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110913威爾第「奧賽羅」

這套唱片非常燒,威爾第改編莎翁四大悲劇的「奧賽羅」,我於去年初因塞浦勒斯發生擠兌事件的觸發(奧賽羅故事發生地點)拿出唱片聽過一遍,昨天又聽了一遍,若加上更早之前聆聽CD的次數算起來應是我最愛歌劇的前五大。

 

情為何物是個難解的習題,從古到今不斷有人「生死相許」,一直是戲劇演不爛的題材。奧塞羅劇中的角色性格壞的、笨的、善的都跟台灣連續劇一樣鮮明,但因為本劇完全符合悲到底就成美的公式而引人入勝。

 

威爾第的改編劇本的主要角色跟莎翁原著不負責任的相比有以下差異:

大壞蛋「亞果」壞得流膿指數   威爾第<原著

大笨蛋「奧賽羅」愚蠢程度   威爾第<原著

楚楚可憐的「黛絲德摩娜」的聖潔性   威爾第>原著

 

威爾第「奧賽羅」劇情張力的高峰在劇末「黛絲德摩娜」告別人生的連續兩首共十多分鐘的詠嘆調「楊柳之歌」與「聖母頌」,這兩首詠嘆調可決定整齣戲的成敗。提芭蒂(Renata Tebaldi)將黛絲德摩娜詮釋得楚楚動人,這是奧賽羅的名演,沒有其他女伶的錄音能與之匹敵。 這套版本我算是熟透了,可再次聆聽仍能讓我有非常強烈的感動,一聲聲的”salce!salce!salce!(楊柳)”追憶過往情懷真得要愛過且愛得很深才能唱得動人。 卡拉揚的管弦樂將奧賽羅的氣氛營造得相當精緻唯美,要人不耽溺於故事裡實是難事,與抒情細膩的提芭蒂天使歌聲搭配的無懈可擊。男主角蒙納哥(Mario del Monarco)詮釋的奧賽羅英雄了得氣宇非凡其實也相當成功,但由於他曾陷害過我的另外一位女神卡拉絲(Maria Callas)我本就討厭他了,所以這次演出的蠢英雄意外的更加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