢的盛會,卻一再被「大人」干擾。開場前的吵雜前所未見,完全聽不到開場前的廣播聲音,上半場開演後也未見門口管制讓遲到者進場,兩廳院不是規定了上半場遲到者須於中場時才能進場嗎?到了期待中的柴科夫斯基:C大調弦樂小夜曲,作品48 優雅的圓舞曲更有人跑到前頭找位置,若非得放他們進來不可的話為何不安排在最後一排的空位?

 

節目單上的節目演出完畢後大多數人數人爆以熱烈的掌聲與呼聲,我也準備迎接朋友們預告的安可曲「G弦之歌」,本想這應該是繼多年前一場音樂會為追思北市交已故總監梅哲的開場演出的「G弦之歌」般的動人,但前排開始有人鬆動往外走,還有位穿制服的工作人員三番兩次的跑步到前方區域同一座位彎腰聽命……但胡乃元仍在熱烈掌聲中帶領TC樂團演出G弦之歌,此時前排區域又有人離席並經過我的面前,唉要走不能在安可曲開始前早點走嗎><

 

音樂會進行中雖然數度被干擾,但我只要想起胡乃元在中壢那場音樂會平易近人的動人演出,我就能夠靜下心來包容這些意外,但我祈求少數「大人」能克制一下自我中心與老大心態,多尊重自己一點。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