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22249舒伯特的即興曲---季雪金

古典音樂聆賞者本身的聆賞能力決定了聆賞曲目的多寡、範圍與深度,但出版商卻左右了我們欣賞音樂的數量與品質。這一組季雪金彈奏的舒伯特八首即興曲,是CD時代的漏網之魚,一直到2013年六月才由金牌大風引進日本版的CD(這時期我已沒在跟CD的資訊了),所以這套即興曲是我第一次聽到。在此之前我以為舒伯特的鋼琴曲要聽布倫德爾的詮釋才是王道。

 

由於唱片其中一面有些目測的瑕疵,因此我藉著唱片行的音響試播,當季雪金動人肺腑、沁人心脾的琴聲一出,站在唱盤前的呆立著的我立即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甚至有位脖子上吊著一部相機一看就知道很宅的發燒友立即靠了過來對著唱片跟唱機猛拍,接著跟我秀出他拍的唱頭循軌的照片。我很客氣的跟他說畫質很好,並且發現他使用轉接環接的老鏡頭,這一來打開了他的話匣子,他說他接的是minolta的手動鏡頭,這顆鏡頭很好是「徠卡代工」的,頭暈。我稍轉了話題恭維他的相機說荒木經惟也曾使用過mnolta一款又小又硬又好的TC-1,可見minolta真是好物啊,看他弄不太懂我說的東西,又重複兩遍那支minolta鏡頭是徠卡代工的,我就飄走了……閒話休敘:P

 

季雪金的詮釋馬上成為我心目中的第一,除了我能認同他將舒伯特鋼琴特有的單調歌唱性配合明暗音色的轉調,變化成一種妙不可言的恍惚的詩意氣氛外,EMI的mono錄音也給了加分的效果。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以發燒度來說mono錄音在動態跟頻寬上差了 stereo一段距離,但就是為季雪金彈奏的即興曲加了分,EMI的mono錄音融合季大師的琴藝使得這份唱片擁有特殊的情調與氣氛。給過我這種感覺的錄音還有季雪金的德布西鋼琴獨奏曲(EMI mono)及歐伊斯特拉夫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EMI stereo克路易坦指揮)、密爾斯坦的巴哈無伴奏EMI mono等。有時發燒、高傳真不見得能傳遞給我們所有「該有的」訊息,一些美麗的缺陷反而更有意境,聽過這些錄音的朋友或許能體會我的感覺。

 

PS.跟我聊鏡頭的朋友我很欣賞他就是喜愛攝影的單純,只是我現在不太喜歡哈拉攝影器材了,不然那樣氣質的朋友跟我頻率有合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